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4)     

黑暗血時代1432 踏空而行

“你現在知道為什么不能讓它離開這里了吧?”
  億靈主的模糊身影懸空于利箭形飛船之尖,雙靈形成的襲擊在它遙對的星空,如碎片化地正在崩塌,那里,第三道凌厲的靈蘊,也正從中沖殺而出。
  “或許,它真的能夠破鎮。”綸靈主的波動來自飛船的內部:“但又能怎樣?它今天必定是要死在這里的,不過,比起你對它死活的關心,我們更關心那個銀河野靈的下落。”
  億靈主道:“它兩次對左旋廢儲援助,以為做的很隱秘,其實已經暴露了,尤其是剛剛這一次的發起方向,可以確定無疑地證明我的判斷沒有錯,它此刻應該正在那邊的矮星系中,在那邊的巋靈主照著我之前提供的蹤跡與線索,很快就能找到它,你無須擔心。
  從它身上得到的任何東西,都歸于你們,我只要左旋廢儲,還要它即將趕來的飛船,葬于這里。”
  銀河偽霸對它們行跡追蹤的同時,它們也時刻對偽霸進行搜索,巋靈主很干脆地放走楚云升,原因便在于這里,它與綸靈主的真正目標不是楚云升,而是銀河偽霸!
  攔截楚云升不過是虛晃一槍,既履行了與億靈主之間的盟約,又掩蔽了真實的意圖,表明上,此刻正在爆發的是它們與楚云升之間的戰爭,實際里,還隱藏著更深一層的戰爭,綸靈主巋靈主與偽霸之間的暗中較量。
  楚云升看不看到這一層,用處不大,結果都一樣,但如果偽霸沒有看到,它的下場就會很慘很慘,靈的世界更加殘酷,一個很少與其他靈接觸過的野靈,沒有上過神戰戰場的垃圾邊緣靈,根本無法與它們比較。
  綸靈主不擔心巋靈主能否夠擊敗一個野靈,只要能夠在茫茫的星空中準確地找到它的位置。結局就是注定的,這也是它們與億靈主盟約的主要原因,只有億靈主通過追本溯源橫渡星空,才有這樣的能力辦到。
  不過。此時,它還有另外一個擔心:“那顆生命星球上……”
  億靈主以確定地口吻道:“放心,它潛伏在那里這么久,連我們之前都沒有發現,并且。剛才也沒有趁機攻擊路過的左旋廢儲,目的顯然不在我們,也不在左旋廢儲。”
  綸靈主并沒有因為億靈主的解釋而放心,反而更加擔心:“我知道,我所擔心的是它應該也是沖著那個野靈來的。”
  億靈主道:“不是應該,而且肯定。我敢肯定它是在等著那個自稱霸主的銀河野靈,之前,我們在那邊的矮星系部署,它大概認為那野靈不會從那邊走,只會從這邊突圍。”
  這段解釋很合理。但卻有漏洞,綸靈主敏銳地發現了,剛才億靈主說它也沒有發現那顆生命星球有異樣,那么億靈主只在那邊的矮星系著重布置,卻疏忽了這邊,看似和當時的情況局勢有關,現在再看,卻極有可能是億靈主故意所為。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目前的戰局,戰場的分割。等等,一切都盡在億靈主安排與掌控之中,那它就可怕了!
  左旋廢儲這邊也就罷了,它還不是靈生命。它與巋靈主,以及那顆生命星球的生命,都是靈級別的,卻仍都在不知不覺中被它“布置”了。
  只不過,這種預謀與布置,對綸靈主它仍是有利的。億靈主要在這里擊殺左旋廢儲,左旋廢儲的確到了這里,億靈主重傷力量不夠,它也出現在了這里,以雙靈對還不是靈生命的左旋廢儲,萬無一失,而那顆星球上的生命潛伏在了這里,銀河野靈卻到了那邊的矮星系,注定要撲空。
  但巋靈主卻在那邊,無人干擾,又是萬無一失,更加絕妙的是,以此確保了銀河野靈能落入巋靈主之手,讓綸靈主它自己能安心地留在這里,與億靈主繼續合作,滅掉左旋廢儲。
  整個布置十分完美。
  綸靈主發現,即便自己看出來了,也沒有什么用,依舊要按照億靈主的安排去做,因為這是最好的安排。
  但是這場越來越激烈的戰爭,似乎變了味,真正被追獵的目標與主角是銀河那個野靈,只有億靈主一人在意的是左旋廢儲。
  換句話說,重傷的億靈主,用別人之間的戰爭,來打它自己的戰爭!
  這就是自己與上位靈主的差距?
  綸靈主對自己的信心第一次產生了一絲動搖,但下一轉念便消散一空,億靈主雖然看不上它與巋靈主對時空徑跡掌控的能力,但它卻始終堅信,以自己的靈音破上位必將創造更大的奇跡。
  兩靈之間的交談十分的迅速,左旋廢儲已經出現了異樣,它們也快速地逼近過去,此時距離它們估算的位置不遠了。
  不論左旋廢儲怎么變化,只要它還不是真正的靈,就絕不可能在它們如此近的距離聯手下,還能繼續存活。
  此時,死了幾乎一船生命的垃圾桶飛船,以及另外兩艘飛船,掙扎著從越來越劇烈的靈音震蕩中,“看到”楚云升重新回到它們的上方。
  這是環形生命第二次見到楚云升的第二種生命形態,外形已經不是關鍵,重要是內在的結構它發現自己依然看不懂,但肯定要比它先進得多。
  楚云升純極幽暗的生命體,懸浮在星空之中,仿佛就是宇宙本身的“顏色”沒有顏色。
  黑暗,純粹的黑暗,尤其是那光滑而鋒利的面甲,如同一個黑暗的鏡面,映射著無數的星辰與星河,深邃在純暗面甲之中。
  他沒有回頭,甚至都沒有動一下,卻仿佛伸出一指戳穿他身后的靈襲世界,一條長長的通道在碎片般的震蕩空間中無盡地延伸,通往矮星系遠方的邊緣之處。
  環形生命猛然想起,楚云升在突然無情抽取它們三船命源的時候說過:它們逃生的機會只有一次!
  那么,一定就是現在,就是這條長長的通道了!
  環形生命沒有任何猶豫,三船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境地,容不得半點遲疑,不惜船體受損,馬上強行微調方向,重疊那條通道,飛沖而去。
  到了這個時候,楚云升為什么還要浪費力量給它們創造逃生的機會?它來不及去細想,這里是靈的戰場,稍有遲鈍,未來,就連想的機會都沒有了。
  能活到現在,已經是最大的奇跡,如果真的能夠逃生,那么就不是奇跡可以形容的了,這一次的經歷,在靈襲下存活的經歷,將足以讓它們的種族產生一次質的飛躍!
  “向前走,會遇到一艘戰艦,戰艦的外形特征,以及對你們的校驗加密信息,我已經錄入在你們的飛船系統中,等你們遇到它,就會自動打開。”
  這是環形生命最后聽到楚云升的傳音,此后,它們便仿佛被一道無形的巨大力量,送入一條五光十色的通道,物質變化,意識模糊,外界時間飛逝……
  它們離去的星空中,楚云升仿佛踏著無數的碎片,一步步向與它們相反的方向而去,一步散開消失,一步凝聚出現,每步下出現漣漪陣陣波動,一步一步,遁空一般越來越遠。
  更加神奇的是,在它周圍震顫的無數碎片,此刻仿佛都被誰寫上了密密麻麻的數字與分析圖,每一塊碎片的每一次翻動,那些數字便似在一道道公式下重現陳列變化,形成新的圖形。
  再接著,一個個碎片上的圖形與數字得出一個個“解”一般的符號,紛紛匯聚在楚云升的“腳下”,形成一條他在這片紛雜而震蕩世界的遁空之路!
  “怎么可能!?”綸靈主顯然很吃驚:“它是怎么做到的?”
  楚云升如若無物一般的穿行它們靈襲交織的世界,簡直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億靈主觀察入微,冷笑一聲道:“它的靈蘊有些問題,計算能力極強,它用它自己知道的一些東西,借用計算能力極強的靈蘊強解時空,但也只能做到這一步了,錯誤已經出現不計其數了,累積到一定程度,就會崩潰,再不得進半步。”
  盡管如此,楚云升的這一步之舉,或者說是一種嘗試,雖然被億靈主看出不會成功,但依然震動了綸靈主!
  從未出現過這樣的事情,它本能地感覺到一種危險。
  億靈主說的沒有錯,很快,楚云升便停下了下來,無法再走下去,那些符號也無法再演化下去,處于無序的錯亂之中,但同時,垃圾桶等三艘飛船也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時候,不論是綸靈主,還是億靈主,在與楚云升相距不遠的星空中,都仿佛看到楚云升看著它們時,神情中似乎帶著一抹鄙視,一種仿佛來自骨子里的冷傲,藐視著它們。
  盡管,此刻的他仍遠不敵它們,仍然處于巨大的弱勢之中。
  這仿佛是一種錯覺,將它們與楚云升之間調換了一下,它們反而成了被鄙夷的對象?
  “殺掉它吧。”
  億靈主卻無視這種感覺,從依舊高速向前的飛船上沒入星空,終于到達它預計中足夠近的位置上,冰冷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