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1273 滅了它

^
  五序在觀察遙遠戰場過時信息的時候,實時戰場上的情況,早已是精彩紛呈,如果不親自置身于這里,任何細微的變化都無法及時地捕捉到。
  黑暗生命的暗物質飛船展現了出人意料的奇特性,在神戰雙方造成的巨大引力拉撕下,先是不出意外地被硬生生地拉裂為兩半,像是拉緊到最終撕裂斷開的橡皮筋,沿著強勢的引力場,一頭高速彈飛向左旋神國艦隊,一頭高速彈飛向對面,速度都是同樣的驚人,驚鴻般地掠入飛船洪流中。
  但它卻并沒有就此而崩潰,匪夷所思地依然“活著”,像是某個古老神話中的兩頭蛇一樣,從中間斬開,卻變成兩條依舊邪惡的毒蛇,肆意地掠奪著正義的生命。
  黑暗中的兩道命源形成的虹橋,也因此而分開,隨著彈飛的橡皮筋,從兩邊無數的飛船上空如紅色閃電般驚移。
  數之不清的黑影從暗物質飛船中宣泄出來,悄無聲息地穿過一艘艘戰艦,顯物質顯然對它們沒有任何阻擋的能力,任由它們穿梭其中,帶走一個個鮮活的生命。
  神戰雙方的五個巔峰源門終于出手,小心翼翼地將源門之法縱橫在各自艦隊的空間,努力避免過早地觸及對面的范圍,以免在黑暗生命還沒有被消滅或者被驅逐前,就陷入了它們之間的大規模戰爭。
  源門巔峰的力量,許多種族,許多艦隊是從未見過的,起碼冷星艦隊,以及從銀河星系中逃出來的左旋殘軍,都不曾見過。
  巔峰的力量。驅散了“黑暗”,將“光明”重新歸還于生命的意識,讓新加入的種族與艦隊們。終于可以分明的看到,左旋神國大軍這邊。竟有著比對面還多一個的巔峰源門尊者,達到了三個,并且其中一個看起來比對面的兩個更加強大許多。
  但無論是哪一方的情報上,都無疑地顯示了左旋神國大軍在之前與對面數次的交鋒之中,并不占據優勢,能夠維持長時間的對峙局面,依然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了。
  問題似乎就出在對方無外殼的非主流飛船身上了。
  事實上,似乎也的確如此。
  一分為二的暗物質飛船。霸氣十足地在兩邊艦隊大軍中肆意掠奪縱橫的時候,那艘“開放式”的飛船上空,飄逸的生命體仿佛仍不屑一顧。
  左旋神國節節戰敗,反抗的勢力逐一灰飛煙滅,它們戰無不勝,摧枯拉朽地打平無數星系的反抗勢力,若非彩虹橋突然崩塌,宇宙漫長的空間物理距離給予了左旋神國茍延殘喘的天賜良機,這場從上一代老神尊便開始的神戰,恐怕早已經結束了。
  區區一個黑暗生命群。并不在它們的眼中,星空中,飛船所及的地方。秩序將由它們來重新制定,這些卑微于暗域中的猥瑣生命若不服從,那便打服,或者,徹底消滅。
  它們的身后,還有靈戰的強者!
  大黑暗即將到來,只有新的神國,只有它們,才能以全新的生命力。集中所有的力量,高效地利用。最終強大地撐過去。
  這是它們所堅信的東西。
  飄逸的生命體冷漠地看著飛掠于己方大軍中的一段暗物質飛船,仿佛并不關心每時每刻都在逝去的瑣碎生命。或許,它們本就不需要這么的生命,減少一點,本就在計劃之中,并不是什么不能承受的事情。
  她似乎也不關心對面左旋的情況,完全地蔑視,仿佛消滅它們也不過是時間的問題,遲早而已,和眼前的黑暗生命群沒有什么太大的不同。
  她唯一關心的大概也只有被黑暗生命“踢”向深空的自然源體群,以及與對面左旋大軍一直在爭奪的那個重要降臨點。
  一旦彩虹橋恢復,每一個降臨點,都將是戰略性的空間位置,而處于關鍵坐標上的降臨點,更是雙方必爭之地。
  在她看來,這涉及到在將來恢復彩虹橋之后,是否能夠以最快的速度消滅掉殘喘的左旋殘余,而在左旋看來,她也大概也覺它們很可笑地以為能夠反敗為勝。
  飄逸的生命體似乎有些無聊地繼續看著肆虐的黑暗生命群,偶爾也會看一眼對面的左旋大軍。
  它們似乎與她保持著驚人的一致性,對黑暗生命群掠奪瑣碎生命的形勢并不著急,此刻被掠走的,都是弱者,而弱者,注定無用,不死在這里,也會死在后續的戰爭中。
  星空不是靠著人多,境界的差別,技術的差別,猶如鴻溝,足以讓擁有龐大基數卻處處低劣的生命種族望而興嘆,羞愧無奈而死。
  一次次淘汰,一次次戰爭,最終留下的,能夠占有有限資源的,只能是強者中強者,精英中的精英,其他,說好一聽一點,給它們留一點將來希望的種子。
  而現實一點,便是淪為實驗室的生物**與群體標本,供活下來的強者與精英種族,去研究它們那點點可憐的但也不至于一點可取之處都沒有的優點,以及一些可以入眼的特色文化之類的東西,然而吸入進來,經過精華總結后,以便打開與激發自己種族因在漫長歲月中漸漸被本族文化與思維禁錮的視角與思考方式。
  生存于地面,只能仰望而無法進入星空的生命,往往自大而可笑地感嘆自己生命在宇宙中的孤獨,因此還說不定誕生出許多偉大的詩篇來贊嘆自己的生命偉大,而實際上,像它們這樣的星空強大種族,只希望這些低劣的智慧生命,越少越好。
  譬如,這些生命粗制濫造,耗費資源,而粗暴地加快宇宙熵的增加;又譬如,這些生命隨著智慧的誕生,原始工業的發展,必然破壞一個原始生命星球的珍貴與稀缺……
  戰爭還在繼續,雙方大軍的下層瑣碎生命,此刻成了拖延時間的犧牲品。沒人去關心它們怎么想,怎么絕望,那都是笑話與奢侈。
  當然也有例外。比如新加入左旋神國大軍的冷星艦隊,一開始便受到了一定程度的保護。雖然有限,但黑暗生命群也不會在有更容易吸取的目標情況下,非要去啃不容易啃的骨頭。
  因此,冷星艦隊中的鮮嫩種族們,地球人、冷星人還是五國人,在經歷了星系內的三大戰場后,再一次刻骨銘心地看著這個冷漠、無情、沒人同情以及不公平卻無人覺得不妥的戰場。
  他們是享有“特權”但有限照顧的一方,這份不公平。自然不會去質疑,只是誰都清楚,這種照顧絕非出于善意,如果連這一點都不明白,那才是真正的瞎了,或者腦袋壞了。
  在這場他們也根本插不上手,也無能為力的戰爭中,看著黑暗的出現,看著光明的回歸,看著暗物飛船的肆虐。也終于看到了神戰雙方的反擊出手的那一刻。
  首先發動的是對面,那艘無外殼的飛主流飛船,對它們那一邊的暗物斷飛船發起了一次精準進攻。
  在打擊的范圍內。所有暗能量被抽空,像是將一片宇宙空間還原到暗能量未出現之前的宇宙狀態之中。
  這記凌厲的攻擊,讓那邊的暗物一半飛船在瞬間失去斥力平衡的來源,不及由自身內部補充下,驟然地向內坍塌收縮。
  同時,大量的引力子被其他飛船射向目標范圍,加劇它的進一步坍縮。
  如不出意外,下一秒,它或許就會被強行縮為一塊高質量的物體。摧毀維系暗物質粒子原先聚集的力場體系,最終再爆發式地噴射出來。形成暗物質粒子流,一切將不復存在。
  左旋這邊則是另外一番景象。對那些黑暗生命群直接進行打擊,摧毀它們的生命體,倒吸它們的命源,像是要將它們的飛船變成一艘真正的幽靈無人船。
  但不管是那一邊,都在隨后的幾秒內都落空了。
  內縮坍塌的那一邊,并沒有如預想般地崩潰,反而再一次膨脹開來,而左旋這一邊,頑強的暗物生命體似乎也沒有收到多大的影響,依舊如之前那邊的霸氣十足地掠奪著。
  跟著便是眼花繚亂的各種相互攻擊,暗物飛船再次分裂開,而且不僅是掠奪命源了,分裂的暗物飛船一艘艘地膨脹到原來的大小,然后徑直沖向一艘艘顯物質飛船,每穿過一艘,便留下一艘廢墟無人的飛船。
  戰況逐級升級,越來越激烈起來,黑暗生命群以一對二,毫不示弱,而出奇的是,不論是對面的大軍,還是左旋這邊,似乎都信心十足。
  每一方,仿佛都自己都充滿了自信。
  無外殼飛船上空的飄逸生命依舊冷漠蔑視地看著越來越多的暗物飛船,在她的下方,不浪費任何一個材料于外殼那些東西的“飛船”上,如同一個個部件連接起來的世界叢林里,給她發來一道準備完畢的信號。
  而左旋一方,似乎也準備完畢。
  那飄逸的生命首先淡淡道:“滅了它。”
  而左旋的總帥,幾乎在同時下令道:“重擊!”
  此時此刻,似乎也感覺到巨大危險的黑暗生命群,突然在星空中極速匯聚,隱約中,形成一道強悍而不可思議的靈的影子!
  巔峰的對決,在下一刻就要開始。
  無人注意到,一艘神戰雙方中間隔離帶邊緣的一艘戰艦中,一個冷沉的柔性生命體,一邊快速地“學習”著這艘戰艦的知識,一邊仿佛注視艦外的戰場已經很久了,似乎就是在等著這一刻的到來。
  “你在這里干什么?”它的一個同類從外面進來,似乎有些驚訝地看著它,仿佛它不應該出現在這里。
  冷沉的生命體沒有回答,置若罔聞般地飛向前方守備森嚴的主控艙門。
  它的同類先是楞了一下,隨即極度的警覺起來,發出凌厲地警報:“攔住它!”
  冷沉的生命體并沒有被攔住,因為它此刻距離艙門太近了,于是它被毫不留情地射殺了!
  外面的騷亂,引起了主艙中的注意,指揮官們稍微分了一下神,便見到其中一個武器發射位上,一名指揮官突然異動,迅速打開發射指令,輸入目標參數……一氣呵成中,它轉過身,帶著一絲讓它們的同伴覺得陰冷邪惡的“笑容”,死在了警衛以及其他指揮官果斷地攻擊之下。
  艦外,一道藍光一閃而逝,越過無人的中間地帶,凌厲地射向對面的大軍洪流!
  柔性生命們一下子全驚住了,想要補救,卻已經來不及了。
  它們并沒有收到此刻向對面發起進攻的命令,一旦觸發大規模的戰爭,后果不堪設想。
  就在它們驚恐而不知怎么回事的時候,其他指揮官們瞪大了視覺器官,吃驚地望著艦外,沿著中間帶的邊緣,跟隨它們發射的藍光之后,一道道貫空長虹般的打擊線,紛紛射向對面的艦隊洪流。
  它們有些發懵,弄不清情況了,難道剛才被處死的指揮官是收到了秘密進攻的命令,被它們錯殺了?
  否則,怎么會同時出現這么多突然攻擊?
  并且,對面也并沒有任何異動,好像完全不知情一樣,被偷襲了!
  星空中,左旋一側,邊緣地帶,明顯地一道道攻擊射向對面的敵人。
  剛剛下令完畢的總帥,驚愕地看著這一幕。
  它身邊的一個本體身在另外一只戰艦中的投影虛體,馬上道:“怎么回事?沒有命令……難道被信息入侵了?總帥,必須馬上制止。”
  另外一邊,戥的虛影道:“來不及了,你沒有發現么,被入侵的只有我們,我們單方面發動了突然進攻,對方卻沒有任何異動,說明它們并沒有被入侵,因此一定以為是我們想要趁現在偷襲它們,這個時候,它們只會反擊報復,一旦稍有遲疑,它們都會認為后果不堪設想,必須立即行動起來,而任何解釋都會被認為是我們在掩飾下一波更為猛烈的進攻。”
  打擊線此時還在星空中飛行,要穿過長長的空間,才能達到對方的邊緣。
  飛在最前面的幾道純能量攻擊線,幾乎是以光速在飛行,是以,對面的監控系統,除非等到打擊擊中,否則再次之前,一無所知。
  即便發出解釋的信號,也不可能超過光速,必然在打擊之后才能到達對方的陣地,那時候,任何解釋都已經軟弱無力了。
  中間的這段時間,對于左旋艦隊來說,是一個優于對方的準備時間,但它們的選擇,卻只有一個了。
  便是真正的攻擊!
  ……
  星空之墳中,楚云升的身影再一次出現。
  五序首先發現,便說了最新情報:“烏怒人正在接近目標。”
  楚云升道:“我們也可以過去了。”
  五序這時候問道:“選擇了哪一方偷襲?”
  楚云升道:“左旋。”
  五序以果然如此的語氣說道:“左旋偷襲,以另外一方驕傲的氣勢,必定馬上無所畏懼地反擊,但如果反過來,恐怕你的那位天才指揮官會看出什么疑點吧,這樣也好,現在估計已經打起來了。”
  星空中,小蟲子收斂星墳,立方體群一字排開,穿過小蟲子形成的粒子飛梭場,射向五軍之陣的戰場。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