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1311 多好的士兵啊

show_read);
  烏怒人聯系不上了。
  在周圍一片陌生與詭異的情況下,第一只敢死探險隊從尚未完全彌補上的裂口中正在準備出發。
  由一個強壯的人類戰士小隊長率領,將與他們一起出去的,還有三個地球人科研人員,兩男一女。
  陳參謀給他們湊了眼下混亂中,能找到的最好食物,便沒有其他什么話可以再說了。
  誰都知道,這可能是一次有去回的任務,甚至可能出去就死了,但就是死,總要有人去做,不是你,就是他。
  戰士們也沒留遺書這類的東西,著實就是想留也不知道給誰留,大家的親人基本都不在了,而戰友就在隊伍之中。
  而且重要的是,大部分人,都已經習慣了這種生與死的兩重天境地。
  除了銀色軍團的人,沒有再派其他種族的修煉戰士,地球人對能量亂流的特殊性在此時體現出了優勢,其他種族現在連走路都成問題,就是想派也派不了。
  岐沉向隊長和士兵交待了意外死亡時的權力接替安排后,便讓他們順序鉆出缺口。
  這種順序出去的辦法,并不是一個好的辦法,但卻是目前情況下,唯一能用的辦法。
  第一次出去的士兵安全。
  第二個出去的士兵也安全。
  但第三個出去的士兵瞬間成了一堆肉泥,他的重力表在出去后的那一瞬間,便顯示了不可理喻的巨大峰值!
  以至于,就是穿著戰衣。也只能成為一灘薄餅。
  短暫的驚悚后,被選出來執行冒死任務的士兵們繼續鉆出缺口。
  神奇的是。第四個士兵安然恙,第五個也沒問題……直到最后一個科學家也出去后。都沒有再出現異樣的情況。
  然而,剛剛離開缺口,便死掉了一個,如果再往前走幾步,一共不到二十六個人的中隊,最終能活下來的不知道能有幾個。
  信號的傳輸,在變化的環境中,變得極為不穩定,時而能聽到一些聲音。時而全是噪音,一下子仿佛都回到了原始時代,只能靠著人力傳達。
  陳參謀焦急地在越來越小的缺口處等待,第一支探險隊在外面的時間不需要太長,只要能獲得簡單的信息就可以。
  缺口還在彌補著,忠誠的自行修復機器不受他們控制,烏怒人不出現的情況下,這些機器只會按照既定程序完成修補。
  而在缺口徹底修補堵上前,他們必須掌控足夠的情報。以決定到底是離開,還是留在這里,一旦完全補上,就只能永遠地留在了這里。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陳參謀越來越焦急,約定返回的時間已經過去很久了,但二十多個士兵卻遲遲沒有返回。
  的第二批探險隊員已經在準備。他們將順著原路,去尋找第一批隊員。如果找不到,他們就要自己去做觀察。
  岐沉始終平靜。讓士兵們一望便安定下來,不再躁動。
  第二批探險隊員出發的時間很就到了,第一批隊員最終還是沒有回來。
  不用誰來說,大家都知道,他們已經兇多吉少,此刻恐怕已經成了一具具尸體了,甚至連尸體都沒有。
  第二批隊員便是在這種情況下,仍舊出發,同行的仍有三個科研人員。
  陳參謀回頭看了一眼,銀色軍團已經全部集合起來,第三批,第四批的探險隊員正在結集,而第五批,第六批也在挑選。
  科研學家那邊有些騷動,一開始還不是很明顯,但等到第二批探險隊員過了約定時間依然沒有回來,第三批隊員整裝準備出發的時候,他們的騷動立即變得激烈起來。
  “送死!這是送死!”一個科研者大聲喊道。
  “不能再去了,去了還是一樣。”另一個科研人員乘機小聲道。
  “就是,我們留在這里好了,不要再出去了。”他的旁邊立即就有人驚慌地說道。
  “我們不去,要去你們銀色軍團的人去。”人群激動起來,紛紛抗議,不肯再加入探險隊。
  陳參謀猶豫地看了一眼岐沉,在他看來,如果第三次探險隊還不能回來,那最好還是不去了,留在這里或許永遠法出去,但至少還能活著。
  但這時候,他卻看到岐沉冷酷情伸手指向他們,一列士兵手持武器,抵著三個科員人員的腦袋,強行將他們拖入了第三批探險隊員之中。
  哭喊,掙扎,與哀求中,三個科研人員探險隊員幾乎拖著出了缺口。
  時間仍在一點一滴的流逝,但第三批探險隊員依舊一個都沒有回來。
  第四批結集完畢,準備出發。
  第五批出發!
  第六批出發!
  第七批出發!
  ……
  第二十二批結集完畢,準備出發!
  被選出來的士兵們沉默著,列陣預備,而科研人員那邊已經一片的死灰,咒罵聲與哀求聲交錯在一起,已經毫掩飾。
  二十一批,四百多名戰士,以及六十多個科研人員,一個都沒有回來,如石沉大海,消失在缺口外面的世界影蹤。
  科研者們崩潰了,這種定時去送死的探險,讓大家陷入莫大的絕望與憤怒之中,岐沉的八代祖宗已經被罵了上百個來回,連陳參謀已經被豬頭人吃了的老婆兒子也未能幸免。
  冷血,情,腦殘,愚蠢,魔鬼……等等詞語在罵聲中籠罩在岐沉與他的頭頂上。
  這一刻,陳參謀都有些動搖了,還要繼續嗎?
  再繼續下去,如果全部死光了,又有什么意義?
  他不知道岐沉到底是怎么想的,但岐沉控制著軍隊。他只有建議的全力。
  但他剛想開口的時候,岐沉便冷冷地指著那些科學家向他道:“如果出不去。我們還要他們有什么用?”
  他頓時震驚了,不但是因為岐沉的話。的確,如果出不去,困死在這里,這些科學家就一用處了,烏怒人的生命系統就是沒壞,資源消耗干凈后,大家也是等死,最多是幾代或者幾十代之后的事情,他們或許憂。可以安穩地過萬一生,但這些科學家的確沒了用處,哪怕幾百幾千代的時間,他們的科學也不可能破開烏怒人的封閉系統。
  他震驚的是岐沉這句話背后的意思,從一開始,岐沉就沒有選擇留還是不留,而是堅定地要出去!
  用可能可以安穩地在這里過完一生的機會,去換取外面的世界。
  這時候,他想起當初他與意意斯離開的時候。岐沉對他說過的一句話:沒有價值的人生,即便不老,又有何樂趣?
  這個比他年輕的軍官,不但給自己做出了殘酷的選擇。還霸道地給銀色軍團的所有人,乃至整個地球人強行做出了冷血的選擇。
  而已不是為了找回楚云升的身體的問題了!
  第二十二批探險隊出發了,在約定的時間內。一如既往地沒有再回來。
  科學家們一邊集體露出一副果然不出我們所料的憤怒,一邊又矛盾地極其失望。如果能回到一個,哪怕一個。天殺的狗、日岐閻王,就沒理由再逼他們去送死了。
  至少,也可以緩一緩了,這種到了時間就要出發的送死,就像數著時間等著列隊槍斃一樣,讓人窒息而絕望。
  而像“你想出去,我們又不想,你憑什么代表我們?”之類的話,他們都已經說不動了,只顧著紛紛躲著狗、日的冰冷冷指來的手指。
  又三個倒霉的科員者被士兵拉出了人群,剩下的人松了一口氣的同時,一邊再次開始以所有的惡毒語言咒罵岐沉與陳參謀,一邊又開始祈禱這一次一定要有人回來。
  但他們再一次不出自己的所料,并且再一次矛盾地失望了。
  第二十二支探險隊在約定時間過后,第二十三支探險隊規定出發的時間前,依然沒有人回來。
  死亡的探險,在冰冷的岐沉命令下,繼續著。
  第二十四隊準備,第二十五隊出發,第二十六隊準備,第二十七隊出發……
  科學家人數越來越少,越來越絕望,甚至連罵一句都沒了力氣與精力。
  許久后,第五十二支探險隊結集完畢,準備出發。
  上千的銀色軍團士兵一去不返,一百多的科研人員死亡……
  多好的士兵啊!沒有一個違抗命令!
  陳參謀眼淚模糊視線,手已經在抖起來,他心中在滴血,但法阻止一切。
  他也已經絕望,覺得岐沉這是在賭博,是在視人命如物,不可能有人會回來的。
  在他淚水模糊的視線中,在他的身前,岐沉冰冷情的身影,第一次讓他感到厭惡。
  甚至有那么一瞬間,他沖動地想將岐沉打昏,就像上一次對意意斯一樣,將他軟禁起來,但他最后還是忍住了,因為他那一次似乎并沒有做對。
  第五十二支探險隊拖著不再大喊而是小聲抽泣的三個科研人員,出發了。
  他轉過頭,不想再看下去,看也是依舊地送死。
  但他在轉過的瞬間,便聽到了一直沉默的士兵們瞬間爆發的巨大歡呼聲。
  潮水般的人影涌向缺口,一個渾身是血的士兵,正凄慘與拼命地從缺口外,死死地抱著一個數據箱,一路是血地爬回來……
  他再轉過頭去,隱約間,看到一直平靜站在他身前不遠的岐沉,緊緊握住的拳頭,在這一刻松開,手掌上,似乎有汗水。
  看著從沉默中歡呼的士兵們,看著那渾身是血的戰士,看著身前松開拳頭的岐沉,他終于意識到,如果今天出不去,那么,這個比自己年輕的軍官,肯定法再安穩地在這里過完一生,一旦人回來,威信與信任掃地,岐沉與自己,都會被一直默默著承受冷酷命令犧牲的士兵們最終撕成碎片。
  陳參謀的眼眶再次濕潤,現在卻不同了,有人回來了!
  帶著數據箱,踩著一千多戰友犧牲的尸體,奇跡般地回來了。
  ^未完待續。。)
  show_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