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428 鐵世界無可一戰之敵

二號矮星系!
  數不清的鐵元素冰冷的漂浮在更加冰冷并高速挺進的新艦周圍。
  沒有尸骸,
  沒有殘艦,
  唯有四處飄散的鐵元素,證明著這片區域存在過非自然結構的物體。
  更遠方,還有一道烏怒人親自制造的烏怒級寂冷武器正在爆發,三艘逃命中的飛船,在星空中漸漸化作點點的鐵元素。
  在新艦所過之處,一片的星際廢墟,無論生命,還是戰艦,皆為鐵!
  戥在跨過臨界位置,短暫地沉默觀察后,便開啟新艦,一道道斥力線猛然震開,全艦加速殺向二號矮星系。
  到此時,他們已經深入了星系的腹地,速度卻絲毫未減,仍在瘋狂般地不斷積累加速之中。
  一路上,他們遇到了不下十幾次的敵人巡弋飛船,要么來不及與他們接觸,便他們超高的速度遠遠地甩在了身后,要么,都已經成為了鐵,散落在星空之中。
  當新艦再次從十幾艘戰艦群中沖出來,在它的后方,震散開一道道漣漪般地鐵元素流。
  無可一戰之敵!
  沒有靈的戰場,新艦便是王者,俯瞰眾生。
  在戥的指揮下,它幾乎沒有其他任何多余的動作,只有兩個速度與熱寂。
  它似一道黑暗的光影,射穿矮星系,一切阻攔它的事物,樞機現,為鐵!源門現,為鐵!飛船現,為鐵!武器現,亦為鐵!
  它所留下的,唯有寂冷武器爆發后,熱寂下的冰冷鐵世界!
  烏怒人親自制造的寂冷武器。在戥的運用下出神入化,仿佛如一柄神兵利器,快速地殺戮著新艦航線上一切之敵。
  但戥還是不滿意。還嫌太慢,一次次地增加新艦的斥力。順著引力線,沖向通往暗域的缺口。
  他知道,楚云升撐不了太久,不要說楚云升還不是靈,就算是,一個對陣兩個,也是敗多勝少,更不要說億靈主還是一個上位之靈。
  此時。戥毫不掩飾自己的武力,將新艦的所有潛力展開到最大,摧枯拉朽地橫沖過去。
  在最后的缺口方向,聚集了大量的物資與戰艦。
  其中就要跟著安德魯紀子戰艦,向億靈主投降的那些源門武裝生命。
  它們不像楚云升等人,要小心航行,要與巋靈主作戰,他們很早便達順利到達了這里。
  但戥等人的身份被敵人確定,它們再一次看到這艘已經陌生了的熟悉“星艦”,簡直不敢相信!
  與當初的謹慎。甚至有些猥瑣相比,現在的這艘星艦,簡直霸氣無雙!
  它們一個小隊。其中三個源門尊者,只因為愣了一下,沒有來得及跟隨其他飛船向后快速撤退,便成了一道道鐵元素之塵埃,在這艘黑暗的椎形星艦掠過中,煙消云散。
  一個剛剛踏入巔峰境界的源門尊者,想要反擊一下,頓時感到生命體的力量迅速地流逝,如果不是以巔峰的境界舍棄了一大半的生命強行驚逃。它恐怕被會成為第一個被抽成“干尸”的巔峰源門尊者,最后化作鐵元素。
  而從頭到尾。它也沒明白這艘冰冷的黑暗星艦是如何做到的?
  “不要怕,它再強。也只有一個。”源門集團中,一個強大的波動之音透射出來,波及所有飛船以及星空種族。
  但下一刻,戥仿佛在它的臉上狠狠地抽了一巴掌,如果它有臉的話。
  它怎么也想不到,當初那個想盡辦法想要擺脫它們的艦隊,如今的古怪星艦,怎么會突然之間,變得如此凌厲與利索。
  它并不知道,當時的戥是根本不想與它們糾纏浪費時間。
  新艦絲毫沒有減速,殺氣騰騰地沖了過去,在星空中仿佛一道殘跡。
  一眾源門生命,以及宇宙飛船,在下一刻,仿佛被無形的世界籠罩,大幅度的超常規能級遷躍被瞬息鎖死,無論是樞機源門,還是星艦戰船,統統成為廢物,任何力量或者武器都激發不了。
  它們雖然在常規態下依然自由,可以行動,可以掉轉飛船,但在具有破壞力的超常規態中,便如同被人捆起了手腳,關入了無形的籠子之中,動憚不得!
  這真是卓爾人武器的攻擊效應,一如既往的高傲。
  在能量領域,烏怒人也不如它們。
  遙遙一擊之下,什么都發現了不了,敵人已經從超常規態跌落入常規態,在星際戰爭之中,便如同廢人。
  然而更加恐怖的打擊還沒有結束,從源門到樞機,從飛船到星空生命,前方被籠罩打擊的所有對象,幾乎同時發現它們在失去許多東西
  “我們的熵值在瘋狂增加!”
  “能量轉移到哪里去?”
  “這是什么攻擊?”
  “命源在快速消失!”
  “它們正在抽干我們!”
  ……
  一些尚未達到這里,遠遠在其他方向上看到這一幕的生命,不敢相信地震動著。
  在遼闊的星空中,戥等人所在快速前進的新艦,與被他們攻擊所籠罩的空間,仿佛形成兩個巨大的時空體。
  兩邊之間在快速交換著什么,大量的能量被交換到新艦之中,大量的命源被抽入新艦之巔,手持什么東西的一個巔峰源門之中。
  一邊熵值瘋狂的增加,命源瘋狂地減小,一邊能源急速地膨脹,命源快速地聚集。
  當新艦從目標中穿過之后,便是遍空的死寂,只有寥寥幾個巔峰源門強者,苦苦支撐下來而凄慘地活著。
  冰冷的新艦絲毫不理會它們,仿佛連停下補上一刀的時間都沒有,便絕空而去!
  當它再掠過更前方的一顆恒星,抽走恒星的能量,留下暗弱的那顆恒星,霸氣仿佛達到了巔峰。再無飛船敢接近它。
  本來一直位于缺口方向的一艘冷漠般的無殼飛船,也讓開了一條道路。
  無人愿意與這艘仿佛拼了命急著趕路又極為恐怖的星艦死戰,凡擋在它急速飛航道路前方的生命與飛船。全部攻殺寂滅。
  無科飛船上,數不清的生命默然地看著這一幕。看著這艘古怪的新艦霸氣無雙地從萬艦之中從容離去。
  漂浮在觸手生命的一個人類女人,看著那艘橫空縱掠的星艦,默默道:“我們對他已經沒有了意義……”她停頓了一下,嘆息道:“他已經不需要我們了。”
  觸手生命也是一片的默然。
  另外一側,比戥還要順利先達到這里的安德魯紀子飛船,則更加地沉默。
  艾希兒透過鎧甲的目光,冷冷地看著掠過一邊離去的新艦。
  還有幾雙“眼睛”,混在艦群之中。也在盯著新艦。
  而一支匆匆趕到的艦隊,大概是有攔截楚云升任務的艦隊,剛剛看到戰場上驚人一幕的殘留,驚魂未定之中,便聽到手持命源罰牌的浮尊者,巔峰源門之法形成的囂張波動之音:
  “滾!”
  它霸氣側漏,囂張至極!
  卻沒有人敢阻止它,也沒有人敢怒而攻擊它,因為在它的下方,那艘冰冷沉默的古怪星艦。有著無形的巨大壓力!
  而它顯然來自這艘無雙的星艦。
  全力趕來的那支艦隊,都沒敢試探一下,便急速掠到了一邊。遠遠地躲開。
  星艦中,拔異向剛剛換了下休息的海國大殿主道:“這家伙太得瑟了吧?”
  海國大殿主快累癱了,只搖了搖頭,說一句話的力氣仿佛都沒有了。
  艦外的生命看到僅僅是新艦的霸氣無雙,只有他們里面的人才知道,做到三大族要求的,是多么的艱難。
  整個艦內都瘋狂地運轉,戰爭之門后的星空戰圖空間中,數不清的三十七艦種族被分布在戰圖的各個節點。全力地運算與分析,累癱的不計其數。就是三大族也停下了所有其他任務,全部投入到戰爭之中。
  也只有在這時候。三十七艦種族才能直接直觀地體會到三大族的強悍之處,它們已經輪換許多批次了,而三大族,尤其是卓爾人仍然超長時間地運轉著。
  卓爾人的消耗遠遠大于任何一個種族,差距猶如鴻溝,但它們竟以更加極端的方式維持新艦運轉,消耗到生命體死亡為止,換上新的生命體繼續上陣……
  以此,才能在艦外的星空,展現出無比強大的一幕幕。
  戥也不想與無殼飛船糾纏,但凡這個層次的戰艦,都很難打,他急著要趕去救援楚云升,不想在這里浪費太多的時間。
  能源在一路上以戰代采集,已經足夠了。
  不同于暗能量,暗能量是具有空間性的特殊能量,星艦與生命都是顯物質,維持生命與維持艦體的物資與能量,都要是正常的能源。
  命源也在攻殺中讓浮尊者抽集了許多,勉強夠橫渡暗域了。
  現在,就要全力掠過暗域邊緣,從外圍趕往一號矮星系朝著暗域一邊的邊緣。
  遲一點點,楚云升就可能戰死。
  第六階段的作戰,就是一場大逃亡,只要能逃出仙女銀河星系群,只要能夠從三靈手中逃走,就是一場偉大的勝利,并且是值得驕傲與自豪的勝利。
  暗域的對岸,才是他們未來的世界。
  終有一日,他們可以不再如今日這般的狼狽,如今日這般的倉皇,可以站在靈的對面,與之一較高下!
  但不是今日,楚云升若死,一切皆休。
  在這個問題上,連第三個烏怒人都第一次沒有提出異議,當然也提不了,不說卓爾人與戥在這個問題上牢牢地戰在一邊,誓死也要將在一號矮星系吸引雙靈的楚云升救出來,就是烏怒人內部,電也是不會反對的,而雷更是虎視眈眈地盯著它。
  自殺入二號矮星系以來,雷便停下了它在安全部其他所有工作,只做了一件事,便是死死地盯住自己的同族,第三個烏怒人的一舉一動。
  以此,確保新艦能夠在明顯已經脫離所有危險,可以獨自進入暗域飛向對岸的情況下,還會毅然地,并且,全艦上下同心一致地去營救即將可能戰死的楚云升!
  只是,在另外一邊的楚云升,能夠撐得住,能夠等到他們嗎?
  ***
  第二更,祝大家圣誕快樂!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