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1409 照殺不誤

根據偽霸的情報,加上億靈主,一共有三個靈生命將在分別在兩處矮星系,截殺包括楚云升在內的所有生靈。
  空間上遙遠距離,決定了每一個矮星系最多只會有兩個靈,最少也會有一個,這是一道簡單的數學題。
  但哪一邊會是一個,哪一邊會是兩個,或者每處只有一個,而第三個靈居于中間位置?沒人知曉。
  一旦靈潛伏下來,偽霸也無法探得其動靜。
  這種被動挨打的局面,是楚云升與戥都不愿意看到的,在失去了99%的能源后,便重新制定了戰略計劃。
  楚云升負責大方向上的安排,戥完善其中的細節。
  每一場大型的戰爭,都是無數小型的戰爭匯聚而成,最終的決戰,不過是漫長的戰爭歌劇到了最后一刻的落幕高|潮。
  在楚云升與戥的計劃中,也分成了許多個階段,第一個階段作戰目的基本已完成,確定了抓走苜苒等人的身份,并將他們孤立起來;確定了他們投靠的靈主身份,并將它的注意力成功地吸引到紀子飛船上去。
  接下來,不管苜苒兩人那邊結果如何,是否能夠真的能夠堅信楚云升回去援救她們,是否能夠再被億靈主感知到,第二階段攻擊戰,都將會按時進行。
  經過戥的一番努力,新艦反劫了許多“強盜”,艦內儲存的能源線水平終于從1%升入至2%,但相比之前的儲備量還遙遙無期,那是整個主艦隊在一個不規則的并三代恒星為主的富有小星系幾十個地球年時間的積累。
  想要再返航回去是不可能的,一是時間緊迫,當初就是為了趕時間,戥才精簡新艦。提前一天到達矮星系,就可以提前多做一分布置,反之被別人布置充分了,優勢盡無;二是三角星系越來越靠近仙女大星系,很快就要從天文上“撞擊”,兩個星系漸漸融合在一起。造成的影響無法預計,遲一秒離開這里,便多一份喪命的危險,銀河星系熄滅的恐怖,那是連靈也要倉惶逃跑的驚心場面。
  后方無路,便只有向前,楚云升與戥便制定了第二階段作戰計劃,試圖將整個戰場擾動起來。
  在新艦休息了一段時間,楚云升再次回到氣泡的世界。
  經過他不久前的殺戮。這里似乎安靜了不少,楚云升根據離開時的最新標記,向億靈主來自的地方逼近。
  多維世界中生命的實際位置,并不與氣泡所在的地方完全對應,它們之間的映射關系很復雜,根據三大族從楚云升那里得到的描述分析,想要完全弄清楚映射關系,除非對氣泡世界形成的基礎原理有足夠的了解。而一旦能夠求解出映射關系,楚云升也就能夠找到自己的本體。但目前是遠遠不可能做到的。
  因此,常常會出現誤殺,將并不在實際目標范圍的生命,在氣泡世界中抹殺掉,精確度并不高,楚云升以前也很少用這樣的方式攻擊。
  能殺掉的敵人。不需要在氣泡的世界中殺,不能殺掉的,在氣泡的世界中一樣殺不掉,如靈。
  但它卻有一個極為獨特的地方制造極度的恐慌。
  被抹殺的生命,往往什么都不知道。可能正在操控飛船,可能正在觀察星空,也可能正在交談,便突然地死了,毫無征兆。
  當這種情況變成一船接著一船地神秘死亡時,恐慌便急劇地放大,無邊地蔓延,讓被波及的生命不可抑制地會想到:是不是傳說中的靈出現了,正在大規模地屠殺生靈。
  突然地神秘死亡,毫無征兆,無法抵抗,唯有靈才能做到。
  楚云升趕到億靈主出發的地方,便開始制造這樣的恐慌。
  恢復過來的黑氣之線,是他唯一也是最好的武器,避開那些堅韌難攻的氣泡,一層層地攻滅其他稍弱的生命零維。
  每一個氣泡都代表著一個生命,和億靈主位于一起的生命,便是楚云升等人的敵人,而且還是死敵。
  黑氣之線道道疾射,穿透一個個毫無防備的氣泡,滅殺掉一個個生命,減少著一個個敵人。
  恐慌的最初反應是驚厥,楚云升從氣泡的世界發出第二階段的第一波攻擊之后,一些未被黑氣波及到的較強生命驚厥過來,從它們零維體現在氣泡上的變幻反應,可以清楚地觀察到。
  楚云升沒有理睬它們,反應過來又有什么用?仍然只能坐看其他人被殺,無計可施,甚至不知道怎么回事活著的生命才能告訴別人,在被楚云升黑氣攻擊時的感覺,而它們瞬間就死掉了。
  第一波攻擊結束后,楚云升對面的氣泡群全都躁動起來,由驚厥變成了恐慌,但也給楚云升提供了第二次攻擊的目標,凡是能夠發現第一波被攻擊生命死亡的,必定是與它們緊密相連的一方。
  第二波攻擊,便以這些躁動的氣泡為目標,再次發動。
  一個個氣泡被射穿,一個個生命被滅殺,楚云升一層層地推進著,他周圍的氣泡幾乎都沸騰起來。
  恐慌已經以最快的速度擴散。
  他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到底是什么亂像,除非他入侵一個零維親自去看看,但沒有必要為了去看一眼而身置于極度的危險之中。
  億靈主隨時都有可能返道回來,楚云升還沒到與它正面再交鋒的時候。
  殺戮在氣泡的世界顯得波瀾不驚,沒有血腥,也沒有慘叫,只有各種劇烈變幻的氣泡反應,單純地看上去,反而十分的絢爛美麗。
  第二波攻擊沒有持續太久,億靈主似乎感應到“老巢”被楚云升襲擊,或者是楚云升在無差別的攻擊中,殺掉了它的一個可供它追本溯源的生命,它以再次以一道光影,返道回來。
  楚云升的攻擊頓時受到了阻礙,估計在它靈蘊覆蓋的范圍之內,形成了一種保護壁壘。
  這在楚云升的意料之中,億靈主的星空中靈蘊覆蓋范圍或許極其遼闊,但是在氣泡的世界,不過是一個范圍概念罷了,他很快略過被保護的氣泡,加速清理周圍其他驚慌著的生命。
  第三波攻擊,繞著億靈主,驟然猛烈起來。
  靈主回來了又怎樣,照打不誤!
  此時楚云升不知道,在被他攻擊下的星空中,恐慌已經演變成了驚愕與不知所措。
  在漆黑的宇宙中,從最開始的大規模神秘死亡,到死亡擴大,很多生命以為某個靈主出手了,目標竟不是楚云升那些人,而居然是它們!
  接著,億靈主返回,它們尚未松下一口氣,便震驚地發現,靈主回來也沒用,除了被億靈主以靈蘊暫時保護起來的飛船,其他外圍的生命,繼續被肆無忌憚地屠殺著。
  而億靈主竟然無計可施!
  這可是一個靈主啊,怎么會被另外一個靈主打得毫無招架之力?
  它們都是極為幸運地被億靈主選中,作為靈主飛船的生命,即便是靈,要橫渡遙遠的暗域也必須借助宇宙飛船。
  它們以為自己已經拿到了保命符,可以不用再擔心被其他極強者在這場礦大的屠殺中消滅,但是怎么也沒想到,轉眼便被人家攻入了大本營,被殺得七零八落。
  星空中從未有絕對安全的時候,也從未有絕對安全的地方這是無數星空種族總結出來的經驗,此刻依然如鐵律般地應驗在靈生命的身上!
  楚云升的攻擊越來越猛烈起來,仿佛之前不過是一個緩慢的開始,而現在才是真正的殺伐。
  聽不見金戈交鳴的戰音,也聽不見死亡的凄喊,唯有仿佛從另外一個層面上,暴雨般地成片成片地射殺,收割成片成片的生命。
  一個驚險地逃入億靈主靈蘊范圍的飛艦,后半船的生命在沖入靈蘊的瞬間被滅個干凈,只剩下前半船的生命驚悚地活了下來,一船之中,猶如被死神畫了一道分界線,一邊是死亡的世界,一邊是生命的世界。
  一艘眼看就要被快速擴張的靈蘊覆蓋進來的戰艦,艦內的生命以恐怖的速度死亡著,在離靈蘊只差一點點的位置上,最后一個還活著的生命在絕望中停止了任何生命活動的跡象。
  死亡的奏曲,圍繞著億靈主的靈蘊周圍,肆無忌憚地殺戮著任何一個接近的飛船,直到再無一個飛船敢靠近。
  血淋淋的現實,讓它們第一次見到一個靈主被圍著打的不可思議的場景。
  活下來的生命,根本不敢出億靈主靈蘊范圍半步,而尚在遠處的生命,再也不敢接近。
  億靈主沒有告訴它們攻擊者到底是哪一個靈主,很多生命猜測是新神國的一個靈主突然背后發動,背叛了盟約。
  倒是沒有人猜到是楚云升,更沒有人會想到銀河霸主,在億靈主的面前,銀河霸主那點實力就太可笑了。
  在這些生命中,其中有一個人類飛船,停靠在無殼飛船上,它們本來已經從仙女星系的戰場上提前逃走了,但因為億靈主與新神國的兩個靈主結盟,再次被截留在這里。
  無殼飛船屬于新神國一方,并且作為那兩個靈主在這里的代表,自然有辦法知道它們一方的靈主并沒有背盟,于是根據盟約的目標之一,神秘的攻擊者,便呼之欲出了。
  在無殼飛船之主派來詢問的使者離開之后,莫無洛身邊的幾個地球人有些不可思議,他們知道楚云升很厲害,但是什么時候厲害到這種程度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