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456 堅守到最后

一令即下,全艦發動。www.booksrc.net
  無需接近,遙距打擊即可,全艦上下,所有最強的武器與戰力,順時發動。
  快速戰艦能源不多了,不能迅速求勝,依然是敗。
  一道道武器掠空而出,遵循軌跡,射向仍在變化不息的液態物體。
  拔異率領的三十多個樞機,分成兩隊,一隊控制銀色長槍,一隊控制班里路飛船得來的武器。
  這個武器自帶回新艦后,楚云升與三大族都沒有時間對它進行細致的研究與解析,只確定是一種壓制性武器,雷從被審訊的班里路那里輕松地便得到了使用之法。
  雖然班里路交待出來的使用之法,經過雷的判斷認為并不科學,但是對于樞機而言,能用就行,它們不追求這方面的精益。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非常規的武器,鑒于快速戰艦自身的限制,比新艦使用的效果要差上許多。
  此時都一體滴攻擊出去。
  這一波的打擊后,弭婭不知道阿里能否活下來,這時候,只能靠他自己了,在混亂的打擊中,找到生存的機會。
  首先爆發的是寂冷炸彈,是從快速戰艦發射過去的,阿里戰機中的那一枚始終沒有啟動,原因暫時不明,或許他已經被控制了。
  接著便是各種能量交錯,肆意暴虐,以及最后清場一般的壓制。
  液態物體在星空中仿佛被打成了塵埃,連鐵元素都沒有剩下來,消失的一干二凈。
  暴亂之后,便是寂靜,甚至在打擊的過程中,在星空里,都是寂靜無聲的。
  “成功了沒有?”
  戰艦中,一名地底小人科學家不確定地望著探測器帶來的最新信號。
  液態物體消失了,但是這么容易就消失了,反而讓眾人不敢信心與不安。
  但它的確消失了。黑暗的星空中,空無一物了。
  “有問題!”
  這時候,出聲的卻是拔異,他指著一道銀色光芒道:“我們剛才啟動了它。它卻沒有鎖定液態物體,反而徑直穿掠過去,向深空去了。”
  弭婭馬上道:“對那個方向掃描!”
  信號探測員很快做了一次快速的簡化巡天探測,最新的信號出現在戰艦內,可以清晰地看到從銀色長槍上掠起的光芒。遙遙飛向深空,轉眼而逝。
  還是那個地底小人科學家,指著信號畫面中在銀色光芒一閃而逝的軌跡邊,掠過的一個似噪音般的點,道:“那是什么?”
  信號探測員立即對準那個點,又做了一次主動式探測,結果顯示在戰艦中,竟是一艘戰機。
  “是阿里?”
  馬上就有人認出來了,不知道他什么時候出現在那個地方了。
  “他在向深空發射寂冷武器。”
  那名地底小人科學家仔細分析能量輻射圖,確定無疑地道。
  難道敵人不在這里?
  弭婭剛想到了一個可能。類似于戥經常使用的信息欺騙,便聽到另外一邊的探測員驚道:“艦長,在我們下方,又出現了液態物體!”
  探測信號隨即傳遞上來,投影在艦內,眾人頓時倒吸一口氣涼氣吃驚的原因不是它又出現了,也不是它仍在如之前一樣地在不斷變化,而是它絕不是信息欺騙,它就存在于那里!
  十分的詭異。
  這時候,它卻開始攻擊了。
  它的攻擊方式很奇怪。不是發射武器,也不是控制空間的各種能量場,而是直接移動過來,仿佛要將快速戰艦淹沒進去。
  同時。他們也收到一道來自阿里的信號:“艦長,小心,它是假的,,,不對。它也是真的,,,也不對,我也不知道怎么說,總之不能進去!”
  他剛剛想盡了一切辦法躲過了暴虐攻擊,敏銳地發現了銀色光芒攻擊出現了偏移,立即跟著它,補射了一道寂冷炸彈,便迅速地返航。
  他的戰機已經吱吱欲裂,到處都在警報,他自己也受到了重創,都不知道能不能活著回到快速戰艦。
  不用弭婭下令,控制戰艦的人員已經調轉方向,加速遠離正逼近過來的液態物體。
  但下一刻,所有人都不敢相信地望著探測投影!
  “怎么可能!?它竟然幾乎以光速移動,怎么可能,它是物質,不可能的!”
  那個地底小人科學家不能置信地大聲道。
  但是液態物體的確以近光速在移動,那么多的物質,怎么可能以光速運動?
  仿佛顛覆了物理的定律。
  地底小人圖圖道:“不可能的,我記得烏怒人在教材中說,物理是不會騙人的。”
  弭婭一邊讓操控戰艦的人員加速遠離,進行規避,一邊向正在試圖返回戰艦的阿里發出信號:“阿里,你看到了什么?”
  此時,唯一進去過的人,看到里面到底是什么的,只有阿里了。
  阿里忍著重傷,一邊搶修著戰機,一邊緊急地回應道:“艦長,我不知道,里面很亂,很亂,不是液態,絕對不是,我進去之后,就像是到了奇異的世界,一切都仿佛是真的,也仿佛是假的,我也說不出來那種感覺,它還能反應我的想法,所以我想了個辦法,給你們發回去一個畫面……”
  弭婭沉默著,阿里說不清楚,也不可能說得清楚,此時的情況,大約只有新艦來了,才能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艦長,繼續攻擊它!”
  苜苒與此刻正在返回的阿里,幾乎同時再次建議。
  阿里那邊到處“漏水”,忙不上說明自己的想法了,苜苒便說道:“第一波攻擊的效果,說明我們之前的猜測沒有錯,它們還沒有絕對把握活捉我們,還在積蓄或者等待力量,我們的攻擊破壞了它們積蓄或等待的過程,我們只要繼續攻擊,一可以繼續破壞它,二仍可以拖延住時間。”
  岐沉此時道:“它們沒有活捉我們的把握,但是卻具有殺死我們的能力。所以它們此刻的力量狀態應處于這兩者之間,弭婭,阿里和苜苒說的沒有錯,我們唯有繼續攻擊。才能將它們拖延在這種狀態之中,除非它們決定不再想要活捉我們,而改為要殺死我們。”
  開始的時候說過一句話,便一直沉默的勢紗,這時候也說道:“要我們死的話。它們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等著就行,再擴大一點,它們要得到它們認為不久前出現在新艦中的東西,也只需要在暗中等著就可以,等待新艦覆滅,再去拿回東西就可以,無需提前出現,反被新艦所發現。
  所以,它既然提前出現了。要么是一定想要在最后一刻前活捉我們,不想我們和新艦一起死亡,要么還是想要破壞新艦那邊的狀況,但從現在看來,它始終不對新艦攻擊,后面一種推測便不成立了,它至少在這方面沒有說謊,它認為我們和新艦都必死無疑。
  岐沉說的沒錯,只要我們持續攻擊,雖然不能徹底消滅它們。但是卻可以保持它們處于殺死我們與活捉我們之間的能力狀態,拖延住時間。”
  周圍的其他人有些怪異地看了他一眼,勢紗可能是說得太快了,以至于用了“我們”。液態物體要活捉的只是人類,它們這些“異族”可是要被清理的。
  不過現在情況緊急,而且也不是什么大的問題,自快速戰艦成型以來,大家都用“我們”稱呼習慣了,怪異了一下便立即回到眼前的形勢上來。
  第二波攻擊發射出去了。沒有例外,液態物體再次被打散消失。
  但僅過了片刻,在快速戰艦正在加速逃離的方向上,再一次出現了它,且完好無損。
  第三波,第四波,第五波……
  上百次攻擊后,快速戰艦消耗接近一空,但液態物體一次次被打散消失,一次次卻再出現!
  拔異那邊已經不能再啟動銀色長槍了,樞機不是源門,力量有限,而且,一共三道銀色光芒,都向著深空的同一個方向而去了,絲毫不理會眼前的液態物體。
  阿里還在掙扎著試圖返回,但快速戰艦越飛越遠,而他的戰機四面作響,馬上就要支撐不住,分裂而碎了。
  “沒有用的。”液態物體又變化成了一個巨大頭像,出現在快速戰艦的正前方,仿佛就面對著戰艦,道:
  “你們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勞與無用的,我們說過,我們不在乎,這不是你們能抵抗的層次,也不是那些異族能夠抵抗的力量!”
  下一刻,它又變幻成一艘戰艦的模樣,冷冷道:“只有跟隨紀子,才是你們唯一的出路,清理掉你們飛船中的異族,跟隨我們,我們可以給你們生存的機會!”
  弭婭看著它近乎貼在快速戰艦前方的模樣,毅然地以最后一道武器進行回擊!
  此后,他們的武器與能源都空了,只有樞機還能一戰,但也戰不了多少,銀色長槍與壓制武器幾乎抽光了它們的力量。
  “不自量力!”
  下一刻,在打擊中消散的液態物體,再一次完好無損地出現在戰艦的正前方,不屑道:“你們和你們后面的那些異族一樣,都是不自量力的愚蠢者,這不是你們能夠”
  它忽然停了下來。
  快速戰艦里的人都到了最為絕望的時候,他們即便猜對了一切,卻仍然勝不了,他們與對方雖然都是低配生命,但是高配的飛船與武器,對方顯然領先他們太多。
  這是一種無奈,卻不得不面對殘酷。
  但他們堅守到了最后,無愧于自己,也無愧于新艦了。
  阿里還在掙扎著,但是已經沒有什么用了,他顯然趕不回了,即使趕回來,也是一樣。
  阿里自己也知道,已經放棄搶修了,距離太遠了,他的戰機支撐不到了。
  而且,他也看到快速戰艦那邊已經沒有武器了,而液態物體仍然在。
  他嘆息一聲,垂下腦袋,他終究還是沒有成功,他是多么希望自己這一次能夠成功,哪怕是以死作為代價,他都做好了準備,可是……
  “咦,怎么回事?”
  阿里等死中,忽然發現數道光影,從他戰機兩側掠過。
  他此刻的位置,因為快速戰艦的高速躲避,反而處在了中間位置,從他后面出來的影子,難道是,難道是……
  瞬間,他的血液都要沸騰了!
  新艦成功了!?
  還是楚回來了!?
  他激動地調轉破爛戰機那可憐的探測器,向后方轉去。
  這時候,他聽到一道熟悉的聲音,雖然很虛弱,像是極度的疲勞,但是此刻卻蘊含著強大的信心與藐視:
  “不過是物質概率波而已……”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