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1272 虹吸

^
  身在星墳中的楚云升,一步移影來到星空,一襲白影在黑暗中凝視自然源體群方向。
  那里深陷的黑暗,像是一塊宇宙黑布遮蔽了一方的星空。
  星光嘯動,是一個很匪夷所思的現象,事物仍在那里,“眼睛”也能看到,但身在零維中的意識卻不知道。
  被遮住的不是“眼睛”,而是“心”。
  聽起來有些玄乎,然而也并非毫無應對的辦法,當生命的意識無法感知的時候,還有智慧生命創造出的工具來彌補此刻的不足。
  冰冷地檢測機器忠實地記錄著它所一刻不曾間斷地信息,再由分析的程式進行甄別與判斷,最終交給執行的單元,做出預先設計好的反應。
  對于一個已經可以遨游航行于星空的飛船來說,自動的執行機構與程式,是必可不少,并且也是成熟的技術之一。
  而作為類似烏怒人與卓爾人這樣的種族,已將“工具”的功能融合入生命體之中,它們的身體便天生就具備自執行的能力,即便意識昏厥甚至死亡,身體、或者說尸體,只要沒有被嚴重破壞,仍然可以像是活著一樣工作著,成為“活死人”,或者機器人之類的存在。
  慎密與極其先生的程序化設計,甚至讓低等的生命以及技術水平不高的種族,無法分辨它們到底是死了,還是沒死。
  因此,星光嘯動出現。被其覆蓋的區域中,首先遭到考驗的是艦隊的自動智能化的計算分析與反應的水平。
  立方體群與星空之墳距離遙遠,不在星光嘯動的中心。看到的便是遠遠的一角“黑暗”,被遮蔽的也只是一角,實際上,探測儀器上,仍然可以接受到“黑暗”中被黑暗生命影響過的光輻射信號,再經由系統的處理,從這一角度之外。重新組成信號,傳入觀察者的視線之中。
  而身在覆蓋中心的神戰雙方,除非有靈生命。否則沒有任何一個角度可以重新獲得可以讓生命意識知道的信息。
  在五序的面前,幾乎在同時,便有著兩道同視角的“星空”,一個黑暗。一個正常。
  然后。它的視覺系統便將此兩種的星空參照系分開,各在一邊,并行不悖。
  它看到的,楚云升自然也能看到,它看不到的,楚云升或許有別的辦法看到,它就不知道了,不過此時異樣的光輻射才剛剛傳到這里。要等上一小會,才能看到神戰雙方的后續反應。
  五序見楚云升在星空中凝視了片刻。然后向后再次一步退回星墳,便說道:“恐怕暫時沒有反應,不過黑暗生命應該還有后續的攻擊方式。”
  回到星空之墳中的楚云升平靜道:“我過去看看。”
  五序自然知道他怎么過去,沒有多問,依次打開大范圍的完整星空之圖,可以清晰地看到神戰雙方此刻的位置,以及黑暗生命所在的暗物質飛船和烏怒人星艦的動態軌跡。
  這時候,新的光輻射從“黑暗”中傳來,經過轉換后,可以明顯地看到,黑暗生命沒有直接沖向自然源體群,而是利用斥力,將源體群掠飛的方向打偏,從神戰雙方對持的中間地帶高速穿過,并將與雙方后退的方向相反,遠離而去。
  但卻與黑暗生命的暗物飛船處在了統一方向上,而暗物飛船還在加速,如果神戰雙方始終沒有反應的話,它們將從“上方”驚鴻掠過,與源體群一前一后,一起消失在暗域之中的同一方向。
  顯然它們也不是傻瓜,雖然霸氣十足,但也不想自己交戰中被誰漁利。
  星光嘯動的確是此時此刻,它們在“黑暗”中帶走源體群的絕佳辦法,即便神戰雙方的自動系統能夠迅速做出反應,發起攔截或者攻擊,它們只需要稍微變化一點飛行的方向,就能引導雙方的自行攻擊波及到彼此的對面,從而引爆神戰雙方艦隊自行地大規模交戰。
  五序不認為神戰雙方會始終沒有反應,讓黑暗生命就這樣輕易地帶走自然源體群,成為五軍之陣中最大贏家。
  但它同樣也無法準確地判斷出它們會什么時候做出反應,這要看它們當時的自動程式是怎么設計的,因此也就不知道楚云升此刻過去時機上是否最好?
  因為遙遠的距離,黑布遮住的那片星空中,說不定此刻沒有動靜,也說不定也已經爆發了大規模的攔截與反擊,因此而產生的激烈光輻射或許正在奔來的路上。
  在楚云升走后片刻,五序收到來自立方體群內部的一個通信求救,它猶豫了一下,但還是打開了,在它的面前,隨即出現了一個卓爾人的身影,不解道:“五序,你發現我了對嗎?”
  五序看著它,依然用著它的老序列號稱呼它道:“72133,飛船上的一切事情,我都知道。”
  那卓爾人便道:“為什么?”接著又補充了一句:“我可能是同情者。”
  五序目光移向星圖道:“沒有為什么,你難道沒有發現?你一直小心翼翼,但95827卻并不在意,他知道我能看到,也知道我對你不會怎樣。”
  那卓爾人道:“我的生命誕生在你之前,而且我也是第三序,你不擔心嗎?”
  五序便看向它道:“如果你能做得比我更好,你自然可以成為第三。”
  那卓爾人沉默了一下:“你知道我不可能的……不過我有點明白了,你和95827是想從我這里得到有關95833的信息,和我想從你們那里得到95833信息一樣。”
  五序沒有否認,但卻說道:“我的確有這樣的想法,但95827怎樣想的,我并不知道。偽霸一直想將他歸位,但它根本不了解95827,不知道他的恐怖之處,當初挑選任務執行者的時候,能夠從數不清的卓爾人精銳中脫穎而出,甚至在競爭中親手殺死其他競爭者,最后不惜一切代價犧牲自己……它的冷靜、殘忍與無情,是偽霸以及你我無法想象的。”
  那卓爾人便更加不解道:“但他現在的表現,和你的描述似乎有些不同。”
  五序也有些迷茫地道:“或許這就是他不急于從烏怒人手中要回本體的原因之一吧,順帶還可以讓烏怒人安心,并且將偽霸這個危險留給烏怒人,畢竟它也是個靈,以此一舉三得。”
  那卓爾人聽完則遲疑道:“你的意思是,他一旦回到本體……,所以他其實也擔心回到本體?”
  五序道:“我不知道,72133,雖然你是同情者,但比起他,你卻合乎一個卓爾人的標準。”
  這時候,自然源體的方向,那塊黑布遮住的星空,突地有了新的動靜。
  五序立即終止了72133的交談,將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向戰場。
  雖然它此時所看到的動靜,已經是過時的信息,在遙遠的對方已經發生過了,但仍可以獲得許多重要的情報。
  從重新建立的星空之圖中,可以看到,黑暗生命的暗物質飛船在掠過神戰雙方“上空”快要到達中間的位置,遭到了神戰雙方幾乎像是商量好了一樣的同時攻擊。
  攻擊的方式也很獨特,中間地帶的兩側,兩道艦隊洪流突然向相互遙遙相對的兩個質點方向集中,形成高密度質量中心,以恐怖數量的艦隊質量形成對拉的引力場,而中心就是暗物質飛船。
  暗物質僅受引力作用,以及微弱可不計的弱作用力,因此對它最好也最為簡單的辦法,就是用引力將它暴力拉散!
  并且,還不用擔心會誤攻對面的敵人,造成自行交戰。
  位于中間的暗物質飛船形狀劇烈的變換,像是扭曲的氣泡,被來自兩邊的兩個巨大質量點猛烈拉伸,向長長的細線形狀發展。
  同時,兩邊的艦隊飛船都開始加速,以此造成更大的運動質量,形成越來越強的引力場。
  一旦達到界限,必然將暗物質飛船拉崩。
  緊接著,五序便又看到,兩道虹光從兩邊的艦隊洪流中升起,如兩道星空之橋一般地跨越向中間的暗物質飛船。
  “虹吸?”
  五序詫異了一聲,語氣并不太確定,如此大規模地吸取兩邊艦隊的命源,而且還是高質量種族的命源,在星空之中,也極少能看到。
  但也只有這種規模,才會產生奇妙的“虹吸”現象。
  遙遠的星空距離,使得五序無法觀察到戰場上更為細致的景象,僅能靠推測,估算當時兩邊艦隊中生命急速流逝時的壓力。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