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508 交給我們

readx();<!--章節內容開始-->
  隨著莫無洛自表身份的暗能波動擴散開來,與他同來的一行人頓時有人心中暗驚,有人心中大為震動,甚至是處于他們對面的洛紗都微微一顫。
  這個有著左旋神使、第六紀使者等多重身份的觸|手生物,第一次在公開的場合展現出他個人真正的強悍力量!
  以前,他們對這個還算比較隨和的莫大人表現恭敬,或因為他的身份,或因為變化的形勢所需,而今才發現,他本身的實力依然如此強大,雖然比不上阮落,但他主導方向為木元氣,這一領域很稀少,極為珍貴,而阮落的情況比較特殊,通常很少人能與之相比。
  洛紗很清楚,即便她也是源門,重要程度也不能與對方相比,頓時有些自慚,或許在楚云升眼中,她也的確比不上對方一個觸|手頭。
  盧合也是第一次見到莫無洛展現真正的實力,心中微微激蕩,而他身邊的莫裳在為自己舅舅感到驕傲的同時,自出梭機后目光便一直看著對面的那個天羽族人。
  從小,幾個叔叔就是他們這一代年輕人在個人實力上所崇拜的對象,至于楚云升,早已漸漸淡化,即便還有年輕一代的人愛好歷史,能翻閱到一些機密的檔案,看完一些記錄乃至影像之后,最多也是感嘆一些父輩們當初因為環境限制而造成的孤陋寡聞那樣程度的力量竟然也被當年的父輩們所震撼,實在是一個極為落后的時代。
  在這一代年輕人眼里,那根本不算什么,他們的起點與見識都遠高于他們當初的父輩,自然有著更強大的自信,相信自己未來的成就必定也會高于父輩們。
  如果讓他們任何一個人穿越到那個時代,必定遠比那個什么楚云升要耀眼的多得多!
  盧合并不否認他也曾被這樣的想法影響過,但自從離開紀子艦行走星空后,他便漸漸感覺到自己當初多么的可笑,遠的不用說。就是眼前對面懸浮著的這位,也是他們至今仍可望不可及的。
  他再一次慶幸自己這一次能夠出來,否則他可能永遠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幼稚。
  莫裳此時的心情更為復雜一些,期盼著對面的楚云升能記得自己的舅舅。畢竟當初楚云升名震天下的時候,莫無洛還是一個無名小卒。
  她和這一代年輕人有所不同,一是她經常接觸到頂層的那些人,能深深地體會到他們對楚云升的諱莫如深,二是還在地球的時代她就長大了。親眼見過楚云升號令天下的霸氣,沒有親身體會過的人是永遠無法知道的。
  而阮曉葒目光中則閃過一絲光芒,似乎更堅定了與莫家聯姻的想法。
  但當他們的暗驚與震撼過后,卻發現氣氛突然變得很尷尬,對面的楚云升似乎沒有聽到莫無洛在說什么,正在和他身后的那個天羽族樞機洛紗在說話。
  莫無洛倒是平靜了下來,又重復了一次:“楚先生,我是莫無洛。”
  只有前半句,后半句被他略過了,否則就會更加的尷尬。
  然而。楚云升仍在與洛紗說著話,以至于洛紗夜都覺得有些尷尬,而一旁的阮落顯然有些畏懼楚云升了,眼中憤恨卻不敢說什么。
  這時候,莫無洛只好說了第三次:“楚先生,靈魂之鏡我給您帶來了。”
  似乎終于說到了重點,楚云升這時候才結束了與洛紗的說話:“……洛紗,你以為我是在故意羞辱他嗎?如果你這樣想,就太讓我失望了,我剛才和你說的那些事情才是最為重要的。千萬不要搞反了。”
  洛紗怔了一下,她剛才的確以為楚云升是在故意羞辱對面的那些人,接連幾次都不理會,怎么也沒想到楚云升卻說和她說的那些話才是最為重要的事情。
  她有些茫然地抬起頭望著楚云升。但還是認真地點了點頭。
  楚云升心中微微嘆息一聲,洛紗不是他心目中最好的人選,但他離開后,只有天羽族留在這里能夠擔負起他與巋靈主這一邊的聯系,也只有洛紗可用,而這可是關系到未來新艦在眾靈之戰中生存的重任!
  他轉過身向對面道:“拿來。”
  如果楚云升不是靈主。如此囂張的態度,那些沒有資格下梭機的第六紀人恐怕都要暴怒了,但楚云升是能夠與巋靈主位于一個級別的靈主,他們也無可奈何。
  莫無洛反而越來越平靜了,楚云升如果不囂張,不對他冷淡,他反會不安,而楚云升幾次不理會他,雖然尷尬,但他卻很高興,似乎一切又回到他熟悉的節奏之中。
  他再次上前,依舊恭敬道:“楚先生,雖然帶來了,但是您不太好帶走。”
  楚云升就那樣冷冷地看著他,不說話,他便繼續解釋道:“靈魂之鏡已經與阮船長融合,如果剝離出來,我們也不知道如何剝離,即使剝離了,恐怕也會損壞或者出現其他不可測的情況。”
  這是實情,否則那面鏡子早就不在阮家了,他自己都得不到,肯定被巋靈主搶走了,這也是他有底氣不讓楚云升殺掉阮曉葒的憑借,巋靈主搞不定,楚云升也一樣搞不定。
  他也知道,楚云升要這面鏡子一定是為了救人,這是靈魂之鏡最明顯的用處,那么一切便又回到了他與城主的掌控之中,作為木元氣的源門,又有了這面鏡子,楚云升還需要與巋靈主合作,他便可以穩穩地拿住楚云升了!
  雖然他不會去逼楚云升去求他,但楚云升也別無選擇。
  他依然很恭敬地問道:“楚先生是要靈魂之鏡救人嗎?您放心,城主交待過我,不管是誰,只要您開口,我們一定想盡一切辦法去救。”
  這時候,他停頓了一下,觀察了一下楚云升的神情,見楚云升還是那樣冷冷地看著他,但卻沒有說話,看來仍在他的猜測之中。的確有人要救,楚云升才會有這樣的反應。
  楚云升的確變了很多,但人不可能永遠不變,上一次。他在等楚云升來找他,但楚云升卻沒有來,他便感覺到楚云升變了許多,后來新艦出現在二號矮星系時,他也明白楚云升又有了一股力量。
  不過在城主的安排再次沒有出錯后。讓他恢復了許多信心,而現在見到楚云升的反應,也在他的一步步猜測之中,便想到楚云升當時不見他,很有可能是因為一些事情,讓他對第六紀的那些人產生不好的情緒,并且自己又有了新的力量,像是一個生氣的孩子,故意就是不見他,仿佛是要證明給他們看看:沒有你們。我也一樣行。
  而這種生氣卻恰恰說明了他對第六紀故人們的在意,越生氣便越說明越在意!
  也正是因為這樣,楚云升表現的越冷漠,或者故意不理會他,都說明他還在生氣。
  因此莫無洛試圖解釋道:“楚先生,小盧上次去您的艦隊,說的那些話,我知道你會產生誤會,但當時的情形我們只能那樣做,才能既保住您。也保住我們,左旋神國有很多人要殺您,我們也一直在夾縫中艱難生存。
  我也不是唯一的一個神使,其他好多個神使都是帶著殺您的任務而去的。如果那時候,我們不讓小盧去那樣說的話,反而與您匯合,一旦您的力量更加壯大,左旋那邊肯定要下定決定消滅您。”
  這也是事實,神使為了殺楚云升。連它自己都犧牲了,而戥所遇到的那支左旋艦隊上層,也為楚云升的事情爭執不下,如果不是楚云升當時不在,而左旋統帥又想拉攏戥,情況為未可知。
  莫無洛自信解釋的很充分,也很合理,而且,他們那樣做的目的,只是為了將楚云升放到新神國這邊來,并不是要直接害死楚云升。
  他覺得這樣的解釋楚云升應該是可以接受的,而接著,他又說道:“楚先生,您可能不知道,自從我們離開地球之后,很多人都很想念您,就是城主也是希望您最終能夠回去的,當然我是您的后輩,說這些話沒有什么可信力,但大家在留給第七紀血經里的話都是真的,曹統領、小川統領他們都還活著,景家的血脈也一直在,大家都等著您回來,大家能在一起,一起繼續戰斗下去!”
  楚云升冷漠的冰山似乎終于被他打開了一道縫隙,終于開口道:“血經是怎么回事?”
  莫無洛心中頓時松了一口氣,如果他說了這么多,還沒有一絲效果的話,那么他就要重新評估一下自己是不是哪里沒弄對,聽到楚云升問起血經,他便猜到楚云升一定看過血經,至少看過一部分,立即說道:
  “我們在離開的時候,利用紀子的權限,勉強將上一紀出現過的生物移植到未來的第七紀,但您可能也知道,紀子的權限雖然有一點可用,但是地球上的事情太復雜,后來應該是被什么人動了手腳,那套鎧甲才出現了問題,不過血經是造不了假的,那是用地下三層的東西制作的。”
  楚云升不置對錯,繼續問道:“退化人呢?”
  莫無洛遙遙腦袋道:“這個我就不知道了,可能是其他什么人弄的。”
  楚云升再問道:“我也去過地下第三層,安德魯都知道給我留一句,你們為什么什么都沒有?”
  莫無洛頓時感覺自己已經接近成功了,立即道:“城主說過,你一定會問我這個問題,讓我告訴您,那里面的環境很復雜,任何留言都會被泄露出去,會影響到很多事情,最好的做法是什么都不留。”
  沉默,沉默,可怕的沉默!
  莫無洛的心臟此時都要跳出嗓子眼了,如果這具觸|手生物有的話。
  他身后的幾人也頓時緊張起來,莫裳滿眼的期待,阮曉葒也微微一動,而盧合則似乎產生一絲疑惑,有些不安。
  但那一瞬間,仿佛很漫長,仿佛歷經了滄桑。
  仿佛有一股催人淚下的力量,在感染著所有人,這時候,就連有一絲疑惑的盧合也被感染了!
  唯有巋靈主奇怪地暗地嘀咕了一句:“浪費……”。
  這時候,楚云升終于嘆息一聲,道:“說吧,你們準備怎么做?”
  莫無洛一顆懸著很久的心,終于落了下來,道:“我們現在要生存下去的唯一辦法就是與新神國保持關系,左旋雖然撐不了多久,但勢力依舊龐大,我們可以用左旋前儲和第六紀的雙重身份,獲得生存的空間,城主已經安排了,我們只要按照計劃去做就行。”
  這時候,他看了楚云升背后的洛紗一眼,已經不再用“您”來區別楚云升了,而是直接用“我們”了。
  他接著又說道:“靈魂之鏡已經與阮船長融合,只能帶著她一起跟您回去,我也研究過那面鏡子,配合我修煉的木元氣,即使快要死了的人,問題都應該不大,我一定全力用那面鏡子救活您要救的人,我知道阮家和您有過沖突,但現在她和那個阮落都還有用,還請您暫且放過他們。
  還有,楚先生,異族都不可信,您聚合的那支新艦,雖然的確強大,但它們都不是我們自己人,都是異族,總要提防著它們,在地球上的時候,我們的教訓已經足夠多了,千萬不能再蹈覆轍了。
  我這次帶來人還有不少,都是我們第六紀的可靠之人,您可以安心修煉靈境界,您新艦里面,它們交給我們幫你看著就行了。”
  聽著這里,楚云升后面的洛紗頓時面若死灰,仿佛最后一絲希望被掐滅在這句話中,雖然她知道自己永遠回不去了,但是她對新艦有著太多的憧憬。
  她緊緊地盯著楚云升,生怕他說:“可以!”
  那一刻,她幾乎都窒息了。(未完待續。)<!--章節內容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