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4)     

黑暗血時代1379 三道絕殺

^
  這一擊殺的時間點選擇的非常好。,
  早了,楚云升可以借助對方的攻擊,安全地進入氣泡世界,毫無危險;遲了,楚云升已經離開氣泡世界,回到原來的地方,再沒有軌跡可循。
  更為重要的是,這個時候,正是楚云升的意識被悲涼氣息所渲染震蕩的時候,是從最根本上徹底抹殺他的最佳時刻。
  只是楚云升在面對四道巨影目光時便早有預料,回到氣泡世界的第一件事,就是強行鎮壓意識震蕩,使用黑氣反身搶先一殺。
  然后,他便騰空而起,頂著銀河霸主曾將他陷鎖進去的空泡,在如海洋般的氣泡世界中拉升而出,如飛出云端的流星,高高飛出。
  無聲無息的擊殺力量撞擊在無物不破的黑氣箭線上,從中間被無堅不摧地洞穿,如同煙花般,跟在楚云升飛騰的空泡身后,一邊向四周散開,一邊仍節節攀升,緊追不舍!
  附近的大量氣泡在瞬間被抹殺,而這些死去的生命,可能致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從它們其他還活著的同類如驚恐般變幻的相似氣泡,便可們此時的震駭,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楚云升仍在升騰,避開一個一個氣泡,向上飛升,向那宏偉而殘斷卻橫跨天地般巨大的腐朽之橋逼去。
  這時候,隨便進一個氣泡試圖逃出去,都是無用甚至是找死的,跟在后面的無聲無息力量會將所遇到的氣泡全部毀滅。
  并且,那道仿若穿越過去時空的力量非他現在所能直接抗衡。立即正面對抗是為不智,也無用。最優的辦法是借勢,以及。反其道而行之。
  借勢,便是借這道橫跨蒼穹的斷橋之勢!
  他曾被它疊疊重壓差點拍得空泡破碎,熟悉這個戰場。
  當他一騎絕塵般地遙遙沖向巨橋,層層疊疊的壓力猶如蓄勢待發的弓弦,不斷地存儲著越來越驚人的能量,向上的速度越來越慢,也越來越艱難,直到寸步不得進,上方積壓的能量如烏云蓋頂般地密布天穹。
  最終。那根繃了極限的弦再也不能維持,磅礴的力量宛若無邊無際般地鎮壓下來,而此時,追著他的那道無聲無息力量,雖然中心已被黑氣洞穿,但仍然追擊到他咫尺身后。
  楚云升瞬間反轉,攜帶著摧枯拉朽的無邊鎮壓之勢,聚集第二道黑氣于前方為先鋒,順著第一道黑氣開辟出來的洞穿中心。雷霆萬鈞而下,勢若破竹!
  他的速度由慢到快,由快到極快,由極快到瞬息。如直插敵陣的一道光芒,宣泄直下,反其道而穿之。
  無聲無息的力量在無邊的鎮壓力量下。在黑氣無堅不摧的先鋒下,在他瞬息的反穿下。于“空中”如大廈般轟然崩塌,層層解開。支離破碎。
  當他穿出底部,拖曳著常常的黑影,在氣泡世界劃出一道流暢的曲線,停在半空,身后的碎片便如同點點星光,美麗地流逝在氣泡的世界之中。
  下一刻,他消失在原地,甚至都沒有回頭再,帶著意識中的激烈震蕩,飛向一處他標記過的氣泡群。
  引力源輻射痕跡的悲涼氣息感染是震蕩的起因,殘斷巨橋的鎮壓是震蕩加劇的主因,而那道無聲無息的力量中,還藏著一道微不可查的“誘因”,仿佛早已做了天衣無縫的推測,算到了他可能有辦法應付,便藏著第二道致命的暗機,三“因”加在一起,條件達成,發動了第二次絕殺。
  他的意識中不斷地震動與回蕩著無數的聲音,沒有外來的東西,只是借助劇烈震蕩,強行誘引他意識的深處脫離他的控制而自亂
  “為什么?”
  “還有人嗎?還有人嗎?”
  “我起大誓言,誅絕異族……”
  “楚,你要去哪里?”
  “95827,你還要殺下去嗎?”
  “還我兄弟來!”
  “我怕……”
  “死光了,死光了。”
  “楚,聽我說,我找到辦法了!”
  “95827,沒有路了!”
  “怎么辦?怎么辦?”
  “你為什么要回來?”
  “都死了,都死了!”
  “95827,你瘋了……”
  “楚大哥,對不起。”
  “為什么會這樣?”
  “大蟲,你個笨蛋。”
  “你創造了我!”
  “楚,我沒有騙你。”
  “過完這一生再走好嗎?”
  “來世不愿再為人!”
  “典主,你在哪里?”
  “95827,你會死的,徹底……”
  “拔劍啊,拔劍啊!”
  “我不走,你就是我主!”
  “楚大哥,你為什么要現在回來……”
  “你不拋我,我必不棄你!”
  “全死了,全死了……”
  “我沒有騙你!”
  ……
  星空中,班里路徹底地絕望了,他不知道為什么這場必勝之戰,為什么會打成這樣?
  異族源門趾軼尊者已經戰死了,剩下的珈源門尊者竟無恥地向對方尋求投降!
  從什么時候開始的,他已經記不清了,這場戰斗打了很久很久,從暗域的邊緣,一直打到這里,兩艘戰艦飛船都打得慘不忍睹,傷亡慘重。
  所不同的是,他們越打越被動,越打士氣低落,而對方越打越主動,越打越士氣高昂。
  對方的那個拼命的源門生命,據說已經打得重傷到神志不清,卻如死狗般地死死咬著他們最后一個源門尊者,一副同歸于盡的樣子,讓珈源門尊者漸漸地從不屑到厭煩,從厭煩再到心驚膽戰。最后,竟到了向對方求降的地步。
  他不知道確切的時間。但是知道一切其實是從對方擺脫了自己一方對它們的遏制后開始的,只是。當他完全地意識到自己可能要輸的時候,已經跑不掉了。
  他們的飛船沒有第七紀人的那艘飛船快,這場戰斗打到后來,只能眼睜睜地己被挨打。
  雙方戰死的人,從最開始的地方,一直漂浮到這里,不知死了多少人。
  而現在,末日終于到了,一旦珈源門尊者投降。他們這些“凡人”,將馬上被一一屠殺。
  雙方的仇恨已經不可能再容許他這個船長活命。
  可是,他不想死,不想就這么被自己曾經的獵物恥辱地殺死。
  他想要活,哪怕流浪在宇宙之中,他也要活下去。
  但他無計可施,這才是他真正絕望的原因,一個想活而沒辦法活的人,才是最大的絕望。
  然而。就在他心若死灰的時候,前方大約數十光年的一個邊緣小星系中,傳來數道“熟悉”的信號
  “地球人,我們是戰場上走散的一支艦隊。”
  “我們屬于左旋一方。”
  “我們認識你們。我們曾接到過上面靈主的命令,可以在你們危險的時候幫助你們。”
  “我們的身份驗證已經按照當時戰場的規則發送給你們,你們可以驗證。不必懷疑。”
  “請加速,向我方靠攏。我們正在啟航!”
  “你們的敵人不足為據,我們已發射毀滅性武器。它們將徹底消失。”
  “我們的坐標……”
  ……
  班里路仿若一下子從地獄又回到了天堂,經過部下激動地驗證,對方的確是左旋一方失散的艦隊,而且極其的強大!
  曾經在這片區域的戰場,似乎都是主力之一。
  更為關鍵的是,它們是有靈主的勢力,雖然靈主不在這里,但是底蘊不是一般的艦隊可以相提并論的。
  說不定,它們的艦隊存在巔峰級別的源門生命!
  而它們已經發射了自信可以摧毀第七紀那艘已經傷痕累累的快速飛船的毀滅性武器。
  他可以不用死了,不但不用死,還可以再次反轉,將第七紀的那些混蛋全部殺光。
  他不知道為什么這只強大艦隊會幫助他,那是上層的事情,他只要向對方靠攏就行。
  班里路興奮地將新的情報立即傳給正要投降的珈源門尊者,源門都是無恥的家伙,即便剛才要投降,也沒什么,它們就是如此行事,保留一個源門,對他仍有好處,這時候,他還是很明智的,不會因為珈源門要投降就對它恨之入骨,連它一起殺了。
  當然,最主要的還是希望用珈源門的力量,再支持一段時間,至少支撐到強大艦隊毀滅武器達到的時刻。
  而這個武器打擊,肯定已經快了,它們的信號已經到了,通常這么遙遠的距離上的打擊,一般只比光速差上一點。
  果然,得到情報的無恥家伙,再次迅速“倒戈”,雖然沒有再向快速戰艦發起新的進攻,但立即拉開了距離,回到自己一方的飛船。
  強大艦隊的打擊或許下一秒就到了,班里路徹底地松了一口氣,一邊命令飛船全速向坐標航行,一邊等著紀那些人在遭到打擊后,震驚而集體毀滅的那一刻。
  他甚至想,此時就是楚云升來了,恐怕也沒什么用了!
  來源的強大艦隊,背后可是有靈主的主力!
  但他真的沒有想到,此刻,在一片血腥的快速戰艦中,一個重傷將死的黃星人,猛然地睜開眼睛。
  而這個人正是離開氣泡世界的楚云升,他睜開眼睛的剎那,便用一道能量,將這具身體的腦袋中,控制感情的區域殘忍地切除掉,并迅速消除體內任何情緒上的化學電反應,將拿到無聲無息的力量中暗藏的第二次絕殺,誘引意識原體自亂的攻擊,竟以這種冷血的方式,輕易地解決了。
  只不過,暴力毀壞的是載托他意識的黃星人生命體,這或許也是如果第二道絕殺失敗后,最后一道,也是第三道絕殺,雖然不會要命,卻非這樣做不可,但此時,也一同用黃星人生命體解決了。
  消除之后,他整個黃星人生命體都變得極其的冰冷,冷得讓旁邊的那個歌林人醫生感到冰寒徹骨!
  直到楚云升消失在醫療艙,它驚愕的同時,才想起來這一幕,似乎自己在一個海族孩子的身上見過。
  等它急著追出去,并且緊急向上面匯報的時候,楚云升已經用最高的權限從戰艦中調出了所有情報,一步在弭婭等人抬起的含淚目光中跨出戰艦,兩步來到星空的睥邁身邊,三步便在睥邁模糊不清的震驚眼神中,出現在敵方剛剛要回到飛船的源門尊者身前!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