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302 要出大事了

^
  朝著32度夾角飛行的龐大艦隊,經過外部時間長達八年的加速,航行的速度已經整體的極限,用地球人的話來說,此時內部與外部的時間差,猶似度年如日。
  艦隊內部的時間標準已被戥與五序統一為最小時間單位來度量,而實際技術上達到一定程度的星空種族,都會拋棄原有的時間單位,采用標準的最小時間尺度。
  每個種族誕生的星球各不相同,星球自旋的周期,以及圍繞恒星的周期,也都各不相同,時間的進制更是五花八門,而像類荑人的星球,甚至連公轉都沒有。
  它們對時間的概念,最初只是來源于地下熔巖爆發的周期,后來因為方明成的緣故,進入工業時代后,才改用了與地球人一樣的時間單位。
  但一到了星空之中,原有的誕生星球單位尺度就顯得不夠用,當生命進化到一定的程度,完全適應了星空的生活方式,后代的后代忘記了原有的星球上的生物規律,“天”與“年”便成了無法精確度量與交流的單位。
  有時候,星空生命需要更大的時間單位,比如漫長航行,橫跨數百上千的光年距離,有時候,又需要更小的時間單位,比如一些微觀上的考察與實驗,以及一些武器的計時等等。
  但對于地球人與五國五族人來說,還尚且遠未進化到擺脫地球生活了成千上萬年的生物習性影響,仍然習慣地以地球自傳與公轉的周圍也制定作息時間與參考時間。
  未來,他們后代的后代。或許會徹底地遺忘掉“天”這種地面概念,但現在。卻依然牢固地使用著。
  按照地球人與五族的時間觀,海國大殿主已經沖擊源門有十幾天的時間了。
  這個時間不能算長。當然也不能算短,根據一個源門尊者的說法,有的時候,因為各種意外的情況,破開源門甚至需要幾個月的時間換算為地球的單位。
  對于海國大殿主此時來說,越長的沖擊時間,便以為著風險的加大,以及痛苦的增加等等,但對于科研人員來說。反而是一件好事,它們可以仔仔細細地對樞機到源門的生命變化做下每一個細節的觀察,不會遺漏。
  因為,它們甚至希望,更慢一下,最好真的能夠沖擊幾個月的時間,那么它們手中積累出來的資料,絕對遠遠多于只需要一兩天的過程。
  除此之外,對于幾個源門尊者來說。十幾天的時間,不能算是什么時間,它們生命長度的一個零頭的零頭,都足以讓這點時間灰飛煙滅。
  而“看熱鬧”的人離開了不少。尤其是地球人與五族人,十幾天的時間,足夠它們做很多事情了。
  阿里和苒還留在沖擊船艙中。雖然他覺得真的看不懂,有些無聊之極。但能不去訓練,自然是好的。
  他看到同樣還沒有離開的。還有他所熟悉的幾個樞機,拔異與睥邁幾個人,距離海國大殿主的位置,不知不覺中,似乎在這十幾天的時間里靠近了不少。
  他心中不知道為什么就“突”了一下,感覺不是很好,像是有什么事情要發生,而且還不是好事,這種直覺他說不清,是他之所以當年能夠成為狙擊手,如今又在戥給與的機會下經歷了許多戰爭磨礪而成的。
  這一發現,讓阿里頓時感到緊張,似乎嗅到了空氣中的危險氣息。
  本能中,他向拔異懸浮位的另外一個漏洞位置看過去,如果要有什么事情發生的話,根據他的經驗,那里必定會有什么人,將這個方位堵住。
  果然,他在那里看到了一個源門尊者!
  這個尊者他也認識,名字極長,大家都叫它“金甲尊者”,從第二戰場的時候,便一直與自己一方共患難,據說和拔異大哥的關系不錯……
  等等,金甲尊者看似隨意地選了那個方位,但完全堵住了最后一個方向漏洞,和拔異遙相呼應,他們,他們,想干什么!!?
  阿里一下子慌了起來,立即有些坐不住了,在他的腦海中,首先升騰起一個可怕的字眼:
  叛亂!
  但他完全不知道誰將是叛亂的一方,拔異?怎么可能,金甲尊者還差不多,但看樣子拔異大哥和金甲現在站在了一邊,那么只有是海國大殿主了?
  阿里馬上又覺得更加不可能,熾武對海國大殿主的好是有目共睹的,就連睥邁都嫉妒不已,其他人不到,他因為各種關系,倒是知道一些,若說睥邁叛亂,他說不定還會相信一點,但海國大殿主,他怎么也不相信。
  或許是自己想多了?但是看拔異等人的動向,絕對是要動手的前兆啊,作為狙擊手,即便瞎了,他的這種直覺太敏感了,尤其是大俊還專門針對他這種直覺,優化了他的訓練內容。
  阿里此時如坐針氈,雖然他是漂浮著,但感覺是一樣的,他不知道其他看出來了沒有,尤其是作為艦隊的指揮者大俊,如果還不知道,后果不堪設想。
  他不敢表現地太為明顯,這里的雙方,無論誰是叛亂的一方,要殺他滅口簡直易如反掌,而且說不定還查不出原因來,他必須裝作不知道,裝作沒有看出來。
  接著,他小心翼翼地向苒看了一眼,發現這個女孩的眉頭也微微地皺了一下,似乎發現了什么,但估計沒有他這么肯定,不是每個人都有他這種敏感的天賦的,能發現一絲異樣,已經非常厲害了。
  “苒,你幫我回去取個新眼睛過來,這個眼睛在進來的時候就有點不清楚,擦了也沒用,估計那里出問題了,改天得找大俊修一下。”
  阿里鎮定住撲撲直跳的心臟,語氣平常地向苒說道。
  他和苒作為主副手很長時間了,很多事情都已經十分默契,平時他會說什么話,用什么方式,苒知道,危險的時候,他會怎么說話,用什么暗示,苒也知道。
  剛才的這句話中,他已經將自己想要表達的內容都表達清楚了,但比平常更加隱晦,因為他也不能確定苒能不能聽懂里面的真正意思。
  說眼睛不好,是暗示他看到了危險;擦了也沒用,這是進來的時候的確發生過的事情,此時一來不惹嫌疑,二來暗示著他還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也就有了“那里出問題了”那一句,而最后一句話,有些畫蛇添足的味道,暗示苒趕緊向大俊報告。
  阿里說話后很緊張,這時候,如果他的直覺是對的,就應該是他自己最為危險的時候!
  果然,他話音剛落,便立即有數道凌厲的目光看了過來。
  他不敢去看這些目光都是誰的,穿在宇航戰衣中的手指微微顫抖著,死咬著嘴唇不讓自己也跟著慌起來。
  他其實并不是怕死,經過許多次戰斗,他的心理素質已經很好了,此時的心慌,是壓力所致,他從來沒有過這么大的壓力。
  苒表現的比他要好些,像是完全沒有聽懂他在說什么一樣,便如往常一樣地服從命令,簡單道:“好的。”
  看著她轉身離去,阿里的心臟都快到了嗓子眼,他這是拿自己與苒的小命去賭,尤其是苒,很有可能在離開艙門的瞬間被擊殺,而他能賭的就是這時候還沒人敢直接出手殺掉苒,畢竟苒與楚云升的關系,上層的很多人都知道。
  然而,如果這真的是叛亂,這一點也完全不好使了,而苒幾乎就是送死,跟著死的就是他。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