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4)     

黑暗血時代1388 飛著的路上

^
  戥一邊忙著指揮三十七艦戰斗,一邊忙著參與設計星艦,兩邊忙得不可開交,完全沒有想到這群源門生命開始打他的主意了。
  而如果讓他知道這群源門是要抓他回去做它們的指揮官,按照老池的說法,非得郁悶到吐血不可,雖然他沒有血。
  “如果我沒預計錯的話,在我們前方還會有一波源門埋擊。”戥將海國大殿主、金甲源門以及剛剛達到巔峰的浮源門尊者等,以虛擬投影的方式從各艦中召集到一起,道:“說不定它們還有巔峰源門,楚現在不能出戰,我們打起來太費力,所以就要靠你們了。”
  海國大殿主看看周圍的源門尊者,有些不太適應,他晉升為源門的時間不長,還沒有融入本艦隊源門生命的小圈子,而且它一直在和科技先進的星空種族相處,很少與其他源門尊者有交流來往。
  金甲源門,它是認識的,也是它唯一熟悉的源門,自從與左旋大艦隊匯合后,當初的許多源門生命都離開了,包括戥最為重用的,也是它短暫一段時間的“老師”網狀生命源門,剩下還留在艦隊里的為數不多,只有幾個,并一直以金甲源門為首。
  最近,浮尊者來到后,有些微妙的變化,作為全艦隊唯一的巔峰層次源門生命,在封閉的小小的源門圈子中,激起了一道道看不見的漣漪。
  大多數源門生命以實力輪高下,這也是海國大殿主即便在三十七艦中有著很好的人緣,也依舊無法在源門圈子取得地位的原因,之前,金甲的實力即便不是最高,也相差不多,而現在,卻來了一個巔峰級別的,便有了不同。
  從普通的源門生命,到巔峰的程度有多難?
  太難了!
  難到海國大殿主從來就沒有奢望過。難到金甲源門拼了命地想要用全艦流傳的左旋老神尊修煉之法沖擊,也看不到希望,難到浮尊者在星空中耗了它一生,快到了它的“晚年”。才在機緣巧合之下,才勉強達到了巔峰層次。
  源門為什么這么兇殘?為什么一出現便是腥風血雨?
  它們太需要時間了,需要足夠的命源,需要足夠先進的飛船,支持它們有足夠長的生命。到達足夠遠的地方,去尋找達到更高層次的機會。
  很多源門生命,都在飛著飛著的路上,黯然死去。
  也有太老的源門,看到了自己的死亡,最終選擇留在某個有生命的星球上,在寂寞中固步等死,但只要還有一絲希望,它們都會如飛蛾撲火一樣,飛向黑暗的星空。
  浮尊者換了一個飛船又一個飛船。來到這里,也是抱有一線希望,如果還是找不到機會,它便準備回去找找自己離開太久的故星。
  不過這可能是一個奢望,它已經早忘記了故星的位置,也沒有什么濃烈的感情,只是希望在自己死前,找一件事情去做。
  沒有想到,它一如既往地沒有找到,卻意外地碰到了。于是尋找返回故星的想法,便再次被它拋到腦后,留作后備之用,專注于它當前的“事業”。一個巔峰源門的風光與強大,是其他源門所體會不到的,更就不要說樞機極其以下的弱小生命了。
  它最近一直在與老資歷金甲源門暗中奪權,時常會耐心地向尋求它指點的其他源門講述它晉升的經驗,效果非常不錯,它的威信漸漸地由此而樹立起來。它太了解源門們的心理了,任何事情都比不過達到巔峰的**。
  這一次,遇到數量極多的敵方源門埋伏,海國大殿主如今對戰斗的興趣不大,浮尊者卻一直躍躍欲試。
  巔峰源門出戰,那十七八個普通源門,雖然它不能一下子全殺干凈,但如果有戥指揮下的三十七艦配合,它很有信心斬掉大半!
  可惜,戥一直不讓它出戰,它也知道敵人肯定有暗手,說不定也是巔峰層次,神戰雙方中的高手如云,這些源門說不定就是從神戰戰場上逃出來的。
  現在戥終于要用到它們了,它作為唯一的巔峰,自然當然不讓,也有心要展現一下。
  不管怎么說,楚云升的左旋前儲名頭還是管用的,起碼老神尊的修煉之法絕對是個誘人的好東西,除此之外,線體樞機給它的印象太深刻了!
  一個和靈主混在一起,和恐怖生物混在一起的小樞機,在提起楚云升的時候,竟然似乎比對那個靈主還懼怕,在當時的形勢下,簡直深入它的靈魂。
  后來,它再次思索,從線體樞機的話語中來看,那個靈主似乎與前儲還大戰過,卻沒能將前儲殺掉,反而自己躲起來了,便不能不讓它將在神戰戰場聽來的傳言丟在一邊,重新審視這位左旋前儲。
  這一生它意外到了巔峰層次,便不敢再有不切實際的奢望,誕靈實在飄渺,它不像就自己最后的生命時間再浪費在無盡地尋找上,可是,也極為可惡地,楚云升竟然對它說,他有辦法讓它即便沒有誕靈,也能體驗到靈的世界!
  證據便是楚云升自己不是靈,卻有讓它瞬間便心神失守的美麗無法形容的靈蘊!
  那種誘惑,簡直就是**裸的,比源門還流氓。
  尤其是對一個巔峰源門,面對那種誘惑,就像光線遇到了黑洞,根本無法抵抗,它甚至當時在想,哪怕只體驗到一瞬間的靈的世界,然后就立即死去,此生,它也滿足了。
  可惜,它之前的表現一直太不堪,先是向一個小樞機投降,跟著又刷新下限,向一個弱小生命率領的戰艦投降,在快速戰艦的那段日子,它實在沒辦法有臉出來見人。
  而現在,正是它正名的時候了。
  然而,戥接下來的一句話,頓時將它升起的戰意澆滅:“浮尊者,你就不要出戰,留在暗艦保護指揮系統通暢,金甲尊者,你帶著其他尊者,按照我說的去布置,如果沒有意外,我們和它們再見面的時候,就是三代恒星群那里了。”
  戥下達的是作戰命令,不容反駁與商量,一條條布置任務在虛擬場中翻滾,金甲源門等人仔細查看,不時地詢問一些理解模糊的地方。
  浮尊者失望地站在一邊,海國大殿主則越看越吃驚,用地球人的話來說,戥實在太壞了,這不是欺負人嗎?
  戥似乎始終沒有與這些源門死戰的想法,干脆地,且十分氣人地,利用技術上的極度先進性,欺負這些源門,估計要把它們耍得團團轉。
  很快,金甲源門帶著其他幾個源門迅速地離開,前去布置了。
  海國大殿主也跟著一起去了,它覺得自己在戥的這道戰術上的理解,或許比金甲要深。
  ……
  死了一個,只剩下十七個的源門隊伍,緊緊地跟在三十七艦的艦隊后面,始終不讓它們逃離自己一方的源空之地。
  雖然這一戰打得有些窩囊,有力使不出,但好在對方仍然按照它們預想的過程在進展:三十七艦沖向了它們第二道埋伏線。
  再接著,自然繼續開打,兩邊夾擊,加上上方的三大暗手,拿下對方的指揮官已經是可以料定的事情了。
  一時間,在相對較遠的空間距離上,在收到第二隊攔截上對方艦隊的源門之法波動后,它們毫不留情地猛攻全艦。
  在這個距離上,雙方是看不到雙方的,只能靠源門之法,或者探測器,定位對位的位置,通常源門之法比探測器還要靠譜,對于源門生命來說,源門之法早就的源空之地,就是它的視線范圍,就是它能看到的地方。
  瘋狂打擊了很久,三十七艦漸漸在它們兩頭夾攻下,一艘接著一艘地爆裂,消失,要么就是在驚慌中,四散奔逃了,直到剩下最后一艘,按照它們的觀察,所有的命令信號波動都是來自于這一艘,對方的指揮官肯定在里面。
  因此在打擊中,前后加起來超過三十多個的源門生命,對這艘飛船都手下留了情,并重點遏制與關注,否則也早灰飛煙滅了,或者逃走了。
  只是沒有想到對方艦隊里還有源門生命,而且數量不少,現在也都投降了,讓它們的隊伍也壯大一圈。
  然而,誰知道,等到它們兩頭匯合,趕到應該是碎片橫飛,慘不忍睹的戰場,登陸唯一剩下的那艘飛船時,竟然發現戰場上什么都沒有!
  過了好大一會,它們才意識到,對方竟然憑空消失了,而它們一直在自己人打自己人,還打傷了不少。
  但是,對方哪里去了?那么多的戰艦哪里去了?全都憑空消失了?
  怎么可能欺騙了它們所有的源門之法“視線”?怎么自己搶來的飛船探測器也成了“瞎子”?
  一種被深深愚弄的感覺,彌漫在眾源門極其冰冷的波動中,直到上方的三個暗手,過了很久,在遙遠的地方重新發現了對方大搖大擺離去的一絲輻射痕跡。
  在那個方向上,第三代恒星群越來越近,那里,將是楚云升等人建造新艦之地。
  “它們似乎也沒走多遠,要追過去嗎?還是算了吧。”
  “不,它們的科技太先進,上次不是遇到一個先進星艦,要與我們合作的嗎?現在可以答復它們了。”
  “不錯,有個先進飛船,將來更加保險一些。”
  上空的三道影子迅速地交換了意見,向深空發射了一道信號。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