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350 一個絕望進入到另一個絕望

^
  楚云升從奇異空間脫離出來,隨即便再次進入零維,然后進入氣泡的世界,尋找回路。
  如今,他和三個烏怒人所在的位置,戥與五序艦隊所在的位置,以及小蟲子的位置,各在星空的一方,相距極其遙遠,依靠烏怒人的懸椎體難以星際航行去匯合,通過氣泡的世界,是唯一的辦法,也是最快的辦法。
  但他剛進入氣泡的世界,便發現回路的盡頭,他當初出發的地方,似有一層壁障,無法再進入,小蟲子那邊不zhīdào出了什么問題,像是一種被動的封閉的休眠,無進無出。
  “三角星系也出了問題。”電說道。
  它出來后,便開始觀測距離它們最近的一個星系,也是戥、五序與楚云升約定的目的地。
  烏怒人的椎體探測飛船雖然都損毀了,但核心的主懸椎體都完好的保存下來,尤其是第一等級探險船的懸椎體,功能完備,信息充足,是它們的同類漫長宇宙探險積累下的寶貴財富。
  電身處第一探險船的懸椎體,執行宇航、探測、巡天等工作,沒有探險船體,僅靠主懸椎體在宇宙航行,還是很危險的,弄不好就會遇上不可挽救的宇宙災難,或者徹底迷失在星空之中。
  第三個烏怒人進入第五等級探險船的主懸椎體,整理它們死去的同類所留下的各種資料,整合三船的全部信息,而雷則終于如愿以償地霸占了它們原來第九等級探險船懸椎體,成為那里面唯一的權限者。只不過里面裝載的不再有烏怒人,而是從奇異空間中帶出來的各族生物。從銀色軍團到集合生命,全都進入到它的主懸錐體中。
  除了楚云升。三個烏怒人不準其他任何生物進入第一與第五探險船的主懸椎體,即便是自認為比烏怒人高等的集合生命也不行,勉強將烏怒原來的最低也就是第九等級探險船懸椎體單獨辟出來,作為“難民船”,收容這些生物,并繼續由雷進行“管理”。
  雷的任務也很明確,當前最主要的一條,便是查清楚集合生命的來歷與底細,它們被火蟲與后來的塔狀生命都稱之為“源奴”。或許對楚云升的命源乃至靈蘊會有所幫助。
  遭遇過奇異空間與之前的一邊一界后,沒有靈層次的能力,三個烏怒人也感到危險。
  星空中,黑幕般的宇宙背景里,不算巨大卻也十分浩瀚的三角星系,點點星光神秘地閃爍,像是具有生命一般地“呼吸”,并疑似正在遠離它附近的仙女星系,這是非自然的現象。引起電的不安。
  “出問題的不一定是三角星系,也可能是仙女星系,那里或許更加危險,以致它被斥開遠離。”楚云升也在第一探險船的懸椎體中。周圍旋繞著星際空間圖,道:“繼續搜索7351象限區域,如果戥它們不在那里。會按照約定給我和小蟲子發射一道信號。”
  要在相距遙遠的星空中,想要偵測到一支哪怕是一個艦隊的飛船。只要對方刻意隱藏航跡,低調靜默航行。即便是進行上千次的定向巡天,也無法將其找出來。
  和星球、星系比起來,它們實在是太小了,無論是體積,還是質量,以及光度,都幾乎不可察。
  唯一的希望,便是主動式的信號,有可能被監聽到。
  但因為存在時間的問題,即便信號以光速發射,穿過漫長的星空暗域,都上無數年的時間,主懸錐體不是宇宙飛船,雖然具備一定的星際航行能力,但達不到極高速的能力,也沒有足夠的物資續航,當初在新世界,雷便是以此來反對電試圖以主懸椎體脫離探險者而進入星空。
  以地球時間為單位,要上幾十萬年,甚至上百萬年才能監聽到的那道信號,不要說銀色軍團等人,就是楚云升也無法等上那么久,話句話說,他們實際上已經被困在暗域之中了,即便擺脫了奇異空間的束縛,面對浩瀚無垠的時空,也無能為力,不過是從一個juéwàng,進入到另外一個juéwàng,宇宙依然冰冷。
  暗域的危險,這便是其中之一,沒有附近的一顆恒星物質可能采取,沒有物資可以用來重新打造一艘可以戰勝時間的星際飛船,在空無一物的暗域中,一艘即使殘破不堪,但只要還能高速進入相對時空的飛船,都是生存的寶貝。
  否則,窮盡一生,也只能爬行在數百萬光年的遙遠時空中,永世不得解脫,上百萬年的時間,即便是烏怒人,也看不到盡頭,畢竟,在奇異空間中,為了脫困,電等三人在相對時空的漫長時間里,已經提前幾乎耗干了懸椎體中的精華。
  如果沒有奇跡發生,遇不到諸如大規模的隕石,或者一顆流浪暗行星的話,除了楚云升之外,包括三個烏怒人在內,其他所有生物的結局都已注定,都要困死在茫茫的暗域之中,即便戥與五序率領艦隊趕來救援,等到趕到的時候,他們也早已在百萬年前老死光了。
  時空的問題,無解。
  第三個烏怒人明顯已經放棄了生還的希望,一刻不停的在整合三個主懸椎體中的信息,準備在生命終結之前,將這些信息以烏怒人的加密放射,發送向宇宙的深處,期望被其他烏怒探險船接收到,繼承與積累xiàqù。
  電仍沒有放棄希望,試圖在探測的同時,發現附近有奇跡般的物質云,或者其他東西,還有就是,外界的時間問題,希望已經過去很久了,戥的艦隊已經完成物資補充任務,正在接近它們。
  所有人當中,只有楚云升不會被困在這里,通過氣泡的世界,他隨時可以離開,哪怕去往的地方出錯,也可以通過再次反復的嘗試,離開暗域的桎梏。
  “如果您的艦隊不在附近,我們也遇不到物質聚集帶,就沒有任何辦法了,除非能夠從虛空中捕獲潮汐起伏出現的并迅速消失的一對粒子中的一個,但那樣的技術,等同于無中生有,在實驗室里或許還有可能,規模化獲得幾乎達不到。”電無奈地說道。
  它不想死在這里,剛剛從奇異空間得到宏科技的一粒信息,一個世界的大門真正緩緩打開,真正的大時代腳步聲正在靠近,無論如何,它都希望自己能夠親身見證與參與jìnqù,而不是成為烏怒人歷史上如戥口中的某個“前輩”。
  但它們并非完全沒有辦法,楚云升明白三個烏怒人的打算,如果沒有希望,它們將選擇清理光懸椎體中一切消耗物質的其他生命,將自己的生命活動壓制到最低程度,甚至是假性死亡狀態,讓三個懸椎體在暗域中自行漂流,如同冰冷的棺材一般,等待百萬年后的“靠岸”,或者其他烏怒人趕來援救。
  楚云升沒有說什么,也沒有干涉它們,只在離開前說道:“我會回來一次,在我回來之前,不要放棄。”
  電有些黯淡道:“如果有一絲希望,我們也不想這樣,每一個曾經進入過奇異空間的生命,都極具后續的研究價值,你放心,我會堅持到你回來,希望我們能夠遇到一片物質松散帶,哪怕是一小片。”
  楚云升點點頭,也沒有再與意意斯等其他人告別,以蟲身保留在電的主懸椎體中,立即再度進入氣泡世界。
  雖然小蟲子那邊jìnqù不,但戥那邊的氣泡他也做過標記,可以飛臨過去。
  但讓他驚訝的是,被他標記的卓爾人氣泡也進入不了,似乎有兩股力量將它們包圍起來,隔絕在一種壁障之內,唯一能進入的,只剩下地球人的氣泡。
  這兩股力量都很強大,與曾經銀河霸主透入到氣泡世界的性質類似,但不知要強上多少,也正規許多,幾乎沒有漏洞,應當是靈的力量。
  楚云升心中微沉,隨即便迅速進入其中一個地球人的氣泡之中。
  等待他的有兩種可能,一種是進入戥所率領的原冷星艦隊地球人,一種也許是安第魯所率領的紀子艦隊。
  或許,還有另外一種,投靠了神戰一方的阮家地球人勢力之中。
  到底是哪一邊,他也無法確定,氣泡的世界只能識別生命體進行歸類,無法準確的定位,一切只有在他睜開眼的瞬間,才能知曉。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