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333 無限可能

^
  對于高等生命而言,時間是一個可控的變量,只是用來度量物質最小單位運動與變化的過程,這個過程的快慢,體現在世界觀中,便是時間流逝的速度。
  漫長的星際旅行,跨越百萬光年的星空穿梭,具有悠長生命與可控物質運動的高等生命們,擔心的從來都不是時間,而是遠距航程所需要的天文物資,尤其是在空無一物的暗域之中,最為突出。
  達到三角星系邊緣的時候,從全艦隊最為先進的卓爾人立方體,到老冷星艦隊早被拆成資源的那些破艦,全都如同從黑暗的暴風雨狂怒大海中剛剛逃離掙脫出來一般,凄慘不已,甚至奄奄一息。
  所有的物資都消耗得一干二凈,如果不是在星系邊緣遇到一條雖然極其稀薄,但幅員遼闊,橫跨數光年的星云狀帶,勉強搜集了一些物質,全艦能否支撐著見到第一顆三角星系外圍恒星,還是未知之數。
  這顆恒星并不巨大,是一顆普通的紅矮星,光度與體積都遠遠不及地球人的太陽,大約只有太陽的百分之一,相比三角星系中心繁榮的恒星世界,它就像是人類大城市邊緣游走的流浪孤兒,無家可歸,并且隨時都有可能被旁邊的仙女星系的引力“集團”帶走。
  它唯一能夠引以為豪的,大概也只有它未來可以壽比天齊的生命,可以陪著宇宙老娘一起慢慢老去。
  但它也不是第一代或者第二代那種宇宙老媽親生的兒子孫子。那些高富帥恒星,不要說在宇宙中,就是在三角星系這個小小的星系中。和它一樣的紅矮星也數不勝數,姥姥不親爹媽不愛。
  最可悲的是,它的上代,父輩以及祖輩們,經過一次次爆炸,再收縮,坍塌。再爆炸……歷代過程中給它留下的遺產,那些在年復一年日復一日的聚合反應下反復累積的重元素甚至可以形成行星的寶貝家產。不知道是被它敗光了,還是被其它的巨超大恒星給搶走了,總之,如今的它。身邊一無所有,除了自己,已然是個窮光蛋,被三角星系的大家庭遺棄在荒漠的邊緣,無人關心,無人問津。
  這樣的生活,它顯然已經習慣了,并且也度過了很久很久,也許是幾億年。也許是十幾億年,一直這么孤獨自卑與流浪地生活著,連一顆最小的小隕石都不肯來這里與它打個招呼。
  在它這段漫長而平凡的生命中。唯一一次見到的“朋友”,還是來自仙女星系在六千萬年前的一顆超新星大爆炸,絢麗與豪華陣容的輻射與星際物質洪流像是開著名貴跑車的美女們,從它數百光年外匆匆地驚鴻掠過,那時候,措手不及而慌慌張張的它甚至來不及與她們打個招呼。從誕生起就沒見過什么大世面的它,像是一個土鱉一般在邊緣遠遠地傻傻看著。
  這一看。便是看了很多年,直到有一天,它不知不覺靠近了她們飛馳的道路,終于鼓足了勇氣,想要用自己可憐的引力挽留下一個,和它一起在邊緣的寒冷星際中生活下去,直到與宇宙一起老去。
  然而,她們只不屑地看了它一眼,便迅速投入一顆從三角星系家族跳槽到仙女星系,從它十幾光年外路過,質量是它上千倍的超級藍巨星的懷抱之中,巨大的引力差點將它掀翻,殺死。
  當它狼狽不堪,跌跌滾滾地從人家路過刮起的“豪華風”中死里逃生出來,便只能遠遠地看著他與她們的背影,并且更加遠離了三角星系家鄉,生活隨之也變得更加黑暗孤獨與困難起來。
  它羞恥與自卑的同時,也極其羨慕,它的質量決定了它一輩子也不可能有這么拉風大爆炸的一天,也就更加命中注定地不可能成為宇宙中無人敢惹的爆炸后的強者黑洞或者中子星,而這正是那顆超級藍巨星未來的輝煌人生!
  六千萬年來,它一邊繼續黯然地流浪著,一邊默默地舔舐著那一次風的傷口,希望能彌補回損失的質量,可惜,這里什么都沒有,而時間如靜靜的流水,日子又漸漸地回到泯滅于蒼茫星空的平淡孤獨之中,只留下那道深深的物質損失傷口。
  長久以來,它期盼著星際隕石的光顧,期盼著能夠遇到一個和它差不多的恒星,但從未奢望過能獲得一顆自己的行星,更加沒有奢望過能夠偶遇,甚至是擁有這個宇宙最偉大的奇跡生命!
  那是宇宙最最最偏心的極少數幸運兒才能擁有的東西,茫茫星空,無數星辰,萬萬億的恒星,只有渺渺的少少恒星才能擁有的東西。
  但今天,在仙女星系引力流氓的拉扯下,它在即將橫渡的星云團前,突然再一次猝不及防地遭遇到它“星生”中的第二次“輝煌”數不清的各種各樣的生命,竟然欣喜若狂地,爭先恐后地,蜂擁瘋癲般地,沖向它這顆流浪失所無數年,被拋棄無數年的小小紅矮星。
  那一刻,它星體表面揮散的物質像是驚恐的顫抖,仿佛要自卑地躲開。
  然而突如而來的幸福就這樣神奇地降臨著,不論它在仙女星系龐大引力拉動下如何自卑地躲避,這些生命都像是見到寶貝一樣,緊緊地追著它,圍繞著它,仿佛它是這宇宙中最美麗,最寶貴的一顆恒星,而不是最普通最不起眼的紅矮星。
  那些看起來疲倦不堪的艦隊,哪怕最渺小的一片甲板,都象征著與宇宙自然不同的人造美,那是生命改變宇宙世界的證據,是生命的偉大與神奇之處!
  它們緊緊地圍繞著著它,在它的引力懷抱中緩緩地飛行。比起它小小的身軀,它們更加地渺小,幾乎只是一個個小小的黑點。小到不張大眼睛都看不見。
  然而這卻是它第一次擁有生命,哪怕是路過偶遇的生命,但它們沒有嫌棄它,反而視它為寶貝,讓它的星核都在小心地顫抖著,生怕自己一個非平和的內聚反應傷害到這些生命,小心翼翼地將它們呵護在自己的并不熾熱的淡淡光芒中。努力想要多發出一點熱,溫暖這群仿佛從冰冷世界逃出來的可憐生命群。
  它慌慌忙忙地給予著奄奄一息的它們所急需的恒星物質。生怕它們死去。
  在宇宙中,物質永遠地最為珍貴與稀缺的東西,尤其是恒星,物質就是它們的生命。在星系的內部,所有的恒星都在為物質而進行永不停息的星際戰爭,而星系與星系之間,更是從宇宙誕生起就進行著攻伐戰。
  但它此時一點也不吝嗇,努力地給予著這些生命它小小星體擁有的為數不多的物質,用光與輻射與它們美妙地交流著,聽著它們跳動的聲音,感受著生命的奇跡。
  此時的它很幸福,從未有過的幸福。甚至害怕這些生命在不久后離去,如果它有一顆行星,哪怕一顆。或許也能留下它們吧,它太窮了,太寒酸了,除了自己的質量,一無所有。
  但它們并沒有迅速離去,在它的引力懷抱中貪婪地吸取著光芒與物質。它的身體在“流血”,在失去質量。但它毫不在意,只希望能夠時間再停留得久一些。
  然而幸福總是短暫的,所以幸福才被人們孜孜不倦地追求著,在這群視它為宇宙珍寶的生命來到后不久,對面仙女星系像是提前就知道了一樣,一道浩大的輻射洪流以光速穿過漫長遼闊的星云團,正中它的方向而來。
  從第一粒微粒沖擊向它的恒星風球圈,它就認出來是誰了,六千萬年前的那顆超級藍巨星,讓它狼狽不堪,將它掀翻,甚至差點殺死它的那顆跳槽到仙女星系的恒星,在對面超爆發了!
  宏大的星際物質流與強烈輻射,將橫掃這里的一切,而緊隨其后,一個黑洞,或者一個質量與密度恐怖的中子星,將出現在不遠的地方,強大到不可抗拒的引力,將“收取”附近的一切物質,毀滅附近的一切恒星,以及這些可憐的生命。
  它此時才悲哀地知道,仙女星系,那個極其強大輝煌與繁榮的恒星家族星系,所有三角星系的恒星們都極其向往的幸福與美好國度,要將它引誘拉扯過去,并不是要給它美好的生活,從此告別無所依靠的流浪,而是給這個超級藍巨星作為“食物”。
  它也知道,自己的壽命恐怕無法再與天齊了,用不了多久,它就會被拉入黑洞,或者墜入中子霸星中,成為人家的質量之一。
  它無法抗拒這樣的命運,宇宙永遠都是冰冷的弱肉強食,強者恒強,弱者恒弱,它的質量決定了它不論再這么掙扎,命運都已經注定,宇宙母親只鐘愛那些龐大質量的強者,從不會保護它們這樣的弱小星體。
  它更不可能報仇,如此近的距離下,被那顆超級藍巨星擄走自己全部質量都是最好的結果,否則的話,說不定都會被超級爆發形成的強烈輻射洪流吹散。
  這便是現實,是它的質量決定的,但它依舊掙扎了,拼死地掙扎著!
  仿佛是因為,在它的身后,有著這個宇宙,唯一正眼看過它,唯一珍惜它,視它為珍寶的那群生命!
  浩大的輻射洪流,夾雜著無窮無盡般地物質流,沖擊著這個方向的一切事物,它苦苦地支撐著,扭曲著衰弱的身軀,用自己的引力對抗著迅速而來的更加猛烈的爆炸。
  而那群生命躲在它的背后,利用它用生命爭取出的時間,瘋狂地制造著什么。
  ……
  當輻射與星際物質猛烈洪流沖擊過去,它已經搖搖欲墜了,但它明顯地感覺到爆炸后形成的恐怖星體,正在分秒逼近著這里,仿佛有著誰在操控一樣,精確地分毫不差。
  那群生命還在拼命地制造著什么,然而時間似乎不夠了,從彌漫的星團中,鉆出一顆大爆炸后誕生的新生宇宙霸主一顆還在自我坍縮的中子星,朝著它,以及那些生命冷血撲來。
  它悲涼地發現,自己如果這個時間沖上去,不但無事于補,反而它那點點質量,還有可能幫助它突破那一點點的臨界點,有可能使得它成為比中子星更加可怕的黑洞!
  它不但報了仇,還要幫助仇人變得更加強大。
  但它還是沖了過去,在引力的戰爭下,它一頭沖向新生的中子星,那顆曾經的超級藍巨星。
  它回頭最后望了那些生命一眼,松開了對它們的引力懷抱,肢解的星體,猶如淚光般,在宇宙中,最后一次留下光華的痕跡,劃過它平凡而又卑微的一生。
  那顆中子星早就不記得它是誰了,看都不看一眼,就像之前吸取過其他所有質量食物,唯吾獨尊般地飛行于星云之際。
  然而就在它即將消失于引力尖刀之中,那群生命瘋狂制造的東西,在黑暗中爆發出耀眼的波動,巨大而洶涌的斥力,猶如一柄利劍,從宇宙之頂,震撼地劈空斬下,顫栗時空。
  那一刻,在它死亡之前的瞬間,開心地笑了,從未有過地笑了,它仿若看到了那顆唯吾獨尊般的中子星,在那群生命瘋狂制造的“利劍”下,微微顫抖著!
  這便是宇宙最神奇的生命神奇之處,具有著它們似乎被設計好的物理人生所沒有的無限可能。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