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1375 一號計劃

.Shumilou.CoM.Shumilou.Co
  ^
  線體樞機并非不怕死,之前是形勢所逼,現在則是不想被暴走的那么笨稀里糊涂地干掉,這家伙智慧初開,很多事情都還不是很明白,常常鬧出笑話,諸如殺戮與死亡這些概念的含義實際都還模糊,因為它根本不認為自己的復制是一件壞事,誰知道它發起瘋來到底是個什么樣子?
  好在當初小蟲子擔心出現這樣的情況,讓那么笨學會了先要識別敵我的方法,可是等到線體接受到那么笨通過信息維傳給他的識別答案時,頓時一片的無語。
  那么笨即便是暴怒中,問題卻仍有著它顯著的特色,比如第一個問題:你的生命有意義嗎?
  如果隨便回答,必定是錯的,看似是那么笨在求問,實際上它心中早就驕傲地有了標準答案,不按照它的答案回答,那么下場就會很慘。
  而它的答案說穿了,也不算高明,至少對線體樞機來說,十分的熟悉,無非是小蟲子教育它的那一套,被它奉為信條,蟲大哥說的,那肯定是對的,他線體說的,那就是幼稚……
  將這些問題的答案快速地通過全頻道向全艦發送后,線體樞機一邊接到來自戰艦的上層無數的詢問,一邊靜靜地等著那么笨的攻擊狂潮。
  這些答案都不復雜,但除了小蟲子和它,還真的沒有第二個人能知道,即便知道了,以那么笨的處理速度,反應稍慢的,恐怕也會被那么笨當做答錯而處理掉。沒辦法,那么笨的速度太快了。就是它,也很吃力。從未真正跟上那么笨與小蟲子的談話速度過。
  由此它可以肯定地預見,敵人的飛船不說,就是快速戰艦里,恐怕都未必能有十分之一的人能夠活下來。
  線體樞機一邊心煩意亂地回答著戰艦指揮層的問題,一邊等著那么笨出手,結果左等右等,時間一點點地過去,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
  “難道那么笨又進化了?入侵可以做到悄無聲息,連樞機都發現不了?”線體樞機心中突地咯噔一下。不知道是應該為那么笨高興,還是應該為自己以及全艦上下的小命擔憂。
  它快速地檢查著自己的身體,為了保險,它還讓旁邊仍緊緊抱著銀色長槍的刺惡也仔細地檢查自身,如果它們兩個都毫無察覺,那就太恐怖了。
  “不會是你搞錯了吧?”刺惡仔仔細細地內查了三遍,懷疑道:“什么異樣都沒有,我剛通信問了睥邁,他也沒有。你這家伙不會逗著我們玩吧?”
  線體樞機心中也大惑不解,沒好氣道:“說不定它已經進化了,到時候你們來不及回答它的問題,可不要怪我沒提醒過。”
  它嘴上雖這么說。但心中線體卻越加地困惑,隨著時間的推移,即便那么笨已經進化。入侵不再能被它輕易察覺,但進攻也應該出現了。怎么到了現在為止,一點動靜也沒有?
  難不成那么笨也出事了?銀河霸主動手了?
  那么笨在信息維上與霸主的對話。它都能接收到,不知道是不是霸主有意為之,但從對話的內容上來看幾個它稍微能跟得上的話語來看,霸主現在并沒有殺掉小蟲子的意思。
  線體樞機正在絞盡腦汁地想著,頻道中傳來一個前端觀察員的震驚信號:星墳消失了!
  線體樞機聞言一驚,急忙沖出它的站位,升到星空中,以它種族聞名的速度,向前飛掠了一陣,驚悚地發現小蟲子的星墳的確看不見了。
  怎么回事?
  那么笨那邊又聯系不到了,霸主也沒動作,它們都到那里去了?
  不管是生命,還是飛船,不可能憑空消失,一定有原因。
  可惜,線體樞機一點辦法都沒有,也想不出來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原星墳的地方,只有那艘地球人的飛船孤零零地漂浮在那里。
  突變之下,快速戰艦迅速反應,已經掉頭加速,準備再次逃入深空。
  線體樞機沒有了辦法,只好先回到戰艦。
  那艘地球人的飛船還在,幾乎不用想,它們肯定沒有達到目的,那么怒火就要繼續釋放在他們身上。
  星空之中,沒有什么憋屈不憋屈的,打不過人,就得面對現實。
  對方其中一個源門生命不知道去哪里了,還剩下兩個,飛船里的特殊武器還在,對他們仍極具危險性。
  他們的判斷沒有錯,班里路被踢出星墳后,緊接著星墳似乎被一股強大到不可抵抗的力量拉走,他們卻被留在了這里。
  對他而言,一切仿佛是夢一般,狂熱的夢想破滅,讓他稍微清醒了一些,發現少了一個源門尊者,而且還是自己同類。
  他意識到自己可能像是傻子一樣被人從頭到尾地利用了,而且人家對他的生死都一點興趣都沒有,更被自己人欺騙,但他并不后悔,做出那樣的決定,就已經想到今天的結果。
  不過,為什么選中自己呢?
  他冷靜下來后,開始考慮善后的事情。
  班里路清楚自己現在不過是一個普通的艦長,情報提供者選中自己,可能有考慮自己的飛船可以制服那艘快速的戰艦,這是其一。
  第二,他深諳人與人背后的復雜實力關系,馬上想到自己代表著誰,代表著什么勢力?即便被代表的人并不知道,他的身份就已經決定了。
  而小蟲子的背后是楚云升,那艘快速戰艦的背后也是楚云升。
  再深一點,快速戰艦可能是第七紀的地球人。
  現在再來虛假地修復關系,已經沒有意義了,對方也不會相信,為今之計。最好的選擇就是把這艘快速戰艦徹底滅口,即使楚云升那里有這艘戰艦的求救信號。也未必知道到底是誰干下的,起碼死無對證。
  他與兩個對星墳消失失望的異族源門商議后。迅速地決定下來,即便只有兩位源門尊者,在目前的情況下,他們也有絕對的把握與信心消滅對方。
  追殺再一次開始!
  上一次的追擊,或許還抱有僥幸心理希望能夠俘虜對方,這一次卻只是為了滅口,便不再有束手束腳,每一次的攻擊,都是朝著徹底抹殺的意圖上去的。
  快速戰艦唯一的優勢便是速度。但卻對方飛船內的武器兇狠遏制下,加速得停停頓頓,處境比之之前,更加的危急。
  雖然對方少了一個源門尊者,但是卻再無所顧忌,出手狠毒,任何小計謀都用不上了。
  岐沉在指揮艙中暗嘆了一口氣,又一隊為拖延對方時間而斷后的戰士陣亡了,這已經是第三十六隊了。無一幸存,士兵們如同流水線一樣飛向死亡。
  在發現小蟲子的第一時間,他就馬上建議弭婭趁機逃走,不要管小蟲子。那不是他們能管得了的事情,反而還會將自己搭進去。
  那時候逃跑,是最好的時機!
  他也看得出來。弭婭心動了,至少在內心里。也是這樣想的。
  可是,拋棄戰友自己逃走的事情。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出來的,而且沒有小蟲子,他們也活不到這里。
  理智與感情,在殘酷的星空中本來是很容易選擇的,但是也有一些人認為即便跑了,小蟲子被滅掉后,他們一樣也逃不掉,對付小蟲子的“人”太強大了,根據線體樞機所說,應該就是銀河的霸主,那可是一個靈生命!
  誰能在靈生命面前逃掉?
  小蟲子不死,他們還有希望,死了,就一點希望都沒有,所以才停下來做了最后努力,試圖喚醒小蟲子,但事實證明失敗了。
  不過在事實證明之前,不能說這樣的說法沒有道理,岐沉自己也承認,兩種選擇都是對命運的賭博。
  現在自然是賭輸了,便顯得他的判斷是正確的,因為霸主并沒有殺掉他們。
  但這并沒有什么用,霸主沒有來,那艘地球人飛船卻來了。
  好在對方少了一個源門生命,即便戰敗滅亡,時間上也能多支撐上一段。
  沒有其他的什么辦法了,除了實力上對抗,如今連投降都不行了。
  弭婭那邊商量出了一個血腥而殘忍的計劃,岐沉看了也心情沉重。
  這個計劃一旦實施,快速戰艦逃生的機會很大,或則真的有可能逃走。
  但要犧牲的人和物實在太多太多了,也太珍貴了!
  從睥邁,到刺惡,從冷星精銳戰隊,到他的銀色精銳軍團,統統要在這個計劃中戰死!
  最后,為活下來的人,打開生的通道,獲得生的希望。
  對于一個成熟的星空種族來說,或許這并沒有什么大不了的,比之更加殘酷的都有,任何犧牲都能夠接受,但對于他們而言,太過于殘酷了。
  簡單來說,他們這些剛剛崛起,最充滿希望的新一代,連戰艦的大權還沒有焐熱,就要集體殉葬在這片星空!
  代價太大了,等到下一代再成長起來,不知道又是多少年之后了。
  然而除此之外,岐沉也明白,別無他法,這邊是星空的殘酷,前一天還在充滿希望,后一天便是滅頂之災。
  與生命同時毀滅的,還有無數人尚未來得及實現的理想他,弭婭,睥邁,圖圖……太多太多了,包括那個叫苜苒的女孩。
  這或許就是成為星空種族的成長代價吧,從快速戰艦從主艦隊離開的那一天起,也許就應該想到了今天。
  岐沉深吸了一口氣,既然無法阻止,也無法改變,那么就讓自己最后這一刻,活得更加精彩吧。
  指揮艙中人影忙碌,倒計時出現在大大的虛擬屏幕上,人人都在最后的準備著,血腥而殘忍的一號計劃,正式開始!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