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1458 戰爭勝負的標準

新艦就是戥,戥就是新艦,當新艦的影子出現在快速戰艦面前時,戥的信息投影便出現在弭婭的控制艙中,讀取快速戰艦的此次戰爭記錄。
  制造物質概率波的疑似人類與弭婭所有過的話,都不一定全是假的,它們一定知道過什么,才會確定無疑地這樣,這些話依然有一定的參考價值,可以以此反推出一些東西。
  按照烏怒人的法,不管是戰爭,還是探索星空,目的都不是打敗誰,殺掉誰,消滅誰,或者搶得什么戰利品,而應該是能夠獲得新的信息,這才是最為關鍵的地方。
  如果一場戰爭結束,如果沒有任何新信息的獲得,哪怕是歷經千辛萬苦殺死了世代死敵,哪怕是再如何輝煌的星際之戰,在烏怒人的眼里,都是完敗的,或者無意義的。
  反之,哪怕全艦陣亡,死的一個不剩,慘敗到不能再慘敗的地步,就像當年它們受到靈襲的那一次,差滅亡,但只要獲得它們從未發現過的信息,便是大勝,特勝!
  所以,在新艦對抗命源流逝的那一邊戰場上,不但是電,第三個烏怒人也毫不猶豫地拼盡了全力,正如電所1¤1¤1¤1¤,m.≥.co☆m言,如果它的假設是對的,才是它一直想看到的卻沒有見過的“現象”。
  這種重要性,對快速戰艦中的人以前來,是不能理解的,他們對戰爭勝負的定義還在“誰活下來誰倒下去”這一原始的判斷標準上。
  因此,對戥而言,哪怕此刻再疲倦。也要將快速戰艦獲得的真正勝利的“果實”,確定與保存下來。而不是單單看到他們還活著便就算勝利了。
  除了那些交談內容,內含對未來新艦航行的警示。還有便是弭婭她們遇到的物質概率波了,都是非常重要的信息。
  物質概率波在理論上,對三大族并不新鮮,但是將理論變成現實,就不一樣了。
  根據理論,宇宙任何一個地方,都有一定的概率出現物質,只要在它被生命觀察到的時候,才能確定有還是沒有。所以它并不是時時刻刻實際存在的,而是一種理論上測不準的物質波。
  那些疑似某一紀的人類,不知道使用了什么辦法,將它出現在這里的極概率神奇地確定下來,并以持續不斷地“觀察”來維持它。
  破壞它也并不難,難就難在它們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因此,對物質概率波出現在這里的似液態般的所有探測數據,都是極為重要的原始資料,對新艦在未來解開這個謎題將有極為重要的基礎作用。
  這些都是三大族還沒有掌握的技術。而三大族加在一起,知識的積累已經非常豐富,任何沒有掌握的東西,都是在它們這個層次上非常尖端的領域。
  一旦掌握。或許對未來宏科技的研究,有著不可預料的參考提示作用。
  這也是快速戰艦真正勝利的地方。
  戥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沒有避開弭婭。就像當初在暗艦,弭婭一直在他的旁邊看著。學習著,似乎也很默契。
  ……
  阿里在快速戰艦返航之前。已經被自動飛船救回新艦,他傷勢雖然看起來很重很嚇人,但都是生命體上的創傷,對于新艦內部的生物技術來,壓根就不是什么事情。
  戥在新艦這邊的分時控制,便順帶利用這次機會,將他的假眼又做了一次升級。
  等到快速戰艦回到新艦內部的船塢時,他已經能夠在新息體的包裹下,站在船塢上,迎接快速戰艦的人回來。
  他能夠活下來,也是多虧了之前的老息體,當時他的戰機四處破裂,吱吱作響,全靠息體維持著生命,并在之前為他提供了最大限度的防護。
  新息體與老息體并無區別,都是卓爾人標準化制造而成,但再“穿”上它的時候,感覺卻是有區別的。
  上一次,拔異那開天辟地的第一罵,許多人后來還有所傳聞,再加上親身經歷與體驗,以及安全部的監控……便覺得被卓爾人鄙視與坑了,而這一次,它便仿佛成了自己另外一種意義上的“戰友”,關鍵時刻,是能救自己一命的“戰友”。
  弭婭等人出艦速度很快,遠遠地便看到他,但沒時間多什么,新艦此次消耗極大,艦內活動都要盡快結束,全部回到信息世界,節約出一切能節約的能源。
  阿里也是因為要換新息體才能出現在這里,隨即便跟著大部隊,被新艦一道道送入息體陣列,返回信息世界。
  大家都在息體之中,看不到真正的模樣,即使看到,也會因為息體中生物技術,外邊上或許都看不出什么異樣,但所有人都清楚,他們的生命流逝得太多了,如果想不到新的辦法,這里的人將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活不到離開暗域的哪一天。
  這一次,新艦上下消耗掉的,不僅是能源,還有更為寶貴的命源,而且是劇烈消耗!
  戥處理完快速戰艦中的戰爭記錄,一邊收回一個個立方體,一邊調轉新艦,繼續向暗域深處而去。
  同時,他也不得不面對此時的嚴峻局面,新艦的能源與命源都不足了,前者因為事先便做好冗余儲備,或許還能支持,但后者,卻嚴重不足!
  烏怒人與卓爾人,包括五序都自我封閉了,他也沒有任何人可以商量,全艦的重擔便在他一人身上。
  五序在封閉前,向他:“9587相信你,我也相信你,你能做到。”
  烏怒人那邊,電是直接消耗到失去聯系的,只有第三個烏怒人臨自封前向他了一句:“要么找到銀河霸主那邊的火蟲,要么一定要堅持到楚回來,讓他想辦法獲得命源,或者跟銀河霸主借命源。”
  偽霸那里一定是足夠命源的,它是靈,又積攢了那么多年,但戥是借不來的,只有楚云升才能打到它的主意。
  不過偽霸現在已經不知道躲到了哪里,暗域太大了,上千萬光年之內,想要將它再找出來,太難了,幾率無限接近于零。
  唯一的希望,便是蟲子回來,它能從暗能中獲得命源,或者楚云升回來,想辦法弄到新的火蟲原理,繼續攻克從暗能量中獲得命源的機制。
  這一次,他們竭盡了全力,阻止了生命向宇宙歸還的過程,雖然犧牲極大,但卻從中發現、了解與掌握了巨量的原始數據,一旦三大族恢復過來,就能馬上展開攻關,形成突破。
  戥現在能做的,便是大幅度地節約一切可以節約的能源與命源,隱匿自己,等待蟲子或者楚云升其中一個歸來,等待烏怒人與卓爾人盡快恢復。
  ……
  黑暗與腐朽中,混亂的能量世界里,楚云升本體保持著一個姿勢已經很久了,而且似乎還將繼續保持下去一段時間。
  “石頭”流光一般地旋繞在他的周圍,時時刻刻地警惕著周圍一絲一毫的動靜。
  幼稚的聲音似乎在它的邏輯里留下過一道類似一種機制的印記,讓它可以根據周圍亂流的變化而微調楚云升的本體位置,使楚云升的本體始終處于最安全的空間中。
  這會,它剛剛想“拱”一下楚云升的“大腿”,將之稍稍向上提一下,楚云升便睜開了眼睛。
  “我要走了。”
  楚云升通過封獸符文,向它道:“等我離開后,它應該會從你那里感應到,不過我估計它還會躲一陣子才會出來,中間這段時間,就交給你了。”
  “石頭”旋繞到楚云升的手掌上,跳躍著,仿佛知道了。
  楚云升又道:“你不要太反抗它,你不是它的對手,它現在有求于我們,不會亂來,我會想辦法牽制它成長的速度,將它始終壓制在現在的這種狀態,你只要安全地與它共存下來就行。”
  “石頭”似懂非懂,它只是封印生物,但楚云升對它安全的重視,似乎令它還是很“快樂”。
  交代完之后,楚云升便返回零維空間。
  他要離開,也只能從這里離開,本體孱弱,外面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即使找到了出路,面對無垠星空,也回不到新艦。
  還是那根分叉線,他已經做了標記,仍將從這里出去。
  物子碎片,與還剩下的一黑氣,在這段時間中,已經被他找到辦法整體重置凈化完畢。
  現在就是嘗試帶著它們離開的時候了。
  但這只是開始,等會如果能成功進入氣泡世界,因為位置次序的變化,想要再找到新艦那邊的氣泡群,基本也不可能,否則他當初早反過來找到本體了。
  因此,只有再進行追本溯源,以追溯到新艦中卓爾人與地球人的概率來嘗試回到新艦。
  也因此,他可能還要再返回之前他去過的火蟲戰場,以及卓爾人的戰場,甚至還有可能再次掉入到牢籠行星之中。
  但這一次,他的意識已經穩定恢復,又將攜帶物子碎片與黑氣兩大殺器,不可同日而語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