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4)     

黑暗血時代1355 斗智斗勇

^
  楚云升目光微凝,能夠在眾目睽睽之下,尤其是在冷星靈主、暗域靈主以及他一共兩個半靈的面前,將一尊真正的靈“偷走”,不僅要有天大的膽子,更有無比隱蔽的手法。△¢小,
  五序的立方體中,楚云升的新生命體沐浴在靈蘊之中,純白的卓爾輝芒流動似飛,紫痕閃爍其間如血,宛若戰仙,不在凡塵。
  戥剛過來第一眼見到的時候,嚇了一跳,回頭看了五序一眼,這個卓爾人真是瘋了,為了與小蟲子競爭,竟不計成本,打造出這么一個“豪華”之作。
  不管怎樣,楚云升回來,他就放下了一半的心,靈生命不現,他可以利用現在的優勢幫楚云升搞定一切,但靈出現,他總有通天的本領,也于事無補,必須有楚云升坐鎮艦隊。
  “仙女族已經將靈主失蹤前后的所有情況數據都發了過來。”戥跳過寒暄,直接抓緊時間分析道:“事情發生當時的所有檢測到的數據都已經詳細分析了,沒有發生任何異常,但沒有異常就是最大的異常,除了靈生命之外,沒人可以做得如此隱蔽,將各種信號與波動都不留痕跡地改變了。”
  五序也在看著楚云升,它對楚云升回來后直接出現在卓爾人的立方體中,并沒有意外,但也安心不少,不過,戥倒是錯怪它了,它的確傾力為楚云升打造了一具心的備用新生命體,它們如今能用上的資源都用上了,但楚云升生命體現在出塵不凡的氣質。并非全是新生命體的原因,它也不知道楚云升自己做了一些什么改動。或許和靈蘊有關。
  而靈蘊又是它們一直想要研究的東西,不過此時還不是提這個的時候。仙女族靈主的失蹤是要務,快速看完戥帶來的分析結果,五序頓時有些奇怪道:“下手的人如此小心翼翼,顯然不敢暴露自己,擔心被95827與另外兩位靈生命發現,但最終又偷偷摸摸地將靈主偷走,不留痕跡,說明此人雖然小心且敢于冒險,而且手中一定有寶貴之物。可以幫助它成功得手。”
  戥贊同道:“何止是小心翼翼,簡直是猥瑣!雖然看不到痕跡,但事件本身就是痕跡,它一定很早就卑鄙地躲在某個角落,等著楚與天羽族靈主以及靈主大戰后想要偷個活靈,卻又生怕被發現,等等”
  說到此處,戥像是想到了什么,飛快地看向五序。顯然是發現了什么。
  “卑鄙,猥瑣,無恥,偷偷摸摸。手中有寶物,野心極大,還是一個靈。這片星域中,除了它。還會有誰!?”五序神色鄙夷,冷哼了一聲道:“十有八、九就是那個偽霸!”
  楚云升點點頭。他也看了戥的數據分析,感覺到“異常”,猜到有可能是銀河系的偽霸,這片星域下,靈再多,目前出現過也就那幾個,如果是個真正的靈強者,不會如此猥瑣。
  仙女族靈主很重要,不僅是活靈的問題,她還是當前形勢的平衡者之一,更是了解三角星系與仙女星系很多事情的最知情的人,具有極其重要的價值,從這點上來說,選擇她下手,又說明其眼光十分精準!
  但這時候,戥卻又搖頭地否定道:“不對,彌婭她們發來過信號,說她們遇到了小蟲子的手下樞機,根據那線體樞機的描述,偽霸一直再說不想趟這邊的渾水,一直在勸多一維躲得遠遠的,怎么會又……”
  這時候,他忽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猛地用老池經常用的語氣道:“尼瑪,被它騙了!我就說線體樞機怎么可能在一個靈的面前被一個源門俘虜!?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
  五序冷冷看向自己面前剛剛從系統中調出來的一個樣貌憨厚的生物圖像,道:“無恥的低等生物,竟然敢跟我們斗智斗勇!”
  楚云升上前,也看向那個面相敦厚的生物:“怎么不敢?它野心大著呢,我也是它的目標之一。”
  這是楚云升第一次見到偽霸的原本模樣,與阮落的靈體不同,可能是它早先的生物形態,不是很清楚,有些模糊,可能時代太久遠了,五序也是在前往三角星系的路上才漸漸找出來的。
  接著,他又說道:“不過既然判斷出是它,暫時就不用擔心,也不用管了,它一時半會應當不會與我們正面交鋒。”
  戥贊同道:“偽霸雖然狡猾,但也就騙騙多一維那個小笨蛋,小蟲子極其腹黑,到時候,不知道誰坑誰呢,有小蟲子在,靈主就是在它手上,最后還不知道會便宜了誰。”
  “小蟲子很腹黑?”楚云升說完又搖了搖頭。
  小蟲子在他面前從來都是一副乖乖的樣子,各種老實,但除了無處可去的線體樞機,其他人,也就渴望力量的睥邁敢“貌似”進入小蟲子的星墳,其他人,就是拔異,打死也不肯進去,最多在外圍站站。
  連讓冷星戰隊吐血的戥,都被它弄得一點脾氣都沒有。
  戥顯然不愿意揭這塊傷疤,轉開話題道:“我剛剛完成戰損統計,如今艦隊只剩下三十七艘戰艦,其他全部戰亡,損失極其慘重,但比起仙女族和神戰雙方艦隊,要好許多,仙女族現今只剩下區區十幾個,它們失去靈主,想要加入我們的艦隊。”
  活下來,不論是星艦還是生命種族,都是最為精銳與強大的,弱者都戰死了,無法在殘酷的靈戰中生存下來。
  如今的三十七艘戰艦中,除了完全生存生存下來的七個旗艦,其他戰艦與艦中種族,都已是這片星域中最為先進的了。
  但龐大的艦隊,如今只剩下這點點,依然讓人感到星空的冰冷與無情。
  很多生命死掉。甚至僅僅是因為實在忍受不了當時的極限摧殘,而且它們還是高等的生命。依然如此,如果地球人等那些低等的生命都還在的話。恐怕此時也死絕了,當初毅然的決定,反而救了這些人一命。
  仙女族請求加入楚云升的艦隊,也不奇怪,此戰之中,損失最少的反而是這支浪尖上的艦隊,現在,更是只有楚云升這么半靈還在,其他都走得走。消失的消失,加入過來就成了唯一的最好選擇。
  另外,它們可能還抱有希望楚云升能夠幫助它們找回自己的靈主。
  “可以,但這里已經不再安全。”楚云升道:“盡快離開這里,另外,烏怒人的探險船我已經找到,但它們已經失去長距星際航行能力,戥,你分派一艘星艦帶上足夠的物資過去援救。不管怎樣,做一下嘗試。”
  他將烏怒人的星空坐標交給了戥,雖說從這里飛過去,外部時間起碼要花費上百萬年。除了三個烏怒人,里面其他人肯定都要老死光了,但這是最后的辦法。越早安排好越好,烏怒人手中有宏觀粒子信息以及三個核心椎體。資料極為寶貴。
  戥飛快地看了一眼,道:“從我們這里過去距離太遠。不如讓弭婭她們過去,她們的飛船速度不但是最快的,而且距離坐標也比我們近。”
  楚云升想了想道:“也好,不用發信號了,我親自過去一趟通知她們,節約信號傳輸的時間。”
  根據戥剛剛提供的資料,暗艦中的地球人冷星人地底小人等等都在那艘快速戰艦上,可以選擇越來越稀少的海族人作為氣泡世界中的定位過去。
  但戥有些不放心道:“你什么時候走?要去她們的飛船?”
  楚云升點點頭:“這邊事情處理好,馬上就要過去,我從烏怒人那邊開始,就接連使用禁術,副作用可能會傷及意識原體,隨時都會出現,必須盡快行動,冷星靈主說它們中的一些人曾發現過一些可怕的事情,我要過去找老赫爾等人詳細了解一下冷星大神山的傳說。”
  他既然做了決定,戥也就不再說什么,天羽族靈主已經退走,一時半會也不會再出現,暫時主艦隊是安全的,便說道:“我有一個初步的撤退計劃,靠攏向我們的一個前輩當初研究黑洞的區域,等你回來再商討細節。”
  楚云升看著立方體外的三十多艘星艦道:“沒有靈的程度,逃到哪里最終還是不行,烏怒人在物質防御上有過重大突破,它們可能曾遭到過靈襲,為此進行了一個防御工程,可以讓它們的星艦在靈襲中能夠有一定的防御能力,我親眼所見它們的探險船在我去的那個地方,依然沒有被完全地損毀,的確是事實,所以要想盡辦法將它們救援回來,大家合力在一起打造出最強的星艦。”
  僅靠假靈是不行的,必須還得有先進的技術,這才是根基。
  戥有些驚訝道:“它們在物質領域已經到了這個程度了?事實上,僅僅做到防御簡單的靈襲,的確有可能,我們的一個前輩曾提出一個理論……”
  這時候,他發現他剛剛說他有一個前輩,五序與楚云升都用古怪地目光看著他,一下子讓他不知道怎么再說下去了。
  接著,楚云升打破尷尬,向五序道:“是不是覺得我的這個生命體有些不一樣?”
  在他進來的時候,五序和戥都發現了,沒想到楚云升會主動提起,兩人都道:“是的,是靈蘊的問題?”
  楚云升道:“有靈蘊的原因,但不全是,主要是我參照烏怒人從一個宏信息微粒結合假靈研究出的一些東西,對它進行了一點點改造。”
  戥首先敏銳地吃驚道:“宏科技!?”
  五序也驚住了,靈蘊和宏科技都是一個層次上的事物,但又完全不同,一個是運用,一個確實可以刨根究底的理論基礎。
  楚云升點點頭:“只是一點點,很少,還不能算,但它的威力已經顯露無疑了,我以它改造生命體,天羽族靈主在逃亡中,來不及用受損的靈蘊的情況下,皆不敵我。被我一路追殺。”
  僅是一點點,就如此不凡。可以想象,如果真正掌握了宏科技。將會是多么的強大與可怕!?
  戥與五序都有些發呆,它們的種族和烏怒人一樣,都無限地向往傳說中,甚至都不能證明存在的宏科技,而現在這扇大門,竟然掀開一個縫隙。
  比立方體中的那個模型還要令人振奮,模型雖然神奇,甚至還在對黑暗生物的戰場上用過一次,但始終不如楚云升這一次來得真切與實際。它是可以用于現實的東西了!
  雖然僅僅是一點點。
  五序回過神來,才道:“95827,可以不可以讓我們研究一下?”
  楚云升看著它與戥道:“告訴你們自然是想讓你們參與的,等想辦法將那三個烏怒人弄回來,造出一走新的星艦,大家合力在一切,爭取破開更多的內容。”
  五序頓時振奮起來,如果卓爾人,烏怒人以及戥的種族。三大族的信息合在一起,又有這顆宏微粒,還有它至今藏著的宏碎片,說不定真的能夠破開一些東西來。將整個艦隊強大地武裝起來,而最關鍵的是,95827是卓爾人!
  戥跟著道:“我再查一下黑洞前輩的坐標。”
  它自從上了楚云升這條賊船。現在才算看到了一點點希望與好處,其他時候。完全都是賣命。
  楚云升不去管它們,但他發現五序似乎有什么話要對他單獨說。而戥又始終沒離開……
  外面的仙女族漸漸靠攏過來,雙方聚集在一起,朝著戥最新的坐標點默默航行,而楚云升則通過氣泡的世界,來到弭婭等人所在的快速戰艦。
  靈戰的戰場也完全地寂靜下來,除了一些無法再捕捉的碎片,其他一切能帶走的,包括尸體,都被收攏在倉庫作為物資帶走。
  戰場的邊緣,一艘威武的星艦正在加速當中,它也被靈襲邊緣波及,但除了被迫降速,沒有太大的傷害。
  指揮艙中,安第魯寶相威壓地坐在他特制的,象征著權力的懸浮寶座上,面色肅穆,沒人知道嚴肅的他在想什么
  “那兩個女人和楚云升,左旋前儲有很大的關系,那兩個女人是楚云升的人,那兩個女人與楚云升……靈上帝,靈大爺,靈祖宗,法克,靈爸爸!你們就把這兩個**妖精收走吧!”
  他一直在心中默默地一遍遍地大聲“祈禱”著,直到現在,一切都平靜下來,他的面色更加的威嚴與嚴肅了
  “騙子,騙人的!不是說靈可以知道我在想什么嗎?不是說靈無所不知嗎?怎么聽不到!騙子!騙子!”
  艙門口,走入了一個女人,看著他肅穆的表情,淡淡一笑:“安第魯,你在詛咒我們嗎?”
  寶座上的安第魯保持著嚴肅的表情,道:“怎么會呢?我正在思考我們的航線問題,文小姐,我是真誠地與你們合作的。”
  女人依舊是淡淡的笑容:“你心里在想什么不用掩飾,我們知道,你斗不過我們的,不過,沒關系,你只要按照我們說的做就行,真算起來,我們和你并不是一紀的人,所以你將來仍然是你七紀的大紀子,沒人能搶走。”
  安第魯點頭道:“當然,我不會違背自己的承諾的。”
  女人道:“那就好,你也是知道的,你的紀子是怎么來的,如果沒有我們,現在坐在這里的說不定早已是阮家的人,不過,將來也不是不能再換的,你要明白就好。”
  安第魯趕緊道:“是,我明白,文小姐,我能不能知道你們到底是那一紀的?我到底是在為誰效力呢?”
  女人笑了起來,樣子也很好看,但讓安第魯心中發毛:“知道得越多,你就越可能坐不穩你的紀子。”
  安第魯便不再問,女人交代了一件事后便離開了。
  女人一走,他便厭惡地從他“喜愛”的寶座上站起來,握緊拳頭,臉色變化,似要將這個寶座打碎一般,但最終忍住了,又回到寶座上,再次露出威壓與肅穆的表情,似在思考航線的重大問題。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