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1283 不好下手

^
  投降艦隊趕到的時候,卓爾人已經將能夠追到得上的自然源體群收取完畢。
  除去烏怒人的七分之一,還剩下一百零一顆。
  對稀缺的自然源體而言,完全是一個天文數字,如果不是銀河星系發生異變,絕大部分沒有到過地球的種族,至今為止也不曾見到一個。
  面對如此誘人的財富,剛剛趕來的投降艦隊中許多種族都很眼紅,也想得到一顆半顆。
  但眼紅歸眼紅,就是它們不投降,并且它們所在的一方最終贏得了這場爭奪之戰,得到源體的人也不會是它們。
  有資格瓜分源體的都是有著強橫實力的,不會投降,早也就走了。
  因而,到了也只好在一邊干看著。
  在戥的指揮下,一艘艘戰艦順著軌道飛上星空之墳的巨大星環環面,徐徐縈繞,如同圍繞星球旋轉的小行星帶一樣。
  到了這里,它們就再想跑也跑不掉了,全都在小蟲子與卓爾人的覆蓋與控制之中。
  環繞艦流中,暗艦脫離軌道面,離開艦隊,越過懸浮內圈的立方體環陣列,飛向星空之墳的中央。
  戥似乎與卓爾人涇渭分明,倒是與小蟲子更默契一些。
  楚云升此刻正在五序的立方體中更換生命體,尚未回到立方體。
  線體樞機第一個下船,它幾乎在暗艦中躲了整場的戰場,即便有戥在。仍不覺得安全,反而到了小蟲子這里,踏實了不少。似乎全然不記得小蟲子曾經一直想把它給吃了。
  一出暗艦,它便焦急地問道:“那么笨死了嗎?”
  與此同時,和它一樣迫切關心這個問題的還有隨著投降艦隊之后而來的電。
  ……
  立方體內,上百名的卓爾人各就各位,呈半圓扇形分布于一道道弧線上,神情專注地操控著各自面前升起的儀器。
  在半圓扇形的頂端,一具外表上更為精細。但內部卻真正有所不同的生命體,正在做著最后的測試。
  指令順序閃起,從前方弧道工作面。依次至最后一道。
  上百的卓爾人精細入微地操作著,復制的內部結構投射在各自的工作面上,進行著最后的聯測。
  片刻之后,隨著最后一道程式通過。半圓扇形的頂端。透明的罩體打開,向兩邊消失,生命體仿佛活了過來一般,睜開“眼睛”。
  “你以前的那具生命體是普序常備型,承受不了你現在的能級拉升頻率與幅度。”五序不在這里,從主隔間投影過來,道:“時間太短,目前給你的新身體只能做到這個地步。第二次補給后,我會優先執行最新生命體備體計劃。改造出真正能夠體現出我們科技運用水平的生命體。”
  上百名的卓爾人工作完成后,正在順序退出,楚云升一邊適應著新的身體,一邊說道:“不著急,這次我們將有足夠的時間充實戰力。”
  五序便不在這個問題上繼續說下去,打開一道道信息流道:“有許多生命,發來信號,要與你聯系。”
  楚云升快速地查看了一遍道:“先聯系烏怒人,它們應該要走了。”
  ……
  電的投影出現在楚云升面前的時候,望著楚云升的白影之身,一時之間,似乎有些尷尬,想好要說的話,竟什么也說不出來。
  自離開冷星時的一戰,電主動關閉了主懸椎體后,這還是它們第一次再見面。
  平行而論,它與楚云升的關系并不差,然而事情到了如今的地步,解釋沒有必要,更是浪費彼此的時間,但不解釋,似乎又不知道從哪里說起。
  楚云升便笑了笑,首先道:“你是想來問多一維的事情?”
  每個種族的神情含義都不同,電有著卓爾人的簡單資料,見狀聞言,心中松了一口氣,也有一點感激,楚云升現在如果直接讓它滾蛋,它也一點辦法都沒有,而且也絲毫不影響他與烏怒人之間仍在繼續的合作,因為如今還有更高的權限者可以直接與楚云升對話。
  平復了復雜的心情,電用地球人的習慣點頭道:“是的,它應該具有了智慧吧?我想應該就是冷星那一戰中產生的,這種現象太珍貴了,我,我……”
  電沒有隱瞞自己猜到了那么笨已經具有了初步的智慧,這算是私下向楚云升透露一些烏怒人已經知道的情報,但它似乎仍舊難以啟齒地將后面的話說出來。
  不管怎樣,它都因為各種原因參與了第三個烏怒人的部分計劃,現在要是再厚重臉皮說自己對多一維有興趣,很想有機會研究一下,那實在是太無恥了,饒是它對此極度的狂熱與執著于科學,一時之間,也說不出來。
  它終究不是雷,或者第三個烏怒人那樣的人。
  楚云升似乎沒有聽出它此刻內心的復雜難平,像說著無關的話一樣道:“電,我記得我和你曾說過,你們和我好好合作的好處,遠遠大于現在的樣子,我也說過,我有很多有價值的事物,你們都會有興趣的。”
  電低下細長的腦袋,片刻才抬起,長長嘆息一聲道:“我一直記得。”
  楚云升看著它,看了一會,然后望著周圍環境,道:“但是,你看,現在我還需要嗎?”
  卓爾人的立方體永遠的精致與美麗,無處不體現著它們對完美的追求,以及支持這種追求的強大能力。
  電的神情中一直帶著的一絲希望,在這一瞬間完全地黯淡了下去,卓爾人在某些領域或許不及它們,但同樣也有能力對多一維生命進行研究。
  它知道,楚云升是在告訴它。曾經的那些和它都沒有關系了,在這些事情上,他已經不需要它了。
  楚云升拒絕得很婉轉。它再次很感激,如果換做第三個烏怒人,恐怕命都沒了,不要說言語上的區別了,但它心中的失落,是無以言表的,就像突然失去了什么極其重要的東西。再也找不回來了。
  它也知道了,楚云升不會再告訴它多一維是死還是活著,如果自己再追問。那就是蠢了,難道非要楚云升冷起臉色來?
  在來的路上,它就打聽過了,楚云升的那個火蟲向所有人封鎖了消息。沒人知道多一維到底怎樣了。
  它在心中再度嘆息。勉強將極度失落的心理暫時放在一邊,一如它曾經對楚云升的恭敬,道:“您找我還有其他的事情么?有什么是我可以做到的?”
  電是很聰明的,只是平時它都將精力放在它執著的技術上,很少顯露出來。
  楚云升如果只是為了拒絕它,就不會見它,這和用什么語氣說話沒有任何關系。
  “我想知道你們和黑暗生命相互需要什么?”楚云升語氣平靜地說道:“當然,你如果不方便可以不說。事實上,就眼前的你們第五等級飛船。與卓爾人殘存的這些立方體相比,你們的確是要高出不少的,所以,正如你們的一個最高權限者說言,你們很多的事情我們也分析不出來。”
  電微微一笑,道:“沒關系,我能告訴您,您可能對我們的權限與等級含義理解有誤,當然這是我們內部的問題,其他種族都很難理解。”
  接著,它話鋒一轉道:“黑暗生命想知道一個死了卻活著的身體,能否像一個剛出生的嬰兒一樣,再度通過環境刺激或者其他什么方式,誕生新的意識。
  剛好,我們對此有過深入的研究,而且我們曾經有過一個靈的尸體。
  而我們想要知道,靈死后,它的身體為什么還能活著,這可以佐證我們對靈尸體的分析,很有希望突破宏領域的一角。
  它們需要的,和我們需要的,對雙方都是最想要最關鍵的東西,正因如此,第五等級探險船的最高權限者才會寧愿放棄一部分利益,只要七分之一的自然源體,當然您當時在第五等級探險船所說的,現在也在是我們的希望之一。”
  楚云升只略想了一下,又道:“我還有一個問題,就你們現在的分析,如果有一個活著的靈,只剩下意識,是否能夠占據黑暗生命群的整體生命體?”
  電搖搖頭:“不知道,我們從來沒有過一個活著的靈可供觀察。”
  楚云升已經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便說道:“你們馬上要去追逐那道求救信號了?
  電有些黯然地道:“是的,這一走,不知道何時才能……不管怎樣,謝謝您。”
  楚云升看著它片刻,道:“那,保護好我的本體。”
  電沒有聽出這句話中包藏著的深意,因為它根本不知道棺槨里到底還有著什么,進而很嚴肅很認真地道:“我會的,以生命。”
  楚云升笑了笑道:“走吧。”
  然后,他又加了一句:“替我照顧好留在你們那里的銀色軍團的人,還有我的外交官。”
  電不知道楚云升為什么不召回它們飛船中的五國人,以及意意斯,但它們也沒有提出來,畢竟,將來這些人,都是要與楚云升聯系的紐帶,未來如果有機會再見,就真成了“外交官”了。
  除此之外,電還想著通過這些人,不死心地想要知道多一維到底死了沒有。
  因此,便鄭重地點了點頭。
  在它走后,五序看著楚云升的背影,不知道為什么感覺有點陰冷。
  接著楚云升與戥的交談,才讓它感覺稍微好些。
  “投降的艦隊還在整合,事情太多了,想要形成有效率的戰斗力,光是軍事指揮還不行。”戥飛快地說道:“您的兩個樞機,拔異和海國大殿主,幫了不少忙,但還需要一些東西。”
  楚云升道:“拔異我知道,現在恐怕投降艦隊中的許多樞機都開始稱呼他為“拔異兄弟”了吧,海國大殿主還在研究自己?”
  戥此時語氣中也有些佩服道:“熱衷于科學的樞機生命。不是沒有,雖然不多,但我也見過不少。甚至見過源門級的,但它有一個特別的地方,是別人完全沒有的,它幾乎沒有種族之見,任何種族,只要不是我們敵對的勢力,它都能接受!”
  五序此時插嘴道:“這么說。那些完全沒有樞機生命的種族,現在豈不是?”
  戥道:“是的,它以此凝聚了很多種族。一開始它可能還沒有察覺,后來拔異提醒了它,它專門找過我,問我怎么安排。它可以努力去做。”
  楚云升這時候說道:“它這是擔心我知道后說它吧。現在,它也應該快要到源門了?”
  戥回答道:“還差一點,它一直在記錄自己的各種細微變化,為此還和其他許多種族的科學家發明了一個記錄衣,整天穿在身上,現在刺惡也穿上了,聽說是它專門找了那個庫勒。”
  楚云升點點頭道:“這邊事情安排好,你讓拔異他們過來一趟。我重新推演過修煉之法,它們現在各自的方向都有不同的變化。我會更合適地安排。”
  戥和五序不同,五序始終稱呼楚云升為95827,而戥始終覺得,不管是他,還是卓爾人,都是可以隨時離開楚云升的,而拔異血族那些人不同,它們身上骨子里深深被打上了楚云升的烙印,離開了楚云升,根本無法在星空的夾縫中活下去。
  同理,反過來,這些人也正是楚云升真正的親軍,雖然力量很小,而且由于楚云升走得太快,周圍的各種勢力越來越強大,它們便顯得更加的弱小,差距越來越大。
  一旦差距到了無法彌補的時候,那么就是不被楚云升拋棄,也不會被現實拋棄,泯滅于底層塵埃之中。
  只是,他怎么覺得,自己怎么也越陷越深了呢?
  “戥,我們現在恐怕沒辦法救回你的族人。”楚云升接著道:“五序安排了二次補給計劃,隨后我們會前往夾角32度的星系,也需要充實力量。”
  戥道:“我明白,那是一個真正有著完好實力的宏生命,只有宏生命,或者宏領域,才能與之對抗。”
  楚云升道:“我看過情報,你們的族人很偉大,能夠在靈襲中依然存活下來,這樣的生命不應該死在這里,我們一定會救它們出來。”
  戥心中猛地一突,這話是什么意思呢?剛才他就覺得自己越陷越深,現在聽這話的意思,難道前儲大人是想要將他的族人都拉入進來?
  他發現楚云升現在不但語速極快,還很“陰險”。
  但他卻沒辦法被楚云升這句話卡著順而說什么,又不想把自己的種族拉入進來,拉入到神國的內部大爭中,他一個人陷入進來就算了……便只好支吾著,顧左右而言其他,如果他有額頭的話,暗艦的艦頭一定心虛地直冒汗。
  不知道為什么,楚云升現在給他的壓迫感很強烈,仿佛揮手間,這個人就要去毀滅一只艦隊。
  然而,楚云升似乎又沒那個意思,沒有繼續說下去,戥又有些摸不著頭腦了,又說了一些艦隊安排的事情,便趕緊離開。
  戥離開后,五序便說了一個不好消息:“一百零一個自然源體中,沒有土源體,金源體與木源體數量也很少,烏怒人分走的部分里也是一樣。”
  沒有土源體,便意味著無法五源歸一,無法效果最佳的用于修煉,甚至很多關鍵的研究都無法展開。
  楚云升倒沒有意外:“之前就沒有發現五源齊集,金源體與木源體也很少,先劃出一部分來研究,其他儲存起來,暫時不需要用,宇宙星空這么大,總有再能發現的時候。”
  然后,他又補充道:“我想起一件事,在星系內的時候,赤人試圖人工培養源體,有一個微生命種族自稱偷學了赤人的技術,曾與我約定了一個坐標行星系共同培養,現在不知道它們逃出來了沒有,如果探測到它們,還有另外一個人為補齊的希望。”
  ……
  烏怒人離開,黑暗生命群逃遁,左旋總帥帶著剩下的精銳明著退向降臨點,吸引對手不得不緊迫趕去,無暇再顧及暗域深處的這里。
  幽暗中,一艘漂亮的銀色飛船,靜默懸停在神戰雙方曾經退回路過的星際鏈路附近,竟沒有被發覺。
  飛船中幾乎關閉了所有的系統,船殼上隱隱落了許多宇宙塵埃,不知道在這里埋伏與等待了多久多久。
  “它不會來了。”
  飛船中,一個冷冷的聲音,向神戰雙方的影子道:“這些笨蛋,竟然不知道它的價值,就這樣逃走了。”
  飛船中,另外一個淡淡的聲音,簡潔道:“還有機會。”
  冷冷的聲音沉默了一會道:“沒有真正打起來,飛船太多,不好下手。”
  淡淡的聲音,似乎并不在意,仍然簡潔道:“先把少的滅口。”
  冷冷的聲音不屑道:“五個垃圾巔峰源門,還有那個自以為了不起的無殼飛船,殺光它們不用多少力氣,但剛才艦隊與飛船實在太多了,就怕逃出一個就糟了。”
  淡淡的聲音突然道:“它變聰明了。”
  冷冷的聲音哼了一聲道:“至少說明它還不笨,知道留著那些俘虜艦隊充數量,防著我們。”
  淡淡的聲音嘆息一聲道:“可惜!”
  冷冷的聲音也嘆息一聲道:“是可惜了,好不容易確定了它在那里,它立即就沖入到自然源體群周圍復雜戰場中。”
  淡淡的聲音道:“先去滅口吧。”
  冷冷的聲音沒有再說話,但銀色戰艦突然啟動,凌厲地射穿黑暗,遙遠的星辰之光都為之顫栗!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