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23)     

黑暗血時代1514 保重新艦

<!--go-->拔異是直接從三十一號實驗空間來的,最近,他被幫助分析他生命體情況的三十七艦生命折騰得慘不忍睹,和他在一起的何團長也是一樣,兩人都快成一對難兄難弟了。
  不過他也知道,如果自己的問題弄不清楚,恐怕也難有什么未來了。
  一到頂層世界,他就看到許久沒有見到的楚云升,又看到戥,便說道:“我知道了,那個計劃要實行了吧?”
  戥的分時道:“不錯,馬上就可以執行,你去把那些奸商召集起來吧,就按照我們原先商議的內容交待他們,將來能活著回來最好,不能回來,新艦也會將戰功計算在他們指定的人身上,讓他們放心。”
  拔異確定道:“沒事,我早和他們講清楚了,不能用的人我一個都沒選。”
  楚云升淡淡一笑道:“你選的人我放心,拔異,你選一個機靈的商人出來,我跟他一起走,其實我最中意的是你,但你不能離開新艦。”
  聞言,再看著楚云升,拔異似乎有根繃緊了弦忽然仿佛輕松了許多,想了想道:“準備去哪個方向?有三個大奸商,應該可以用。”
  楚云升道:“偽霸那里,我和它談談,再看看能不能把小蟲子帶回來。”
  拔異又考慮了一下,道:“如果是偽霸那邊,三個大奸商中有一個最合適,這小子專門研究人的各種陰暗面,各種欲|望,壞得沒得救,老板你可能不知道,這小子以前一直打著你的旗號騙人,直到被我抓住,但沒想到他還真認識你。”
  楚云升道:“誰?”
  拔異道:“一個姓鄭的胖子,說是在新世界就認識你了,后來走散了,等再找到你。已經到了冷星,那時候他根本見不到你了。”
  戥這時候插話道:“我知道這個人,三十七艦的晷棱族以前都被他騙過,專門告到我這里來。這個人倒是可以。”
  見拔異與戥都說可以,楚云升也沒有反對:“行,那就他吧。”
  然后又向戥道:“巋靈主想打下偽霸,沒它想的那么容易,誰能笑到最后還不知道。不過聽巋靈主它們來了一個極為強大的靈,我估計偽霸也未必能擋住的,這次過去,就是準備把新神國的情報再作價賣給它,一是看看能不能將小蟲子救回來,二是偽霸再來找我們做盟軍,徹底孤立億靈主,同時預防新神國。”
  戥與拔異對視了一眼,似乎在說,原來這里還有一個大奸商!
  不過楚云升的想法。正是戥自己的想法,即便楚云升不說,他也準備這么建議了。
  拔異馬上去召集商人們,楚云升繼續留下來,戥打開一副星圖道:“他們一旦出發,這里就將不再安全,我重新選了一個地方……”
  楚云升忽然打斷他道:“不要告訴我,你們選好就行,這次回來,我發現牢籠行星那條路基本走不通了。我也就不需要新艦的真正位置,新艦的位置我最好不知道。
  現在我們面對的敵人太多太強大,不知道會出現什么能力的靈,萬一能刺探到我的思維。底線就是即便萬一它們知道了我們在做什么,也要確保沒人知道新艦究竟在什么地方。”
  戥想想覺得也對,只要小長羽不出意外,她的這條路線是可以有保障的,再退一萬步說,小長羽出了意外。還有巖星人可以兜底,難度不會比從其他牢籠行星過來高太多,而且新艦總是靠近牢籠行星也存在被襲擊者發現的風險。
  他立即將星空合上,道:“我已經讓三十七艦準備好繁殖天羽族的系統,但為了防止被億靈主反利用,還沒啟用,這次離開的飛船都不能放置有點可惜了。”
  的確有些可惜,楚云升也道:“所以,無論如何,也要盡快解決掉億靈主!”
  戥道:“它真的還有可能活著?”
  楚云升也不能確定:“巋靈主說它認為億靈主還活著,靈總有一些我們不知道的方式,但不管怎樣,我們都要確定它死了,才能真正啟用天羽族。”
  楚云升又道:“新艦里暫時不要繁殖任何天羽族人,小長羽我已經用透明罩體籠罩了她的零維,外來的東西應該進不來,不過我仍會讓雷繼續對她保持最高規格的監控,一旦出現異常,不用管我能不能回來,立即擊殺,這件事我和小長羽也是說過的。”
  不管是追溯,還是入侵,都有一個必須經過的過程,最先的就是意識的變化,然后才是多維感官的接管,而這方面恰恰是新艦的強項,信息世界能夠第一時間發現全艦生命任何意識的異常,只要瞬間,就能在第一個階段發生時摧毀異常體,將其逼回去。
  為此,楚云升曾親自用自己的入侵做實驗,來建立這套防御機制。
  戥的分時離開后,楚云升再次找來五序第三個烏怒人,將從靈魂之鏡與莫無洛那里得到來的分析,交給它們。
  電還在核心體中推算烏怒人聚集點隱藏信息的地方,楚云升帶回來的這些東西雖然仍舊救不了它,但經過五序與烏怒人對這些原始分析深入研究,或許能夠延緩一下。
  再將對紀子艦的分析送入信息世界系統,楚云升便去見小長羽。
  與此同時,拔異已經在戥特意為八號計劃開辟出來的虛擬空間中,將所有的商人都召集起來,交代事項。
  黑壓壓的一片人群,漂浮著擠滿了整個巨大的空間,拔異剛剛說完,一個商人就在人群中道:“拔異兄弟,你說的這些我們都知道,咱們跟新艦闖到這里,早就生死置之度外了,我兒子就交給大哥你了,我|他媽|的要是回不來,你一定要告訴他,好好學習,以后千萬別跟他老子一樣做奸商!”
  他的發言頓時引起周圍上下一片哄笑,和那些戰士不同,倒也沒什么生離死別的傷感氣氛。
  能跟著新艦這么多年還做成奸商的,人是好是壞不好說,但沒一個不是心理強大的。
  接著又一個商人大聲道:“拔異兄弟,廢話不說了,我這次出去,就沒準備活著回來,就沖著能夠做一回船長,做一回傳說中星際商人了,啥都值了,你也放心,我田有力和新艦里的兄弟們生死與共這么多年了,只要我還有口氣,就不會忘記任務。”
  他剛說完,他下面的一個商人就抬頭罵道:“老子可沒那么容易死,我還準備將我們新艦的商旗插遍星空呢!”
  說起宏偉的志向,場面頓時熱烈起來,不過這些高聲發言的人,都是性格比較張揚的,更多的一些商人則十分內斂,一聲不出,靜靜地看著那些人你一言我一語,倒也不冷場。
  到了出發的時候,這些人便只向拔異揮了揮手:“保重。”
  其他人這時候也紛紛道:“保重。”
  向拔異,也向其他商人。
  他們等了許久,這一點,終于要出發了,要離開新艦,離開這個他們漂泊在星空之中已經當做家的地方了。
  說是不傷感,此時,一聲聲的保重聲中,依然流淌著一絲不舍。
  息體一個接著一個彈射出來,飛船一個接著一個啟航。
  新艦已經漸漸靜止下來,艦影疊疊中,三千飛船如長河般地依依不舍地環繞著它,緩緩飛行。
  它們將從這里出發,帶著新艦的期望,帶著它們的任務,飛向宇宙的各個方向。
  這時候,出乎他們的意料,新艦射出一道道虛影,數之不盡。
  其中有他們的親人,有他們的故友,甚至,在最上方,還有他們這些人最敬愛的艦長戥!
  這并不是多么先進的方式,這樣的距離上,新艦很容易地就可以將任何一個人影送入到他們的飛船之中。
  但是……
  人影向他們揮舞著手臂,他們也奮力地揮舞著。
  他們紛紛向新艦發出一道道信息
  “放心,我們一定完成任務!”
  “好好活下去,我們一定送回信息!”
  “早點強大起來啊,我們會在星空的角落聽到你們的驕傲!”
  “我們走了,保重,新艦!”
  “保重,新艦!”
  “保重,新艦!”
  ……
  ******************
  第二更,感謝大家的訂閱票與月票,謝謝!(未完待續。)<!--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