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392 上古生物

^
  勘探船飛得不快,需要對抗引力輸送網絡的束縛,花了很長一段航行時間,才彎彎曲曲地達到目的地。
  海國大殿主舉眼望去,是一個不大的小行星,純從天文地質學的角度去看,她還是很美麗的,起碼有自己的繞星軌道。
  作為全隊最強的生命,海國大殿主自然是首先登陸的人,小行星上沒有大氣,恒星風也將她吹得光禿禿的,一些巨大的凹坑,也意味著她曾經遭受過慘烈的撞擊。
  她的引力對于海國大殿主一個源門來說,幾乎等于無,可以輕松地在她上空飛行,很快便看到高聳入云的采集機器,暴虐地自動運行,掠奪著這顆小行星的一切貴重資源。
  其他隊員跟隨它的身后,在它源門之法的保護下,依次靠近了采集機器,迅速輸入指令后,機器轟然停下,不過因為大氣,也聽不到任何聲音。
  依舊是海國大殿主,首先從機器切開的一道地表入口鉆入進去,其他人暫且在上面等著。
  情況不明之前,冒險的事情,交給一個源門是最好不過得了。
  小行星的內部已經凝固,像是一塊巨大的巖石,海國大殿主一邊保持著通訊,一邊從切口深入下去。
  然而一直到了底部,也找到了人工元素的來源位置,卻什么發現都沒有,仿佛一切都已經腐爛在這顆小行星的深處。
  海國大殿主好不容易等到一個感興趣的任務,而不是呆呆地站在引力網節點上,作為運輸交通的指揮員,自然不會輕易放棄,雖然戥說不一定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有時候路過的星空種族留下一些痕跡,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它用源門之法再仔仔細細地近距離地將這顆小行星掃了數遍,還真讓它發現了一處不同尋常的地方。
  在小行星的另外一面,第二處人工元素群旁邊,疑似存在一個被破壞了的。形跡模糊的尸骸化石。
  海國大殿主馬上趕過去,小心地將模糊的化石挖掘出來,清理之后,立即向戥那邊發送現場的情況。隨行的其他人也乘坐飛船趕了過來,經過分析,再經過戥那邊的分析,最終得出一個讓海國大殿主目瞪口呆的結果
  這個已經破壞了的模糊化石,疑似為地球上古時期的一種恐龍。
  烏怒人與戥那里都有地球的資料。而海國大殿主自從知道五國所在的地方就是地球之后,也研究過地球的歷史。
  心中頓時驚濤駭浪,上億年前,誰將地球的一只恐龍運送到數百萬光年之外的這里?
  而在這里又發生了什么?為什么這只恐龍會死在這里?帶走它們的生命,又到哪里去?
  如果不是主艦隊選擇在這里造艦,如果不是意外發現這些人工元素,或許這里曾發生過的事情,永遠不會有人知道,將湮滅在時間的洪流之中。
  這也是艦隊第一次路過了無數星系,第一次發現地球古生物的痕跡。幾乎從未遇到。
  但這一次似乎也有一定的幾率性,這里是通往離開仙女銀河星系群的邊緣矮星系必經的幾個地方,而這里又有大量的三代恒星,意味著可以作充足的補充。
  如果真是這樣,便意味著,從地球將這只恐龍帶到這里的生命,或者飛船,可能在很久很久之前,已經從兩個矮星系中一個,離開仙女銀河軸心星系群了。
  這些神秘的生命是誰?
  海國大殿主急切地想要知道。便帶著勘察船,一個恒星,接著一個恒星的范圍搜索起來,和之前只管采集資源的飛船不同。它們的搜索過程十分仔細,不但用上諸多的探測儀器,海國大殿主還親自上陣,不停地以自己源空之地來回搜索。
  可惜,它幾乎快要將不規則小星系搜了個遍,時間過去了許久。新艦都已經建造了一大半,它仍舊一無所獲。
  等它疲倦地趕回造艦之地,這件事的風波早已平息下去,絕大部分星空種族對此并沒有多少興趣,除了它和拔異幾個,又不再有其他“地球人”,自然沒人再關心。
  不過海國大殿主知道,楚云升肯定是關注的,甚至烏怒人卓爾人以及戥都會關注。
  可惜,它除了疲勞,什么都沒有再能帶回來。
  “你做的已經不錯了。”前來接它的拔異,安慰它道:“換做其他源門,根本不會在意腳下的那點元素異常,也就你才會關心,所以你才能有所發現,老板幾十年前親自夸過你。”
  最后一句話聽起來很怪異,海國大殿主自嘆一聲,自己還是沒能適應這種時間上的不對等,它出去勘探在飛船里用去的時間不算很長,而回來之后,相對靜止在這里的造艦之地,竟然幾十年過去了。
  更可怕的是,新艦竟然還沒有造好!
  它惡意地想,拔異一定是故意這么說的,又在刺激它。
  “幾十年算什么?烏怒人根本連眼睛都不眨一下,如果它們有的話。”拔異像是看穿它的心思,大咧咧地道:“老子可沒那個興趣連續工作幾十年不休息,老板那邊說暫時不再用我們,我就找了一個在外圍高速巡邏的戰艦待著,轉眼就又見到你回來了。”
  海國大殿主聞言直想吐血,只好轉過話題道:“楚先生有什么交待?”
  拔異攤開手道:“不知道,老板除了造艦,就是進入零維世界待著,不知道在研究什么,我已經很久沒見到他了。”
  海國大殿主終于忍不住怒道:“你不是轉眼嗎?怎么又很久了?”
  拔異笑了笑道:“我靠老板吃飯,又不靠你吃飯,自然想著最好時時刻刻見到老板。”
  海國大殿主郁悶地走后,拔異對著還在建造中的新艦嘆息一聲,時間在這些高等種族眼里,真的就是一個屁啊。
  和大殿主一樣,他也是第一次親身體會到兩種相對時間下的巨大差距。
  以前一直在飛船中并不覺得,再想想那些曾被類似武器攻擊到的飛船,一秒的時間,飛船里已經不知道多少代過去了,活下來的幾乎都失去了知識傳承,成了機器喂養勉強維持的弱智。
  星空的殘酷,一向如此。
  他還能再見到離開的那些退化人兄弟嗎?海國大殿主心中大概也是這么擔憂的,只是兩人都沒有說出來。
  ……
  楚云升并不是一直都在造艦,造艦的難度主要在于事先的設計,當造艦的程序進入正軌后,他的大部分時間便用在了氣泡的世界。
  這里沒有時間的概念,卻有無數沉浮的氣泡。
  這是他對宏領域研究的第二個領域,也只有他才能夠完成的任務。
  能在這里沉下來觀察與研究的機會與時間,都不多,外面的時間對他暫時沒有意義,而這里只有前后的順序軸關系。
  他將大部分時間花在橫跨天穹的殘斷之橋下,這是氣泡世界唯一不自然的東西,可以觀察與體驗到許多未知的東西。
  期間,他也去過快速戰艦一趟,那邊的速度太快,弭婭將戰艦加速到了最高速的警戒線,只一個來回,這邊的造艦之地就過去了很久。
  偽霸的蹤跡仍然沒有發現,小蟲子那里依然封鎖,而疑似苜苒那邊,卻有了變化,已經不再自我封閉。
  具體的情況,他無法知道,除非可以再入侵進去,但楚云升沒有再嘗試,觀察了一會后,便離開了。
  但當他第二次路過觀察的時候,發現周圍其他疑似人類氣泡,有的已經死亡消失,似乎發生了什么事情。
  等他再一次返回主艦隊,海國大殿主已經回來了,不過一無所獲,沒有找到其他線索。
  戥將詳細的情況整理出來,交給他,道:“如果制造這些合成元素的生命,是從這里離開的,或許未來,我們會遇上,從它們的合成元素技術的分析上看,它們的科技很先進很強大!”
  楚云升想了想道:“其實有一個人或許知道,但它即便知道,也不會告訴我們。”
  戥道:“你是說銀河霸主?它統治銀河星系很久,肯定發現過許多遺留痕跡,確有可能知道一些線索。”
  楚云升不再說話,片刻后,道:“造艦要加快了,不能讓五序再這么耗下去,快速戰艦那邊十分危險,我過去的時候,就看到幾波飛船擦肩而過。”
  戥十分頭疼道:“只有你去和它談了,現在連同那個烏怒人電都想要造得極其完美。”
  楚云升道:“太浪費時間了,你做一下精簡計劃,我去找五序。”
  ……
  楚云升說得沒有錯,快速戰艦那邊很快便遇到了麻煩,幾次交戰后,才勉強逃走。
  而另外一邊,苜苒已經與其他四個戰友匯合,黑暗的飛船里,到處都是死亡的氣息。
  她體內的微生命向她腦神經傳輸了一幅飛船內部圖道:“敵人一直死守住這個船艙,我們的力量不夠,但我們檢查過你們的生命體,比我們潛伏的那些與你們同類的生命體要強得多,我們可以聯合起來,將力量發揮到最大,攻克這里,如果不能攻下,唯一的希望,就是我們的主戰艦趕來,但時間上,我們擔心來不及。”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