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1474 新的時代


  球體中的巖星人已經過去了一百零六代,早已習慣了封閉空間的世界,當新艦將它們飛船打開的時候,它們竟不知所措。??一?看書1cc
  開始的時候,它們極度的驚慌,望著新艦鏤空般的破敗建筑,不知道那是什么。
  在漸漸現生命并沒有受到威脅的時候,它們很快便好奇起來,用異樣的眼光打量著腐朽了一般的巨大新艦。
  它們也都迅地老了一截,楚云升抽走了它們每人一部分命源,向幾乎干涸的新艦緊急補充。
  更多的命源需要用巖星飛船帶來的物資進行轉化,單靠這點巖星船員自身的命源無濟于事。
  獲得物資補充的新艦再次高效地運轉起來,三大族犧牲太重,繼續封閉了,楚云升雖然意識極度震蕩,但他在漫長的孤獨航行中,第二限級已經穩定,忍受度大大提升,仍由他完成后續的所有工作。
  先,將新艦穩固住,其次,修復核心部分,再次,啟動維生系統,轉化命源。
  一樁樁,一件件,搶救般地忙碌中,巖星船員也被精簡,新艦帶不了這么多人回去。
  剩下的,楚云升給它們重新制作息體,送入信息世界。
  新艦重新,一切又仿佛回到了許久前的狀態,整個新艦中,只剩下他一人工作著。
  也許還有至今未出現的第三次攔截,但他們距離希望越來越近,一旦到達對岸,便是嶄新的開始,再無人能找到他們,束縛他們。
  繼續漫長的航行,小蟲子始終沒有回來,楚云升也不知道它那邊的情況,更不知道其他逃亡者還剩下多少飛船,還有多少人活著。
  依然是孤獨的一個人,在茫茫的黑暗中不知歲月地航行。
  但楚云升寧愿孤寂。也不愿意遇到任何暗域中的東西。
  靜謐的暗域,仿佛潛伏無數的可怕猛獸,靜靜地蟄伏著,一動不動。等待有人經過時將它們驚醒。
  楚云升不是紀子,也沒有紀子飛船,暗域深處或許有地球上較量雙方留下的痕跡、遺跡甚至是一些珍貴的信息或事物,但那是只有紀子與紀子飛船才能“遇到”的,他沒那個份。
  他和新艦如果遇到什么東西、什么事情。必定是攔截,是殺機,而絕不會是什么好事。
  因此,他寧愿什么都遇不上,哪怕航行得再艱難,再孤單。
  但既然如此,他仍然在一次出艦工作時,遇到了古怪的事情。
  在暗域的深處,“出現”了一個美輪美奐的“城市”,人聲鼎沸。強者如林,繁華非凡,一艘艘飛船飄逸空靈,如同海市蜃樓一般令人向往。
  新艦的探測器上接受不到它任何的輻射信息,楚云升卻能看見,并有一種忽然向往的異樣沖動,仿佛克制不住地想要立即前往。壹看書ww?w?1?k?a看n?s?h?u看c?c?
  若非他意識已經突破第二限級,并已穩定下來,異常的冷靜,肯定早已飛行過去了。
  如果是紀子飛船。過去了也許反而會有所收獲,他與新艦卻不行,對他們而言,那里就是死地。殺機重重。
  楚云升冷靜地按照原航線航行,為了防止自己思維被影響,而此時又沒有第二個可以與他對比參看,他幾次短暫地回到氣泡世界,位于空泡之中,以純凈后的黑氣來隔絕外面的聯系。確定自己的意識思維是否正常。
  在他航行漸遠后,那座古怪的“城市”消失了,此后再也沒有出現過。
  他也不想再見到它,或許未來有一天,等他回來的時候,會將整個銀河仙女星系外的暗域深處搜索一遍,看看它的里面到底藏著什么。
  現在顯然不行,他還沒有那個實力,新艦也沒有,進去不是冒險,而是送死。
  ……
  時間一點點地流逝,歲月仿佛都有了滄桑的氣息。
  新艦內部繼續封閉,連同新來的巖星人一起封閉,將消耗仍然保持在最低限度。
  如果沒有卓爾人的這項技術,大約只有三大族能跟隨楚云升挺到最后了,三十七艦極其以下,全都要死。
  但即使這樣,還是有人漸漸地死去,它們的零維在漫長的歲月中,漸漸衰弱,即使有再多的命源輸送,也不能容納,也接近崩潰。
  越往后,死去的人越多,而且,越是低層次的生命,死得越多。
  楚云升也無能為力,三大族的生命技術也使用了,但生命的極限沒有辦法。
  終于有一天,他來到一具息體前,將息體打開。
  老赫爾從封閉中漸漸蘇醒,見到楚云升的瞬間,仿佛一切都明白了。
  他已經衰老到不能再衰老的地步,只差一點就要死去。
  “赫爾。”楚云升站在他的身邊,緩緩道:“我可以給你找一個契約,加固你的零維,還可以活一段時間。”
  他的語很慢,老赫爾太老了,又是剛剛蘇醒,反應有些遲緩,片刻后,赫爾搖了搖頭,敬仰地望著楚云升,他已經動不了了,生命到了盡頭了。
  “熾,熾武,我的主。”他微弱地說道:“我已經活得太久太久了,想見到的都見到了,沒有什么遺憾了,就讓我走吧,您不能為我無故地殺死一個樞機,它們如今都是您的部下,這樣會讓大家害怕的,大家一起走過來不容易。”
  楚云升道:“這個你不需要擔心。”
  老赫爾仍舊搖頭:“您的恩情我一生永記,但我已經決定了,這些年跟隨您來到星空,我明白了一個道理,樞機不是一個種族的前途,就是的話,我們也有睥邁了,不多我一個,不用在我身上浪費資源了,留給年輕一代吧,他們才是我們的希望。壹看書w?ww?1?cc”
  楚云升嘆息一聲道:“你真的決定了?現在除了我,其他冷星人都不能出來,你要走的話,只能孤獨的走,只有我陪著你。”
  老赫爾點點頭,有些哀傷道:“我本就和其他冷星人不是一個時代人,是一個早該在冷星歷史上死去的人。活得太久太久了,朋友、親人都死光了,只剩下了我一個,我早該去見他們的。
  有熾武您在。是我一生最大的夢想,我知足了。”
  楚云升沉默了許久,道:“你還有什么愿望嗎?睥邁與弭婭他們你可以放心,阿芙我也會想辦法找到她。”
  老赫爾默了默:“沒有了,再沒有了……”
  楚云升似乎看出了他深埋在內心最深處的東西。握著他的手道:“我明白了,赫爾,我可以給你實現,讓你在臨去前,重來一世。”
  老赫爾感激地望了楚云升一眼,然后再也支持不住地合上。
  楚云升調動信息世界,接入他的息體。
  他閉上眼,下一刻,仿佛回到了那個寒冷的冬天,穿著破爛的衣服。通紅的手中拿著堅硬的粗糙苔餅,波爾特在他身前說道:“赫爾,我要改名為阿爾斯!”
  ……
  ……
  這一世,一切終了的時候,他重回現實的臨死瞬間,楚云升仍站在他的身邊,聽到他長長地嘆息一聲:“原來,那也是錯了……”
  在他離去的瞬間,又忽然驚厥般地詭異道:“熾武,。,我看到了,,。我看到了,,,,,!”
  ……
  不久后。又有兩個人接著瀕于死亡。
  楚云升將拔異與刺惡解除封閉,讓他們前去送行。
  拔異先到,一個息體被彈射出來,打開后,老邁的克里斯平靜地看著他。
  兩人沉默了許久,還是拔異先開得口:“后悔嗎?當初你要是被選為紀子,現在風光的就是你了,沒那個安德魯什么事了。”
  克里斯虛弱地笑道:“說一點都不后悔太假了,但那已經過去了,我早已想通了,就是做了紀子,說不定此時我也會后悔。”
  拔異笑罵一聲:“你倒是想得開,不過也對,反正你也活不了。”
  克里斯嘆息道:“拔異兄弟,能見識到星空的世界,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幸運,很多年前我還是一個小鎮的鎮長呢,可惜我還有好多事情沒有做完。”
  拔異拍了拍他道:“放心吧,后人會記得你的,貝個麻麻的,想給你搞個契約至今都沒搞到。”
  克里斯搖搖頭:“算了,輪不到我的,前面還有好多人排隊。”
  拔異道:“你說老赫爾?唉,它已經早你一步走了。”
  克里斯驚訝道:“老赫爾死了?它怎么會沒有契約?”
  拔異點點頭:“在你之前走的,不是沒有,是它不要,這老家伙精明著呢,死都死的厲害,要契約有什么用?他修煉資質平平,一生大概也到不了源門的程度,終究還是死,新艦的陣容越來越強大,與其將來默默無聞地死在某個戰爭之中,不如選擇現在。
  老板親自去送他走的,他楞是沒有要契約,算是給老板留下了一絲遺憾,為睥邁和弭婭,以及整個冷星人在新艦中鋪就了道路,老板忘記不了他,就忘記不了冷星人,以一人之死,換得冷星人的未來,你說值不值?”
  克里斯有些佩服道:“也就你能看得這么深,把老赫爾的心思都看出來了。”
  拔異擺了擺手:“你以為老板不明白?但是他沒有要契約是真的,為老板做的事情是真的,對老板的感情更是真的,老板比誰都清楚,他與老板認識的時間比我都長,對他的死,老板心里其實是很難受的。”
  克里斯微微羨慕道:“我原也想再見楚先生一面的。”
  拔異道:“為了你的那些書?”
  克里斯有些黯然:“我想讓我們的后代都記住,他們的祖先是如何離開地球,如果進入星空,能過活下來是多么的不容易,一次次戰爭,一次次死里逃生,我都詳細地記錄下來,所有犧牲的人,恐怕我們都已經忘記了,但他們不應該被忘記。”
  拔異看了看他留下的已經信息化的一本本書,默默念道:“《地球戰記》,《冷星戰記》,《赤人戰記》……《快艦實錄》,《新艦》……
  克里斯,有你的書在,他們不會忘記的,也會有人繼承你的事業。”
  克里斯忽然問題:“拔異兄弟,飛船現在到哪里了?”
  拔異道:“我也不清楚,應該快到了吧。”
  克里斯深深地嘆息一聲,無盡地留戀中斷斷續續道:“可惜,可惜了,終于逃出來了,可惜我看不到你們將創造的輝煌了,也記不下你們未來的意氣風,拔異兄弟,我,我……”
  克里斯在拔異故意制造的輕松氣氛中,漸漸閉上眼睛,拔異整理好他的防護服,輕輕道:
  “克里斯,你聽?”
  彌留之際,克里斯仿佛聽到年幼的地球人孩子,正在新艦中,朗朗而讀他留下的一本本寫滿艱辛的傳記。
  那聲音很遠,又很近,恍若那令人向往的未來。
  拔異離開的時候,見到另外一邊的刺惡已淚流不止。
  他只聽到庫勒臨時前,緊緊地抓住刺惡的手,悲涼道:“刺惡,不要哭,你一定要記住,我們嗷卡人一定要學習,比別人更加努力地學習,我們落后太多太多了,知識才是星空的希望,可惜我們……”
  ……
  新艦的后半程,越來越多的人逝去,送別的次數越來越多。
  這就是橫渡暗域的代價,沒有永遠不死的人。
  當新艦再次凄慘而狼狽地到了山窮水盡之時,楚云升孤獨的航行終于結束了,他終于在一片的黑暗中見到了一顆恒星,久違了的恒星。
  而此時,時間已經過去的太久太久了,數不清的人永遠地留在了暗域,活下來的人少得可憐。
  楚云升依次解除艦內的封閉,將活下來的人漸漸復蘇。
  當新艦跌跌撞撞地找到這顆久違恒星軌道不久后,再次殘破起來的艦內,進行了一次大規模地送別。
  無數刻著名字與代號的空息體,被射向他們身后的暗域。
  里面沒有尸體,尸體在暗域的航行中都被分解為物質,永遠地與他們在一起了。
  空息體也是新艦采集恒星周圍物質最新制造。
  一個個空空的息體,射向暗域,它們當中有卓爾人的序列,有三十七艦的種族,有地球人,有冷星人,有地底小人……
  一個個名字,一個個序列,一個個生命,卻永遠地留在了暗域。
  “敬禮!”
  弭婭站在底層的船塢,淚流向全體冷星人下令,一個個冷星人眼眶濕潤地望著刻著老赫爾名字的息體,以及跟在它后面的數不清冷星人的息體。
  “敬禮!”
  “敬禮!”
  ……
  三大族沉默著,三十七艦種族凝視著,底層的生命以最高規格的軍禮送行著。
  死去的人將活著的機會與希望留給了他們,讓他們得以創造奇跡,橫渡暗域。
  他們終于逃離仙女銀河星系,終于擺脫了陰霾,終于獲得了自由。
  新的一頁,新的時代,新的世界,從此將恢弘打開。
  他們接替逝去的犧牲者,將展開這激動人心的希望與未來!
  新艦離開恒星,向這個星系內部,向這個陌生而又自由的世界,前進!
  ***
  大年三十,我竟然更新了,大家還有推薦票么?(未完待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