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23)     

黑暗血時代1288 從天而降

^
  末日降臨已經快有四年了。
  昏暗的大地上滿目的瘡痍,一座座曾經象征著文明與繁榮的地面城市,如今如同死域一般冰冷空蕩,除了寒冷的尸骨,看不到一個人影。
  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座高聳入云的鋼鐵怪物,冒著濃煙,遠遠不斷地輸出冰冷而又兇殘的機器人。
  三年前的那一次大決戰,最后一支軍隊被碾壓在機器軍隊洪流下,它們便失去了一切反抗的力量。
  人們躲到了地下,像它們祖先從千年前這里走出去一樣,它們又回到了這里,茍延地殘喘著。
  有曾經悄悄爬出地面的人傳播,看到外星人飛船掠過了星空,朝著宇宙的深處走了,災難或許很快就會過去。
  這個法很有市場,因為從末日降臨的那一起,直到現在,也沒有一個人見到過外星人的模樣,它們的敵人始終是那些冰冷的機器。
  但同樣,這個法也無法得到證實,地面上的那些兇殘機器,還在到處尋找著什么,一點都沒有離開的跡象。
  妮卡兒一邊聽著昏暗地洞中的男人們討論著未來,一邊熟練地用手工制作著**。
  最初的那兩年,她常常在噩夢中驚醒,夢里重復地始終是39號空間站大逃亡的場景,隔著玻璃門后面,科里明的影子始終那樣的清晰。
  后來的兩年,或許是見慣了各種血腥的大屠殺場面,那樣的夢很少再出現了。
  但昨晚上,她又夢到了,夢見空間站爆炸之后,科里明漂流在冰冷的宇宙中。漸漸窒息而死的樣子,突出的眼睛仿佛兇狠地盯著她,讓她感到壓迫而無法呼吸。
  她驚醒過來之后。就發現一個渾身發臭的男人試圖爬到她的身上,扯開她的衣服。最后被她藏在袖口中的一柄匕首嚇走了。
  這是一個淪喪的世界,文明被摧毀后墮落的世界,也是一個弱肉強食毫無秩序的世界!
  人們只有三件事情可以做:尋找食物,繁殖,以及等著外星人離開。
  “做好了?”一個在昏暗的光線下,看不出具體模樣的男人,彎著腰,爬到了對面。
  “還差一點。”妮卡兒用手在黑暗中摸摸了。道:“原材料還是不夠。”
  男人側躺了下來,在矮的洞穴中尋找一個勉強舒服的姿勢,道:“明我們再去找找,以前的一處工廠里可能還有殘留。”
  四年前,從外太空空間站以及空港被摧毀起,外星人的信號波便暢行無阻地控制了整個星球上的一切電子產品,以及自動化設備。
  沒有想象中的外星人登陸戰,也沒有外型丑陋的外星人生吃活人,戰爭來自于它們生活周圍一切現代化的東西。
  遙在太空中的外星人,發來了一道道修改程序。將所有的現代產品都變成了外星人的工具,最終,控制著這些工具。控制工廠,控制一切可以控制的物體,制造出了鋼鐵洪流,而它們的任何大規模的武器,都只能永遠地停在發射架上,拿著沒有芯片的近代機械武器,與機器大軍決戰,結果是不言而喻的。
  這或許就是星空的戰爭,在外星人的飛船中。可能只是游戲一樣地操控幾段程序,然后它們便被自己制造出來的世界殺死。
  因此。外星人飛船掠過了星空的傳言,很多人的確是相信的。因為它們沒有必要下來。
  男人將**一包包地運了出去,最后一趟完成后,趴在女人的身邊,有些低沉地道:“妮卡兒,德斯開出來條件。”
  女人身體微不可查地抖動了一下,然后平靜道:“什么條件?”
  男人猶豫了許久,最后還是道:“德斯外星人自從兩年前就不管我們的死活,只要我們不用電子產品,只要我安分守紀地躲在地下,避開它們鉆開的深井,我們就可以一直活下去,外星人總有離開的哪一,所以他沒有必要放我們過去,在他的地盤洞穴里炸出動靜來。”
  女人在臉孔在黑暗中看不出什么表情,語氣平靜的有些發冷:“還有呢?”
  男人吸了一口氣,像是恥辱般地,卻無奈道:“他要你,他他這輩子還沒有過一個帝都馬明成大學的……”
  女人突然打斷他,沉聲道:“頓盧,你們確定德斯的那道洞穴后面是我們要找的地方嗎?”
  男人遲疑了一下道:“是的,妮卡兒,這是我們最后的機會了,那很可能就是使者所屬星空種族所遺留的飛船,只要我們到了那里,我們就能逃出這個魔鬼般的世界。”
  女人這時候,語氣又恢復了平靜,道:“你告訴德斯吧,我同意。”
  來自地下流熔漿的暗弱光線,此刻照射在男人的臉上,將他的這一刻痛苦的眼神清晰無比地定格在一秒的時間上,隨后,便恢復了執著與期望,但沒有再話,想要撫摸一下女人臉頰的手也縮了回去,從洞穴里退著爬了出去。
  一后,妮卡兒跟著男人,以及其他大約三十多個男女,爬行來到更深,但是卻可以站直腰的一處環境較好的大洞穴外。
  德斯正坐在洞穴門口,堵在他們爬入進去的洞口上,從這個角度上看,妮卡兒等人相當于跪在他面前,無法站起來。
  從外形上,德斯與其他類荑人并無太大的區別,但也絕不屬于清秀的一類,他的眼睛深陷,皮膚蒼白,嘴巴略略上翹,透著一股讓人不寒而栗的陰冷。
  “德斯,我們同意你的條件了。”頓盧爬在最前面,努力抬起頭,試圖彌補自己現在的屈辱跪爬姿勢。
  德斯一動不動地看著他,過了一會,大約是覺得折辱他們夠了,才“哦”了一聲,笑起來移動到一邊,看著他們一個接著一個地從他的腳下爬出來。
  爬在最前面的頓盧剛剛站起來,強壓著心中的屈辱與怒火,剛要什么,就見德斯突然一腳踩住最后一個女孩的尾巴,在女孩尖銳的慘叫中,一臉的冷笑。
  “德斯,你干什么?我們不是好了嗎?”頓盧想要上前,但馬上被德斯的人按在了地下。
  德斯從座椅上拍了拍扶手,然后站起來,陰狠道:“我就沒見過你這么笨的蠢貨,你以為一個女人就能讓我同意你在我地盤上亂來嗎?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們上次在合明珂洞穴弄出的事來嗎?驚動了外星人,你們想死我還不想!”
  “你,你,你什么意思?”頓盧的臉貼在地面上,掙扎著有些驚慌道。
  “沒什么意思。”德斯一腳將痛得昏厥過去的女孩踢到了一邊,來到他的面前,蹲了下來,淡淡的笑道:“我騙你的,就是把你們騙來玩玩。”
  “德斯,你,你無恥!”頓盧明白過來,臉色一片的蒼白。
  “這個世界,有恥的人是活不下去的。”德斯絲毫不在意,站起來,走到頓盧帶來的驚慌人群中,將臉色發白的妮卡爾一把拽了出來,摔在地上,淫淫笑道:
  “果然是個大美人,據當年一個皇族后裔為了她,都把逃命的機會讓給了她,真要感謝這個皇族后裔,留下她給我享用了。”
  被踩在地上的頓盧拼命地掙扎,破口大罵,但被人朝著嘴巴踢了一腳后,便只有支支吾吾的聲音了。
  “再亂叫,我弄死你!”德斯的一個弟,兇狠地在他臉上比劃著一柄寒光畢露的匕首。
  德斯理也不理他,但發覺自己身邊的一個弟還楞在原地,竟然一點不如往日的機靈,不知道將地上的妮卡兒拖入到他的“房間”中,頓時大怒,伸手就要拍向這個弟的腦袋。
  接著,在三十個男女不知所措的驚慌中,頓盧支支吾吾的聲音中,妮卡兒從袖口中掏出藏著的匕首,準備與德斯同歸于盡中,以及德斯一堆的打手弟們的嬉笑中。
  那個呆呆的弟,轉過頭,目光如利劍般凌厲。
  德斯本能地感覺到一股危險的氣息,然后他下一個感覺,就是自己飛了起來,在不大的洞穴中,向后快速地飛了出去。
  “位置又錯了,這里是哪里?”
  與此同時,從“”而降的,還有剛剛從底層中鉆出來,掃描向**的一個外星人制造的冰冷機器人。
  ^未完待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