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431 超級戰體

一號矮星系外,通往暗域的一端,與通往仙女星系的一端,各有一艘宇宙戰艦在“晝夜星馳”。
  前者幽暗冰冷,錐形的輪廓,在微弱的星光下常常一閃而逝。
  后者形如利箭,破襲一般雷厲風行,霸氣四射,貫穿遼闊的星空。
  前者是戥所率領的新艦,后者則是億與綸靈主的座艦!
  戥想馳援楚云升,億綸兩位靈主則要盡快滅掉楚云升。
  利箭般的戰艦中,億靈主的本體依舊“模糊”,模糊的原因并不是它刻意所致,而是不論是生物的視覺器官,還是制造出的探測儀器,都不足以“看到”它的全貌,兩者之間存在著巨大的認知差
  就像螞蟻的認知永遠看不全人類的全貌,作為上位之靈,極高層次的生命形態,此時這片星空之中,能夠看到它全部真容的生命一個也沒有,即便是綸靈主與巋靈主也看不全。
  至于星空種族的戰艦,大概除了那艘銀色戰艦,也只有安德魯的紀子飛船能夠做到,但前提是,兩艘戰艦里的生命都已經達到了兩艘飛船自身的水平,否則依然是兩艘飛船自身“看到”,而它們仍然看不全。
  第七紀的紀子飛船中的人自不用說,不可能有人看全它的真容,而銀色戰艦也是一樣。
  因此,實際上,至今為止,在這片星域之中,大約除了冷星大神山下被卡在虛實之間的那位強大生命,未曾有一個其他遇見過它的生命,能真正地看清楚它的真貌,仙女族靈主也稍差一些。
  它不需要高傲,生命形態的層次便碾壓一切仰視它的生靈。
  它也不需要偽裝,它站在那里,其他生命用盡一切辦法,也無法看穿它。
  但它此時卻受了重傷,從生命的形態,到意識的形態。都受了傷,前者主要是在與仙女族靈主交戰之后,被卡在虛實之間的強大生命拉扯所致,后者則是楚云升所致。
  這樣的傷。在它生命的長河中,也不算多么嚴重,很久之前,它未達到上位之靈時,擊殺了一個強靈。當時的傷勢比現在嚴重多了,差點死掉。
  但是它這一次卻碰上了棘手的楚云升,遇上在它特殊的領域上比它還特殊還有優勢的楚云升,導致它的特殊能力無法完全施展開來。
  它對巋靈主最終放走楚云升的做法早有意料,如果不是它之前就受了重傷,它也不會找巋靈主與綸靈主合作,對于這兩位靈主,它的內心深處是漠視的。
  在它的認知中,時空徑跡上的能力是衡量一個靈生命強弱的重要因素,一個在時空徑跡上沒有什么建樹的靈。很難成為一個上位之靈,如果說特殊領域的能力是一種優勢武器,那么時空徑跡的掌控便是基礎。
  它的特殊之處雖然是追本溯源,但對時空徑跡的掌控能力遠超巋靈主與綸靈主,依然十分的優秀。
  而巋靈主與綸靈主在這上面就弱了許多,更依賴與重視它們的特殊能力,在它看來是走歪了靈之路。
  當然,宇宙之中,從來沒有一個統一的標準,生命無奇不有。千變萬化,這只是它自己多年來的經驗認知,為此走過的錯路彎路,碰到的挫折。不計其數,才有今天上位之靈的成就。
  它也不是關心巋靈主與綸靈主的靈路正確與否,即便綸靈主以它的靈音破上位,成就傳說中的一種靈,都不是億靈主所感興趣的。
  它所失望的是如果綸靈主如果在時空徑跡上能有所精深的話,楚云升此刻早已經被抹去了。何至于讓楚云升仍然還活著?
  說起來,在很多方面,楚云升雖然弱小,但卻與它很相似,同樣精髓于時空徑跡,也同樣精髓于傳說中的意識世界,甚至比它還要精髓。
  從綸靈主的反饋中,它與綸靈主都能清楚地感覺到,楚云升正是靠著這兩大能力死死抵抗。
  他的符文之陣,沒有時空徑跡的基礎,在靈的世界,就是廢物;他的各種能量運用、神尊戰法,沒有時空徑跡的基礎,在靈的世界,也一樣是無用的廢物,哪會像現在這樣不斷地起著奇效?
  億靈主不懷疑綸靈主最終能夠殺死楚云升,這是毫無疑問的,巋靈主也能,不過都是時間上的問題。
  在靈的面前,從任何一個方面,楚云升在它眼里,都像是垂死掙扎的蟲子,或許能掙扎一會,但結局是注定的。
  但問題同樣也是時間,如果讓楚云升闖入暗域,以暗域的遼闊與引力的弱化,他的那艘飛船能夠速度最大化,很快就會躲得無影無蹤,再也追不上,找不到。
  億靈主再次催促了船速,它的戰力大大受損,還要防備綸靈主與巋靈主對它的反噬,唯有再近一些,才有十足的把握將楚云升徹底地殺死。
  矮星系就在跟前了,楚云升的死期也就不遠了。
  另外一邊,戥率領的新艦仍在拼命地飛著,擦著暗域的邊緣,向一號矮星系疾航。
  雙方都在與時間賽跑!
  而此時的楚云升,也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
  垃圾桶飛船身后,又消失了三艘飛船,還剩下七艘,并仍在減少之中。
  每一艘飛船的消失,便意味著對他的各方面支持就少了一份,單靠他一個人,是無法與一個真靈的打擊相抗衡的。
  他已經計算過,最低不能少于三艘飛船,一旦只剩下兩艘飛船,無論是計算力上,還是能量的支持補充上,都將出現極限的情況,瞬間他們就會全滅。
  逃亡就像是賽跑,死去的掉隊,活著的掙扎向前。
  符文之陣不知道被摧毀了多少次,也不知道重建了多少次,時空徑跡一次次打開,單一次比一次緩慢與凝滯,他的力量越來越不足與虛弱。
  禁術的頻繁使用,也讓他的意識劇烈波動,沒有新艦卓爾人以及五序的輔助監控與支持,他猶如走在懸崖邊緣。隨時墜入萬丈深淵。
  但這些,都在他對第六階段作戰的意料之中,控制的十分穩定,唯一無法掌控的。便是偽霸送來的戰體與武器是否能夠按時到達。
  又一艘飛船掉隊消失,剩下的六艘飛船信心明顯地急劇下降,直接反應在對他支持的速度上。
  楚云升極度繁忙中,忽然向環形生命說道:“你們還在后悔?”
  環形生命對逃生已經沒有了任何期望,回答道:“我們逃不掉的。與其這樣死掉,不如多獲得一些命源,多活一點時間,多取得一些信息。”
  他們之間的對話,此刻是向所有飛船同步傳遞的,這是其他飛船同意對楚云升無限支持的要求之一,必須要知道楚云升在干什么,要干什么。
  楚云升身影晃蕩了一下,此時分神交談,十分的危險。但他仍然道:“你們不覺得奇怪嗎?靈襲之內,萬物皆亡,靈音必定在我們之前到達那顆星球,為什么它們卻沒有滅絕?”
  環形生命道:“或許,那是襲擊我們的靈主自己預留的生命之星,我們反正是要被它殺死,搶了它的命源又如何?”
  楚云升飛快道:“不會這么簡單,如果是它的預留,它卻留在我們的航線上沒有提前收割,我們一旦下去。很有可能就再也出不來,還有,那里未必就是它的預留之地,我懷疑有另外一個強大生靈潛伏在那顆星球里。”
  環形生命一驚道:“確定嗎?”
  楚云升越來越虛弱:“當時我感覺到一絲異樣波動。再等一會,或許我們就能看到到底有沒有?如果有,剛才又沒有對我們攻擊,說明目標不是我們,說不定反是我們的機會。”
  不等環形生命再說什么,楚云升緊接著又說道:“我可以坦白地告訴你們。我支撐不了多久了,如果你們還想著做死前的標準程序,浪費逃生的資源,我們都要死在最后一刻上。”
  實際上,楚云升并沒有感覺到任何異樣,一絲的異常波動都沒有!
  他在騙環形生命以及其他五艘飛船中的星空生命。
  此時,信心一失,根本到不了預定的坐標,全都要死掉。
  但他已經帶著它們活著逃離到了這里,感覺被騙的都已經死掉,還活著的,自然沒有感覺“被騙”,這似乎是一種怪論,但的確如此,并且在經過長時間的神經高度緊張后,很容易會相信他的話。
  稍稍一滯的支持,再次充沛起來,沖向越來越近,卻仿佛極為遙遠的坐標之地。
  垃圾桶生命飛在最前面,首先做了一次巡天,結果卻是空無一物!
  于此同時,靈襲卻陡然間增強起來,并仍在不斷地增強之中。
  仿佛要將整個空間都扯成碎片一樣,強烈的“震動”無處不在地響起,回蕩星空。
  又是兩艘飛船連續被消滅,剩下四艘已經到了警戒線的邊緣!
  船體在高速之中,不可能立即停在坐標之地,將直接掠過去,如果附近沒有發現任何東西,便意味著失敗。
  “震動”越來越強烈,仿佛要將時空的維度擊碎一般,整個周圍星空仿若都搖晃起來。
  第四艘飛船寂滅!
  垃圾桶飛船焦急中的第二次巡天,仍然毫無所獲。
  “怎么辦?”
  環形生命知道最后一刻來臨了,它們逃到這里,已經是一個奇跡,但此時,奇跡要結束了。
  剩下的三艘戰艦,包括垃圾桶飛船,都如在風雨飄渺之中,隨時破碎。
  兩位靈生命的龐大影子,仿佛若影若顯在星空之上,它們馬上就要到了。
  雙靈一擊,再無生機。
  楚云升反身一道道符文壓下,瞬間抽走了三艘飛船中一大半以上的命源,催生出一絲靈蘊在星空中以神尊戰法美麗地綻放。
  三艘飛船都沒想到楚云升會忽然強抽它們的命源,驚悸之中,楚云升第二次抽取再度出現!
  兩次瞬間死掉絕大部分生命的三艘飛船,還未來得及做出有效的反應,就聽到楚云升冰冷的聲音:“不要亂動!你們逃走的機會只有一次!”
  說完,星空中的一個詭異的方向上,仿佛是從雙靈籠罩的世界天外切入進來的一般,一道亮光閃耀一下,極速奔來。
  楚云升脫離垃圾桶飛船,順著光點來的方向,同向起飛。
  下一刻,那光點仿佛擊穿了他的生命體,帶著他越過垃圾桶飛船,沒入黑暗之中。
  在三艘飛船看不到的黑暗中,閃光點里粒子流化的超級戰體,迅速地與楚云升相互糾纏旋轉,拋出雜質,快速地融合。
  而此時,靈襲的震動已經一層層摧枯拉朽般地破碎楚云升留下的符文之陣,馬上它們就要全部死亡,一個不存。
  當最后一道符文之陣破碎,環形生命等三船陷入了最大的絕望,浩瀚的靈音響徹星空,雙靈之影臨于穹頂!
  這時候,在它們仍在繼續向前慣性飛航的前方,忽然出現一個幽暗純極的影子,以凌厲的完美形態,仿佛在黑暗的星空中重新睜開“眼睛”,在雙靈世界的畫面中,“一步步”地走了出來。
  此時,偽霸隱匿艦隊群中的小蟲子在星墳中,突然睜開“眼睛”!
  此時,深藏在某個角落的楚云升本體中,一道幼稚的聲音突然蘇醒道:怎么回事?
  此時,拼命趕來的戥一陣地心驚肉跳,他分明地感覺到他身上的封印符文不安地跳動。
  此時,禁地深處,三禁拼死抵擋著一道突如其來的黑色波動,不讓它闖入進去,誓要將它斬絕于此。
  此時,布蘭星球深處的一座廢棄不知道多少歲月的降臨點上,一具腐爛的尸體從里面爬了出來,如果瑞爾幕在這里一定會驚得目瞪口呆,死尸正是他的師兄,而尸體傳出一個靈生命的聲音驚悚道:怎么又是它!!!
  此時,楚云升如神魔般地臨于世間,冰冷的靈蘊沖天而起!(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