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472 這是詛咒

readx();太安靜了。
  即便楚云升進來之前看到還有人活著,還有氣泡存在,但是艦內安靜的可怕,宛如外面的星空,寂靜的連一絲聲音都沒有,宛若一艘遺落了很久很久的殘敗幽船。
  生命庫中,卓爾人的備用生命體只剩下一個,明顯是為他而留,否則恐怕早就用完了。
  楚云升進入信息世界,依然是一片的安靜,但他顧不上找人,首先通過新艦上的符文,向所有還活著的生命輸送他自己的命源。
  然后,他才來得及查看艦內的情況,翻看航行的記錄。
  寂靜中,他像是打開了封存歷史的塵埃,一點一滴地讀取著飛船留下的信息。
  紀錄斷斷續續,中間很大一部分都是新艦自航行紀錄,戥、雷與五序零星地穿插其中,并且相互之間的間隔越來越長,到了最后,戥三人的記錄直接中斷了,再也沒有出現過。
  他一邊看著,一邊等著其他人“復蘇”,全艦此時仿佛只有他一個活人。
  過了很久,五序的聲音傳來,虛弱的連高興之情都表達不出來,只微弱地道:“你回來了。”
  楚云升四下看了看,并沒有看到它的影子。
  五序仍在微弱地道:“我只能與你說話,出不來,戥它們都已經消失很久了,我以為再等不到你回來了。”
  寂靜中,它的聲音像是全艦唯一的聲音,微弱的仿佛很久遠很久遠,落滿了塵土,而其他人則都像是已經死了很久很久,全艦沒有一點聲音,沒有一絲生氣,只有它還活著,靜靜在等待著楚云升的歸來。
  它微弱地嘆息道:“所有人都封閉了,所有活動都停止了,95827。這是詛咒,是詛咒……”
  它仿佛在冰冷的息體中流下了眼淚,為卓爾人曾經的詛咒而悲傷。
  “我看過記錄了。”楚云升一直沒有打斷它,它的聲音太虛弱了。一旦打斷甚至都不可能再開口說話,直到它的聲音漸漸消弱下去,再發不出聲音來,他才說道:“我回來了,從現在起。新艦就由我接替,我會想盡辦法帶你們離開。”
  他的聲音向所有冰冷而寂靜如一具具棺槨的息體傳遞,雖然它們聽不到。
  五序的聲音終于像是被風吹散的久遠塵埃,消失不見。
  楚云升離開死寂的信息世界,離開死寂的新艦,將生命體彈射出去,漂浮在艦前,面對著那一道道仿佛仍然無窮盡般的墻。
  他冷冷地看著它們,它們也冷冷地看著他,仿佛穿越了時空。與“墻”的巍峨締造者相互對視。
  他道:“你攔不住我的。”
  巍峨締造者仿佛不屑回答,它俯視星河,在沉思著什么。
  他又道:“有一天我還會回來。”
  巍峨締造者默不作聲,揮手間,浩瀚的星空中,一面面宏偉之墻如林而立。
  楚云升關閉感官,一切幻像消失,同時,一道黑氣凌厲射出他的生命體外,以靈蘊。以劍式,以禁術,以符文,以一切他的最高力量控制它。
  無堅不摧的黑氣。震顫著,擊碎第一道墻,無數的裂紋在虛空中出現、消失……
  凈化后的黑氣在靈蘊的控制下,仿佛是它天生的矛盾體,它為墻,阻擋一切物質離開。黑氣則無物不破,哪怕破的再小,也并不比它的層次低,它的結構也就不能再繼續地維持下去。
  墻向下跌落它的形態,物質、能量、時空幻化般地在新艦周圍不斷地演化,它精妙絕倫的結構,在跌落到一定程度,才能被驚鴻一瞥地看見,旋即消散一空。
  楚云升漸漸沉浸于墻的精妙結構世界中,若有所悟,黑氣仿佛是無物不穿的破壞者,在他的操控變化下,沿著墻的結構,一道道地向前破壞著這個美麗而精妙的世界,使它跌落,使它成為碎落的廢墟。
  新艦緊隨其后,刺尾消失了,因為墻不在了。
  但當黑氣消失后,它便又從四面八方恢復為原樣,只有短暫的時間可以通行。
  許久之后,新艦的前方再沒有一面墻,只剩下一眼望不到盡頭的無垠暗域。
  在出墻的剎那,回望宇宙中波瀾壯闊的墻,楚云升從沉浸的精妙世界中走出,忽然升騰起一種熟悉的感覺。
  有一絲悲愴,也有一絲絕望,遍地的蒼涼。
  到底是誰建造了它?
  歷史的真相淹沒在星際的塵埃之中,或許真的只有追得上光,才能看到遙遠時代前的景象無數生命在遼闊的宇宙中,在無邊的暗域深處,密密麻麻地,悲愴而絕望地,耗盡無數歲月,終于建造起一座環繞巨大星系群的恢弘的天文圍墻。
  ……
  楚云升拖著幾乎全廢的生命體回到新艦,進入信息世界,修改新艦航線,使之與巖星球體飛船處于一線上。
  他們沒有別人可以劫掠,唯一的資源補充希望在巖星飛船身上。
  命源卻是無解的,僅靠著他的輸送維持著,面對后續的遙遠航程,仍然是不夠的,注定是一次死亡之旅,能活下來的人很少很少。
  然而只要活下來,就有了真正的希望。
  楚云升一個人在寂靜的信息世界中,沒有去氣泡的世界,這里已經是暗域深處,周圍沒有普通生命可供他獲得命源,存在的哪些個生命氣泡也都個個強大,很難入侵,要奪它們保命的命源一定會拼命,而且還有壁壘阻隔,弄不好就能不再回來。
  他也沒有自我封閉,他不知道后面還有沒有第三次攔截,會在什么時候忽然出現,也不知道會不會遇到其他的麻煩與危險。
  新艦損壞極其嚴重,他有很多的事情要做,修補新艦必要的部分,搜集所有廢棄的物質,巡查周圍的動靜……
  為了將消耗減少到極限,新艦的信息世界形態早已由擬物化簡化為扁平化,用以減少系統消耗的負擔,但它卻不能終止運行,飛船中絕大部分生命需要靠它來封閉意識與外部所有活動。
  簡化后的信息世界猶如一個巨大的平面,封閉在網格中的生命也全都平面化,楚云升要進去,也是扁平的形態,扁得像是一片書頁。
  時間在他一個人的忙碌中度過,始終沒有一個人醒來。
  寂靜無物的暗域中,孤寂成了航行中最大的敵人,但對楚云升而言,算不得什么,他在忙碌的空余時間,甚至還在艦外嘗試轉化暗能量為命源。
  雖然都失敗了,但是根據五序它們留下的資料,在漫長的時間積累中,也取得了一些進展,將來三大族蘇醒,可以在他的基礎上加快完成對其原理的研究。
  第三次攔截一直沒有出現,也沒有遇到其他的敵人,暗域空寂的像是什么都沒有,除了遙遠星系輻射到這里的微弱星光,就只有黑暗,無邊無際的黑暗與寂靜。
  還要很久很久之后才能與球體飛船相遇,中間這段漫長無比的時間,為了最大限度的節約能源,所有人都將在封閉之中,只有他一個人孤獨地航行飛船。
  這將是他最長的一次孤獨,沒有任何人,也不會遇到任何外物,始終只有他自己。
  他給自己列了詳細的工作內容,平靜地度過著每一分每一秒。
  每隔一段時間,他會檢查一下所有人的生命情況,再檢查一下新艦必須部分的運轉情況,詳細地記錄在艦內系統里,每隔一段時間,他也會出艦去試驗最新的轉化暗能量方案,會觀察球體飛船方向的輻射信息。
  時間靜淡如水,波瀾不驚。
  他一直都沒有再去氣泡的世界,他不知道第三次攔截到底有沒有,會在什么時候忽然出現。
  他給戥補充過符文,給五序換過新的生命體部位,給烏怒人補充過精純的暗能量,給底層的一個不知道他存在的生命做過緊急搶救,給三十七艦的一個在封閉中終于支持不住而死去的生命做過最后的努力。
  他也分解過一具具最終還是死去的尸體,化作飛船的物質。
  漫長的時間中,他做過很多很多的事情。
  而他的命源一天天地減少,一天天地下降。
  時間仿佛進了永恒,無邊無際,飛船仿佛進入了靜止,周圍永遠都是黑暗。
  楚云升依舊平靜地度過著,偶爾,他也會一個人漂浮在新艦之巔上,仿佛站在船頭之上,看著遙遠的星辰,靜靜地懸立著。
  時間流逝亦如水,涓涓不息。
  漫長的航行,如蠕動般在暗域中爬行,看不到盡頭。
  漫長的孤獨,又仿佛整個世界只剩下他一人存在。
  生命與宇宙的距離,便從未有如此之近過,除了自己,就是宇宙。
  楚云升一次次來到艦外,關閉所有感官,只留下對暗能量的觸覺,茫茫的黑暗中,仿佛感覺到它如呼吸般的磅礴潮汐。
  撕開空間,膨脹時間,推移星辰,締造暗域,碎裂萬物……
  那種奇妙的感覺,只有在這里,在高速的航行中,在暗域的深處,才能深刻地體會到。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久到仿佛世間一切都已經死去。
  孤寂的他,忽然有一天,感覺到自己意識第二限級沉寂已久后,終于穩定下來,開始向第三限級邁進!(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