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1339 別人的航行

^
  作為如今全艦隊中最早從楚云升那里接觸到紀子秘密的人,并且親身經歷過地球撞擊冷星的那一刻,后來更是見證地球神奇的失去蹤跡,再到銀河星系的熄滅,現在的釋放出宏科技的碎片,一切的一切加在一起,讓拔異越來越感覺到,找到地球,才能解決問題。》小,
  但地球自與冷星擦肩而過后,逐漸消失不見,后來電與地底小人曾觀察到,在地球消失的地方產生空間奇特的漣漪,雖然與后來的銀河星系熄滅不知道有沒有什么關系,但很多人,包括地底小人都認為地球一定在某個地方,甚至可能已經進入暗域。
  曾有過一個情報,根據線體樞機與小蟲子俘虜的一個星空種族描述,它們曾見到過一個行星飛入暗域。
  戥的暗艦中有小蟲子以前傳送給他的所有詳細情報資料,存有那顆行星最后的蹤跡方位,拔異不知道如何找到它,但不找就沒有活的希望。
  “地球肯定沒有在仙女星系出現過。”戥看著懸浮在暗艦副艙中的拔異,給他分析道:“雖然我們的位置仍然處在仙女星系的一個小懸臂末端,但整個仙女星系因為特殊形式的戰爭早已布滿生命,地球出現在任何一個角落都會被發現,而到現在為止,我們以及銀色戰艦搜集到的情報與攔下的大量信號中,都不曾有提及外來的行星,所以它在仙女星系的可能性很小。
  當然它的確可能與銀河星系的異變有關,但它不一定是戰爭的發動者,宏科技的碎片在這里。它卻不一定。”
  拔異能想到地球,戥自然也能想到。甚至將宏科技碎片與地球聯系起來,但他與五序做過判斷。如果地球出現,仙女強族作為稱霸一個巨大恒星系的巡弋者,不會認為敵人沒有具體的形式,那么大的一個行星,在戰爭爆發了很長很長的時間中,尤其是現在生命遍布的形勢下,不可能不被發現。
  拔異卻說道:“我不是說在仙女星系內尋找地球,是在暗域,或者其他什么地方。”
  戥以為拔異還不知道他們已經闖入了一個無形的牢籠。馬上繼續道:“拔異,我們已經出不去……”這時候,他突然停了下來,定定望著拔異,忽然道:“你的意思是你們自己去?”
  如果五序在這里,一定會認為拔異是在異想天開,這么多先進的星空種族都無法離開仙女星系,從飛船技術到生命科學統統原始落后的地球人,怎么可能離開?
  但戥卻忽地覺得自己疏忽了什么。疏忽了一個重要的地方,越來越邊緣化的地球人,除了提起楚云升時還會有人想起,其他時候。包括七大旗艦都幾乎將它們徹底遺忘,哪怕它們的地位依舊處于不上不下的位置,但它們實際的能力卻達不到這個地位。只能是個擺設。
  “行不行都可以試一試。”拔異也不敢確定:“老板曾說過,不管是安第魯帶走的紀子艦隊。還是我們這些被遺棄的人,都是某些生命的棋子。雖然作為棋子,要受人擺布,有種種的悲劇,但也不是一點好處也沒有,起碼作為棋子,理論上在沒有發揮棋子作用前,就不應該被布下棋子的人稀里糊涂第殺死在這里。”
  他說得頭頭是道,但并非無懈可擊,銀河系熄滅的時候,哪怕他身在安第魯的紀子艦隊,要是逃不出來,也是一樣的死,然而如果他猜對了,他們就可以飛離仙女星系的牢籠,而宏科技碎片有可能對他們的離開視而不見,就像銀河系熄滅對紀子艦隊的逃離視而不見一樣!
  而且一旦成功,就代表著,即便在仙女星系的抵抗徹底失敗,整個艦隊仍還有一線的希望,哪怕這絲希望很小很小,只要存在就有堅持的理由,而現在所有人最怕的就是無路可走。
  戥不會懷疑拔異是想要趁機自己獨自逃走,以地球人的技術能力,不要說橫渡仙女星系外的星系團與其他星系團之間的更大暗域,就是在銀河系與仙女星系之間的小暗域中,沒有更先進的艦隊的支持,簡直寸步難移。
  嚴格來說,地球人乃至地底小人都遠遠算不上星空種族,都是被拔苗助長的典型,它們在星空中實際上是生存不了的,想要活下來,除非回到地面,因此類荑族星球的確曾是它們當中很多人的最好選擇。
  拔異他們出去之后,想要活下來,就必須竭盡全力找到地球,找到能解決問題的辦法,反過來再幫助整個艦隊脫離死亡之境,最后,艦隊再帶著他們,繼續橫渡更大規模的暗域,相互生存下去。
  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戥仔細考慮了許久后,道:“我和卓爾人商量一下,如果它們也同意,我們試著盡全力以全艦隊的資源與技術,給你們建造一艘快速戰艦,另外,如果你們能出去,冷星人也應該可以,你們本質上是同一個種族,甚至地底小人等等曾再地球上生存過很久的生命都有可能,最終哪些人去,如何的編隊行動,我需要做一些測試,你先去準備,等我的消息。”
  ……
  拔異從副艙中出來的時候,另外一個艙間中,許多人正在焦急地等待著。
  人群最中間的是睥邁,冷星戰隊的總隊長彌婭與血族軍團的團長吉特各自在艙間中一角,還有其他的一些人,許多是當年與安第魯一樣的勢力領導者,比如克里斯,也有代表著新世界的地底小人湛湛與勢紗,以及嗷卡人的精神與武力領袖庫勒與刺惡等等,都是原冷星艦隊各族的各方人物。
  這些人當中,很多人已經老了,漫長的暗域航行。即便得益于戥的先進生物技術,與卓爾人的命源技術。還有海國大殿主的各項種族定向研究成果,船內逝去的歲月時間不會在他們的臉上留下痕跡。但卻沉淀與累積在所有活著的人的心中。
  就拿克里斯來說,他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不在戥、五序與艦隊特別保護的名單上,能活到現在已經是一個奇跡,除了海國大殿主的科研成果,還有支撐著他的堅強信念。
  但他再也等不下去了,按照總艦隊的航行計劃,從仙女星系的這條懸臂,要橫穿巨大星系。達到仙女強族的空間位置,在無法加速到如暗域中的那種極速速度,所需要的時間會更久更久,或許是兩百年,三百年……沒人知道,這里是戰場,不是旅游的路途,一切都在變化之中。
  但對高等種族而言,哪怕是一千年。也是過眼煙云,而對于他來說,他沒有第二個人生可以揮霍在永遠都是航行的單調路途上,他迫切地想要做一些事情。使他剩下最后一段生命不再虛度,使他不白白見識一回星空的世界,更不想在“別人”的航行中走完他的一生。
  然而他什么也干不了。在艦隊中,地球人的地位雖然始終處于中等稍稍偏下一點點的位置。但那僅僅是“位置”罷了,沒有實際的用途。最近更是到了除了販賣偽造的修法,其他事情都插不上手的地步。
  戰艦不會修,科研沒實力,什么都做不了,已經讓人感覺仿佛是被“養著”的動物,僅僅是為了讓他們活著而已,僅此而已。
  當然,也有一個體面的說法,叫做邊緣化,除了楚云升,以及拔異與海國大殿主兩個特別的人,其他人,包括睥邁與刺惡兩個樞機除了修煉,在枯燥的航行中,竟都無事可做。
  也不僅是地球人,原冷星艦隊的各族都被迅速地邊緣化,這只艦隊的主體仿佛和他們越來越遠,越來越沒有關系了。
  最開始的時候,大家還無所謂,好不容易從動亂中安定下來,安穩一些是好事,但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人感覺到虛耗生命,就連已經在航行中突破到源門境界的睥邁,都對自己到了源門都暫無用武之地的境況感到一絲迷茫,雖然他仍在苦修。
  也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意識到,如果再這樣下去,日復一日地虛度下去,他們終將腐爛在星艦的角落里,此時再想起當初,落后的星空種族被冷血地淘汰出艦隊,當時還覺得殘忍,現在才發覺,如果留著它們到現在,才是真正的殘忍!
  他們這些人都曾有著抱負,有著信念,有著希望,所以當初才會選擇離開烏怒人控制的戰艦,如果要茍延殘喘地偷生,當初就不會離開。
  今天也是一樣,他們要離開,想要借拔異建議的這個機會離開艦隊,是他們第二次的選擇
  仙女星系是艦隊的無形牢籠,而艦隊卻又是他們的無形牢籠,他們的生命不應該浪費在別人的航行之中。
  “它們同意了嗎?”
  拔異的身影剛剛出現在門口,距離門口最近的克里斯,他似乎一直就在那里等著,第一個迫切地問道。
  其他人立即全部安靜下來,緊緊地看著拔異。
  “戥同意了。”拔異吸了一口氣,道:“卓爾人那邊估計也沒什么問題,它們一直就嫌艦隊低等種族太多,除了銀色戰艦那邊還不知道能不能給點技術上的支持,總體沒有問題了。”
  克里斯老濁的眼神中頓時釋放出無法描述的精彩,雖然沒有說話,但瞬間驚喜與如釋重負的神情已經將他想要說的都說了。
  其他人也是表情各自不一,拔異迅速地掃了一圈,最有意思莫過于睥邁了,明明很關心這一次的結果,然而卻還要擺出一副冷傲而一點不著急的樣子,仿佛他早已看穿了一切……。
  “不過,”拔異看著大家道:“我和海國大殿主可能走不了,戥不會讓我們離開,所以,,,只能靠你們自己了。”
  吉特淡淡一笑,飄飛上前:“說得好像沒有退化人,地球就要毀滅一樣,當然地球現在差不多也算毀滅了,但別忘了,在教廷那里,你們和我們都是壞蛋而不是救世主……我們去準備了。”
  他一邊說著,一邊卻給拔異留下一個“珍重”的眼神,帶著兩個老血族迅速離去。
  此一去,或許還有再見的日子,或許從此再不得相見,而后一種,可能性更大。
  拔異看著與他們恩恩怨怨的血族背影,直到他們消失在通道的盡頭,才轉過頭,看向睥邁與刺惡,道:“你們也決定了嗎?”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