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1429 驚鴻掠過的飛船

<!--章節內容開始-->
  一號矮星系,浩劫滅世,蕩滌萬物!
  瑞爾幕是矮星系中一個叫布蘭星的生命星球上,一名剛剛進入科學部三天的新人,按照制度,他應該接受為期大約二十個布蘭日的緊急培訓。
  但現在沒人顧得上他了,一切都亂了。
  大約十個布蘭年前,太空宇航部發現了一個驚悚的神秘現象:布蘭星所圍繞的恒星,在一股神秘的力量引導下,脫離了原有的軌道,向距離他們大約七個布蘭光年的恒星飛去。
  議會對太空宇航部的驚人發現進行了絕密封鎖,并在同時,不斷加大對科學部與太空總部的預算投入。
  但在三個布蘭年前,還是被人泄露出來,造成了巨大的恐怖。
  在布蘭星的歷史上,有很多傳說,而其中最多的,便是古代布蘭人所觀察到的超新星爆發現象,在黑夜,依如白晝般地照耀著整個世界,引發一次又一次的古代大動蕩。
  那時候的布蘭人,還處于愚昧的時代,將新星爆發的現象稱之為白星出世,認為是一種災難,視為不詳。
  而在近一千年里,這種天象災難出現的次數越來越多,越來越頻繁,甚至三百年前的一天夜里,同時出現了四個白星!
  當時正處于布蘭星歷史上最為殘暴的皇朝,在四白星閃耀之后,皇朝很快就被推翻,繼而才漸漸從愚蒙時代進入科學時代。
  到了今天,白星出現的總數與頻率,已經到了恐怖的程度。
  太空總部再也隱瞞不下去,但是卻沒有知道發生了什么,到底是誰在“攻擊”他們的恒星?
  甚至,他們連那股引導他們恒星的神秘力量也無法破解。
  大災難比科學部曾經在絕密報告中預測的時間更加早地出現。他們的恒星要沖撞七光年外的另外一顆恒星還需要很久,并不緊迫,這也是當時保密通過的原因。按照預測,末日將發生在很久的將來。
  但最近越來越強烈的輻射表明。整個恒星系都出了問題,輻射還將繼續增強下去,到時候,布蘭星上所有的生命都將被輻射之風,全部吹滅。
  布蘭人的末日來臨了,雖然他們不知道他們為什么遭受到攻擊,也不知道攻擊者是誰,但是他們面臨著大滅絕。
  瑞爾幕看似正在學習著幾份報告。都是比較舊的報告,其中一份是三年前一位大科學家提出的建議,建議放棄對他們恒星的拯救,改為拯救布蘭星本身。
  而這位大科學家的學生,則更加的激進,連同布蘭星也建議一同放棄,建造太空飛船,讓一部人先逃走。
  這位激進的學生,便是大名鼎鼎的天才宇宙學學家奧斯,瑞爾幕所仰慕的師兄。一年前被一個激進組織以不公平的邪惡者為罪名,刺殺而亡。
  死的時候,據說他冷笑著。一直冷笑著。
  瑞爾幕感覺到了寒冷,盡管他不知道這股寒冷來自什么地方,但寒冷讓他顫抖。
  沒到夜深人靜的時候,他時常會夢見師兄冷笑的樣子,望著他冷笑。
  混亂不知道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在三個月前達到了巔峰。
  太空總部觀察到五顆恒星非自然匯聚,仿佛也有一道神秘的力量引導著它們,要將它們集中到一起,以它們自身累加的質量產生大坍縮。引爆它們。
  這是第一次在除卻他們恒星之外的外太空,直接觀察到類似的神秘現象。有力地證明了更為高層次的可怕生命存在,主導著這一切的浩劫。
  瑞爾幕的母親。在上個月開槍自殺了,她是一個虔誠的教徒,認為是神靈是懲罰布蘭人近百年來的貪婪與各種罪惡,不可饒恕,為了尋求神的寬恕,她選擇了死亡。
  瑞爾幕沒有悲傷,因為望著母親腦袋上的血洞時,不知道為什么,他的腦海里總浮現出師兄死前的冷笑。
  他的父親在十天前,被人槍殺了,那天,他剛剛接到科學部的錄用通知書,便在街頭看到倒在血泊中的父親。
  他還是沒有悲傷,默默地收斂了父親的尸體,與自己唯一剩下的親人,年幼的妹妹,回到了家中。
  就在昨天夜里,妹妹也差點死了,而這一次,不是別人,是他親手開的槍!
  他以為自己已經足夠的理智了,但是在望著年幼妹妹驚恐的眼神時,他還是失敗了。
  那一槍被他打偏了。
  一槍沒有成功,他便不準備再開第二槍,今天,他準備試著將妹妹藏入科學部秘密建造的地下飛船之中。
  他不知道一共有多少飛船,也知道這些飛船都分布在布蘭星的什么地方?他只知道一艘十天前,他獲得資格進入的這一艘。
  在他進入科學部后,他才明白,科學部的錄用實際上就是一種登船刷選,他被選中了。
  但他年幼的妹妹不可能被選中,只能留在即將滅亡的布蘭星上,要么被那些被遺棄的人廝成碎片,要么活活餓死在家中,要么與布蘭星一起在輻射之風中痛苦地死亡,沒有其他可能。
  他想理智地結束她的性命,但是在最后一刻,沒有成功。
  于是,他便想悄悄地將她藏入地下飛船之中。
  這艘飛船,只是一個渡船,從地面到星球外軌道的渡船,在外太空,一定還有一艘更大的,以布蘭星人的力量,也只能建造出一艘真正的太空飛船。
  因此,攔在他面前的不僅是外面越來越混亂的形勢,也不僅是科學部基地的檢查,還有太空上的查驗,困難重重。
  瑞爾幕清醒地知道自己的行為是不明智的,如果妹妹被檢查出來,連同他都有可能失去登船的資格。
  但他還是這么做了,凡事一旦決定,他就會全力地去做一次,無論失敗還是成功。
  他用行禮箱將妹妹藏入進去,又用了一些自己在實驗中的創新發明,騙過了科學部前幾道他這兩天已經摸清楚的檢查設備,剛剛在以閱讀報告為掩飾下,入侵了行禮輸送口的幾道程序。
  一切都很順利,沒人發現他的異樣。
  飛船在夜晚起飛,轟鳴中,在地面無數人的絕望眼神里,飛向了天際。
  接軌,登船,分派……
  漫長的過程后,他此時不知道藏在行李箱中妹妹是否還活著?
  雖然在行李箱中做了許多預防措施,但是他依舊不知道。
  甚至,他都不知道行禮是否被大飛船全部拋棄了?他對議會已經失去了信任。
  在自己分配到的船艙中,他與同艙的人表現平常地交流著,一絲異樣也看不出來。
  又過了十幾天,大飛船還沒有起飛,瑞爾幕也沒有去查看行禮箱。
  不能去,一去就會被發現。
  他在行李箱中留了高能壓縮食物,告訴過妹妹每天只能吃多少,告訴她,自己要過很久才能來接她出來,他不知道年幼的妹妹能否在一個人在狹小而黑暗的空間中,堅持到那么久。
  他能做的,都已經做了。
  只要沒有人來抓他,就說明妹妹還沒有被發現。
  只要飛船起飛了,即便被發現,也許也能幸存下來。
  又過了十多天,飛船終于啟動了,瑞爾幕不知道飛船中一共帶走了多少人,地面上此時又有多少人在憤怒的絕望之中,但他們這些人是幸運的,也是充滿未知的。
  但在起飛的這一天,他甚至暫時忘記了行李箱中的妹妹。
  因為,在飛船之外,肉眼能看見的星空中,他們驚鴻一瞥地看到一艘極其先進的外星宇宙飛船,一掠而過!
  ***
  今天加班回來的晚,緊趕慢趕,只能一更了。
  ^(未完待續。)<!--章節內容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