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248 任務的真相

^
  年輕的卓爾人愣了一下,有些奇怪地看著這個“寄體”,它還是第一次遇到不正確回答序列的人,而心中竟有些害怕,在這個“寄體”的目光中,他仿佛看到一絲其他卓爾人所沒有的冷然邪氣,像是從煉獄中爬出來的一樣。
  “你,你的序列?”
  它勉強鎮定了一下,按照流程繼續追問,聲音明顯有些緊張。
  那寄體從黑暗中走了出來,來到它的身前,凜凜地看著它,一字一句道:“沒有!”
  年輕的卓爾人一下子驚住了,瞬間想到到了無數種可能,閃電般地跳開,取出自己的光芒體,極度戒備地緊張道:“你是誰?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那“寄體”似乎并不在意,毫無興趣,徑直從它身前飛過,卻回答道:“第四,第十六代。”
  年輕的卓爾人頓時渾身僵硬般地呆住了,手中的光芒體落在了地上,一動不動形如雕塑,半響之后,在那“寄體”消失后,它才恢復過來,才震驚道:“第四,第十六代!第四大序終于出現最新一代的了么!?多久了,多少萬萬年了?等等,它繼承的是哪一位老第四的序權?”
  它再急忙去尋找,已經看不到那寄體的影子+一+本+讀+小說+了,但它馬上向上層報告,卻發現它被關在了這里,對外信息完全被封閉隔絕。
  接著,它發現封閉艙門的序列竟是自己的。它的序列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在清理系統上,但它卻失去了控制權。
  而同樣的事情,飛快地在各個通往主立方體中的小立方體中。
  “序列?”
  “832233!”
  ……
  “序列?”
  “63126!”
  ……
  “序列?”
  “21228!”
  ……
  “序列?”
  “01312!”
  ……
  “序列!?等等。你是誰?”
  主立方體中,擔負警衛職責的系統放行了那“寄體”,但里面的一個全副武裝的卓爾星人卻攔住它。
  那寄體看它一眼,伸手揮起,帶起一道光芒,身后的通道之門統統同時關閉。
  全副武裝的卓爾星人大驚,急速退后中。一邊拿出自己的光芒體,一邊還在取其他的武器,同時警報。但它馬上在那寄體指尖流光的揮動中,倒飛起來,懸掛在半空中,竟掙扎不得脫開。像是被什么無形的力量束縛住。
  更里面的桌爾人立即被驚動。紛紛以戰斗的形態緊急出現。
  那寄體卻依舊速度不變地向前飛行,揮動指尖的光芒,每點中一個,然后揮起,像是在立體的屏幕中滑動一個個物體,被點中的卓爾星人便被拋起來,束縛在半空中不得動彈,動作十分的迅速與飛逸。
  不到片刻的功夫。所有沖出來的卓爾人都被清理干凈,全都被束縛在一邊。看著它飛快地掠過,直到進入主艙。
  主艙中此刻只剩下一個有些蒼老的卓爾人,大概還沒有來得及更換生命體,顯得有些虛弱,卻平靜地看著那寄體。
  “放心,它們沒事。”寄體到了這里,便停了下來,一邊走向主立方體的操控口,一邊道:“這是元氣手,以前我用的不好,現在大概好些了。”
  蒼老的卓爾人沒有阻止它接近立方體的平臺接口,依舊沉沉地看著它道:“你是誰?”
  它沒有阻止,那寄體便也沒有停下,背對著它打開接口道:“一直以來,我浪費了太多的時間在你的這個問題上,現在想來沒有多少意義。”
  蒼老的卓爾人沉默片刻,終于道:“我知道了,你是95827!你歸位了?”
  那寄體回過頭,道:“你也可以叫我楚云升,不過,最好認為我是新的第四,這對你對我都有好處。”
  蒼老的卓爾人此刻才出現一絲詫異:“你繼承了之位?怎么回事?是你,還是你的那個虛構身份?”
  那寄體又把頭轉了回去,繼續操控著接口,讀取著立方體中的數據,片刻后才說道:“看樣子,雪苑使的主子還有很多的事情瞞著你們,它應早就知道了,不過,有一點,你和它都說錯了,沒有什么虛構的身份。”
  蒼老的卓爾人先是沉思了一下,然后眼中升起一抹黯然,頹然道:“我明白了,95827,你的犧牲太大了,你完全將自己變成了它,不留一絲的退路,不知道當年第二給你任務到底是什么……”
  它始終沒有阻止那寄體接觸接口,并且竟沒有說第十三皇北櫻,而是說到了死去的第二。
  “你想知道?我也想知道。”那寄體冷冷地看了它一眼,望著平臺上的接口道:“你還是說錯了,不是變成,我本來就是。我和你一樣,曾一直以為我會變成另外一個人,但我也錯了,我仍然是楚云升。”
  蒼老的卓爾人道:“不,不同的,如果我沒有判斷錯的話,你虛構的身份在你歸位時重建的意識中重現了,以前你的序列建立在虛構身份的基礎上,現在卻顛倒了過來,你虛構的身份建立在歸位重建的意識上,同為一體。”
  那寄體冰冷道:“有什么區別嗎?你如果對這個有興趣,不如幫我把資料庫的秘鎖打開。”
  蒼老的卓爾人搖頭道:“我不會阻止你,但也不會幫你,除非我知道你真正的任務!”
  那寄體突然再次轉過頭,死死地看著它:“你真想知道?”
  蒼老的卓爾人看著它目光中的凜冽,沒來由地感覺到一股寒冷。竟不敢回答,仿佛那是什么禁忌,便從側面道:“你如真的繼承了第四之位。就不需要我的幫忙。”
  那寄體收回目光,繼續打開著接口:“你剛才說的沒有錯,除了意識基礎的顛倒,其他都沒有變,所以95827的記憶依舊模糊,否則我也不會在這里和你說上這么多。”
  蒼老的卓爾人這時候卻仍不住道:“那你現在到底是95827,還是虛構的那個身份?”
  那寄體似乎對它有些失望。搖了搖頭道:“如果你真的如此執著于此的話,你可以將認為之前的我是楚云升的95827,而現在的是95827的楚云升。其他一切都沒有變化,包括這里的記憶,對自己做過的事情都一清二楚,就像剛剛發生過的一樣。沒有任何區別。”
  它說著。指了指自己的腦袋。
  蒼老的卓爾人略想了一下,猛地站起來,道:“你,你來到這里,原來是要找你執行任務的原因!你忘記你的任務了!”
  那寄體此時出奇地平靜道:“你只說對了一半,不是我忘記了,是所有人知道的人都忘記了,或者都消失了。你不覺得十分奇怪嗎?”
  不等蒼老的卓爾人再說話,那寄體繼續道:“我曾一直抗拒“歸位”。因為我擔心歸位后會失去自我,成為另外一個人,但我現在明白了,我拒絕了的不是歸位,而是重要的信息來源,我應該在更早之前就歸位。”
  蒼老的卓爾人馬上道:“那是因為你是站在現在的角度,如果你仍是虛構身份的基礎,就不會這么說。”
  那寄體承認道:“當然,如果我沒有歸位,自然就不會知道現在的情況,你說的是廢話。”
  然后,它接著說道:“五序,我追查當年執行任務的真相,對我對你都有好處,否則你們和我都將死無葬身之地。”
  蒼老的卓爾人沉默下來,許久后,重新抬起頭,說出了一個關鍵的序列:“95833,她的資料一直被封鎖。”
  那寄體搖頭道:“我想不起來誰是95833,以前我遇到過的人,我都仔細在心中排查過,如果你們這里也沒有,這個線索就斷了。”
  蒼老的卓爾人微微有些失望道:“如果你都想不起來,那就沒有希望了,當初那么復雜嚴峻與殘酷的斗爭中,你能在血腥的競爭廝殺中活下來,并且成功植入,足以證明你是所有任務者中精銳中的精銳,只是可惜……”
  “可惜我沒有想你想象的那樣歸位?”那寄體似乎已經很厭煩重復這個問題了,很冰冷地說道:“你們沒有想過么?當初的95827已經死了,所謂的序列就是在你們認為我虛構的身份從出生時的零開始重建中再現的?就像我剛剛的“歸位”,情況正好相反。”
  蒼老的卓爾人一下子有些吃驚地說道:“你的意思是說,如果你后來的身份是你自己虛構的話,那么95827同樣也可以認為是你后來身份所虛構?”
  那寄體道:“但任務卻可能完成了,不是嗎?”
  蒼老的卓爾人定定地看著那寄體,過了好長一段時間才說道:“那你想找到任務的真相,是為了什么?應該不只是擔心死無葬身之地吧?”
  那寄體目光間閃爍著厲芒:“知道任務真相的人,要么死了,要么消失了,雖然我已經將神位分離出去,但早已深陷其中,既然這樣,于此風口浪尖之上,大黑暗即將來臨的暴風雨前夕,又有著優勢的資源,為什么不能站在更高的地方,沖上巔峰,與那些操控我們的人,與那些黑暗中的強者,一決高下!?”
  蒼老的卓爾人吃驚地望著它,再一次陷入漫長的沉默,許久后才說道:“我可以幫你這一次,代價是你幫我繼承我們這一大序的之位,然后,我現在該怎么稱呼你?”
  那寄體來到這里后第一次將目光投向星空,平靜道:“楚云升。”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