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1342 靈主要見你

^
  那道白色的光影以違背物理定律的超光速,在星系的各個角落繁星般地出現,在布滿星系的各個種族的視線中出現,往復巡攻,光輝交織……戥與五序看到的是縱橫數十萬光年的恐怖數列矩陣,拔異與海國大殿主看到的則是滿天飛舞的瘋狂劍式,而銀色戰艦中的巔峰源門緊緊地盯著七道光柱,一動都不敢動。…小,
  但不管看到的是什么,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迅速地便已經完全看不懂,不論是戥與五序努力想要跟上的那些恢宏矩陣,還是拔異眼中似曾相似的迷幻劍式,都是一樣。
  戥聽到的聲音越來越多,甚至有一個聲音來自于他們進入仙女星系時所遇到的第一支弱小艦隊,而神奇的是,此時他們的位置與這支小艦隊早已不再同一懸臂上,相距極其的遙遠。
  為什么能聽到,不知道。
  不僅他能聽到,其他人似乎也能聽到,仿佛大家都同時處于同一個頻率的超光速廣播上,所有人,或者,所有的生命,都能夠在瞬息的時間內聽到或者看到,另外一個懸臂上的其他一個生命的聲音與世界。
  每一個人似乎都是“廣播”,每一個人似乎也是“廣播”接受者。
  每一個人都在自己的“視線”中看到一道閃過黑暗的白影,每一個也都在自己的“視線”中看到七道光柱……
  戥忽然想到了什么,飛快地道:“五序?你聽到嗎?”
  “看”著整個“星系”“聽著”無數生命的聲音,和他一樣沉陷于不可思議的宏大結構不解中的五序。下意識地道:“什么……”
  但下一刻,它立即反應過來。震愕中帶著意思興奮道:“你能和我說話?等等,等等……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它明白的瞬間,戥也明白了,兩人剎那間的激動猶如一個小學生終于揭開一道可以推開中學大門縫隙的謎題,雖然依舊不能跨入那道門,但通過門推開的縫隙看見門后的精彩,而不至于完全稀里糊涂,什么也看不到。
  “我們看到的是它所看到的,我們聽到的是它所聽到的。”五序仍在繼續說著,或許是這句話不太好理解。它迅速而間接地最后說了兩個字:“零維!”
  戥驚嘆地補充道:“太快了!”
  這時候,充滿求知欲的海國大殿主忍不住插嘴道:“什么意思啊?”
  五序沒有興趣理會它,戥倒是很耐心地給它解釋道:“那道影子,看到了沒有?它在穿梭我們的零維,穿梭整個星系所有生命的零維空間,我們能看到的能聽到的信息,是它從其他生命零維意識中攜帶過來的映射,看起來,就像是我們自己看到與聽到的一樣。實際上,都是它造成的,它是一個媒介,就像是光子在宇宙中傳播一樣。它在零維中傳播。”
  海國大殿主想了一下,還是無法理解:“既然它是媒介,我們只是被動被它穿梭。那我們之間怎么可以自由的說話?”
  戥贊嘆道:“它太快了,快到了我們的生命。我們的零維,都無法分辨其中的間隔。就像人類的眼睛,運動圖片速度達到一定的幀,就會形成連續的動畫景象,我們現在說的每一句話,在說話的同時,已經被它不知道來回攜帶了多少圈了,所以,你能聽到,而且不僅你能聽到,拔異也能,旋臂對面的那支小艦隊也能,時間上,它們和你幾乎感覺不出有什么差異。”
  拔異的確聽到了它們之間的對話,但他明智地選擇閉嘴,只有海國大殿主仍然孜孜不倦地試圖攻陷它或許一生都攻陷不了的“陣地”,更加茫然起來:“但是,這樣的話,信息不是超光速了嗎?”
  五序本可以完全不理會它的,在此時,同時有無數的聲音猶如噪音一般地在每個人的聽覺中,但因為海國大殿主是在與戥交談,而它不僅要與其他卓爾人商量,還要與戥做進一步的交流,因此一直被強迫聽著,戥的時間被占用,它便無法再容忍下去,打斷道:
  “確切地說,那不是信息,戥這么說是為了便于你們的理解,你們的詞匯中找不到更貼切的形容,它發生在你的零維中,你甚至可以將它當做是一種幻覺,并非現實物質信息的傳遞,它對現實的影響體現在更高層面,是相對靜止的無數獨立意識與相應空間中物質的相互能動……好了,你的水平聽再多反而更加迷惘,仔細看它的影子吧,或許對你的修煉有好處。”
  海國大殿主不知道那是五序的聲音,和其他人,它對卓爾人都不熟悉,對卓爾人的頭頭五序,就更加地不熟,因此一時也沒有敬畏的心理,便說道:“但是……”
  它的話還未說話,拔異終于出聲道:“你就閉嘴吧,法克,你們說的每一句話,全星系的人都能聽到!”
  另外一邊,五序向戥道:“我們分析了一下,它通過分散在星系各個角落的生命視線獲得實時信息,然后在無數零維空間中,建立整個星系模型,再通過這個意識的模型,對各個角落生命視線外的死亡之光進行狙擊,整個過程,從現實到虛幻,再從虛幻到現實,因此它顯得無處不在,比死亡之光更快更迅速。”
  戥接著道:“簡單來說,它利用我們的零維為跳板,縱橫整個星系,建立我能看到的矩陣世界;復雜來說,它其實是在利用我們自己的力量與死亡之光的宏碎片進行對抗,它和七道光柱所做的,僅僅是重組、整合以及統一了整個星系的生命能力。”
  “這一切似乎有是預謀的,建立在仙女星系均勻密布生命的基礎上,否則它們也……”五序還要說什么。這時候就聽到來自銀色戰艦中的冰冷聲音道:“你們倆能不能安靜一點?這是神尊之戰,豈是你們能看明白的?仔細看那些死亡之光與矩陣世界。說不定對你們的科技有很大的提升幫助,不要再說話。所有人都不要再說話,不要干擾兩位神尊的戰斗,否則大家都是死路一條!”
  它的話中,附帶了一份語言翻譯字典,在下一刻,便傳遍了整個星系,但效果卻并不怎好,各種竊竊私語的議論仍然十分的巨大,只有戥所在的艦隊。威懾于銀色戰艦的恐怖,都閉上了嘴巴。
  銀色戰艦中的冰冷聲音一邊繼續敬畏地盯著七道光柱,一邊再次冷聲道:“都閉……”
  它的話也沒有說話,便被一個更加強大的聲音覆蓋:“都閉嘴,不得再發出任何聲音,我是仙女族靈主!”
  冰冷的聲音立即不再說話,星系中其他角落的各個種族生命也統統銷聲!
  星空中頓時再次沉寂下來,巨大的星系之上,演化著不同的生命眼中不同的景象。七道光柱透過數不清的零維空間,始終如山一般地牢牢地將死亡之光釘擋在星系之內,任由其被來回的白光絞殺。
  這個過程并不太長,但極其的恢弘。極其的激烈,空前的交殺,終于在不久后。死亡之光便在星系的各個角落被擊碎為無數獨立的碎片,然后再被一一清理。
  當最后一個碎片在所有人的視線中消失的時候。仿佛能聽到死亡之光在“死亡”前不甘地慘叫。
  按照五序的說法,它中了某種埋伏。上了當,陷入了布置好的陷阱,而結果便早已注定。
  如果整個星系沒有布滿生命,它還有機會,如果它沒有展開,也許也還有機會,但現在,它沒有了,戰敗似乎在很久很久之前,便決定了,此時不過是最后的一擊。
  當它消失的剎那,那種超光速超距的視線,便立即隨之消失。
  但在消失前的一瞬間,幾乎所有人都看到巨大的星系之上,漆黑的星空之中,浮現出兩個巨大的面孔對拔異和海國大殿主來說,他們看到就是兩個面孔,而對戥而言,它看到了是兩道不可思議的“信息”流,或者說,意識流更為確切一些。
  其中一個面孔俯視著戥的暗艦,而另外一個則冷漠與極其嚴格地望向遙遠的深空,看都沒有看底下的銀色戰艦一眼。
  “老神尊!”
  銀色戰艦中的冰冷聲音幾乎顫抖地驚懼說道,像是打破寂靜的石頭,在整個星系無數人的心中投下核彈一般驚濤駭浪。
  即便是那里靈主也是一樣。
  戥也在顫抖中,他感覺到俯視他的“面孔”,似乎向要對他說什么,但他又無法與它準確地匹配上,就像某種接口定位到了,但是卻無法匹配地接上。
  他猛地想到了楚云升,這個面孔應該是要對楚云升說什么,因為他有楚云升的符文關系,所以只能被定位到零維,但卻無法匹配上接口。
  下一刻,兩道面孔同時消失,星系恢復平靜,數不清的飛船戰艦,像是剛才做了一場夢一樣,回到現實之中,要么繼續向星系圓盤的上空逃飛,要么墜落回星系之內。
  仿佛時間在剛在的某個時刻,被切了一刀,中斷了一下,現在又恢復了。
  所有種族,所有生命,一邊操控著飛船,檢測著周邊的情況,一邊匆忙地將剛才見到的一切都盡可能地詳細記錄下來。
  銀色戰艦中的冰冷聲音說得沒有錯,甚至五序也沒有說錯,不管是對科技,還是對修煉,剛才的一幕對它們都有無窮無盡的幫助!
  這甚至是超越靈的戰斗場景,哪怕大家能看到的僅僅是戰場的一角,能夠理解的僅僅是零星半點,也將受益無窮,對海國大殿主如此,對旋臂末端的那個小艦隊如此,對五序等卓爾人,甚至那個仙女族的靈主,也是如此。
  雖然死亡之光逝去,戰爭似乎平息了,但是沒人再敢在這個星系待著,紛紛操控著飛船繼續離開星系,哪怕一分一秒都不敢在延誤。
  戥暫時在各種不解的念頭放在一邊,指揮著艦隊向星系之外逃離。
  漸漸地,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發現了兩個異常,一個是五序突然相似啞巴了,一直沉默著,而仙女族的殘余艦隊,似乎正在朝著他們的方向運動。
  許久之后,當他收到來自其中一個仙女族信號后,便立即且必須要與五序商量了“左旋神國的前繼承者,我們的靈主要見你!”
  而此時,五序還在埋頭地計算當中,并且同樣的計算,它已經與其他卓爾人做了上萬次了,每一次的結果都幾乎相同它所在的立方體,在死亡之光逝去后,突然重了一點點!
  這一點點十分微小,幾乎不可察覺,但追求完美的卓爾人還是捕捉到了,并且通過上萬次的計算排查,找到了多余的那一點點極其微小的質量,來自于楚云升曾打開過的無上科技模型,以能量形式轉化出的質量。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