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1397 驚喜

苜苒也微微地興奮,但她沒有像悶老三那樣興奮過頭,深知挑戰之大,是前所未有的,以前她給阿里甚至給弭婭出謀劃策是一回事,自己親自指揮一艘飛船又是另外一回事。
  楚云升沒有讓老隊長等她們是對的,星空危機四伏,等就是找死,甚至不論快速戰艦還是她們,如果未能如期到達匯合點,主艦隊也不會等。
  她沒有說話,而是率領悶老三兩個僅剩下的戰友,肅穆地向楚云升行了一個莊重的軍禮。
  雖然只有三個人,雖然站在尸山血海上,肅穆的軍禮仍然具有強大感染力,讓不遠處的荒星人也剛到一種強大的力量從他們的軍禮中散發出來。
  接著,苜苒指著那些荒星人道:“我能教他們知識嗎?”
  楚云升點點頭:“你是船長,這些事你自己決定。”
  說完,他便打開飛船的系統,清理里面的權限,重新恢復損壞的部分。
  悶老三悄悄湊上來,他心癢難耐,烏怒人的體系他從意意斯那里偷學過一點點,戥的體系他也學習過,三大族之中,唯獨卓爾人在這方面的體系沒人知道,他無從了解。
  而偏偏,他還聽說卓爾人在這方面最是厲害,只是卓爾人眼睛都仿佛長在腦袋頂上,看不起人,不要說教他們了,就是讓他們看一眼的機會都沒有。
  楚云升現在所用的就是卓爾人的體系,他如何能放過,冒著可能被楚云升當場斬殺的巨大風險,悶老三躲在后面刺激地偷學著。
  這可不是他膽小或者夸大,要是換做卓爾人,真能干出這事,管你是誰,偷學就是找死。
  可惜,雖然楚云升并沒有阻止他,卻也沒有放慢速度。仍然迅速地修改著,他能看到多少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不過將來權限是在苜苒手中,他想要再仔細看還有機會。楚云升并沒有封鎖體系的核心模塊。
  “我在這里的時間不能停留太久。”楚云升向他們道:“系統修復后,我會留下一些符文,剩下的就靠你們自己了。”
  荒星人在收拾尸體,遍地的尸體無法分清楚誰是誰了,但這是星空。尸體也不能浪費,即便是自己人的尸體,也是一種資源。
  傷痛之后,便是新的希望。
  苜苒三人來自曾對它們祖先友好的冷星戰隊,又似乎是它們的某種同類,起碼生命特征看不出有太大的不同,有手有腳有腦袋,無非是膚色與發色因為環境的不同,有所不同。
  幸存下來的抵抗者們成了飛船的中層,當然作為全船唯一的荒星人男性。在未來,它們還有可能成為為數不多的“種人”,擔負起繁衍種族的重任。
  苜苒的目光卻望向那些從“夢”中醒來而驚慌失措的孩子,雖然都是小女孩,但卻是這艘飛船未來的真正希望。
  戰爭,無分男女,只要有知識,她們一樣可以在將來縱橫戰場。
  當楚云升離去,更換了主人的飛船,再次踏上新的星程。
  ……
  楚云升先是去了快速戰艦一趟。將苜苒的情況向弭婭通知了一聲,以免得她再不斷地回復信號,造成自身的暴露。
  阿里大概是聽到這個消息后最為激動地人了,最近戰隊的隊員們都找不到他。他一直都拼了老命般地在戥的系統中進行高強度的訓練,只要一停下來,他仿佛就能看到死去的戰友默默地看著他,讓他疚心不已。
  楚云升沒有再見他,是弭婭把消息轉述給他的。
  “想不到,苜苒也成船長了。”
  阿里心中又有些感慨。這些年,他深知快速戰艦中的權力波詭云譎,弄個不好就是老人們的下場:“或許,也是件好事,跳出這里也好。”
  雖然有那么一瞬間,他自己都想去苜苒的飛船了,自由自在地做一個戰隊隊長,他對苜苒做自己的船長沒什么太大的抵觸,兩人配合太久了,早已十分的默契,但下一刻他就自己放棄了這樣的想法,他是不可能離老隊長而去的。
  “我也要努力了!”
  阿里信誓旦旦,弭婭卻搖了搖頭,不知道他這一次能堅持多長的時間?
  于是她利用戥給她的權限,強制地將阿里假眼里烏七八糟的東西清理了一遍。
  苜苒成為船長的消息,在快速戰艦里掀起了一陣旋風,無數年輕人羨慕嫉妒著,沒想到三個冷星人死里逃生之后,竟然得到了人生中的第一艘飛船!
  “這是人家用生命在戰爭中換來的。”
  岐沉向也很羨慕的陳參謀道:“放心吧,將來我們也會有自己的飛船的。”
  話雖然這么說,但岐沉并不怎么看好,他從一些渠道了解到,主艦隊的三大族建造的新艦都是一艦模式的理念,未來很可能不會在造新的飛船,就是三十七艦,卓爾人與烏怒人都嫌多。
  只是未來的事情誰也說不準,機會總給有準備的人。
  陳參謀也是開玩笑地說道:“一定會的,現在兩艘飛船都是冷星人做了船長,下一個,怎么說也不可能再是他們了。”
  岐沉淡淡笑了笑,沒有再說什么,他并不羨慕誰,一切都要等到與主艦隊匯合后再說,以快速戰艦的實力,無論是面對蜂擁而至的諸多星空種族,還是面對靜謐如萬古的千萬年暗域,都是太弱小了,必須依靠主艦隊。
  就是主艦隊,大概也是如履薄冰。
  他想的沒有錯,新艦一經出發,戥便異常的低調,這時候,保留三十七艦的好處便顯露出來。
  三十七艦的來源很復雜,各個勢力都有,雷對此審了又審,查了又查,但也正是如此,給了戥各種選擇的機會。
  他可以今天裝作左旋一方的戰艦,明天又搖身一變,成為新神國的一員,后天再改頭換面,成為松散勢力。
  三十七艦的身份可以被他拿來隨心所欲地運用,因為都是真實的身份,所以也不怕被戳穿,如此好的機會,為什么不利用,而非要將它們趕走呢?
  戥選擇留下的這些星艦中的星空種族,大都多是到了一個技術的關口上,對三大族有強烈的需求,再加上海國大殿主越來越強大的凝聚力,以及它們暫時還無法企及只能遙想的宏科技誘惑,戥很有信心,就是對方是其他勢力的忠誠者,也會被逼無奈地保衛現有的巨大利益。
  何況,星空中,有真正的忠誠者嗎?
  “絕對沒有!”雷向浮尊者道:“但是,我們仍要給它們壓力,讓它們清醒地意識到,一旦有了其他想法,就會被我們無情地消滅掉。”
  浮尊者面無表情地聽著,心中不大贊同,因為這話很刺激它,但自己既然參與了,也不好再說什么。
  “讓它們進去吧。”雷似乎不在意浮尊者到底怎么想,望著那些期待的過審者,冷笑道:“小氣的卓爾人會給它們一個“驚喜”的。”
  低權限的息體,進入之后,簡直慘不忍睹。
  楚云升一回到新艦,就聽到戥與五序爭論:“我們現在需要凝聚力,不是抱怨!”
  五序冷冷道:“它們不但不會抱怨,能留在這里已經是它們的幸運了。”
  戥道:“我已經聽到拔異在罵人了。”
  五序冷哼一聲道:“除了它,你看誰還敢?”
  這是一句實話,除了拔異罵了幾聲,后面進去的,似乎都不敢說什么。
  戥只好道:“表面不敢,心中未必知道。”
  五序不屑道:“你錯了,只要它們進入息體,從那一刻起,它們在想什么,要干什么,我們都一清二楚,一個念頭都會迅速傳遞到我們的數據庫中,那個叫雷的烏怒人現在搞的審查就是多此一舉。”
  戥無奈道:“我要的不是被你們監控與控制的三十七艦,那樣我要它們還不如造點機器。”
  五序也不想將戥真的得罪了,烏怒人一直都在等著這個機會,好將戥拉攏到它們的陣營里,便解釋道:“它們留下來的目的很清楚,不會因為這些小事就會不滿,相反,只要我們能夠給與它們想要的東西,就是再苛刻的條件,它們也會毫不猶豫,星空之中,種族之間,沒有感情,唯有利益。
  不過,那個叫拔異的退化人罵罵也好,讓它們心理爽爽,但其實都一樣。”
  楚云升進來后,五序便又正色向戥道:“我們這樣做,還有一個目的,就是給它們設置下條件規程,對大家一視同仁,只要為新艦立下戰功,立下功勞,我們就會給它們升級,不但可以到更高的領域,也可以獲得更多的知識權,這些都沒問題,只要明白一點,優厚的待遇是要靠它們自己證明來的,而不是你或者我直接給它們的。
  因此,我相信,它們在現在的情況下,一旦再有了競爭,有了升入上層的機會,還有嚴格的規程,將爆發出來的潛力,會遠遠地超出你預期的希望。”
  戥只好走了,他寄托在新艦本身,不需要息體,楚云升望著不遠處的靜寂無聲的卓爾人隊列,向五序道:“走吧,我們也要進去了。”
  一個個高等級的息體,懸浮掠空而來,鴉雀無聲的卓爾人按照序列,秩序地依次進入。
  楚云升最后一個進去,至此,除了戥之外,新艦之內,再無一個“活人”。
  當艦內漆黑與寂靜下來,另外一個世界則緩緩打開與漸漸熱鬧起來。
  ***
  第二更(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