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4)     

黑暗血時代1441 勝靈之路

readx();戥沒想到楚云升的情況如此之危險,五序卻已經發現了一些端倪,自楚云升回來后,卓爾人便再次全體出動,組成大規模的計算序列,加緊時間分析楚云升的意識波動狀況,而結果到現在為止也無法明朗,像是一團縹緲的火苗,看得見抓不到,隨時又可能陷入黑暗之中。
  楚云升讓五序停止無謂的計算消耗:“不用再浪費能源了,放心,我能活著回來,就沒那么容易再死,無論如何,我們這一次的六階段作戰都已經算是贏了,等解決完銀色戰艦便可以徹底逃離出各方的視線,遠遁而去。
  這是一次關鍵性的勝利,我們的命運將在這里開始轉折,五序,不管你心中怎樣認定我的身份,我都可以告訴你,我一直都在等待著這一天,哪怕付出再大再多的代價也在所不惜。
  左旋老神尊的那條路,即使走得通,我現在依然可以告訴你們,我也不會走,很久之前我不走是因為其他的一些原因,現在我不走是因為即便走得上那條路,又能如何?
  老神尊已經用它的失敗,證明了這條路沒有用,換一個人重新走,不過是重復而已。
  我想要走的路,是其他人沒有走過的,或者,走過卻發現不通,被堵死的,才有一線的希望不再失敗,才有可能獲得在將來形勢可能變得更加險惡的情況下,我們能夠屹立的戰爭之本。
  你們知道我說的這條路是什么,五序,你也知道卓爾人老一代令人費解的死得死、消失的消失,只有走一走這條路才有可能真正查得清楚,末日實驗沒有那么簡單,老一代一定發現了什么。
  但是這條路很難很難,而我們又太弱,如今我們第一步還沒有真正走上去就差點覆滅,未來恐怕更加艱難。
  除此之外,我們對這條路的信息雖然已經收集了一些。但依然少得可憐,所以,五序,戥。電,如果大家不能同心共力的話,這條路我們根本走不下去。
  我這一次離開進入零維的世界,可能很短暫的時間就能回來,也可能需要很久。你們橫渡暗域十分兇險,巋靈主戰力基本沒有受損,偽霸隨時卷土重來,前面還有一個從一個生命星球上逃走的靈生命,就是銀色戰艦也是一個巨大危險,還有,億靈主也許還活著,能否順利從暗域逃出去,從此海闊天空,踏上這條路的第一步。就只能靠你們了。”
  楚云升說的速度很快,五序等人知道他的時間不多,外面交換修法與完整部件的時間也不多,都沒有插話打斷他。
  等他說完,戥才首先道:“銀色戰艦的問題不大,就是將左旋老神尊的功法都給它,它將來還得來再找我們,偽霸暫時應該不會與我們為敵,唯一的威脅來自于巋靈主,它戰力絲毫未損。距離我們最近,又沒有達到目的,一定到處在搜索我們與偽霸,很有可能與銀色戰艦一樣。尾隨我們很快就要到了。
  不過暗域太大,我有把握讓它什么都找不到,但前提是先擺脫銀色戰艦,我說的擺脫不是與它簡單的空間脫離,而是讓它也不知道我們的去向,這樣我們才能形成一個“信息孤島”。將我們自身的信息最大化地約束在星艦自身周圍,而不會被外界發現。”
  楚云升依舊飛快道:“這個由我來處理,我會用最后一道靈蘊嚇走它,并開啟一道禁術,隱匿你們的蹤跡。”
  戥接著又問道:“小蟲子怎么樣了?”
  楚云升道:“還在偽霸那里,不過它已經蘇醒了,它與多一維如果順利逃出來,我會在零維的世界第一時間知道。”
  戥將他最大的幾個問題說完了,便輪到了五序:“95827,你有多大的把握?”
  它不是問楚云升有多大的把握處理銀色戰艦的問題,而是在問楚云升活命的把握。
  這個問題,它問出來也最為合適。
  楚云升略加考慮一下道:“找到本體,就有絕對的把握,找不到的話,我還有其他的辦法,之前我就考慮好了,你不用擔心。”
  見他如此沉著,五序稍稍放心,又想將碎片的事情說出來,但是這個時候又顯得很不合適。
  它一沉默下去,就終于輪到了電,戥與五序已經問了最為重要的兩個問題,到了它,它便問了另外一個重要問題:“偽霸的飛船里面到底是什么?”
  楚云升道:“不知道,飛船已經破爛,沒有重建的價值,里面的寶庫材料很特別,始終如新,不過,現在不要打開它,等我回來再說。”
  電對偽霸收集的寶物最為好奇,能夠讓楚云升死里逃生的武器就已經非同一般了,這艘飛船中藏著的更多,不知道是些什么,便不解道:“為什么?”
  楚云升分析道:“這艘船是多一維暗中打探并標記出來的,但我猜測,偽霸作為一個真靈,不太可能不知道多一維的舉動,被它悄悄找出來的船,也許是偽霸故意安排泄露的。”
  電頓時有些失望道:“難道仍是假的?”
  楚云升道:“那倒不會,多一維看不到東西是不會標記的,除非它殺掉多一維,否則很難阻止它不停地通過信息維偷看,偽霸大概是想最大限度地減少損失,順帶陰我一下,所以,這艘船里面東西肯定有,但也肯定有不好的東西,現在直接打開很危險。”
  五序冷哼一聲,道:“以它的陰險,的確有可能這樣做,它在銀河星系那么多年,得到的各種古怪東西不計其數,這一船算得了什么?”
  楚云升想起來一件事,這時候補充道:“我在被億靈主追擊的時候,曾發現過綸靈主的求救信號,它應該被偽霸活捉了,另外,仙女族失蹤的靈主,的確也很可能就是被它偷走了。”
  戥楞了一下,道:“它要抓這么多活靈干什么?”
  電試著分析道:“難道是偽霸要對它們進行研究?不對,要研究靈,它研究自己最方便了……不會是它有什么古怪的生命進階之法要用到活靈吧。就像源門殺樞機取命源一樣?”
  戥想了想道:“也不會,那太費力氣了,而且靈要死亡,可能什么都不剩下。我們的一個前輩曾發現過一個靈亡之地……”
  一直沒有說話的五序,忽然打斷戥,冷聲道:“你們都想錯了,它活捉靈生命,只有一個可能。它想要照著神國的樣子,制造一個有許多靈屬下的“大靈國”出來,以前它就喜歡搞出什么行苑之類的東西。”
  戥有些愕然道:“怎么可能?雖然我們一族也不知道神國倒是什么樣的,但可以肯定神國和你說的它要弄的靈國完全是兩種概念,它,它?”
  五序鄙夷道:“不用懷疑,它就是這樣的思維,不信等著看,到了暗域對面,它肯定比我們快比我們更迅速地建立一個大大的“帝國”。當然我們根本不會這么做。”
  電也有些驚訝道:“然后,有幾個靈,就叫靈國了?”
  戥與它都不太相信,五序也懶得再解釋,不再理會,楚云升順帶一提的事情,不是當前最為緊迫的要事。
  幾人接著又迅速地交談了一會,將能交待的事情,都交談清楚后,外面的交換還沒有完成。還有一點時間。
  楚云升單獨找來雷,雷進入他的格空間過了一會才出來,卓爾人22156雷從五序那里弄來的助手,冷聲問它:“95827和你說什么了?”
  雷淡淡道:“說什么重要么?重要的不在這里。在于這件事的本身,即便什么都沒有說,尊上的目的也達到了,22156,你要加快適應安全部的思維了。”
  那卓爾人依然冷冰冰道:“如果你覺得我不合適,可以馬上申請五序解除對我的命令。”
  雷仿佛沒聽到。岔開話題:“22156,對紀子飛船中回來的生物再檢查,結果出來了嗎?”
  那卓爾人機械地冷淡道:“已經有了,尚未發現問題。”
  雷冷笑一聲:“再查一次!”
  那卓爾人語氣雖冰冷,倒是對命令完全服從,毫不反抗。
  雷很滿意,但緊接著,那卓爾人冰冷地說起了第二件事:“你們第三個烏怒人最近有過兩次異常。”
  雷沒有驚訝,仍只是冷笑:“我知道,不過它的異動不是對尊上,也不是對星艦,是對我來的,我已經向尊上匯報過了,它以為現在弄好證據,將來找到了烏怒人二級信息匯聚地,向更高權限者申訴就能清理掉我,哼,它能申訴,我也能,到時候被清理掉的不一定是誰。”
  ……
  楚云升計算著新艦外面的交換時間,寧靜地等待著。
  艦內重新忙碌起來,對于他的情況,處于絕密當中,三大族以下,都只會知道他活著并勝利地回來后,后面就一無所知了。
  他的時間無多了,在古書修法與銀色戰艦部件相交換達成的瞬間,立即將最后以假靈產生出來的靈蘊釋放出來。
  虛影展現在星艦的上空,一道神尊戰法,與一道禁術,同時打開。
  但戰斗卻沒有真正地打起來,銀色戰艦在獲得修法之后,面對楚云升的“靈襲”,迅速地撤退,而新艦也在禁術的范圍中隱匿離開。
  銀色戰艦發來的部件中存在自毀的裝置,若無靈蘊分解,恐怕已經成為碎片。
  除了楚云升帶回來的那艘偽霸的船,這個銀色戰艦的部件,算是次戰唯一可見的“戰利品”了。
  電馬上投入對它的研究,戥專心于指揮新艦隱匿航行,準備橫渡暗域等等一系列繁重的工作,而五序則有些擔憂地給楚云升“送行”,看著他從息體中的生命體進入零維的世界。
  不知道為什么,它很擔心楚云升不能活著回來。
  暗域對面遼闊的天地,才是它們真正抗爭的開始,所有美好的未來,都將在那里被描繪與創造。
  如果楚云升倒在了這道門口前面,就太可惜了。
  它當然知道,楚云升說的那條路就是宏科技,從未有已知的星空種族了解過的領域。
  那將是一條充滿震撼與壯觀的道路,也是一條充滿神秘與荊棘的道路。
  但是,那才是真正激動人心的道路,讓一個星空種族看到希望的真正的勝靈之路!(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