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353 你不過是個報信的

^
  楚云升與暗域靈主以氣泡的世界為跳板而穿梭而來,無殼飛船中的人,還不知道前方戰場的最終情況,光帶來的信息還在飛來的路上。[ads:本站換新網址啦,速記方法:,.]
  突然見到了這場追殺,突然就敗了,雖然這場靈戰的成敗與它們沒有什么關系,甚至還是受害者,但左旋的前儲突然前間的強大起來,讓所有人都感到不適應。
  能擊敗并追殺一個靈主,不管用了什么辦法,也不管借助了什么機會,依然不可想象。
  星空之中,樞機生命是一切的基礎,源門生命是無恥的破壞者,而靈卻是一種象征與傳說,受到所有生靈的膜拜,追殺這個字眼實在難以用在靈的身上。
  暗域的靈主逃到了無殼飛船的范圍,終于了停了下來。
  “有意思嗎?你根本殺不掉我的。”它淡漠地望著虛空中楚云升入侵的一個正在被他靈蘊改造的生命體,沒有被在追殺下狼狽的惱羞成怒,也沒有因為未能在之前搶先殺掉楚云升而感到沮喪,語氣冷淡。
  滿不說楚云升不是真正的靈,就是一個真正的靈,想要徹底殺死它,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就像它只想擊潰仙女族靈主,從未想過要將她完全地殺死。
  靈,從來都不是那么容易死的,要不然就不為靈了。
  像是被它說中了一樣,楚云升沒有再次追殺上來,雖然仍然進逼向前,似隨時都會再次手起刀落,將暗域靈主的新生命體斬殺。
  “我覺得挺有意思,而且靈也未必是永遠不死的。”他繼續前進。
  暗域靈主冷笑一聲:“你在顯示你神國前儲的威風身份嗎?不要忘了,你只是一個廢儲,即便不是,你真的以為老神尊是想讓繼承神國嗎?你夠資格嗎?”
  楚云升繼續向前逼近,絲毫不受影響地,語氣平淡道:“從我知道的那天起,就沒有這樣想過。”
  暗域靈主一路逃到這里。似乎就是為了保住這艘飛船,到了飛船的上空,便不再飛逃,一動不動。擋在楚云升進逼道路的跟前,冷淡道:“你倒是自知,神國在上,不是你能想象的,你不過是個報信的。甚至連報信的都不是,想太多只會讓人覺得你很可憐與可笑。”
  楚云升倒是點了點頭,道:“你說的不算錯,但既然如此,我是小人物,連仰視你們的資格都沒有,不知道你們為什么非要殺我不可呢?”
  他說的很“謙虛”,像是困擾已久的疑問。
  暗域靈主看了他一眼,接著,帶著一絲似乎感到好笑的語氣道:“很不解?想知道為什么?覺得我非要殺你是因為你其實還是很重要的?事實并不想我說的這樣?這給了你一種心理暗示。認為你自己其實還是有什么特別的地方,比如我們擔心你回到神國之類的事情?”
  他冷笑,楚云升卻似乎很認真地說道:“是的,我很不解。”
  暗域靈主淡淡道:“和你說了也沒有關系,我剛才說了,神國在上,不是你能想象的,神國知道的事情也不是你所能了解的,不論老神尊為什么選擇你的祖先,你的使命確定已經結束。大黑暗就要來臨,但你卻還活著,對神國未來的計劃部署,對有些人與事情。都是一個要清理掉的遺留因素,你借助神儲詔書完成了使命,但也因為神儲詔書的強大,產生了一點副作用。”
  楚云升一邊聽著一邊繼續向前進逼,同時像是在仔細理解它的話一般道:“這么說,我還活著。成了一個使命完成后的副作用,現在是到了是要清理掉的時候了?”
  暗域靈主道:“不錯,你必須要死,不論新神國,還是原神國,都是一樣。”
  楚云升繼續點頭:“我明白了,難怪我看到一些地球人在左旋的艦隊之中,你們也在利用地球七紀作為你們的計劃之一,只是不知道,我還影響了你們哪些其他的計劃?或者說,副作用?不僅僅是地球七紀吧?”
  暗域靈主冷淡道:“你不夠資格知道。”
  楚云升卻忽然語氣一改,變得有些銳利起來,道:“不是我不夠資格,是你根本就不知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以你零維世界的能力,你應該就是天羽族的靈主,而你也不過是多年前被派來在地球上部署天羽國,想要殺死我,并且還想得掉一些東西的投機者罷了。”
  暗域靈主自然能感覺到他的語氣變化,不屑道:“和你說了這么多,真以為是被你所逼嗎?不過是我需要一點時間恢復,現在你已經對我產生不了任何威脅,再過一會,我甚至可以再次殺掉你。”
  楚云升冷然道:“你就真以為我殺不死你嗎?你的天羽國早被我滅盡,你唯一成功的試驗品,如今還在我的手中,現在,你自己又被追殺到這里,你一直都在敗。”
  暗域靈主在聽到天羽國被滅的時候,絲毫沒有反應,只有在聽到唯一成功的試驗品時,才微微一動,但很快便閃逝過去,看著越來越近仿佛馬上就要再次斬下的楚云升道:“我倒是希望你能,那就證明了我是錯的,可惜,你沒有機會了。”
  楚云升卻點點了頭:“若你所愿。”
  暗域靈主聽他淡淡的語氣,不知為何心中毫無征兆地跳了一下,這時候,就看到楚云升并沒有像之前追殺的那樣再沖上來,而是抬起頭,朝著幽暗空曠的星空,說道:“我已經吸引與麻痹它這么久了,你該出來了吧?”
  暗域靈主與無殼飛船上的生命都不知道他在說什么,暗域靈主甚至以為他在虛張聲勢,正要揭穿,就聽到黑暗中傳來一道似孤寂很久的聲音:“小家伙,你怎么知道我會出現的?”
  暗域靈主頓時大驚,它是知道這片暗域中不止它與仙女族兩個靈主,但是沒想到,這么快就又出現了一個,而且關鍵的是,它一點覺察都沒有!
  緊接著,它驚愕地發現。自己“動”不了了,不是身體,而是零維,像是被什么力量悄然捕捉。如今牢牢地被限定住。
  楚云升此時終于停下了繼續進逼的腳步,目視那片黑暗的星空,在目光的遙遠盡頭,似有一個冰冷的星球,靜靜地潛伏在那里。
  “在冷星。你已經被卡在虛實之間很多年了,如果不乘著現在的機會,想要再遇到一個靈,遇到一個大意的,并且還是剛剛靈戰之后的虛弱的靈,我想很難很難了,一旦離開這片復雜的星域,再尋找一億年,估計你連一個源門巔峰生命說不定都遇不到,別說一個靈了。”
  那道孤寂的聲音絲毫不理會暗域靈主此時為時已晚的苦苦掙扎。似仍奇怪道:“你怎么知道我需要一個靈而不是一個合適的降臨體呢?”
  楚云升倒是看了暗域靈主一眼,然后道:“如果你需要僅僅是降臨體,以你在冷星下那么多年時間,早就能找到合適的人選,你也早就出來了,所以你根本出不來,不是降臨體的問題,你自己說過的,你在等接替你的人,而能接替你的。只有靈,當初如果我不是假靈,或許已經被你接替了。”
  那道孤寂的聲音,聽到這里。似有些憤怒:“行間當年騙我,信誓旦旦說會有人來接替我,讓我守了這么多年!小家伙,你說的不錯,只有靈才能將我從被卡的狀態中置換出來,但你如何肯定我會在這里出現?”
  楚云升仍然繼續看了暗域領主第二眼。再說道:“我剛才已經說了,除了這片復雜的星域,你找到不到其他地方有這么多的靈,并且還有這么好的機會。”
  那道孤寂的聲音像是質疑道:“我是問你,你怎么確定我會選擇它,而不是剛才和你聯手的那個仙女族靈?它也一樣重傷了。”
  楚云升第三次看向仍在苦苦掙扎的暗域靈主,在孤寂聲音與他說的時候,它似乎正在被一種力量拉入到深淵,速度越來越快,馬上就要徹底陷入進去。
  他突然一動,來到暗域靈主的身前,同時道:“很簡單,如今彩虹橋崩塌,你又被卡在虛實之間,接替你的人不是主動自愿,或者有人幫助的話,就需要一些特別的零維能力,讓你可以將它強行置換進去,這位正好擁有這樣的零維能力。”
  孤寂的聲音不信道:“真的嗎?”
  楚云升也飛快并很坦承地道:“我猜得。”
  孤寂的聲音道:“哦,如果你猜錯了,怎么辦?”
  楚云升看著暗域靈主的“眼睛”,道:“那也沒什么,它想殺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無非就是各自暫時退走,再過一段漫長的時間,再戰一次。”
  這時候,暗域靈主似乎在楚云升的眼神中看到了什么,它已經即將完全地陷入恐怖的深淵之中,下一瞬,楚云升似乎從以靈蘊改造完成后的生命體中消失了,然后又返回來,僅僅是一瞬間的事情。
  孤寂的聲音突然驚怒道:“小東西,你干什么!?”
  它已經在努力干擾楚云升了,但置換的過程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時間。
  在氣泡的世界中,楚云升的黑氣之線纏繞在暗域靈主的氣泡上,將它從飛向一片朦朧的深淵硬生生地拉了回來,在氣泡的世界,唯有黑氣能夠做到這一點!
  暗域靈主也感覺到突如其來的變化,如絕地逢生一般,產生了希望,一下子明白了楚云升始終注視它情況的原因,也讀懂了楚云升的眼神楚云升不想它“死”。
  “你想要什么?”它很干脆,也很敏銳。
  楚云升生命體如此接近它,以至于,它完全可以在楚云升的靈蘊中封閉波動,不用擔心被孤寂的聲音察覺。
  “關于我的事情,你還有什么要補充的嗎?”楚云升看著它道,大有一個滿意就會松開黑氣的架勢,讓它萬劫不復。
  “沒有了。”暗域靈主果斷道:“即便還有,的確是不能說的,否則,相比神國懲罰,還不如選擇陷入這片深淵。”
  楚云升沒有再逼,時間緊迫,不理會孤寂的聲音,又道:“如今彩虹橋崩塌,但你卻可以有辦法來往,我見過你成功試驗品一個天羽族的部分能力,以此法來交換!”
  與此同時,他以近身靈蘊完全隔絕暗域靈主的感知,終于回應孤寂聲音,道:“我幫了你這么大的忙,總不能一點好處都沒有吧?”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