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1493 可怕的機構


  突如其來的消息,讓楚云升也感到吃驚:“怎么回事?”
  戥的主要分時隨即返回,一連串地打開五處從下方飛船中得來的星圖,依次放大,向幾人道:
  “你們看,這是離液生命,就是下面那艘飛船中的種族,它們首次發現一處遭到靈襲后而留下的死地,位于另外一個大恒星系。零點看書”
  “這是第二處,第三處,都位于那個恒星系,這是第四處,在本星系內,離液生命驚逃到這里后所遇到,但距離稍遠,這是第五處,是距離我們最近的一處,從空間坐標上判斷,它位于我們此刻位置的下方深空,我推測很有可能就是我們遇到的那個靈生命所為。”
  “另外四處距離比較遙遠,其中第三處甚至在另外一個恒星系,不一定是這個靈生命造成,具體還需要實地考察才能確定。”
  “受于技術限制,離液生命能從死地獲得的情報不多,但僅從五處靈襲死地的廣泛分布,以及高達五處的頻發性,依然可以得出一些結論。”
  “離液生命曾在航行捕獲第二處與第四處靈襲死地的星空種族滅亡前發出的警告信號,證實兩大神國的靈生命正在滅殺星空種族,我們剛剛達到這里不久,就遇到了靈襲也是證明之一。”
  “根據它們所說,兩大神國曾發出最后兩大神諭,時間點大概在彩虹橋剛剛崩塌之前,神諭的內容不清楚,但肯定與此有關。”
  “我剛才說到,我們遇到的靈襲也有奇怪的地方,它的目標不是我們,但在我們成功逃走后,它卻緊追不舍,尤其是我們屢次逃走依然如此,始終沒有放棄,很不合常理。”
  “如果離液生命帶來的信息不錯。就能解釋我存在的疑惑了,它要攻擊的不是我們,而是所有星空生命都在它襲擊的范圍之內,我們就自然也在。”
  “這一點。從它與楚的短暫交流后離開也可以證明,它可能以為我們是楚的靈之座艦。”
  戥說的速度很快,將基本的情況一一描述出來,但卻在同時拋出了更為巨大的疑問如果信息準確,那么兩大神國為什么要突然開始滅殺星空生命?
  為命源?
  不太可能。在星系內部,獲得命源的辦法很多,不需要從星空生命身上掠奪,楚云升曾在老第四序戰場上遇到的那些平臺飛船所能提供的命源效率,遠遠比一個靈在遼闊的星空中追滅一個航行速度極快的星空種族要高的多得多。
  但不是命源又會是什么呢?
  在離液生命從死地獲得的信息中,還有一處提到了大黑暗,但大黑暗到底是什么,新艦也不知道,而且與它扯上聯系的話,可能性將更多。更不容易找到真正的原因。
  五序一邊看著戥帶回來的信息,一邊道:“戥,你的種族屬于左旋神國一方,聽你說過,也曾接到過神諭,如果找到你們的種族,說不定就可以了解到其中左旋那一道神諭的具體內容。”
  它提出的是一個現實的辦法,但問題在與戥此時也不知道他的種族現在在哪里,甚至是否還存活著都不知道。
  戥自然也想早點找到它們,但星空太大了。要到哪里去找?
  有可能,他到死都再也找不到了。
  楚云升這時候說道:“烏怒人在本星系團有一處信息匯聚點,我們先順著離液生命來的路線,分別考察五處靈襲死地戰蟲。然后趕去烏怒人的匯聚點,它們那里應該有更詳細的情報。”
  這是最為穩妥的辦法,甚至有可能在烏怒人的信息匯聚點的天量信息中,找到戥的同族在星空中留下的痕跡。
  根據電的描述,它們此處的信息匯聚點將是數不清的**烏怒人探險飛船,向信息中心匯聚的一次過程。也是它們科技層次晉升的一個重要過程。
  在更為遙遠的世界,還有更大規模的信息匯聚,但電三人的九等級探險船是沒有資格參與的,當然也不需要它們參與,那是許多小匯聚點向大匯聚點匯聚的過程,以此層層累進,直到最頂端。
  也正因為如此,電三人此刻的知識信息體系程度是落后于它們頂端核心的,需要等到很久很久之后,新的一代在漫長的時間中,從它們的小規模匯聚點層層反向返回的技術體系中獲得提升,然后又是一個大的信息循環,生生不息。
  戥也同意這一決定,這也是他唯一能夠找到同族下落的機會。
  烏怒人自然更加沒有問題,決策馬上通過,立即實行。
  離液生命飛船被戥送入新艦,它們的科技程度很高,甚至比原先的三十艦種族還要高,否則也不會發現五處死地戰場。
  不過三十七艦在第二信息世界中學習的時間也很久了,跟隨新艦南征百戰不但提升了很多,也積累了大量的戰功,其中一艦種族從科技層次與戰功兩方面都已經達到進入第三層世界的程度。
  戥已經將這一艦提升到第三層世界,原本,他還要將戰功累累的浮尊者也提升到這一層,但卻被浮尊者拒絕了。
  相比“冷冷清清”的第三層世界,它更喜歡待在“人多”的第二層,不但三十七艦剩下的三十六艦種族都在,最重要的是其他源門與樞機也都在這里。
  用它和拔異說的話來講:它一個人跑上去有什么意思?它又不是星空種族,想要跑上去學習更高深的知識,它現在待在這里挺好,挺舒服。
  而實際上,不論是拔異,還是金甲源門,都十分的清楚,它是喜歡留在這里的優越感,跑上去了天天面對一個星空種族,它到哪里去體現自己的優越呢?
  對它的決定,戥也沒駁回,下面的其他源門樞機也是很歡迎,只要能夠厚著臉皮奉承它幾句好話,總能從它那里獲得一些修行的經驗之談,如今都成了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了。
  合生命也被帶回了新艦,雖然它們與離液生命差距很大,但因為都沒有任何戰功,都被一起安置在最底層世界,和當初的歌林人一樣。
  和當初的三十七艦一樣,它們一進入新艦的內部,便被信息世界的宏偉與神奇所震撼。
  三層世界的信息交互猶如夢幻般地閃動,簡潔而高效的體系,龐大而細致的世界結構讓它們簡直不敢相信這是一艘飛船!
  尤其是合生命,因為進入戰艦后,戥不準它們與離液生命見到新艦的任何內部結構,在進入息體的過程中,暫時封閉了它們外部的一切感官,直到通過息體進入信息世界,才重新獲得感知。
  而這一“睜眼”,便仿佛到了另外一個世界,而不是一個飛船的內部。
  如果它們不是跟隨弭婭等人一起進來的,而是像離液生命那樣見到戰艦消失過程,恐怕還會更加覺得不可思議,就像從一個世界,穿梭到另外一個世界。
  與它們同艦的巖星人也被安排到了最底層,它們、離液生命,以及巖星人都被安排下去,它們不覺得奇怪,它們要么是俘虜,要么是投靠者,反而是戰艦中的主人竟然也下去了,讓它們感到驚訝。
  在了解完信息世界的規則后,它們才大致地弄明白怎么回事,震撼與驚訝之后,它們立即興奮起來,想要努力獲得戰功深入到更上一層,它們的科技層次勉強夠了,缺少的僅僅是戰功。
  它們相信,以它們的能力雖然比不上離液生命,但也一定能以最快的速度緊跟在離液生命后面升上去,而就在這個時候,它們發現了這個世界里面還存在一個可怕的機構,叫做安全部!
  不管是它們還是離液生命,都立即受到了來自安全部的嚴密監管,作為新入者,這是雷所指定的必須過程。
  因此,它們暫時還得不到足夠的信任,想要立功都受到嚴重的影響:關鍵性的戰位是決不可能讓它們參與的。
  雖然合生命已經無處可去,而離液生命的目的就是加入比它們更強大的新艦,想要躲過靈襲的災難。
  但安全部的責任就是對所有人都要保持警惕的目光,就不要說它們了。
  于是,在進入新艦的第一天,無論是它們,還是離液生命,見到的第一個人便是底層世界的安全分部頭子意意斯。
  好在這個低等的生物并沒有讓它們感覺到羞辱,它只例行地做了登記,接著就有來自第二次世界的安全分部生命接管對它們的監控。
  但不管怎樣,和一群低等生命待在一起,仍然讓它們感到難堪,為了盡早離開這里,也為了盡早進入到更絢麗的第二層世界,它們竟比新艦此刻還想找到那片殘骸,立下大功,提升上去。
  它們知道安全部在,它們能在戰場上表現的機會將少得可憐,而在科技上,它們也不可能超過上面,唯有那片殘骸是它們的最大希望。
  它們暫時也不想與離液生命相比,離液生命的層次很高,反而很淡定,并且離液生命的目標至少是第三層世界,而不是第二層,需要獲得的戰功更多,困難度也更大。
  另外一邊的巖星人表情則要精彩多了,不僅被新艦內的世界震驚,還被底層世界竟然存在如此之多與它們相似的人類而吃驚不已,當然也再次因為這點,被它們的同胞,那些老巖星人鄙視為鄉巴佬……
  而此時,新艦重新啟航,目標五千多光年外的第五處靈襲死地戰場。
  一道道影子再次重疊地出現,極速旋繞,最終彎曲成一道弧光,消失在茫茫的星海之中。(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