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285 你想成就源門巔峰嗎

^
  不過,拔異私下也覺得克里斯異想天開了,雖然克里斯的確耗盡了老了一生的心血,也不斷地努力接受新的知識,拼命學習與進步,但是這份計劃想要覆蓋到現在的龐大艦隊,涉及繁多的先進文明,以一個地球人的見識與起點,未免遠遠不足。[][].[].]
  果然便聽到楚云升道:“先讓他把計劃拿來我看看,如果可以,讓他去見見戥,這些事情都需要戥的配合,其他種族不可能認可遠比它們落后的地球人的想法,他可以參與,但一切需要戥為主體,否則任何事情都進行不了。”
  拔異自然是明白這個道理的,如果是剛從冷星出發的時候,克里斯能夠得到機會,那么以當時的艦隊中種族構成,地球人因為各種原因,還是很強勢的。
  而現在,看看周圍,哪一個不是出類拔萃的星空種族,哪一個不是先進的文明構造,想要它們聽一個極其落后的地球人在那里長篇大論,簡直可笑。
  而且,更為關鍵的是,以地球人的見識,也的確在現實上,達不到這個高度!
  楚云升能讓他參與,已經很不錯了,換個角度,甚至是在培養他。
  拔異離開后,吉特便說道:“王,神國的大神使來過我們這里,我聽說它們是第六紀的地球人。”
  在說這番話之前,楚云升與拔異交談的時候,他一直都在反復權衡,不知道楚云升會如何處置血族。他隱隱地感覺到,血族的創造者,可能與第六紀的人有關。而楚云升與第六紀的關系也晦暗不明。
  “我已經知道了。”楚云升道:“沒關系,你們該干什么干什么,你們和退化人確切地說,應該源自于第五紀,而不是第六紀,所以不用擔心他們,掠命艦之主留下的功法很好。很合適血族,我添加了一些卓爾人的心得,你們盡快強大起來。對我對你們都是迫切的事情。”
  吉特點頭道:“我明白,王,我們不會留在那顆星球,我們將永遠追隨您。”
  楚云升看著他片刻。道:“吉特。肖納可能還沒有死,應該在安第魯的艦隊中,你們也許還有再見的機會。”
  吉特的眼神亮了起來,隨著老血族一個接著一個離去,他被這付本落不到他身上的重擔壓得幾乎喘不過氣來,性格也因此發生了極大的變化,在這個世上,他也只剩下肖納這么一個親人。如果還活著,對他而言。算是沉重的世界中最好的消息了。
  吉特帶著新的修煉之法與復雜的心情離開后,星空之墳的外口,就只剩下楚云升與睥邁了。
  睥邁很緊張,他不知道楚云升到底會和他說什么,即便他有一些預感,但之前的經歷告訴他,這種不靠譜的預感往往最后都會變成巨大的失落。
  就在他幾乎要忍不住這種煎熬的時候,便聽到的楚云升清冷的聲音,仿佛來遙遠的太空般地不真實:
  “睥邁,你想成就真正的源門巔峰嗎?”
  ……
  將有一顆星球進行補給的消息,讓不安的投降艦隊中,較為弱小的種族稍稍放心下來,至少,短時間內,它們不會被當成“材料”給拆成了“資源”。
  沒有人知道楚云升和卓爾人到底要留著這么多的艦隊究竟是為了做什么。
  普遍的觀念是充當備用的物資與命源庫,這符合絕大部分上層種族的想法,也就覺得無可厚非,畢竟這里是暗域,空無一物,要活下去,就得從別人手中奪走生存的機會。
  但對于原冷星艦隊中分離而來的許多大小種族生命來說,關心的卻不是這個,而是另外一個,最近正在熱議的話題
  它們將有一次機會,選擇留在那顆補給星球上,或者繼續跟隨艦隊征戰。
  而這個機會只有一次,過了之后,便不復存在,或許,將來缺少物資與命源的時候,它們也一樣會受到如擔心受怕的弱小異族同等的待遇。
  每一個人都在討論,議論,但都不是明面上討論。
  明面上,所有人都異口同聲地說,一定會追隨尊上或者楚先生,或者熾武,戰斗到生命的盡頭。
  但實際如何,只有將來到了那顆星球,看過那顆星球的實際情況后,才會最終揭開分曉。
  因而,討論熱烈只在私下要好的人之間。
  冷星戰隊的隊員們也不例外,不比訓練艙外賣苔餅的大媽淡然多少。
  阿里推開休息艙的大門后,里面剛剛還在熱議的聲音便嘎然而止,仿佛他是什么消音器,只要他一出現,隊員們就自動閉上了嘴巴,內外一片的尷尬安靜。
  他當然知道這些小子在討論什么,他也不怪他們這樣仿佛將他排斥開來的舉動,因為,他如今的身份,決定了這些小子們會擔心一個不小心,毀掉的不僅僅是他們的前程,甚至還有他們的小命。
  所以,他這些天都盡量避開,將空間留給他們。
  這些隊員都是他看著入隊的,親手訓練的,最小的一個,甚至是他看著長大的,他關心著他們,就像他們愛戴他一樣。
  和往常一樣,阿里說了幾句話,安排了一些任務,將他的東西拿起,便離開了休息室。
  然后,他便無處可去了。
  除非他跑到艦外,否則他這個消音器,到那里都會發揮著巨大的靜音作用。
  阿里苦笑一聲,不知不覺飄到了訓練艙。
  經過戥的第十一次大修改,全新的訓練艙早已今非昔比,更加先進化,也更加地巨大與完備。
  在一個白色的儀器邊,他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影子,仿佛像看到了他剛剛參軍時,在那個充滿陽光下的軍營中,那些揮灑汗水的特戰隊精英,一絲不茍地訓練著,充滿了朝氣的動力,以及對未來的信心。
  他越來越佩服這個漸漸發育起來的英姿女孩了,大俊的訓練計劃相當的苛刻,他一個老隊員,也只能勉強忍受著完成標準程序,而這個女孩每一天都堅持完成高標程序。
  他向大俊抱怨過,高標是不可能每天都完成的時候,大俊就說道,既然他詳細地設計出來了,就是肯定經過計算,是能夠達到的。
  而如今,也的確證實了大俊不會撒謊,全戰隊一共有三個隊員始終完成高標,這個女孩就是其中之一。
  阿里沒有去打擾她的訓練,轉向走到了另外一邊,訓練艙里還有其他人,他發現這里倒是一個好地方,不用擔心自己的消音器作用,因為現在這個作息時間,還在堅持訓練的隊員,基本都是決心不留在那顆星球上的人。
  他今天的標準訓練程序已經完成了,再做就要啟動新的程序,屬于高標部分了,否則按照大俊的說法,完成每天程序后再重復,雖然的確有一點點加強作用,但沒有太大意義,沒有效率,屬于浪費行為,不如去干點其他有用的事情。
  阿里先喝了點水,來到一個儀器邊,正在考慮自己是加強一下用以打發時間,還是索性就在這里睡一覺的時候,就被剛剛從這里掃描過去,立即又返回過來的戥發現:“阿里,你又偷懶了!”
  阿里頓時有些郁悶,險些把剛剛吸入進去的水吐了出來。
  他明明已經完成了標準訓練,大俊肯定知道,這花不了他一秒鐘的掃描時間,還這么說,肯定就像之前無數次一樣,又要逼他進行高標訓練。
  今天,他精神不是很好,一想到有些隊員或許將來就要分開,就有些難受,便想著找個借口蒙混過大俊的這一關。
  于是,他將不知道從哪里聽來的小道消息拿出來,說道:“大俊啊,人家烏怒人也能提高生命層次,還不用這么辛苦訓練,我們能不能跟人家學習學習?”
  戥便恨鐵不成鋼地說道:“你是從哪里聽來的?那種方法是很快,而且沒有什么痛苦,像是你給身體打了一個補丁,你真想要,明天我聯系卓爾人給你要個名額,送你去它們的實驗室一趟。
  但那是不可遺傳的,也是非自然完美的,你難道想要你們的種族,世世代代都被其他星空種族看不起嗎?你現在不努力,難道還幼稚地指望你們的后代,把責任推到它們身上嗎?”
  戥后面的話對阿里是不公平的,因為它并非來自于冷星的文化,而是來自于地球人的文化,人們往往將改變家庭的希望寄托在自己的孩子身上,而忘了那是自己的責任。
  但戥的語速太快,阿里幾乎沒有任何插嘴的機會,就聽到戥又開始了一個讓他要吐血的循環說教:“……你沒有看到那邊的苒嗎?你一個雄性生命,生命長度是人家的幾倍,不覺得丟臉嗎……”
  然后,他實在受不了,爭辯自己是殘疾人也沒有用,于是,馬上爬上儀器,整個世界都清凈了,戥滿意地離開了,他卻悲劇地被高標程序摧殘與蹂躪著。
  外邊,龐大的艦隊,終于輝煌地開始。
  ***
  第二更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