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271 老板回來了

^
  梭機自動飛行,穿梭于老冷星艦隊之中。
  意意斯望著倒逝的窗外,消化著醒來后的各種信息,腦袋依舊昏沉地疼著。
  朵兒卻看著它,想起不久前去莉莉絲的艙門,不由得地暗暗佩服意意斯,倘若當時意意斯進去了,那么今天,莉莉絲的預約價,絕對一夜暴漲!
  一百?
  不,一萬都未必拿得下來!
  一萬啊,要多少人黃星人繳納多少人頭稅?數都數不過來。
  但它相信肯定有人會毫不猶豫地一擲千金,甚至更多,因為那或許也是一個能夠見到意意斯的渠道。
  而現在,莉莉絲再想邀請意意斯大人過去,就不那么容易了吧?一夜之間,果然可以改變很多事情啊。
  大人果然是大人,眼光長遠!
  正想著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梭機突然停了下來。
  艙門打開,意意斯首先漂浮了下來,朵兒剛想要跟著下去,卻立即就被一道波紋反震回去,梭機上立即顯示它權限不夠,警告一次,再試圖下出梭機,立即射殺!
  朵兒無奈地向意意斯笑了笑,有時候,它也像其他地底小人一樣,真的很羨慕與嫉妒這個地底小人。
  一-本-讀-小說當初意意斯失去助理之位,就有傳聞,說它不過是運氣好,被尊上隨手選中,才一直走到那么高的位置,根本沒有什么真才實學,也沒有什么本領。
  言之鑿鑿之下。讓當時許多地底小人感到不公平,仿佛換了自己也絕不會比意意斯差,不過是運氣而已。也正是這一點,在那場種子風波中,大多數人更樂于見到意意斯的倒臺。
  然而真的是這樣嗎?怎么和它認識的意意斯有些不同呢?
  望著意意斯漸漸消失在空間黑幕中的背景,朵兒心中不禁有些疑惑了。
  ……
  意意斯再一次見到烏怒人,而這一次,沒有暈倒,但也沒有見到那團光芒。出現在它面前的仍舊是所熟悉的細細高高的生命體。
  它“認識”這個烏怒人,以前做助理的時候,雖然通常也見不到烏怒人。但有關于三個烏怒人的資料它都詳細看過,眼前的這個,應該就是被尊上稱之為“雷”的烏怒人。
  除了它,兩外兩個基本不會出現在安全部門中。
  它猜的沒有錯。懸浮在它面前的的確是雷。雷也沒有解釋自己的身份,直接說道:“我們對你的身體,尤其是你的腦區,做了一次生物系統改造與提升,以適應你現在的任務,所以,你會有大約五到六個飛船日的身體不適期,之后不會再有問題。”
  站在烏怒人面前。意意斯顯得不亢不卑,幾番沉浮的經歷。讓它沒了許多患得患失的心理,能夠坦然而對,但直接面對殺人不眨眼的細高的烏怒人,它仍有些緊張。
  畢竟膽小是地底小人的天性,雖然膽小不等于是怕死,但就像嗷卡人的粗魯一樣,無數歲月累積形成的天性習慣,不是一個單體想要改變隨時就能改變的,它需要集體的社會進化。
  然而雷對它持著什么樣的態度根本不在意,接著說道:“尊上已經任命你為第一任外交官,但那時候你還在昏迷當中,就由我代轉,以后你直接向我負責,配合好我。”
  意意斯鎮定下來,便想問楚云升的本體的情況,就又聽到雷迅速道:
  “我和我的另外兩個同類不會參與這次戰爭,你們也不會,我們的任務是在外面的第五等級探險船的幫助下,盡快依靠核心體重建我們的第九等級飛船。
  將來我或許可以成為重建后飛船的最高權限者之一,但這一切需要建立在你配合我與尊上保持良好的聯系上,如果你完成的出色,我在成為最高權限者之一后,會考慮給你再次提升生命體的層次。”
  意意斯張開了嘴,話還沒說出來,就又聽到雷根本不給它說話的機會般地繼續快速地道:“船中的各種生命標本我們已經采集完畢,它們對我們已經沒有任何用處,如何處置你來決定,我們沒有興趣,你只需報告給我誰你要留下,誰你不需要就可以,自行機器會去處理干凈。”
  這時候,意意斯終于說出了第一個發音,但雷仍舊像是沒聽到,又或者它說得太慢,跟不上雷的說話速度,就聽到雷俯視著它,持續說道:
  “尊上讓我再交待你一次,不要再試圖接近他的本體,棺槨已經被送入外面的第五等級探險船中,你找的那些人根本什么都看不到,一切都在我們的視線之中。
  你今后的任務就是配合我,我將重建安全部,你可以來兼任一個職位,學習一些基本的知識,但監控的對象,我以后會告訴你,將來即便我成為最高權限者之一,重建后的飛船也不是我一個人說了能算的,我們的社會結構你不懂,未來的路還很長。”
  最后,意意斯只發出了一個音節,雷已經說結束了:“今天就到這里,我剛剛也已經檢測了你的身體最新情況,一切良好,不會有問題,你可以回去了。”
  說完,它便消失在昏暗的空間中,像是一閃而逝般的不見了。
  意意斯閉上了嘴巴,苦笑一聲,從頭到尾,烏怒人沒有給它一次說話的機會,仿佛來這里,只是為了確保它這具“身體”沒有問題,這個無烏奴人要親自做一下次復查而已。
  如果沒有尊上的交代,它估計這個烏怒人或許連一句話也不會對它說。
  外面的朵兒,艙間那里叫著它“大人”的那些人,或許永遠也不會知道,也想象不到。在它們眼里紅得發紫的外交官職位,在烏怒人眼里,竟連說話的資格都沒有。
  意意斯很快地收拾好心情。從昏暗的空間中退了回來,梭機還停在外面,就像剛剛到一樣。
  朵兒見意意斯走出來,驚訝道:“大人,這么快?”
  意意斯無奈地笑了笑,然后道:“走吧,先不回住處。我去見陳參謀。”
  朵兒心中頓時一動,它注意到意意斯是用“見”,而不是“救”。加上意意斯的語氣,它幾乎可以斷定,意意斯已經取得了某種大權!
  它在心中不禁哀嘆了一聲,當初遇到尊上。為什么不是我家父親呢……
  不過。它也僅敢這樣幻想一下,馬上就揮開,如今,緊緊抱住意意斯的大腿,才是它奎因家踏踏實實的未來。
  梭機“嗖”地掠飛,消失在空蕩的空間中。
  ……
  左旋神國大軍的艦流中,暗艦的血族駐地內。
  大神使多觸生命很平靜地看著冷星艦隊的四大樞機,以及背對著它的冷漠吉特。微微嘆息了一聲,向身邊的長發女子道:“算了。我們走吧。”
  長發女子點頭道:“您要找的人不是也不在這里么?”
  多觸生命道:“已經得到消息,在第七紀紀子的艦隊中。”
  長發女子道:“是阮家那些人說的情報嗎?她們……”
  多觸生命一邊離開,一邊淡淡道:“我也不喜歡她們,但她們還有用處。”
  長發女子最后看了苒一眼,然后跟多觸生命的身影。
  隊列前的阿里,皺了一下眉頭,向他的助手苒道:“我發現她看你好幾次了,你最近要小心一點,任何時候都不要一個人落單行動。”
  而四個冷星艦隊的樞機始終保持戒備的陣型,直到它們完全離開。
  吉特默默地收拾著被他處死的異動血族尸體,拔異看了他一眼,沒有去幫忙,血族的地方,他覺得自己一個退化首領,還是不適合久待得好,便很快地從艙外退開。
  路過海國大殿主身邊的時候,他有些吃驚地看著它身上“衣服”道:“這是什么?鼓鼓囊囊,花花綠綠的,最新研制的航天戰衣?”
  海國大殿主似乎有些尷尬,還未說話,就聽到刺惡嘲笑道:“驅猛日的戰衣,那是它和那些科學家弄出來的記錄生命體變化的分析試驗衣,昨天還要給我也穿上,我是打死也不會穿這些東西的。”
  拔異一伸頭,果然見到更遠的地方,一群鬼鬼祟祟地科研人員也跟來了,許多種族都有,甚至海看到了一個地球人。
  被刺惡說了出來,海國大殿主仿佛也沒那么尷尬了,反而眼放堅定光芒道:“拔異兄弟,是這樣,我快要到了沖擊源門的境界關卡,以前沖擊樞機的時候,沒有機會和條件,也沒有這個想法,現在有了,我就想將這個變化的過程完完全全地記錄下來,包括這個階段中的戰斗部分,都詳細地觀察在案。
  我不知道以前其他種族做過,但我想做,讓這個過程數據化,將我們修煉的那些經驗功法,變成真正有跡可循的科學定律,當然,我一個人作為分析案例還遠遠不夠,所以試著說服刺惡……”
  而此時,刺惡像是躲著瘟疫般地遠遠地閃開了。
  拔異卻怔了一下,接著就聽到睥邁冷漠地聲音,冰冷道:“等我到了沖擊源門的時候,你可以來找我。”
  說完,睥邁便首先走了。
  拔異搖了搖頭,給海國大殿主出了一個餿主意:“你找刺惡直接說肯定不行,要說服它,你應該去找庫勒,我敢保證,那個嗷卡人一定支持你,有了它的支持,刺惡就得乖乖聽話。”
  海國大殿主經他一提醒,似乎也想到了,接著目光咄咄地看著拔異道:“那,拔異兄弟,你呢?”
  拔異突然向它后面看了一眼,道:“咦,老板回來了!”
  這一聲,頓時嚇得海國大殿主仿佛魂飛魄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迅速地卸下身上鼓鼓囊囊的試驗設備,然后四下緊張地張望,而遠處的那些科研人員,更是瞬間驚跑的一干二凈,極度慌張……
  拔異哈哈大笑,從容地抽身離開。
  海國大殿主這時候才意識到上當了,正要說什么,就覺得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見,也聽不見。
  不僅是它,拔異也是一樣,或者說,整個暗艦,整個左旋神國艦隊,乃至對面的洪流大軍都處于一片的黑暗之中。
  ……
  遠在另外一邊的五序,清冷的目光突然射向茫茫星空,道:“95827,黑暗生命已經發動了!”
  ***
  第二更。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