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371 陰招層出

^
  等人到齊之后,會議詭異地沒有對剛剛發生的權力交替事件進行任何議論,仿佛大家都忘了一般,心照不宣地直接討論起開戰的事情。
  弭婭首先發言:“我們現在距離敵人不足零點一個光年,戰艦還在減速,我已經安排刺惡樞機去取銀槍了,只有它才能幫助我們擺脫敵人對我們的遏制,但對方還有三個源門生命,單靠睥邁大人一人,我們仍處于巨大的劣勢,大家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說一說。”
  岐沉知道弭婭那些人肯定已經有了應對的策略,之所以還這么說,是因為剛剛平定艦內變亂,需要照顧到來分蛋糕的人的情緒。
  但其實這很矛盾。
  一邊她需要維護自己剛剛樹立的新權威,如果顯示自己此時沒有了主意,無疑是愚蠢的,但另外一邊,在此時艦內勢力平衡脆弱的時候,新的戰艦權力者們尚未真正磨合了解,一旦她太過獨斷,這個聯盟就會瞬間破碎,最終又還得需要老人們出來調節,一切就又回到原點。
  所以他估計弭婭會在大家發言之后,就會拋出自己的應對之策,然后迅速統一觀念,強力實行。
  但他似乎一點不在意自己之前主投降的立場,首先說道:“距離近對我們不一定是壞事,我們之前做出的與對方要匯合的舉動,也同樣不一定是壞事,起碼,它們現在可能比我們還要相信我們會去匯合,這恰恰是我們可以利用的地方。”
  他幾乎沒有給弭婭評論的機會,繼續道:“以目前的情況,我們想打贏是絕不可能的,唯一的希望是能否找到機會逃走,而現在,我們接近對方,誠意匯合,都是可以創造出機會的條件。
  用銀槍這個禁設武器破開對方的遏制,可以作為戰爭發動后第一步。然后,迅速利用我們戰艦的速度優勢,加速沖過去。
  等到對方反應過來之前,我們就有了第一個逃走的時間機會。
  當然。這需要犧牲掉前去對方飛船查看的那些人,但這是戰爭,他們的犧牲是有價值的,可以為我們爭取到突然發動的時機。
  跟著,就需要睥邁先生上場。我聽說睥邁先生會楚先生的一道劍式,我覺得我們可以馬上打造出一套形似楚先生以前的戰甲,由睥邁先生穿上,出戰后便制造出楚先生親臨的氣勢,接替銀槍發動后的空當,嚇它們一下,既然它們自稱是楚先生的人,我想至少應該認得楚先生的戰甲和劍式的。
  這樣一來,我們就有了第二個逃走的時間機會,而且它們很有可能上當。
  因為我們已經真心實意地去匯合了。這時候突然改變了主意,除了楚先生親自來,沒有其他原因了,它們甚至更加相信是楚先生來了,因為它們可能根本不是楚先生的人,知道楚先生一來,它們就必定露相。
  前面是利用銀槍打它們措手不及,后面是利用它們自己的心理,前后就可以創造出兩次逃脫的時間機會。
  但睥邁先生畢竟不是楚先生,很快就會被它們識破。我們就需要第三個接替對方反應空當期的舉動。
  我建議戰艦向深空求援,對象可以是主艦隊,也可以是神國任何一方,但一定要有暗物質飛船。
  暗物飛船無影無蹤。虛虛實實,很難探測到它們到底在不在附近,我們有烏怒人的背景,和它們合作過,可以用假做真,讓它們驚疑不定。
  這是第三個機會。接下來是第四個接替的行動,我們主動向對方發出信號,說我們內部出現了分歧才導致了對它們的攻擊,支持投降它們的人正在發動軍變,需要它們支援,它們想要利用我們活著的價值,不明真假下,至少會猶豫片刻。
  第五個,內部分歧被它們再識破后,立即向主艦隊發射絕命信號,言稱我們受到攻擊,將使用卓爾人、烏怒人與戥留在飛船上的終極毀滅武器,與敵人同歸于盡,絕對不會讓它們的科技落入敵手,繼續嚇唬嚇唬它們。
  第六個,繼續被識破后,我們馬上向它們表示投降,編一個我們之前不得不變卦的原因,讓它們保證這個原因不會發生,我們才會真正的投降,不管它們信不信……第七……第八……”
  望著條理清晰,侃侃而言的岐沉,弭婭心中苦笑,他前面說的那幾條計劃,正是自己這一邊商議好的決策,沒想到被他機關槍般地搶先說出來了,等過一會,她再說出來就沒什么意思了,不過,她還是十分理智的,這是唯一的辦法,不會因為岐沉搶在前面說了,她就故意改變,造成不必要的損失。
  其他人也大概都看出來了,這個銀色軍團的新一代軍官,終于開始在戰艦中鋒芒畢露了,以后弭婭將一直存在這么一個強有力的競爭者,一旦松懈退步,就會被此人超越。
  這也不是什么壞事,一個是鞭策,一個是競爭者也可以是優秀的輔助者,就看弭婭怎么處理兩人之間的關系了。
  地底小人圖圖,以前意意斯的接替者,楚云升的第二任地底小人助理,此刻就是這么認為的,它覺得弭婭完全不用在意岐沉此刻的表現,甚至它反而覺得,岐沉此刻的舉動,并不是其他人認為地在搶弭婭的風頭,而反而是向弭婭示弱!
  是在將他自己此時的定位,通過這種方式告訴弭婭,讓弭婭明白,他已經承認競爭艦長失敗了,現在正在重新定位角色位置,是一個出謀劃策的人。
  但他選用這種方式,同時也是想告訴弭婭,他雖然失敗了,但是并不是徹底的失敗者,他仍有實力,將來仍可以取代她。
  因此,作為地底小人精英層的圖圖覺得,弭婭只要掌控住行或者不行的決定權就行了,岐沉發言出色了,就用她手中的權力,讓其他更出色的人來同樣發言就行了,一下子就能把岐沉打入到她屬下的地位。直接就定位了。
  只不過,圖圖也覺得,這個銀色軍團的家伙,后面說出來的陰招實在太多了。幾乎是翻倍地往外冒,一個比一個損,還一個比一個更能撩撥敵人的內心,真不知道他肚子里怎么會有那么多陰損主意。
  等這些陰招都用完了,估計敵人也對快速戰艦恨之入骨了。尤其是他每一個陰招欺騙后,就會在那個階段上,在對方追擊的來路上,讓冷星戰隊與銀色軍團的戰士,要么伏擊,要么留下寂滅炸彈之類的武器,造成對方每被騙一次,反應過來,跟著就被炸一次,然后再被騙。再被炸,再被騙,再被炸……
  反反復復,形同戲弄,但卻又忍不住上當,因為那些陰招都利用這對方想要的心理,如此下來,不氣瘋才怪,而對方一旦失去理智,又是自己一方的機會。
  會議進行的很快。弭婭果然沒有讓它失望,在發現無法阻止岐沉機關槍之后,便等到他發言結束,不置可否。接著讓其他人繼續發言,最后,也沒有明確地說誰對誰不對,直接開始下命令。
  軍令如山,領命的人馬上起身去執行,岐沉也有得到了命令。離開會議室的時候,他向還在為他機關槍發言心驚膽戰的陳參謀苦笑了一聲,什么都沒再說。
  刺惡與線體樞機首先出戰,抱著銀槍,按照使用程序,依次打開。
  銀色長槍已經被戥和楚云升重新校正過,又加上銀色戰艦的兩個巔峰源門的源門力量注入,威力遠勝之前。
  猝不及防下,銀槍發動后,如星河轉動下,一道銀芒,在不足零點一光年的距離上,以接近無法提前發現的光速,直奔向黑暗中的敵方飛船。
  浩瀚的星空,仿佛頓時為止一暗,只剩下那道銀芒一往無前地奔襲氣勢。
  同時,在銀槍發動后的瞬間,快速戰艦便“渾身”一輕,陡然加速起來。
  推進器的速度開到了最大,弭婭更是當機立斷,很有魄力地將戰艦許多需要人工干預的操控崗位,全部交給全艦水平最高的歌林人,讓它們以自己幕僚團的身份,接管這些崗位,同時最精英的歌林人還是她的參謀,將為接下來的戰況作出建議。
  大家同在一條船,不想一起死,就得貢獻出自己的力量。
  歌林人其實是無所謂的,它們本就稀里糊涂地向快速戰艦投降,成了尷尬的高等級俘虜,現在快速戰艦的敵人,據說也是地球人,反正都向地球人投降一次了,也不在乎再來一次,都是地球人,算起來也只能算是一次而已。
  但弭婭破釜沉舟的決心,讓它們很郁悶,不得不使出渾身解數,否則弭婭絕對會拉著它們和快速戰艦一起灰飛煙滅。
  它們的建議補充,顯然更加地合理,在造假的細節上,幾乎看不出什么破綻,它們的代表甚至言稱,只要對方飛船中的確是地球人主導,在它們的偽造下,那么,上當是必然的。
  這話似乎有點很貶低與看不起地球人的意味,但弭婭是冷星人,所以它們說得毫無顧忌。
  不過,它們也坦陳,敵我戰力相差實在太大,戰敗的可能性高達百分之九十幾,就算最終僥幸逃脫了,也必定死傷慘重,因此,仍然建議弭婭投降算了。
  可惜,弭婭無視了它們這個“好心”的建議,戰艦擺脫遏制的瞬間,陡然加速起來,稍稍偏離航線,向無盡的深空奪路而逃。
  在路過前去對方戰艦查看的使者所乘坐的,此刻被戰火轟殺成碎片的小飛船時,仿佛還能看到一個使者死亡前,不解、迷惘、困惑、震驚以及最后悲涼的神情。
  他們被無情地放棄了,被無情地作為欺騙工具,永遠地死在了這里,成了開戰之后,首先陣亡的“勇士”。
  在加速航行一段時間后,對方被銀芒猝不及防地擊中的場景,通過輻射傳了過來,仿佛無堅不摧的銀芒狠狠地撞擊在對方飛船上,畫面劇烈的顫抖,如果不是三個源門生命在,說不定直接將其擊穿。
  但對方飛船中緊接著出現的一道能量,竟然抵擋住了銀芒的鋒銳,對方三個源門生命得以迅速脫身,馬上反應過來,對快速戰艦開始進攻。
  這時候,雙方距離很久很久了,不用多么高級的天文望遠鏡,都能看到彼此巨艦的影子,這在星戰中很少出現,絕大多數的時候,星戰的雙方直到戰爭結束,相互還在極其遙遠的距離上。
  不過這是地球人與地球人之間的戰爭,連歌林人也顧不上評價什么了,早全身心地投入到第二波的攻擊與防御之中,稍有差池,死還是一樣得死的。
  對方三個源門生命并沒有移動,一直靜立在星空之中,源門之法足以讓它們隨時攻擊到如此之近的快速戰艦。
  它們對銀色長槍的出現似乎早有預計,并未混亂,甚至還有些成竹在胸的樣子,仿佛料定了快速戰艦不過是掙扎的小魚,掙扎得再厲害,也掙脫不了已經編織好的聚網。
  對方的飛船反應也是一樣,經過措手不及之后,顯然也有預案,且信心十足,并不在意,甚至對快速戰艦突然反悔開戰,流露出可笑的意味,因此它們連新的詢問信號都不想再發出了,開打而已,勸說不成,就是武力征服。
  然而,在睥邁身穿純黑戰甲,手持長劍,利用戰艦計算源門之法的路徑,奇跡般地在對方三個源門的源門之地重疊壓制中一飛沖天,居高臨下,斬出一道真要仔細看其實和楚云升本體元氣劍式還是很大區別的但是極為形似的劍式斬殺下來的時候,近距離戰場上,竟然出現了戲劇化的一幕。
  這一幕,讓本來對弭婭這個安排感到莫名其妙,覺得完全是個失敗主意,不相信對敵人會有什么大的心理作用的歌林人,集體目瞪口呆,一副簡直不可思議,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的愕然模樣。
  ***
  第二更。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