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465 名單


  楚云升在想著各種辦法回去的時候,新艦仍在無垠的暗域中堅持航行著。┞┠.(〔。c[o?m(
  為了不讓離開的那支疑似人類艦隊知曉他們的蹤跡,戥稍稍改變了航線,與原航線錯開一個小小的夾角,但在未來,經過漫長無比的航行,兩者終點之處的差距將是天文單位的距離。
  這條航線也是戥備用計劃中的順序第二條航線,楚云升是知道的,將來如果楚云升能夠觀察到快戰艦與液態物體交戰輻射,就會知道他順序啟動了這條航線。
  但戥并不希望楚云升要靠判斷航線來找回新艦,那意味著將花去太多太多的時間,只是這些是必要的預防措施,是一定要事先安排好的,以防最糟糕的情況出現了,也能有最后的辦法。
  新艦內此時能源尚且夠用,命源卻極度稀缺,如果小蟲子與楚云升兩個都不能回歸,這條航線也將是一條死亡之線,可以看得見其通往墳墓。
  艦內信息世界中的氣氛也一天比一天緊張,不斷地有功能部分被戥裁撤與關閉,已有傳言說將要裁撤到生命數量上了。
  底層世界里的低等生命自然是當其沖的,雖然沒有出現動蕩,歷經各種生死的它們,心理上已經很堅韌了,但各種議論已漸漸出現。
  大家都知道一個基本的現實,這一次,恐怕絕大部分的人活不到長達數千萬光年的暗域對岸了。
  拔異見到何團長的時候,他的神情就有些黯然。
  “去過老赫爾那里了?”何團長不知道如何開始這次“談話”,看著拔異,最終還是打破了沉默。
  拔異點了點頭,道:“去過了,等會還要去血族那里,它們不喜歡我,就放在后面再去吧。”
  何團長很聰明地沒有問是不是戥讓他來的,但他知道這一天總會要到來的,嘆息一聲道:“說吧。”
  拔異看著他在信息世界中終于脫離罐頭的胖胖身影。片刻后道:“給我一個名單吧,這些年你都不管什么事,在一邊看著,應該是看得最清楚的人了。”
  何團長便苦澀地笑了笑。調出一份他似乎早就準備好的名單,道:“是該到了讓年輕一代接手的時候了,我們都太老了。”
  拔異沒有回應他這句話,看了一眼名單,也沒有提出任何異議。只是對著名單上面的一個名字道:“老何,這個岐沉……”
  何團長淡淡一笑道:“總體來說還是一個很優秀的軍官,可惜資歷太淺,又遇到了弭婭,不過應該還是很有潛力的。.(?。c〔o<>
  拔異似乎猶豫了一下,想了想,搖頭道:“老何,先說明一下,我對他不熟悉,不好評價他的其他方面。上一次我和快戰艦一起出去過,也特意留心了一下他們,僅僅說說我個人的看法,我覺得他之所以輸給了弭婭,并不在資歷之類的事情上,也和銀色軍團在快戰艦的中地位無關,更與三大族關系不大。”
  何團長皺了一下眉頭,正色道:“怎么說?”
  拔異與何團長算是從世界起便相識相為戰友的老熟人了,不需要客套什么,繼續道:“我如今沒辦法再修煉。也不想跟海國大殿主瞎混,閑暇的時間,除了弄那幫子樞機老爺,就是了解新艦中每一個種族的文化、歷史、社會形態變遷、思潮過程等等。還是有些收獲的。
  就拿岐沉和弭婭來說,我認為岐沉輸給了弭婭,本質不在我剛才說的那些原因上,而在于岐沉與弭婭有根本上的不同。
  弭婭是冷星人,岐沉和我們一樣都是來自地球的人,冷星人自到了星空便沒有了退路。他們要么與新艦與老板一起滅亡,要么被其他星空生命抓走當成試驗品最后也是滅亡。
  因此,弭婭必須為整個冷星人的生存而戰,沒有任何退路,必須為種族的命運負起重責,尋找希望,但岐沉則不同,他是地球人,地球人的生死存亡不需要他負責,也輪不到他負責,新艦就是滅亡了,老板也戰死了,地球人也仍然存在。
  他不需要負責整個種族的命運,只能為他自己而戰,為銀色軍團而戰,這就是他與弭婭最大的區別。
  所以輸給弭婭太正常了,他們所站的角度便決定了勝負,快戰艦的生命大多是沒有退路的,只會將命運交給同樣的人。”
  何團長聽完,長久默然,才嘆息道:“拔異兄弟,你說的沒錯,是這樣,連我都沒想到這一層。”
  拔異拍了拍他,安慰道:“當然,這不是他們倆自己能夠決定的,而是他們周圍的人,他們身后的種族現狀決定的,將來一定還會有變化,即便沒有,就是為了自己為了銀色軍團,也是對的。”
  何團長搖了搖頭:“銀色軍團這些年出色的人才不多,除了他,也就奚位鋒、騰越、齊心韻那幾個,可入過楚先生眼的,只就他一個,難啊。”
  拔異知道他的老毛病又犯了,這是歷史遺留在他靈魂深處的慣性,不能說一點道理都沒有,但如今已是星空時代,世代交替之間,活不下來的,贏不過時間的,就是入過大老板的眼,又有什么用?
  但在這個當口,他也不想說這些,見何團長依然有些黯然,臨走的時候,還是正面地說了一句:“老何,我知道你擔心你其他那些軍官士兵的命運,但這個名單只是個預防措施,事情還沒到那個地步,還有希望……”
  何團長笑了笑,沒有說話,拔異也知道再說什么也沒什么用,就像他跟著去了血族那邊,迅地拿到了另一份名單就被掃地出門一樣。┢.?{。
  他自己也有一份名單,是退化人的名單,每加一個名字,減去一個名字,他都身同感受到那些有權列出名單的人,他們列名字的時候心中的痛苦與掙扎。
  他暗中抱怨:法克,這種差事為什么要選老子去做?
  可是他不去,就沒人能去了,換成安全部的人,說不定都能出亂子。
  回到上一層的球形網格世界。他將一份份曾被改了又改過的名單,送交給更上面,他的任務算是完成了,但是那一份份名單會不會再被精簡。再被砍掉許多,他就不知道了,上面好像也有另外的名單,他交上去的,也不過是一個參考。
  但他的任務是絕密的。嚴格地被信息世界監控,除了他,就是那些有權列出名單的那些人知曉,隨后,他與那些人便被信息世界更加嚴密地監控起來,一絲消息都不準透露出去。
  新艦還在靜靜地航行著,漫長的星路上,他們飛行過的距離與之相比起來,仿佛壓根就沒有動過,還在出點附近。
  極其遙遠的星際距離。像是吞噬生命的黑暗巨獸,飛船每向前移動一點,便被它吞噬一截,仿佛在阻止任何企圖遠航的生命,將它們通往冰冷無物的暗域墳墓,永遠也飛不過去。
  與此同時,在其他遙遠的方向上,也有零星的宇宙飛船在試圖橫渡暗域,除了一支豪華的艦隊群,其他都不得不大幅裁剪。節約一切可以節約的東西,在冰冷無情的宇宙面前苦苦掙扎。
  橫渡暗域,說起來霸氣十足,做起來則凄慘無比。跨越上千萬光年的距離,能活到最后的,寥寥無幾,甚至全滅。
  繁星浩瀚的星空,即使是靈,也只能望之興嘆。也不能去往每一個地方,每一片孤島般的世界去看一看,那里生了什么,有過什么,永遠都不會知道。
  生命所觸及到的世界,永遠都是可憐的那一小小塊地方。
  即便可以進入氣泡世界的楚云升,也只能入侵到有生命的地方,而且還被氣泡世界中層層疊疊的各種屏障阻隔。
  那些沒有生命的地方,就仿佛是空白,無人知曉。
  而宇宙之中生命少得可憐,絕大部分基本上都是無盡的空白。
  生命只能靠數學與物理去演算猜測它們的世界。
  楚云升見到尊者的時候,飛船中的原主人生命也在拼命地推算,它們跟著大部隊撤離,跟著跟著,竟然跟丟了兩大神國的飛船。
  它們試圖重建兩大神國飛船的軌跡,但注定是徒勞的,兩艘飛船先進于它們太多,早將它們以及大部隊遠遠地甩開。
  尊者再怎么說它們無能也沒用,事實如此。
  見到楚云升,尊者既緊張又興奮,還有些擔心,它這邊千頭萬緒還沒有理清楚,更不可能馬上查出結果,如果楚云升問起,它沒能完成任務,豈不是又要錯失靈的修煉之法了?
  好在楚云升也沒有問起,只說道:“上次走的匆忙,還有許多事情沒有安排好,這件事一時片刻也查不出來,你們這樣亂飛既危險又沒用,讓這艘飛船的原生命過來,我給它們一些新的技術。
  一是讓它們用來改造這艘飛船,生存下來才能查得清楚這件事,二是趁著從戰場上退走的大部隊還沒有散開,你和它們可以用這些技術匯聚它們,就說是我給的,而我隨時會過來,它們也不敢拿你們怎么樣,能從它們那里打探到兩神國飛船的消息就打探,不能也沒關系,匯聚住它們就行。”
  尊者吃了一驚,身上的垃圾部位也抖了抖,像是被嚇到了:“上尊,您這是要……?”
  楚云升道:“我要干什么你不用管,叫飛船的原生命過來。”
  尊者內心里其實是不想它們直接接觸楚云升的,但它水平有限,楚云升就是告訴它,它也沒辦法理解然后再告訴飛船中的原生命,不過一驚之后,心思也活泛起來,抱著一線希望小心道:
  “上尊,大部隊里不光有星空種族,還有一些和我一樣的源門尊者,您看,是不是要用一些修煉之法也匯聚匯聚它們?”
  說完,它緊張地看著楚云升,這可是大膽之舉,它可不認為楚云升猜不到它的心思,這太明顯了。
  如果不知道楚云升是靈,它或許還能自然一點,現在知道了楚云升是靈主,在楚云升面前,它心中始終恐懼大于興奮。
  楚云升看了看它道:“可以,雖然它們對我沒什么用,但是有它們在也能保證你們的安全。”
  尊者瞬間感到無比的“幸福”,一份來自靈的修煉之法就這樣終于要到手了!!!
  不僅如此,修煉之法掌握在它的手里,背后又有一個靈主,那些源門尊者還不都聽它?
  其實,它剛才的話中還是撒了一點小謊的,什么和它一樣的源門尊者,的確大部分是,但是也有比它厲害很多的強大源門,楚云升沒來之前,它和人家說話的資格都沒有!
  現在不同了,它是靈主的人!是有主的源門了!
  身份與地位完全不可同日而語,那些強大源門,也得巴結它,害怕它。
  這一切,或許是楚云升答應的太快,以至于它都有點不敢相信。
  等到它終于回到現實,才重新將楚云升的話一字不漏地回憶好幾遍,除了開頭讓它極度興奮的“可以”一句,后面的話顯然說明楚云升并不在意這些源門,或者說,并不需要這些源門,所以無所謂。
  這下它就安心了,對靈來說,源門和普通生命沒什么區別,說殺也就殺了,答應不答應自然也是很隨意的事情,這正是靈主正常的態度,自然就是真的了。
  比起它暗自激動恨不得馬上出去匯聚那些源門,這艘飛船的原生命在知道楚云升要見它們,并將給它們新的技術時候,驚愕之后,則更加的興奮。
  尊者那藏在眾多垃圾部位中狠狠看著它們的“目光”,也被它們暫時無視了,原以為是迫于尊者的苦差,最后能不能得到一些補償,都要看尊者高興與否,現在卻沒想到楚云升直接給它們了,那么它們現在就不是為尊者做苦差了,積極性頓時上升。
  只是有些可惜,楚云升還要將這些技術傳播出去。
  但這一點,它們是不敢違抗的,莫不說楚云升掌握著技術的來源,就是靈主的身份,也讓它們不敢多說。
  “我下一次過來,可能就要很久以后了。”楚云升將一部分修煉之法交給尊者,將一些技術交給飛船原生命后,交待道:“現在是兩個任務,下一次我回來的時候,如果一個都沒有做好,你們應該知道會怎樣。”(未完待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