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499 向我靠攏

“有古怪!”
  剛剛趕來的五序只看了一眼,便斷言道。●⌒,
  戥發現了偽霸部下的蹤跡,但還沒有與對方直接接觸,此時對方也還不知道新艦的存在。
  但凡涉及有關偽霸的情況,作為偽霸的老熟人,卓爾人的五序,每次是除楚云升之外首先被戥請來商議的人。
  雖然五序常常并不情愿,卓爾人在偽霸手中的那段日子,仿佛是它一直不愿提起的過去。
  這種情況對一個高等生命而言很少見,甚至根本不會有這樣的情緒,因此即便是戥與電私下有過很多猜測,但也不知道當初到底發生過什么,以至于五序始終不愿提起。
  不過新艦之內,對偽霸習性與過往了解熟悉的,也只有它,以及它率領下第三大序卓爾人了,即使是楚云升,也不如它們了解之多。
  雖不情愿,但五序也分得清輕重,戥每次找它過來,它也每次必到。
  見它這么說,戥便問道:“怎么古怪?”
  五序冷哼一聲道:“它很久前有段時間也很威風,但有一次不知道為什么從它最喜歡的寶座上驚掉下來之后,就一直很低調,非常的地調,整天鬼鬼祟祟地,不知道偷偷摸摸地在干些什么,當時我……從銀河星系一路到這里,你們也看到了,它恨不得將自己藏得嚴嚴實實,十分猥瑣,怎么會突然高調起來,讓它的部下在這個時候向星空發射信號,匯聚其他星空種族?”
  或許是與戥在一起時間長了,相互很熟悉了,五序說到一半的時候差點順口說出了當年的事情,還好它及時轉開了話題。重新回到了戥找到過來的目的上。
  “的確有些古怪。”戥像是完全沒聽到它中間說漏的地方:“它現在招攬那些星空種族,就是與其他靈生命作對,而且還是公開的,豈不是作死?”
  五序冷冷道:“誰知道它有什么陰險的想法?說不定,它真是想建立一個什么靈國,總要一些人手部下。而且,它一直喜歡那種萬眾簇擁的感覺。”
  戥像是從它的話里得到了一些啟發,思索道:“靈國,靈國……等等,你們說,它會不會是在用這一招,騙來想要襲擊星空生命的靈生命,然后它躲在背后,像捉綸靈主一樣。將它們一個個給捉了?”
  此言一出,不僅是代替電代表烏怒人前來開會的雷驚了一下,就是五序也驚住了。
  真要是這樣,偽霸的膽子也太大了,野心也大的可怕。
  走投無路的星空生命能發現它的部下發出的信號,靈生命自然也可以,正愁難以找到星空生命的靈必定會趕來一網打盡。
  但遙遠的星空距離相隔,以及兩大神國的對立。又注定了靈生命之間消息無法及時互通,試圖滅亡這些將要匯聚在一起的星空生命的靈生命必然是一個個前來。單打獨斗之下,偽霸又提前布置好了陷阱,真有可能被它得逞。
  再往后想想就更加的可怕,等它一個個捉住了這些靈主,勢力膨脹到一個可怕的地步,剩下的靈即便發覺了不正常。也無力回天了,只能被它一一征服,而一旦它將整個本超星系團在內的所有靈都掌控了,那不是靈國也是一個靈國了,可就真成了超級霸主。為所欲為了。
  到了那個時候,如果新艦還未能突破宏科技的話,見到它也只能躲著走。
  “破壞它!”
  這是雷、五序以及戥馬上就產生的想法,雖然偽霸曾與新艦做過短暫的盟友,但對此三人都毫無壓力,戥是從未來軍事局勢上作的考量,雷則試圖滅絕一切風險,而五序就不要說了,任何能夠打擊到偽霸的辦法,它必定都是萬分支持的。
  新艦雖然現在沒辦法擊敗偽霸,但要破壞它的計劃,這三人的損招還是有很多的,尤其是戥,對偽霸出的損招不是一次兩次了。
  三人正開始商議怎么破壞偽霸計劃的時候,一旁一直聽著沒有說話的楚云升突然說道:“我總覺得還有些地方我們沒有注意到,偽霸如此高調行事,或許的確有戥和五序你們說的原因,它野心很大,我也一直這么認為,但就這件事來說,或許還有一種可能。”
  戥奇道:“還有一種可能?什么可能?”
  楚云升想了想道:“也不一定是可能,而是……你們看,它的部下高調發射信號匯聚星空生命,不論是星空生命,還是靈,注意力都會被吸引過來,換個角度說,它以此擾動了附近星系的局勢,被它所影響,而只要它的部下分散得多,擾動的范圍足夠廣,甚至可以影響整個本超星系團的靈與星空生命的運動狀態,有些地方就會在它的影響下成為無人區,被人所忽視……”
  五序不愧是比較了解偽霸習性的人,當即道:“不錯,這是它慣用的伎倆,戥,想辦法搜索附近其他星域,這里一定還有一支隱秘的偽霸部下。”
  楚云升卻阻止道:“沒用的,它要讓它的部下藏起來,我們找不到,其他靈也不太可能找到,我們沒有必要花費時間在這上面。”
  雷這時候奇怪道:“如果它真的一邊在召集星空種族,引來靈生命,一邊又暗中影響星空局勢,創造無人區進行隱秘活動,那它圖謀什么?它在這些隱秘的地方干什么?”
  楚云升依然道:“不知道,這只是我的一個猜測,未必是真的,即便是,我們也找不到,與其將精力與時間浪費在這上面,不如想辦法直接控制住它本身,我已經做過安排,你們不用太擔心。”
  他與偽霸各自給對方下了套,他的意識至今還被偽霸的空泡裹著,而偽霸也被他的透明體籠罩,但楚云升可以進入氣泡世界,占有一定的優勢。
  戥思索了一會道:“楚說的對,即便看出了它的詭計也沒用,它的部下只要分散的足夠廣,就足以擾動起整個星系團的局勢,無論是星空生命,還是靈,在目前的形勢下,都會被它影響。
  一旦去了,要么被它捉住,要么什么事都不會發生,匯聚在那里的星空生命將正常被覆滅,我敢肯定它一定會虛虛實實,有的地方實行捕捉計劃,有的地方則純粹是炮灰,用以欺騙與麻痹前來的靈,但不管是那一個,都可以掩護它暗中的行動。
  相反,如果不前往它匯聚星空生命的地方,反而去尋找它暗中隱秘的部隊,它同樣可以趁機輕松地匯聚出龐大無比的星空勢力,怎樣它都穩贏不輸。”
  五序看了楚云升一眼道:“難道就沒有一點辦法可以破壞它了?”
  楚云升尚未說話,戥卻“陰險”道:“其他人可能沒有辦法,但我們有!”
  這一次不僅是五序與雷驚訝了,楚云升也有些奇怪了:“什么辦法?”
  戥自信道:“既然破壞不了,那就幫它一把,再把局勢弄得更混亂一些,并且,讓偽霸不得不吃一個沒法說出來的暗虧,順帶還可以借偽霸救其他烏怒卓爾以及我的種族,不過,楚,這一次,我要借你的名頭用一下。”
  楚云升自然沒有什么問題,但等到戥將“辦法”真正弄出來的時候,他一下子就能體會到偽霸被戥損招坑了幾次的深刻體會。
  戥依然用他用過幾次的爛招,依然是一個大破喇叭,發射到一定的位置上,在新艦遠遠地離開后,開始向星際發射幾段簡單粗暴的信號。
  按照戥的解釋,越是簡單粗暴,越能表達出核心信息,星空種族各自不同,翻譯之后,越是復雜的信息越容易出現許多不同的理解,而簡單一點的,反而能將要傳遞信息傳遞得完整與清晰。
  但是,他發射出去的信號實在粗暴與霸氣十足
  “我是銀河霸主!向我靠攏!”
  “本霸主可保你們安全,烏怒、卓爾……都已到達我這里,不要再有任何疑慮,本霸主已臣服左旋神國前儲,不屬于兩大神國任何一方!”
  “以下是左旋神國前儲證明身份的老神尊部分生命之法,一看便知真假……”(未完待續。)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