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467 此生不能再相見


  在楚云升的科技怪圈下,經過一代代無冕之王的貪婪努力,巖星的各種技術與人才儲備已經極為繁多與豐富,勉強能夠制造出除卻核心以外,諸如飛船外殼之類的其他部分。┞┢┝┟.{。
  楚云升要求并不高,和新艦比起來,可以算得上極低,巖星雖然有他的技術給與,但畢竟時間太短,當初,新艦僅僅是最簡單的建造環節,便花去了地球時的幾十年時間,兩者不可相提并論。
  年輕繼承者的名字叫尚予,對楚云升的要求來者不拒,十分的配合,大概是將他當做了“瘟神”,想要盡快地將他平安地送走。
  傳統派自然是大力支持的,陷入低潮的反思派大約與他存了一樣的心細,也開始積極支持,以至于巖星從沒有像今天這樣齊心協力地做過一件事。
  當飛船正式開始建造后,楚云升便不在露面,專心制造飛船的核心部分,年輕的新一代無冕之王尚予,左思右想,越來越覺得楚云升就是為了飛船而來的。
  并且,他越想越覺得恐怖與可怕,巖星上千年的歷史變遷,仿佛都在這個可怕生命的安排與禁錮之中,從它一千多年前出現,就為今天而布下了暗子,給與了科學啟蒙,第二次出現就順理成章了,但卻暗藏著科技的怪圈,永遠也無法跳出去。
  按照正常思維來說,第三次它出現,應該仍然將計劃隱秘下去才是,如果是他的話,就不會讓自己猜到真相,但這個可怕的生命再次出乎他的意料,只差直接將真相告訴他了。
  一開始他還很不理解,邏輯上很難說得通,但飛船開建之后,他便立即恍然大悟了,巖星上下,不論是根深蒂固的傳統派。w(ww.。還是在它來之前越來越強大的反思派,在它的故意擾動與透露下,各方出于各種原因,竟都心甘情愿全力以赴地建造起這艘飛船!
  傳統派掌握著這個星球上最大的資源。反思派掌握著新一代最優秀與最優想象力的人才,一下子便被它一網打盡,都使出渾身的力氣想要盡快將這艘飛船造完。
  而至于一千年多年來的真相,它不僅不在乎,反而還成了它手中最新的“武器”。為它再次所利用,榨干最后一點價值……就連自己都明明已經知道它的目的,也不得不心甘情愿地想要盡快建造完飛船。
  這就是高等生命對低等生命的碾壓么?它可以從容地在千年時光中布置,了解他們一切弱點,從生理到心理,從個人到社會形態,玩弄于股掌之間?
  尚予第一次開始思索起這個問題,望著頭頂上燦爛的星空,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他竟一點都不再擔心那個時時刻刻懸掛在巖星人上空的死亡之劍那支龐大的無敵艦隊。
  他有一種直覺。直覺飛船建造完畢后,那支艦隊就會隨之消失。
  有那么幾次,他甚至還有一種可怕的沖動,想要不顧一切地丟下這里的一切,跟隨這艘飛船進入到星空中去看一看,看看外面到底是什么樣的奇異世界?
  但每一次,他的理智都牢牢地戰勝了沖動,他不能走,他必須留在巖星。
  在眾多有資格繼承無冕之王的繼承人中,他是唯一最堅定支持反思派思想的人。楚云升一旦離去,如果他的直覺靈驗了,便將是巖星人最大變革的時代,也將是他夢想中最美好的時代。.?<><>
  可是,那種誘惑,卻漸漸地如同魔鬼一樣地開始折磨著他的內心。
  隨著飛船建造進度越來越快,離開的時間越來越近,這種折磨便越來越強烈,越來越明顯。以至于他尚且年輕的容顏都仿佛衰老了許多,而每天夜里,站在窗前仰望星空的次數也越來越多,有時候,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竟看了一夜……
  時間如同流水,楚云升再沒有露面過,而飛船的建造漸漸到了尾聲,明天或許就能完工了。
  這一夜,他睡下又醒來,醒來又睡下,最后又站到了窗前,望著黑暗如幕,卻群星璀璨的星空,這一站便是很久。
  不知道什么時候,一雙柔軟的手從背后輕輕抱住他,他沒有回頭,卻知道那是自己的妻子,來自傳統派家族,卻是這個世界上最堅定地支持他的人。
  他握住妻子的手,同時感覺到妻子的臉頰貼上了他的后背,身體有些微微顫抖:“你真的想走么?”
  那一瞬間,他的身體突然僵直住,他沒想到心思細膩的妻子早已經猜到了他內心的沖動,他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握緊妻子的雙手。
  那一夜,他想了很多,也老了很多。
  ……
  飛船啟航的那一天,整個巖星都沸騰了!
  雖然上面一直再說造飛船造飛船,但除了一百多年的那一艘無人實驗性的飛船外,竟沒有建成過任何一艘真正的飛船。
  當太空港中那艘球體形的巨大身影,通過通信系統,向巖星四面八方傳出的時候,無數人為它所傾倒。
  在他們的眼里,它就像是他們的第一個即將走入太空的孩子,是那樣的美麗與科幻,充滿與承載著他們數之不清的愿望與驕傲。
  同樣也是這一天,他們頭頂上的陰霾也終于一掃而空,那支龐大無敵的艦隊未知原因地掉頭離去了,雖然不知道以后會不會再來,但當下,他們終于可以不再整日惶恐,提心吊膽了。
  這是一個令人興奮,又終于擺脫了六百多年的陰影,可以自由幻想未來的美好日子,每一個人都興高采烈,至少眼下不會去細想前后原因,因為,他們當中第一批即將離開巖星跟隨飛船進入星空的宇航員們,就在今天登船出。
  雖然人們都知道,他們可能不再能夠回來,即便回來,故人也都不在了,但是,這是他們第一次嘗試走入星空。
  黑暗而無垠的世界里,億萬星辰之中,到底有什么?足以令人想象無暇,神馳向往。
  太空港上飄滿了人,都是來送行的人,有宇航員的親屬,也有高層的大人物。
  裝滿了各種物資的球體飛船,正等待著他們的進入,然后啟航。
  送別的過程與儀式持續了很久,終于到了離開的時候了。
  宇航員們乘坐著梭機,一個接著一個地飛入球體飛船之中,遠遠地看起,像是無數條小溪,從四面八方匯聚向一點。
  尚予的妻子,穿著厚厚的宇航服,漂浮在人群之中,深深地望著其中一艘梭機,漸漸遠離而去,神情黯然。
  ……
  飛船冰冷地起飛了,緩緩脫離太空港,環繞巖星軌道,進入恒星引力軌道,最終擺脫,徹底飛入茫茫的宇宙之中。
  太空港上,有人奮力地揮舞手臂,有人終于忍不住地小聲哭泣,這一別,便此生不能再相見。
  尚予的妻子默默地流著眼淚,望著越來越遠的飛船,化作一個點,漸漸消失在茫茫的黑暗之中。
  人們漸漸地離去,盛大的歡慶,仿佛轉眼變成了悲傷的離別,令人黯然。
  直到連那一個點也看不見了,剩下的親人們,才在不舍與難受中轉身離開。
  就在這時候,一個梭機從黑暗中突然飛了回來!
  眾人紛紛回頭,那一瞬間的驚訝與內心深處的猛烈激動,是無法以語言來表述出來的。
  梭機的度很快,在人們使用宇航服微推進器紛紛飛向它的時候,里面也同時走出了一個人影。
  尚予的妻子瞬間淚如雨下,飛了上去。
  那人是尚予,兩人在半空中相遇,他緊緊地抱住妻子,不停地流著淚水道:“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軌道的另外一端,承載無數人期望的飛船,終于進入了深空,飛向遙遠的星辰。(未完待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