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501 真的不怕嗎

135號環形恒星系內,新艦藏身于由成千上萬顆恒星組成的巨大圓環之中。零點看書
  這是一個年輕的星系,也是一個比較有意思的星系,它的星系核處質量非常大,五序在初步計算后,認為那里可能存在一個大型的黑洞,以強大的引力不斷地吞食著周圍的物質,以至于竟造成了一個中空的環形帶。
  楚云升無意去探測135號星系的星系核,新艦停留在這里是因為這里快要接近第二個牢籠行星了,而他將從這里進入氣泡世界,追溯至尊者的所在之處。
  一旦所有辦法返失敗,他就要嘗試通過第二顆牢籠行星到新艦。
  原本以為肢解巖星的襲擊者已經摧毀了這顆牢籠行星,但經過巡天探測之后,它竟還存在著,襲擊者卻不知道去了哪里,可能遇到了其他的事情,也可能它們推算到的是其他牢籠行星。
  不過楚云升也不能肯定第二顆牢籠行星會不會在這段時間內遭到打擊,因此來去的度必須要快。
  準備工作處理好之后,楚云升來到卓爾人在新艦內準備好的空間中,里面已經有一個人先到了,看到她,楚云升說道:
  “小長羽,你有兩個任務,一個是在新艦出現危機的時候,立即根據我的命源追溯到我;第二個是在預計的時間過后我沒有來,說明我返失敗,你依然要追溯到我的位置,我嘗試跟著你來。”
  這段時間,不是小長羽第一次見到楚云升了,為了研究追溯問題,三十七艦種族用新艦內許多種族的命源作為實驗對象,讓小長羽不斷地在小范圍內進行追溯,而楚云升則進入氣泡的進行觀察,帶觀察數據。
  目前雖然還仍然不能解開追溯的原理,但也取得一些進展,可以提高楚云升在追溯時的正確率。降低出錯率。
  而且小長羽和億靈主一樣,即便追溯到楚云升不能返的地方,她卻依然是可以返本體的。
  利用她的這一點,加上近來的研究進展。楚云升依然不放心,再讓新艦靠近第二個牢籠行星后,才敢進行追溯。
  有此三個條件保障,基本可以確保一定能夠順利返新艦了。
  小長羽點了點頭:“我明白,戥和五序已經將命令交給我了。”
  除卻那些實驗。這是她第一次接到新艦的“命令”,雖然支撐她活到現在的信念不是這個,但她的心緒依然有些波動,這代表著新艦在一點一滴地接納她,而她也在一點一滴地成為新艦真正的一員。
  當然她也清楚,除非億靈主死亡,否則,她永不可能有被新艦真正接納的一天。
  因此,她也并不在意跟在楚云升后面進來的烏怒人雷,在接下來的時間內。雷將對她進行全方位的監控,以確保整個過程的絕對安全。
  楚云升也不再多說什么,準備工作戥和五序做得很充分了,雷也到了,接下來就是他離開的時候了。
  走之前,他向雷道:“讓電一定要等會到我來。”
  電還在烏怒核心體的推算當中,能否活下來,楚云升也不知道,他要本體一次,看看有沒有什么辦法。
  他所有最高程度的東西都在本體零維中。而他身體里的那個聲音說不定會有辦法,這次無論如何也要逼它出來。
  進入氣泡的世界,楚云升一秒都不耽擱,立即開始追溯。
  老第四序留下來的卓爾人備用體都留在了尊者那里。一這條線是楚云升所有追溯路線中最為可靠穩定與熟悉的一條,后面不論是去本體,還是返新艦,甚至追溯去第二個牢籠行星,都不再確定與穩定,充滿變數。
  五光十色的世界里。楚云升進入追溯老第四序的路線之中。
  星空中,一大群星艦正在瘋狂地逃亡。
  其中的一個座艦里,尊者遍體鱗傷的與一些星空生命被關在小黑艙里。
  它怎么也沒想到,半路上遇到一艘飛船中的生命會膽子那么大,且極為強勢,根本不相信它有靈主的話,或者相信了也不怕,只一次交鋒,它就被對方自稱巔峰的源門打得毫無還手之力,立即被俘虜。
  它被關在這里已經很久了,每隔一段時間,那個巔峰源門就會提審它,逼迫它說出所有的生命之法,以及打開楚云升降臨來的那個船艙。
  長時間的折磨,讓它瀕于崩潰的邊緣。
  “說不說?”
  小黑艙上方準時地傳來一個冰冷的聲音,并有一股力量將它再次從里面抓了出來,凌空在束縛在船艙里,越縛越緊,任憑它怎么反抗與掙扎,也沒有一絲用處。
  尊者嘴巴倒是挺硬,雖然一想到接下來就要遭受的折磨,渾身便抖起來,但仍然試圖掙扎道:“我的靈主就要來了,你啊!”
  那巔峰源門將它身上的一個垃圾部分血淋淋地扯下來,冷聲道:“要這些垃圾有什么用?果然是個垃圾源門!”
  尊者慘叫一聲,狠毒道:“別說我沒有剩下的生命之法,和打開那個船艙的辦法,就是有也不會給你,你就等死吧!”
  那巔峰源門冷哼一聲,再將它一個垃圾部分扯下來,并以一道源門之法侵入它的生命體,讓它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冷冷道:“我說過,等你身上的垃圾斬光,就是你喪命之時,但我現在又改主意了,你會永遠這樣生死不能。”
  接著,它又向小黑艙中的那些座艦原生命道:“你們如果說出來,我可以保證你們不但不會被滅亡,還會繼續繁榮下來。”
  雖然都關在一起,它給那些原生命的待遇卻與尊者完全不同,尊者無時不刻不被折磨著,而那些原星空生命則沒什么事情,并且不停地利誘著它們。
  它內心里其實更為鄙視這些星空生命,如果說源門毫無節操,卑鄙無恥的話,那么這些星空生命只要能生存下來,只要有更強大的誘惑,什么都能干得出來。
  但不同的生命就要用不同的手段對待,對此,它駕輕就熟。
  其中一個原生命漂浮起來謹慎地答道:“固尊確也不知道怎么打開那個船艙,它遠先進于我們,并不是我們不愿意配合您。”
  這時候,尊者又是一聲慘叫,那巔峰源門的力量已侵入到它生命體的內部,正四面摧殘。
  但最為恐怖的還不在于生命體上的折磨,對于一個源門來說,單單是生命體的摧殘還不會無法忍耐,而是在于對它源門層次的破壞,每一次提審,它都像是要被消散一般地痛苦,意識乃至零維劇烈震蕩。
  其實,如果要是知道后面的生命之法,尊者可能早就招了,作為一個源門生命,活下去才是最為重要的事情,但它也知道自己即使說了恐怕也活不了了,還不如死拼著,期盼楚云升早一點過來,或許還有一絲的希望。
  尊者的慘叫聲中,那巔峰源門身邊的一個生命低聲道:“固尊者,可能它真的不知道,再問下去恐怕也問不出什么來,當然您可以繼續留著它,說不定以后還能問點什么來,但那個船艙不能留了,要盡快處理掉,一旦它說的那個靈主過來,不管是真靈主還是假的,都很麻煩。”
  那巔峰源門卻冷笑一聲:“它有靈主,我也有,而它的那個還可能是個假的,但我的卻是真的!我的任務就是偽裝成逃亡的星空飛船,為靈主找到這些星空爬蟲,你放心,靈主馬上就要到了,就是它的靈主來了又能怎樣?不過是送死罷了!”
  它身邊的那個生命想了想,還是勸道:“就怕它的靈主先一步過來,那個船艙絕對不能留了,盡快射出去吧。”
  那巔峰源門冷哼一聲:“先不說它可能是假的,這個船艙很重要,靈主消滅了那么多爬蟲,所獲得的東西,可能都沒有這個船艙多,只要能將它交給靈主,我就能立下從未有的大功,未來才有誕靈的希望,你不用多說了,你不明白一個巔峰源門對誕靈的渴望!”
  它身邊的生命嘆息一聲不再說什么,而尊者竟然已經昏死過去,它可是一個源門,如果意識不受重創,幾乎不可能昏死!
  可見此刻的折磨程度之深。
  那巔峰源門立即將它再次弄醒,冰冷道:“說不說?”
  尊者已經沒有了力氣,奄奄一息地斷斷續續道:“你有本事就殺了我!”
  這話就有些低級與無奈了,不應該是一個源門什么說出來的話,但它意識模糊,身上的垃圾部位也被撕裂的差不多了,只求死了。
  那巔峰源門冷冷一笑,鄙夷道:“想死沒那么容易,我剛才已經說過了,我改變主意了,會讓你“好好”活下去,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我告訴你沒用,就是你那個什么破靈主來了,本尊也不怕,不過也是一個垃圾”
  它正說著,一道冰寒的聲音波動傳來:“真的不怕嗎?”(未完待續。)
  ◆地一下云來.閣即可獲得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