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1303 寧可錯殺

^
  時間從來沒有這么慢過,阿里幾乎是煎熬般地看著苒的影子不急不慢地消失在艙門口。¥頂¥點¥小¥說,
  下一刻,他反而有些不知所措了,不知道苒到底聽明白他的意思了沒有?
  而現在,他能做的,只有等待了。
  射向他的幾道凌厲目光也收了回去,似乎也沒有聽出他話里的含義。
  不管怎樣,苒已經出去了,也意味著她安全了,雖然幾乎是冒著死亡的危險。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阿里裝作隨意的樣子,目光時不時地掃向艙中實驗臺附近,形勢越來越明顯,他幾乎敢肯定,要出大事了!
  就在他心急如焚地等待著大俊的行動的時候,他心中猛地一沉地看到苒竟然又回來了,手中拿著一個新的眼睛。
  到底是沒有聽明白自己的意思,還是怎么回事?如果聽明白,就不該回來啊,這里太危險了!
  “試試看行不行,拿的時候,我幫你擦過了。”苒像是完全不知道一樣將裝著假眼的透明盒遞了過來道。
  阿里卻一下子聽出了弦外之音,“擦過了!”,意味著大俊已經知道了!
  他尚未放下的心,一下子又提了起來,馬上明白苒為什么又要回來,是為了他的安全考慮,否則,她一去不回,他留在這里就極端的危險了。
  “怎么這么笨呢!”
  阿里暗自罵了一句,心中卻是暖暖的,這才是隊友啊。絕不會拋棄自己人。
  苒又回到了她的原來位置,繼續看著試驗臺上的生命變化。似乎很有興趣,完全忘記危險了一樣。
  大約又過了一會。臺上有動靜。
  海國大殿主的生命特征在這一刻產生了質變,各種時刻監視著的數據,將這種變化很顯著地體現出來,展現在眾人的跟前。
  “源門之法!”一個源門尊者沉聲道。
  “檢測到軛場!”一個科研人員興奮道。
  “正在增強!”另外一個源門尊者有些奇怪道。
  “軛場快速上升!”第二個科研人員聲音有些發抖了,不知道是激動,還是興奮所導致。
  “怎么會這么快!”第三個科員人員坐不住了,驚愕道。
  “有問題!”此時,第三個源門尊者突然飛起來道。
  ……
  試驗中心位置頓時亂了起來,阿里第一反應便是將苒拉到了自己身后。然后倒退著,迅速地向門口飄了過去。
  但他的視線,卻始終牢牢地盯著試驗臺方向。
  只見電光火石之間,拔異與睥邁一躍而去,沖上前去,將剛剛從實驗容器中走出來的海國大殿主,死死地按在了甲板上。
  而這時候,金甲尊者在內的三個源門尊者幾乎同時出手,將海國大殿主還在飛速攀升的源門之法打回原形。然后毫不留情地將它所有的力量壓制住。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還剩下的看熱鬧的人驚恐不已,紛紛逃竄,而科員人員那邊則目瞪口呆。不知所措,但就是這樣,阿里竟然發現一個科員人員。居然膽大包天,不但不逃。還在興奮地打開所有檢測儀器,近距離檢測與記錄此刻的“源門大戰”!
  這得要多大的膽子?
  阿里一邊向后退。一邊觀察著其他源門與樞機的動靜,他發現此刻動手的人,基本都是跟隨金甲尊者,從第三戰場逃出來的,是它的人,其中一個,曾經還受過重傷差點死掉,但卻拯救過艦隊。
  他不知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金甲尊者脅迫拔異等人叛亂,還是海國大殿主出了問題。
  在他看來,哪一個都不現實,都不可能。
  但事實正在發生著。
  到了艙門口,他才發現艙門已經被鎖死,即便他緊急聯系大俊也沒用,大俊只給他一個回復:“一個人都不能出去。”
  然后,便沒了聲音,似乎在外面布置大軍!
  他想讓大俊把苒弄出去,他留在這里就留在這里了,倒不是他擔心楚云升與苒的關系,實際上他還真的不擔心這個關系,他在意的是苒是全隊唯一三個能堅持高標訓練的人,是寄托他希望的人,不能毫無意義地死在這里。
  若是戰斗也就罷了,訓練本就是為了戰斗,死不可惜,但這是內亂,而他們又發揮不了作用,完全是枉死,就太可惜了。
  可是,大俊沒有理會,苒也道:“隊長,門不能開,大俊說不能漏一個人出去,否則真的就危險了。”
  阿里便沒了辦法,但他馬上離開了比較危險的艙門,向角落游走,源門動手的戰場,他沒有戰機,沒有武器,靠過去就是送死,而且還是白死。
  這時候,實驗中心臺那邊又有了新的變化。
  被拔異與睥邁壓住身體,被三大源門壓制住所有力量,剛剛沖上源門的海國大殿主似乎嚇呆了,楞了半天,才喊道:“拔異兄弟,你們,你們干什么啊?”
  拔異的表情有些難過,但很堅決地道:“波延波瑟……直到剛才的最后一刻,我仍希望你是可靠的。”
  海國大殿主掙扎道:“什么可靠?我不可靠?”
  睥邁冷冷道:“不要再裝了,我們已經知道,你現在已經不是你了。”
  海國大殿主瞪大眼睛,張了張嘴:“什么我不是我?你們在說什么啊?”
  這時候,金甲源門飛臨臺上,看著海國大殿主道:“你還要再裝下去嗎?你的契約主已經來了,不,你就是那個契約主!”
  海國大殿主看了看金甲尊者,又看了看拔異,似乎有些明白過來。道:“原來是這么回事,但是我不是啊。拔異兄弟,你一定要相信我!”
  另外一個源門尊者也飛了過來冷冷道:“相信你。死得就是我們,靈主閣下,現在是你最虛弱的時候,對嗎?”
  海國大殿主掙扎一下,力量似乎有變大了許多,急道:“拔異,拔異兄弟,你知道我的啊,我們一起做過一種酒。還有,睥邁,我給你解釋過修煉之法,我要是什么靈主,怎么會知道這些事情?”
  第三個源門尊者飛到,道:“你當然知道,波延波瑟……那點記憶,對你來說簡直手到擒來。”
  拔異嘆息了一聲,取出一柄寒芒四射的特制物質刀。抵在海國大殿主的脖子上,像是對著另外一個人道:“兄弟,我會讓你走得痛快一點,放心。”
  寒寒的刀光幾乎破開海國大殿主被壓制住的皮膚。讓它劇烈的掙扎起來,并大喊:“我真不是,我是波延波瑟啊。拔異兄弟,金甲尊者。你們搞錯了!”
  金甲源門搖頭道:“不會錯,本來我們要提前就殺掉你。以防萬一的可能性,但拔異不同意,剛才你的源門之法已經證明了,你根本不可能是一個新破入源門的樞機,我們這多源門都在這里,誰也沒見過剛剛突破源門,就會產生如此快的增長,只有一個可能,你已經不是你了,你現在是它的契約主。”
  拔異目光有些沉起,嘆息道:“兄弟,我知道你聽不到了,但我會替你殺掉這個殺掉你的“人”,安息吧。”
  海國大殿主看著拔異的刀光下來,飛快急道:“聽我說,聽我說一句,我真不是什么靈主,增長這么快,可能是因為尊上的功法,不信問尊上,對了,你們自己也知道。”
  睥邁冷冷道:“你明知道尊上不在,拔異兄弟動手吧,給波延波瑟……報仇!”
  海國大殿主急了,不知道那里來的力氣,掙扎要站起來,拔異便喊道:“刺惡,你站在哪里干什么?按住它的身體!”
  一直呆呆地愣在原地的刺惡,此時表情比哭還難看,驚慌道:“你們這是干啥啊,干啥啊,好好的,都是自己人,你們這是干啥啊!”
  一邊說,一邊往后退,似乎被這個場面嚇住了。
  海國大殿主握著刀光,喘著氣,看著逼上來的金甲尊者,又向拔異苦苦道:“拔異兄弟,你聽我說,我真不是,報什么仇啊,我還活著啊。”
  拔異道:“投降艦隊帶來一個靈主的消息,我們都沒動靜,只有你坐立不安,不是你是誰?”
  海國大殿主楞了一下,急忙道:“不是這樣原因,不是這個。”
  睥邁冷笑道:“不是這個是什么?”
  海國大殿主只搖頭:“不能說,不能說。”
  此時金甲尊者逼近,海國大殿主再次比壓制在地上,拔異大吼一聲道:“說!再不說,我就動手了!”
  海國大殿主激烈的掙扎了一下,最后無奈中,嘆息一聲道:“不是這個,我是聽到一個頭像種族的科研人員,說它們見過一個和我一樣種族的磁性生命,被它們艦隊的一個先進種族要求去研究,我猜測是阿西俄,她還沒死,她手里有我的盒子。”
  拔異楞了一下,馬上道:“那你在沖擊源門之前,為什么說時間不多了,動作表情弄得又像是最后一次穿記錄衣?”
  海國大殿主愕然道:“當然是最后一次穿,難道我還能再突破一次源門境界?”
  拔異手中的刀松了一下,但仍壓住他:“如果不是你,還會有誰?”
  睥邁也皺了一下眉頭,而刺惡還在哭腔道:“你們這是干啥啊,干啥啊……”
  這時候,金甲源門以及其他所有源門都到了跟前,道:“另可錯殺,絕不會放過一個,否則我們全都要死!”
  船艙中一下子安靜下來,海國大殿主似乎知道自己必死無疑了,也不再掙扎了,長長地嘆息一聲道:“拔異兄弟,不管怎樣,把我這次的試驗記錄保存好……你們動手吧。”
  “殺!”其中一個源門立即道。
  而這時候,艙門外傳來一個聲音“都住手!”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