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410 生命大清理

沒人可以告訴他們,楚云升也不會。
  第三波攻擊漸漸平息下來,楚云升需要稍事休息,億靈主的外圍已經清理干凈,第二階段的第一個目標已經達成,億靈主已被初步孤立,沒有飛船再敢接近它,而它也暫時不能隨意離開,否則他還會再來,滅光被它選中的飛船內的生命。
  第四波打擊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但尚未開始,便失敗了。
  楚云升發現恐慌的變化忽然消失了,所有的靈蘊保護下的氣泡以及外圍遠處的氣泡,都迅速地變得正常起來,無法再能將它們清晰地從氣泡海洋中分辨出來。
  顯然,億靈主已經想到了解決辦法,準確地找出楚云升能夠擴大目標的原因,作為星空種族,想要控制住思維中的恐慌太簡單不過了,之前不過是沒有想到恐慌,或者說思維中的強烈波動,會造成自己會成為被攻擊的目標,現在經過億靈主的解決,全都消失了。
  這樣一來,楚云升就沒辦法在其他兩個靈主身上復制剛才的一幕。
  第二階段的計劃,只奏效一小半,除了殺掉了一些潛在的敵人,算是大部分失敗了。
  億靈主反應迅速,解決精準,楚云升此時也沒有更好的辦法,返回新艦,向戥說明了最新的戰況。
  “直接開始第三階段吧,億靈主不可能再有辦法。”戥果斷地道。
  楚云升惋惜道:“可惜沒有將另外兩個靈孤立,否則這場戰爭要好打了許多。”
  戥道:“我們的對手是靈,它們的層次太高,知道的事情太多,我們能完成到這一步,已經很不錯了。”
  楚云升目光有些冷沉道:“第二階段大半個算是失敗了,第三階段就不能再延遲,遲則生變,你準備好下面的應對措施,我等下就回去。”
  “我這邊沒有問題。雷也到了。”戥有些擔憂地問道:“你的情況不怎么太好,五序那邊發現你意識波動極大,如果有危險,我們再想其他辦法。”
  楚云升看了看星圖。道:“沒有辦法了,戥,我們面對的是三個靈,偽霸與銀色戰艦不肯出戰,便可知有多么危險。現在面對它們的只有我們,太難了,常規的打法下生存的概率我計算過,只有不到千分之一,這是我們唯一的辦法。”
  他停頓了一下,又說道:“想要擊敗它們,不付出一點代價是不可能的,我自有把握與安排,你們不用擔心。”
  戥知道楚云升說得是實情,偽霸與銀色戰艦死活都不肯出戰。危險度可想而知,換句話說,在它們的眼里,可能基本上就沒有贏得希望,說不定偽霸正潛伏在什么地方,等待新艦雖然失敗了但是勉強創造出來的機會,偷渡出去。
  這很有可能,五序更是十分確定偽霸一定在等著這個機會。
  楚云升說要付出一點點代價,戥心中清楚,豈止是一點點?五序與卓爾人現在已經停止了所有其他活動。集中全部的力量跟蹤楚云升的意識波動,一旦出現重大異常,它們就要負責緊急地將楚云升生命保住。
  楚云升現在每回來一次,都要詳細地看一遍五序它們記錄的波動數據。小心到不能再小心。
  而就在剛才,大約是楚云升準備發動第四波攻擊之前,波動抖動到了一個峰值,讓卓爾人極度緊張。
  好在,楚云升在氣泡的世界及時停止了第三波攻擊,根據之前的數據分析。進行了較長一段時間的休息,以穩定意識中的震蕩。
  每一波的攻擊,楚云升都要經受著強烈的自身波動,不是那般容易的,而震蕩一旦超出限度,必然造成無法挽回的后果。
  “讓五序把數據傳過來。”
  楚云升一邊靜心恢復,一邊向戥道。
  新艦中,整個高層都處于高度的戰爭狀態,烏怒人負責武器部分,卓爾人負責監視他的異常,戥負責居中調度指揮。
  中層的三十七艦生命,都被送入了戰爭之門,適應新的戰爭形勢。
  只有下層的快速戰艦中的人,不受影響,當然,他們也影響不了什么。
  戥很快便將五序那邊的資料調送過來,迅速地看了一下道:“楚,五序它們發現了一個奇怪的地方,每次你回來之后,許多數據中,其中一個基數都會變化增加一點點。”
  楚云升也看到了五序等人標記處出的一列數字道:“是波動的幅度,還是波動的基值?”
  戥道:“不知道,根據卓爾人的分析與猜測,應該都不是,但目前還看不出來它影響關系在什么地方,除非代入卓爾人那個末日實驗,說不定能發現什么。”
  五序不能直接過來,它與所有卓爾人此刻都全部投入對楚云升意識波動的監控之中,稍有分神,便不知道會出現什么意外。
  楚云升想了想道:“在里面的時候我有一種感覺,或許與在零維世界中的狀態有關系,但是現在還說不清楚,可能是這個基數的增長還太微小,此戰過后,估計就能發現點什么了。”
  按照他與戥的計劃,他還將在氣泡的世界繼續攻殺很久,這個舉動很危險,在一個陌生未知的地方,長時間大規模的動作,不是安全的行為,但同樣,也是探索一個地方的最佳辦法。
  所以,楚云升才會讓卓爾人停下所有其他的事情,全力監控他的意識變化,以防意外的同時,也在拿自己做試驗,獲取探索氣泡世界的寶貴資料。
  沒有休息多久,楚云升便再次返回氣泡的世界,他不能給億靈主太長的時間,讓它與另外兩個靈主重新溝通制定新的策略。
  第三階段的戰斗,必須馬上開始。
  不過這一次,他多留心了一下自身的變化,增變的那個基數,可能會反應在氣泡的世界中。
  第二階段的大半失敗,讓楚云升現在的處境變得困難起來,歸根結底,還是他自身力量的不足,雖然算好了戰略步驟。但是如果更加強大一些,就能在億靈主找到解決辦法之前,已經實施完畢。
  第三個階段因此而不得不提前,中間休息的時間也就大大縮小。如同棋局一般,被對手化解開一波進攻,如果不及時補上,戰局的主導權就會隨之易手。
  而一旦易手,楚云升與新艦就不得不面對更加糟糕的局面:選擇一個矮星系。靠拼死去硬闖,靠賭博運氣去求得生的希望。
  這不是楚云升現在所希望看到的,他要牢牢將戰爭的主導權掌控在自己的手中,而氣泡的世界,便是他掌控的手柄!
  當他握著這道手柄,再次揮舞這只屠戮之劍的時候,目標頓時變得寬泛起來,或者說,沒有固定的目標,只要在附近范圍的。都是他的目標。
  這很殘忍,但星空中沒有仁慈,按照三十七艦的說法,當一個種族離開庇護它們的星球,飛入宇宙的第一天,就要變得殘忍起來,因為這里沒有法律,沒有道德,更沒有主持正義的英雄,唯有生存下去。
  戥也沒說什么。五序則更簡單,在它看來,95827對自己都很殘忍。
  第三階段的時間會延續很長,楚云升放慢了攻擊節奏。以保持自己的意識波動不出現異常。
  首先被拿來開刀的便是曾追殺過快速戰艦的透明生命,楚云升當時沒空理會它們,現在用來作為目標正合適。
  沒有壁障,沒有靈蘊,它們幾乎是毫無防備地赤|裸在楚云升的面前,一一被黑氣之線射殺。但卻沒有殺光,留下了一點,然后離開,繼續攻擊下一個目標。
  氣泡的海洋中,生命實在太多了,即便是周圍附近的,數量也極為驚人。
  這可是兩個恒星系,再加上神戰雙方,數不清的星空種族匯聚的地方。
  他的殺戮從一開始便是松散的,但沒有殺絕,只消滅了絕大部分。
  氣泡以看得見的速度減少下去,因為意識不穩,楚云升常常需要隔上一段時間就休息平穩一次,等待意識穩定,再開始下一波的斬殺。
  中間他返回過新艦幾次,看完五序的數據,再與戥了解周圍的情況后,便匆匆再次回到氣泡的世界。
  他對氣泡零維的攻擊,再度擴大化,放大到整個周圍星空之中,影響也隨之而越來越明顯。
  一艘強大戰艦正在追擊一艘戰敗的飛船,突然便發覺那艘宇宙飛船中生命消失了,等到它們驚疑不定的登船進去搜查,驚悚地發現整個飛船中的生命都神秘的死亡了!
  一個出船修復作業的宇航員,完成工作后,試圖返回飛船,卻發現無人應答,剛開始它以為通訊出了問題,但很快,它驚恐地發現通訊正常,等它手動打開艙門,進入飛船,頓時呆住了,全船的人幾乎都忽然神秘地死光了。
  一個源門生命在修煉中醒來,準備出去了解一下外面的情況,它不知道自己修煉了多久,需要同艦的種族給它確定的時間,而當它飛出船艙,入眼便是一堆堆的死尸,它的第一個念頭便是:我到底修煉了多久?第二個便是:是誰干的?為什么我還活著?
  一個幸運的飛船,遇到了一個流浪的大隕石,派遣了一個分隊前去考察,但是許久沒有回應,于是又派遣了一隊……數次之后,它們極度的驚恐,所有派去的分隊都失去了聯系,那顆隕石就像是一個魔鬼,吞噬著無數的生命。
  一個潛伏在重要星際鏈路上的強大種族,靜靜地懸停著它們的飛船,當一艘比起它們弱小許多的星空種族不小心路過的時候,它寂靜無聲,像是一艘死船,永遠地靜止在那里,弱小的生命不敢進去探索究竟,雖然那艘先進的飛船十分具有誘惑力。
  一處爭奪的戰場上,青色的源門與網狀的源門生命,再度相遇,目標仍然是一艘強大戰艦中的自然源體,但是還未等它們先攜手清理掉其他一起來搶奪的“同伙”,那些“同伙”便一船接著一船地死去,驚悚中,它們對視一眼,迅速地逃走。
  ……
  殺戮在氣泡的世界中斷斷續續地持續著,在這里沒有時間的概念,直到周圍的氣泡似乎忽然間變得稀松起來,第三階段作戰的目的,便迅速地達成了
  靈開始慌了。
  楚云升居然搶在它們之前,想要屠殺掉所有生命,根本不給它們在兩處矮星系攔截的機會。
  橫跨暗域最重要的資源是什么?自然是命源!第三個烏怒人曾一針見血地指出這一點。
  如果楚云升在所有星空種族進入矮星系之前便將它們殺光,那么它們在矮星系攔截還有什么意義?
  到時候,沒有一艘飛船過去,沒有一個生命過去,它們就全都成了最大的笑話。
  并且一點點命源都得不到。
  它們并不知道楚云升在氣泡的世界殺戮,并不能吸取命源,但那和它們沒關系,對它們而言,這些生命死亡了,它們的命源也就沒有了。
  似乎,楚云升在做著損人不利己的事情,但是卻逼得它們無法再在矮星系安心地待著,必須主動出來,來和楚云升爭奪剩下的生命。
  “大清理”不得不提前,原有的計劃不得不被擊碎。
  億靈主就是再有辦法,此時也無法控制,除非它能夠進入到氣泡的世界與楚云升一戰,否則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楚云升將所有生命殺戮一空,什么都不給它們留下。
  戰場被楚云升與戥的計劃,瞬息從兩處矮星系拉到并放大到整個星路上來,而在這里,想要將善于偽裝的新艦及時找出來,無異于大海撈針。
  它們唯一能做的事情,便是趕緊加入這場生命大清理之中,與楚云升爭奪命源。
  而這時候,楚云升也筋疲力盡了,如果它們還不有所反應,他也快堅持不住了。
  回到新艦,第三階段的作戰完成,可惜第二階段大部分失敗,否則效果更好,也因為第二階段失敗的影響,第三階段不得不提前,消耗過大,恢復不足,第四階段作戰不知道還不能不再支持下去。
  五序那邊反應過的數據已經很不樂觀,十分危險了。
  唯一可以確定便是那個增變的基數再次增大后,一絲微小的積極變化被楚云升捕捉到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