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296 一柄利劍

^
  收到戥的傳信,正在簡約的單艙中苦修的睥邁驚喜不已,自從上一次楚云升與他單獨交談后,他便一直等著這一天的到來。[
  那天回來后,他激動地睡不著,整整修煉了一個休息夜才強行平復下來,倒不僅是因為楚云升向他描述的巔峰前景,還有更重要的一些東西,他這些年來憋著的一口氣,似乎終于得到了某種承認。
  他將這件事向老赫爾匯報后,看著對他而言如父親般的老人滄桑的臉上露出一絲欣慰的笑容,他也想笑,好像自從冷星大屠殺之后,他還從來沒有真正的笑過。
  但他最終還是沒有笑出來,因為不敢笑,他真的很患得患失,怕自己笑得太早,一次次巨大的失落會再次出現,將他又打入到望不到希望的萬丈深淵之中。
  他還記得自己向拔異說過:在這支艦隊里,得不到楚云升的承認,便永遠沒有希望。
  拔異拍了拍他的肩膀,沒有說話,而此時,一直讓他嫉妒羨慕的海國大殿主向他投來安慰的目光。
  艦隊越來越強大,樞機生命越來越多,源門尊者也一個比一個強大,在這種滾雪球般的迅速壯大過程中,他感到自己越來越掉隊,越來越被邊緣化,如今的戰爭,他連主力都擠不入進去了。
  他不是拔異,拔異有著楚云升的特殊關系,他也不是刺惡,刺惡仿佛永遠簡單地活著,尊上叫我干啥我就干啥。他更不是海國大殿主,始終有著大量的優勢資源可以沖擊源門。加速修煉。
  他是一個有著并非楚云升契約的樞機,除了冷星人的身份外。與楚云升毫無瓜葛,如今更在武力上找不到存在感,對楚云升,對艦隊也沒有了以往的那種主力作用,成了無關緊要的存在。
  這種感覺,讓一直內心驕傲的他感到極度的失落與恐慌,但除了拼命修煉之外,他也毫無辦法。
  而如今,他終于達到了樞機的第二神境境界最后一道關口。很快就可以沖擊第三神境,也就是楚云升所給的修煉之法體系中的第六元天層次。
  這時候,楚云升將源門的大門展現他面前,對他而言是致命的誘惑,但他同樣擔心自己的期望太大,最后的失落更大。
  果不其然,自上一次單獨交談后,楚云升將那扇大門第一次誘惑地放在了他的面前,并給了他最新的修煉之法。但這之后,楚云升再也沒有召喚過他,一次都沒有,像是過了便忘了。
  他厚著臉皮向拔異打聽過一次。得到的結果更讓他黯然,不但沒有召喚過他,甚至連提都沒有提到過第二次。
  有時候。他真的很羨慕海國大殿主,羨慕得內心深處都發狂與絕望。
  以前。海國大殿主便擁有大量的資源用于修煉,并時刻有著楚云升的督促。而在上一次單獨談話之后,他以為自己可以不用再羨慕海國大殿主了,他也一樣有了這樣承認與待遇,事實上也的確是這樣。
  但他還是錯了,和他關系雖然不如拔異但是也不差的海國大殿主,仿佛永遠走在他的前頭,單獨談話回來后沒過幾天,他還在興奮當中,便聽說楚云升不但沒有像以前一樣責問海國大殿主的“不務正業”,反而向它開放了部分卓爾人的實驗室!
  如果說這支艦隊也有一個命運的“寵兒”的話,那么絕對不會是他,因為在他前面始終還有一個海國大殿主。
  當然,此時,他還不知道,海國大殿主被投降艦隊帶來一個消息弄得寢食難安。
  在去見楚云升之前,他來到老赫爾的船艙,得益于海國大殿主最新的壽命增幅研究,老赫爾仍有著一口氣。
  “熾武想讓你成為一柄利劍,你就不能戴著劍鞘。”老赫爾目光渾濁地看著睥邁,卻依舊那么仿佛能看到本質般地道:“去吧,將你的能力展現出來,我始終是相信你的。”
  如今艦隊內外的形式說不上好,也說不上壞。
  冷星人拼了命地想要抓住楚云升滾滾向前飛奔的戰車,它們的科研人員可以累暈在落后的讓地底小人都不忍直視的實驗室里;它們的孩子從一出世,就被無情的瘋狂教育籠罩人生的所有樂趣;它們的戰士,以高昂的陣亡率用一條條生命的犧牲,小心地守護著戥給它們在戰爭的那一絲地位與機會。
  它們羨慕地球人,在它們的眼里地球人不僅是人類,還有來自地球的五國人,它們都有各自的樞機,有的還有兩個,而人類就更讓望塵莫及,楚云升的身份,便底定了哪怕這支瘋狂壯大的艦隊涌入再多的強悍生命種族,來自地球的人類永遠都有著一席之地。
  它們也羨慕地底小人,羨慕它們已經在科學的道路上起飛,羨慕它們曾有幸得到烏怒人的指導,以及各種各種的機會。
  如果說科學上的落后,是無法用時間彌補的巨大差距,那么從樞機到源門,便成了它們整個種族不被艦隊拋下的唯一途徑,唯有它們當中誕生一個源門尊者,它們才有那么一絲的安全感。
  所有的期望與重擔,都壓在了睥邁一個人的身上,背負著整個種族目光的他,只有在老赫爾這里,才能放下片刻。
  但它們哪里知道,在這之前,楚云升似乎從來沒有正眼看過他一眼,還以為他和拔異等人一樣,受到熾武的重視。
  睥邁從老赫爾船艙中離開后,信守諾言地從海國大殿主那里要了一件記錄衣,穿上后便直接來到戥已經準備好的修煉艙,就在阿里等人訓練基地的旁邊。
  阿里此時還在地面上,當然就是在,兩人也沒什么話可以說。到底是一種隔閡,還是單純的不熟悉。沒人能夠說得清楚。
  戰隊的隊員們望著他孤單高傲與清冷的背影,在訓練基地里小聲地議論紛紛。直到戥抽空掃描巡視過這里,才紛紛閉上了嘴巴,繼續著地獄般的苦難訓練。
  睥邁如今已是第二神境的樞機,如何能聽不到背后的議論?他當做沒有聽到,冷哼一聲,正當他準備保持這樣的樣子進入修煉艙時,迎面卻走來一個仿佛充滿生命力的女孩。
  他的面容頓時有些僵硬,似乎別扭極了,不知道是繼續維持著現在的樣子。還是……這個女孩他認識,不但認識,更知道這個女孩的來歷,這一刻,他極度的尷尬。
  然而,迎面而來的苒,卻向他尊敬地行了一個下級軍官的軍禮,接著向一邊主動讓開,微微一笑道:“里面已經準備好了。加油!”
  他愣了一下,然后,試圖從僵硬的嘴角擠出一絲的笑容來,但直到他冷冰冰地從女孩身邊走了過去。進入了修煉艙,也沒有成功。
  艙門關上,他剛才的尷尬中迅速回過神來。竟仿佛晴天霹靂地看到楚云升虛影站在他的面前,仿佛將剛才的一幕都看到了。
  在他硬著頭皮的煎熬等待中。楚云升的聲音終于傳了過來:“開始吧,你首先要學會看懂這些數字。”
  下一刻。修煉艙中,如夢似幻般地升起一道道生命之圖,以及跳躍的數字。
  ……
  從地面返回的阿里心情愉悅,今天總算躲過了折磨般的訓練,但他一眼就看出來苒今天有些奇怪,雖然訓練依舊是高標,并且一絲不茍地完成,但間歇的時候,目光總有些游離,對于他的這個最佳副手,阿里再熟悉不過了。
  “出什么事了?”阿里關心地問道:“身體不舒服嗎?”
  雖然他屢次反擊大俊的生命長度論,但私下里,仍將她當成孩子,在他的眼里,仿佛永遠不會長大似的,明顯發育起來的身體,似乎都沒看到,當然,他的確瞎了。
  苒搖搖頭,給他遞了全隊訓練日志,道:“不是。”,便沒有再多說。
  “我知道了……”苒不會向他說謊,所以在否定身體不適后,他便胸有成竹了,壓低了聲音道:“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不會有人留下來了,上面正在撤離下面星球上的人,我們的隊員就更不會走了。”
  苒“哦”了一聲,似乎并沒有他預想中的驚喜,短暫的不解后,便意識到了什么,驚訝道:“你已經知道了?”
  苒點點頭:“剛才聽說了。”
  阿里想要繼續問聽誰說的,但最終還忍住了,心中不禁奇道,這小丫頭肯定有心思,,,等等,不會是看上誰了吧?
  于是,他嚴厲地目光迅速地掃向他的那群如狼似虎,此刻卻賊頭賊腦地朝著這邊張望的隊員們,喝道:“看什么看?還不趕緊訓練!?”
  在戰隊中,他素來很有威嚴,一聲厲喝下,隊員們趕緊縮回腦袋,一副認真訓練的樣子,就怕被他抓住了樹立典型,被逼進行慘無人道的高標訓練。
  隊員們的表現讓阿里很滿意,很有威信敢,但他的得意僅僅維持了一秒,仿佛聽到他“怒吼”的戥,掃描巡視的一道目光立即返回訓練基地,像是一直在等著他回來一樣,道:“你今天的訓練任務耽擱了,我給你做了補練計劃,作為隊長,你要起帶頭模范作用……”
  阿里長大了嘴巴,目瞪口呆,但在第二秒的時間里,他便以極度敏捷的身影試圖逃出訓練艙,逃出這無間般的折磨地獄。
  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對彼此已經很了解的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用自行機械手,將他高高地抓起來,一把塞入一座訓練機器之中,然后毫不留情地選擇了高標模式……
  戥成功地離開了,欲哭無淚的阿里轉頭看了一眼,此時,站在船舷邊,望著星空的女孩,許久后,平靜地一笑,回過頭,再看向他目光的時候,仿佛又回到了那個朝氣的優異隊員時候,進入訓練機器,堅強與堅定地高標模式,一絲不茍地訓練著……再無一絲讓他感到奇怪的地方,仿佛之前只是他的錯覺。
  而此時,艦隊下方,星球大撤退終于壯觀地開始。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