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269 從未來上說

^
  意意斯到了烏怒人的主懸椎體,見到了真正的烏怒人,但僅僅是一眼,只看見了幾團光芒體漂浮在虛空中,便失去了知覺。
  約莫過了一會,一道漸漸凝實的虛影,從意意斯懸浮的身體上方上升中建立而起。
  與此同時,在五序的立方體主格間種,四周空闊的空間也在建立著意意斯周圍的暗沉色懸椎體內部。
  過程十分迅速,從一開始,雙方便像是比拼著信息建立的速度和細節的豐富度。
  如果換做地底小人的冷星艦隊,甚至是瑟己的戰艦,此刻都早被對方涌入的巨量復雜信息沖潰,不要說建立,更不要細節了,戰艦系統能不癱瘓就是奇跡了。
  而這不過是表面的可見層次,在這一瞬間,還有更深的較量:顯露逼真的細節止于外形,內在構造與秘密都要掩蓋在豐富的細節之下,并盡最大可能獲得對方的實際內部構造。
  換句話說,既要建立出一個完全逼真與極度豐富的背景,又要用這個背景遮住自己真實的東西。
  這一層的較量是建立在上一層的信息交換速度與豐度上的,如果上一層都沒有達到,那么這一層更不會有。
  場景在迅速地建立,楚云升的影子漸漸清晰[一_本_讀]小說地浮現在意意斯的身體之上,而烏怒人核心體內的暗沉空間也出現在周圍。
  到了最后一刻,即將要完成的時候。第三層次出現了。
  虛擬建立的烏怒人核心體之外,出現星空!
  不是真的星空,甚至不是現在的星空。而是運動的星空,將上億年的星圖變動軌跡演變在更為遼闊的背景上。
  這并非是無聊之舉,而是極為重要的環節,想要在暗域中精準的定位,找到準確的當下位置情況,沒有這些信息就必定比別人劣勢許多。
  而這又完全顯露出一個星空種族的底蘊,沒有漫長歲月的積累。沒有時時刻刻永不懈怠地觀察宇宙,沒有先進的探測技術,就無法和對方共同完成這幅立體動態星圖的建立。隨之而來的,就是喪失對星空位置的主導權。
  不論是暗域,還是星系之中,只要來到星空。身在無比無極的宇宙。方向與位置的主導權永遠是最重要的主導權之一,連方向與位置都不能搞清楚的種族,又有什么資格說話?
  楚云升的影子回頭看了一眼,在那里,五序正操控著懸浮的白色接口方體,對他微微點首,沒有說話。
  電和雷,以及第三個烏怒人各自眼神復雜地看著楚云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到此為止吧。”楚云升的影子一揮手,在時間軸上高速奔跑的星圖驟然緩慢下來。他的目光從電與第三個烏怒人身上掃過,最后落在上方的六個懸浮位上,道:
  “我來這里,不是請求你們,當然也不是故弄玄虛地說什么給你們一個機會,作為高等生命,你們清楚地知道我需要什么,正如我清楚知道你們需要什么。”
  六浮位上的最高權限者道:“我們已經初步了解你們的能力,以及,你的確可以代表你身后的生命,雖然你們看起來是同類,但根據我們的情報,你來自地球,所以這一點我們需要確認。”
  楚云升的影子道:“你們需要確認的是我是否可以真的誕靈。”
  最高權限者道:“是的。”
  楚云升的影子這時候突然消失了,大約短暫的瞬間之后,再次出現在雙方虛擬的真實世界中,卻變了一個模樣,他周圍的場景也變了
  星空之墳中,純極幽暗的他,一襲流暢而鋒銳的黑色甲胄,雙目血紅,道:“現在信了嗎?”
  六浮位上的那個最高權限者一下子沉默了,而右側的最高科學權限者吃驚道:“你已可以穿梭零維世界!?”
  這時候,楚云升的影子已經回到立方體后,背后依舊是五序淡淡的身影,似乎這種狀態不穩定也不能持久一般。
  “是的。”楚云升的影子道:“那里是宏生命才可以真正涉足的地方。”
  原先的那個最高權限者依舊沒有說話,最高軍事權限者此時道:“即便可信,但它依舊是一個長遠性的事件,如何能保證未來我們能得到我們今天的付出?”
  楚云升看了它一眼,道:“未來?宇宙從來沒有永生不死的生命,從未來上說,你和我都已經死了,何來未來?何來保證?我剛剛說過,我不是來請求你們的,自然也不會有什么保證,但如果你一定想要一個保證,那么,其實這個未來的保證在你自己的手中,在于你們未來怎么做,而不是在我,你需弄清楚了這一責任再來發言。”
  接著,他沒有給第三個烏怒人在下面似乎想要說話的機會,甚至沒有給任何一個其他最高權限者說話的機會,冷冷道:“我已經證明了雷的所言,我不想聽太多的廢話,你們只有三個飛秒的時間來決定,是否要為一個真實的機會去冒險。”
  電有些吃驚地望著楚云升,第三個烏怒人甚至極度復雜地看著楚云升的影子,而雷則望著電與第三烏怒人,露出一絲勝利的陰冷之笑。
  原先主導的最高權限者這時候道:“所獲自然源體,我們要一半。”
  楚云升贊同般地道:“這才是我們現在談判的真正基礎,眼下說多少未來沒有用,首先得能夠有值得與可以期待的未來才行,但一半不可能,最多五分之一,這是你們能夠付出的等價額度。”
  說著,他擺手揮動了一下,五序立即將一組組分析數據列出在他影子的背后。
  “你們在分析我們的同時,我們也在分析你們。”楚云升背對著身后瀑布般的數據,向烏怒人道:“很抱歉,你們飛船的勢力和我原先想的有些差距,這或許不是你們真正的軍事戰艦,但現在你們只有它,那就只能按照它的實力來衡量。”
  六浮位上的最高軍事權限者依舊很平靜地道:“根據我們的分析,你們的飛船實力還并不如我們。”
  楚云升道:“是的,我們已經被打散,無法并艦,但我有的不僅僅是飛船,而且我們已經獲得情報,神戰雙方有一艘極其強大的飛船。”
  最高軍事權限者道:“你們初步所分析到的不過是我們星艦實力的一角,首先一點,我們在物質領域的技術,可以讓我們擋下宏領域以下的任何襲擊。”
  楚云升看著它道:“幾次?”
  ……
  暗域的另外一邊,自然源體群飛掠的地方,左旋神國大軍緩緩后退的星空中,它們的對面,涇渭分明的另一道星河般的艦隊洪流,也在緩緩后退,將自然源體群的附近位置空白出來。
  而此時,飛行于黑暗中的暗物飛船仍在無所畏懼地高速逼近,似乎完全不將神戰雙方放在眼中,霸氣十足。
  “自大的黑暗生命。”左旋神國大軍對面的艦隊洪流中,一個完全沒有外殼,一切如行星般都暴露在宇宙中的“飛船”上,一個冷峻肅穆的飄逸生命,懸浮在飛船的天空上,俯視著茫茫艦海,以及黑暗無邊的星空盡頭。
  雖然這艘飛船沒有堅固的外殼,沒有看上去就讓人覺得安全的船甲,但整個艦隊中,似乎沒人敢小看它,似乎那才是真的飛船。
  因為,據說,這是一艘真正來自新神國的飛船。
  戰爭的腳步,越來越臨近。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