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460 來歷不明的種族

沒有新艦支持,哪怕是快速戰艦那樣的系統支持,只侵入一個遠低于卓爾人生命體與火蟲戰體的生命體,不動用靈蘊的話,楚云升對付一個源門級別的生命很麻煩也很困難,最好的辦法時從氣泡的世界發起攻擊,而最壞的辦法就是直接對面撕殺。
  現在就是最壞的情況,這個源門生命如果用常規的源門之法攻擊他,楚云升也只能暫時避開,或者重新回到氣泡的世界,但它一開始便悲催地在命源上與楚云升較勁,便直接撞到了楚云升的槍口上。
  一道道符文在楚云升身邊形成,展開,綻放,有的收縮在他的生命體上,有的籠罩在源門生命的身上,還有的在四周變化。
  他的封獸符文可達九階,在命源領域,對付這個尚未巔峰的源門綽綽有余,而且它還自己送上門來。
  楚云升連剛剛帶出來的黑氣都沒有動用,橫跨天空一步,便來到它的跟前,近距離地在它生命體周圍形成密密麻麻的符文,迫使它在驚恐中拼命地在命源領域與一道道封獸符文劇烈對抗,無暇顧及其他,無力再用出任何源門之法。
  源門生命此時的驚恐比楚云升想象的還要厲害,當它發現自己命源大幅度地流逝,且無法阻止的時候,便對楚云升恐懼到了極點,不要說根本沒時間與余力施展源門之法攻擊,就是有,它也不認為一個在命源領域就能將自己壓制得死死的生命,會在普通的源門之法上輸給它。
  再看楚云升風輕云淡的樣子,仿佛壓根就沒有用出一半的力量,它便徹底地熄滅了決死反抗的念頭,作為一個源門生命,隨時投降并不可恥,死了才是可恥,這是源門的生存規則。
  它并非是沒有見識的源門,看楚云升雖然的確是下方的箱籠中飛出來的,但此刻生命形態已經變化了很多。完全不似那些“源物”,就知道肯定是一個強大生命借用了箱籠中的生命體。
  至于是不是敵人潛伏在這里,準備破壞這里,等等之類的事情。是一個源門在現在的情況下,還要考慮的事情嗎?
  它馬上調整心態,仍舊是電光火石之間,便立即低聲下氣敬畏道:“&%¥#%……*&……¥”
  小心地說了一通,發現楚云升沒什么反應。它才意識到自己急亂行錯,竟忘了語言不通。
  同一個波動頻率,不通的種族含義自然不同,它又不能像靈生命那樣,以靈蘊接觸在極短的時間確定兩靈交流準則,頓時便有些“傻眼”。
  看著自己的命源被奪走的越來越多,生命危急,它第一次詛咒下方“源體”的制造者,為什么不讓它們會說話呢?
  它沒想過,即便箱籠中的生命有了語言。它也不會去學,還是沒什么用。
  焦急中,它忽然聽到楚云升向它波動道:“你要投降?”
  這是上方飛船中種族的語言,它也來不及細想楚云升為什么會說,當即也用這個它剛剛掌握沒多久的“外語”道:“是,是,不知是上尊在這里,冒犯了上尊,請上尊寬恕。”
  命源還在大量地流逝,它說完一邊堅持著。一邊緊張地等待著,生怕下一刻,楚云升不講“道理”地將它直接殺了。
  大約過了幾秒鐘,楚云升好像在打量它。評估它的價值,考慮了雖然只是一小會的功夫,但是對它而言卻是極為漫長的時間后,才聽到楚云升再次說道:“我要上面的那艘飛船,你能否做到?”
  它頓時重重地松了一口氣,可楚云升還沒有松開符文對它束縛與命源榨取。趕緊信誓旦旦道:“上尊放心,我的話它們不敢不聽,否則就把它們殺干凈了,只是,只是殺光了便沒人會駕駛它們的飛船。”
  它其實才轉到上面的那艘飛船沒多久,要不是因為一些事情,它甚至都懶得去學這艘飛船中的語言,它料定這艘飛船活不了多久,它還得再轉進其他飛船,真不想費那個勁去多學一個外語,不過,現在想想,當時多虧了學了一下,要不然,現在可就真的完了。
  “沒那么嚴重。”楚云升終于松開了它,道:“我只是路過這里,想了解一些這里是怎么回事。”
  源門生命終于獲得了自由,但它絲毫不敢亂動,恭恭敬敬地道:“上尊,這事問我就行,它們不過……”
  它的話還沒說完,遠處上空的飛船頓時裂開,里面一艘更小的戰艦,刷地加速沖向星空,轉眼之間消失的一干二凈。
  楚云升剛才與源門生命交戰的時候,便以暗能波動入侵它們的飛船,剛剛獲得一些基本的信息,翻譯出語言,在松開源門生命后,才有精力大規模地入侵到飛船更深的控制系統中,但它們很快就發覺了,果斷地拋棄了外殼,直接逃走了。
  源門生命愕然了一下,沒想到這個它剛剛轉進來的飛船中的種族,比它還陰險卑鄙,見事不對,連它都不要了,直接就跑了!
  “上尊,我去追!”
  飛船走了,就是它也得被遺棄在這里,哪里也去不了,成了活牢籠,立即就飛出去了。
  剛飛了沒多遠,它馬上意識到自己可以趁機逃跑,同時,它也再次極度緊張起來,楚云升如何看不出它可能趁機逃跑?說不定馬上就要殺了它。
  但楚云升卻沒有理會它,反而向下方沉了下去。
  它一時拿捏不準,但只要楚云升沒有攻擊它,它加速飛出去,既可能追上飛船,也可以趁機逃走,主動權便掌握在了它的手中。
  只是,拼命地飛了一陣子,它發現,根本追不上,楚云升一定是知道了那艘小戰艦爆發出的速度,也算好了它的速度,才無所謂它去追。
  追不上,只好飛落下來,等待其他飛船過來補給命源。
  但這是沒譜的時候,源體船太多了。誰知道什么時候會輪到這里?
  它也沒有立即回到楚云升那邊,剛才還是一口一個“上尊”,現在則是想要找個地方先躲起來再說,飛船走了也好。楚云升想要這里發生了什么事情,如果它還是又倒霉地被找到,也可以用此來保命,現在,只有它知道了。
  楚云升從上空落下來。便發現有幾個仿佛只有腦袋一樣的生物在下方等著他。
  這幾個生物和遠處的一些箱籠中的生物幾乎一模一樣,唯一的區別便是它們在外面,而那些生物在里面。
  那些生物在地面上用一種血液一樣的黏液,花了一些圖,從最基本的上下左右開始,描述它們的世界,以及它們的來歷。
  楚云升看了看,大約這些生物,是很久前,僥幸從平臺系統中逃出來的幸存者后代。經過許多年后,漸漸地明白了自己的處境,也產生了自己的語言與抗爭歷史。
  但是從那些血淋淋的畫面上來看,它們的抗爭都是以失敗而告終,平臺的系統一直在追殺它們,如果不是因為平臺建造的太粗糙,它們根本沒有活命的機會。
  看到最后,也沒有楚云升想要知道的信息,它們從來沒有接觸過平臺以外的世界,知道的事情少得可憐。唯一能看見的,除了那些箱籠,便是前來補給命源的飛船。
  一生,就只能看到這兩件事。
  楚云升也明白它們的意圖。從它們的畫面上,可以看到他與那個源門交戰的時候,平臺系統追殺它們的機器驚走了,而楚云升又是從箱籠里面走出來的,它們想請楚云升幫助它們。
  但是這是沒有意義的,打破了平臺系統又能怎樣?這里是星空。沒有飛船,它們根本離開不了,反而平臺系統一旦毀掉,它們連生存的地方都沒有了。
  只是它們并不知道這一點,以為這是一個世界。
  甚至,都不知道還有其他許多的,和它們一樣的平臺存在。
  楚云升自然不可能幫到它們,也不可能讓它們明白它們的世界是無解的,在它們失望與悲傷的神情下,楚云升只留下了一些萌芽的知識,便離開了。
  他深入到平臺的內部,快速地搜尋,希望能找到一些有用的信息,但結果卻令人失望,這些巨大平臺的確是簡易制造,沒什么值得留意的信息。
  補給的飛船的還沒有來,他便順著留在那個源門生命體上的一道符文波動,很快便將它再次找了出來。
  見到楚云升的時候,它還在加速清理自己身上復雜的能量波動,但楚云升九階符文超過它的境界,就是發現了也清理不掉。
  “上尊,我……”楚云升突然出現,它還沒想好怎么解釋,有些語塞,不知道該怎么說。
  楚云升很簡潔地道:“你怎么回事我不關心,說說這里怎么回事吧。”
  源門生命知道自己是逃不出魔掌了,趕緊道:“上尊,說起來就有些復雜了,我就簡單一點說吧,最初,據說從一處神戰戰場上飛出來一個戰死的頂級靈體的武器,被一艘路過這片星空的飛船發現,但是那個武器很邪門,那艘飛船中的生命全死了也沒能看到它真正的樣子,甚至都沒能接近它。
  但消息通過它們傳了出去,漸漸地,就有越來越多飛船出現這里,這都是很久遠前的事情了,中間發生了什么,我也不太清楚,我過來的時候,這里已經有數不清的戰艦種族,以及源門生命,在圍攻一個奇怪的來歷不明的種族。
  到現在為止,它們已經殺了數不清的星空生命,連源門都戰死了好幾個,本來它們都突圍而走了,誰也奈何不了它們,但是,據說兩大神國有飛船追著那個武器的蹤跡趕過來了,才將它們重新攔住。
  我懷疑,那個頂級靈體的武器,已經被它們找到,上尊,以您的……”
  它忽然發現,楚云升在用周圍的一些碎物質,組成了一個立方體的樣子,以及一個飄逸般的生命體模樣,向它道:“你說的是它們嗎?”(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