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247 不是活著那么簡單

卓爾人反殺回來,戥很意外,他已經做好了血戰的準備,給小蟲子出警報,也是他臨機決斷的戰術之一,他相信小蟲子收到警報后,的確如那青甲女人所言,仍會前來。
  但她太小看或者說太不了解小蟲子了,若論戰場上“陰人”,戥也自認遠不如它,作為同盟戰友,都時不時都被它那些看似幼稚的言論坑得灰頭土臉,何況敵人?
  小蟲子肯定會回來,但絕不會像青甲女人想得那樣的回來,甚至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猜不透,小蟲子到底會怎樣“回來”?
  他要做的便是以自己一方的優勢,拖延住時間,堅持到小蟲子來援。
  而這一點,他也相信自己能夠做到,畢竟他還一直藏有著一個源門尊者,保持著全盛的戰力,同時他還有那兩個人類所不具備的星空戰爭能力,即便是一隊的殘艦,也不是它們能夠全部理解的。
  但卓爾人回來了,風險就被一下子放大了很多。
  在沒有確定卓爾人到底為何反回之前,戥決定按兵不動,暗中調集力量,隨時準備再度大戰。
  他現在確實也是沒有了自然源體,都給了小蟲子和楚云升,否則他也不排斥和青蒙源門再做交易,哪怕青蒙源門失約不去攻擊青甲女人,至少也少掉了一個威脅。
  卓爾星人飛回的度極快,且氣勢洶洶,一下子便橫插入戰爭的中間。隨即,諸多小立方體迅散開,形成攻擊之勢。
  然而它們給戥來的信息。卻讓所有人一下子懵了,面面相覷:
  “讓我們走,否則玉石俱焚!”
  戥也楞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回事。
  卓爾人的話有些莫名其妙,它們都已經走了,卻又跑回來說讓它們走?但那一句在地球話中翻譯為“玉石俱焚”的決死措辭,又讓人莫名地感覺到心驚肉跳。絕非似玩笑!
  戥自問或許可以憑借自己的優勢,或許可以頂到小蟲子來援,但絕沒有攔住卓爾星人的安排和能力。要是他還有那能力,又何至于準備血戰了?
  但卓爾星人不是說錯了話,也不是在說笑,它們起盡所有立方體。橫插戰場。“玉石俱焚”的決心十分地鐵寒。
  此刻,形勢變化莫測,驚險異常,戥一秒都不敢放松,飛地推測著各種可以解釋的可能。
  卓爾星人感覺到了危險,而且是極度的危險,這是肯定的,其次。危險和左旋艦隊有關,否則它們不會跑回來以死要挾他們……
  這時候。在搶救室終于醒過來的拔異,緊急向戥的暗艦去信號:
  “老板還沒有死,我還活著就是證據,老板和那個女人有約定,如果死了,她就不會在我這里繼續浪費一道契約!”
  左旋艦隊的飛船基本都快散架了,信報射出來,幾乎所有的艦隊都能監聽到,一下子戰場變得極為的寂靜。
  青蒙源門頓時臉色冰沉,像是要滴出水來一般難看。
  而艾希爾也生生地停下腳步,她身下的紀子艦隊甚至都驚得馬上要逃走了!
  他們不是被楚云升還活著的消息所嚇,既然敢走出一步,就不會被楚云升是死是活這樣的消息嚇住,畢竟就是活著,也未必馬上就有戰斗力,而是被卓爾人在這個消息的反應嚇住了。
  卓爾人顯然通過其他方式,獲得了楚云升還活著的消息,但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卓爾人的反應它們被嚇住了!竟被逼得要以死脅迫!
  因此就不僅僅是活著那么簡單了。
  也許這是卓爾人故意的圈套,但似乎說不通,卓爾人沒有必要為左旋的艦隊搭上性命去冒險,它們不久前相互還是敵人,而且誰都不敢去賭,楚云升始終讓人拿捏不準,萬一……
  青蒙源門開始后退,艾希爾也在后退,再不后退,紀子艦隊就要乘機丟下她先跑了。
  這時候,卓爾星人向左旋艦隊,說出了眾人心中最后的“靴子”:“是的,它還沒死,我們等它回來,在此之前,希望你們不要亂動。”
  它們后半段的話依然讓人摸不著頭腦,但前面的話卻清晰異常。
  戰場上一下子仿佛從寂靜中炸開了鍋一樣,混亂起來,青蒙源門火后退,而紀子艦隊瘋狂地逃跑。
  他們甚至都不敢賭一下卓爾星人所說的話是真是假,即便卓爾人一向有著“神棍”的說法。
  “楚云升還活著,而且馬上就要回來!”
  一道尚未證實的信息,因為拔異的話變得十分的可能,因為桌爾人的反應變得恐怖,讓青蒙源門與紀子艦隊紛紛驚懼而逃。
  此刻,小蟲子還在高高興興趕來的路上,楚云升還沒有出現,卓爾人卻像仿佛綁上了**包與左旋殘艦捆綁在一起。
  然而,戥的心中卻十分的清楚,楚云升即便活著,也不會攔住卓爾人,外面的人或許以為楚云升與卓爾人水火不容,是死敵,一旦活著回來,就肯定不會放過卓爾人。
  但戥在突圍前親耳聽楚云升交待過:不要去管卓爾人!
  他也不相信卓爾人是在演戲,是在配合幫助他們嚇走強敵,這更加地沒有道理,用他從老池那里聽來的地球話講:就是他們之間根本不熟,前一刻還是敵人,后一刻不過是因為更加強大的敵人不得不站在了一條求活的陣線上而已。
  那真實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讓卓爾人都如此的緊張?
  微秒之間,戥立即想到了一個最大的可能:左旋的一只強大艦隊可能就在附近!
  而且這只艦隊一直保持著靜默,他的艦隊被打爛,無法做出細微偵查,卓爾人飛船先進,很可能通過深空探測現了它們的影子,但它們卻始終沒有和任何人聯系,且對卓爾人可能充滿了敵意,卓爾人無奈之下,只能返回挾持自己的艦隊以求自保。
  在猜測不錯的前提下,那到底是什么艦隊,讓卓爾人都感到棘手?
  艦隊殘廢,情報不足,戥一下子想不出來了。
  紀子艦隊沒命地逃跑,青蒙源門火地匿藏入星空中退走,戰場的四周漸漸冷清下來,只剩下左旋殘艦以及卓爾人的立方體飛船仍在對持,仍沒有變化。
  戥益地肯定了自己的判斷,否則人都走了,卓爾人現在已經沒有必要再“假裝”下去了。
  時間一點點過去,所有飛船都一動不動在懸浮在暗域星空之中,此時,亂動一下,或許就是毀滅性的結果。
  大約又過去了許久,戥收到兩道奇怪的信號,全來自深空同一個位置。
  一道飛向卓爾星人的立方體:“我們已經退到安全位置,你們走吧。”
  另外一道飛向左旋艦隊:“我們可以給你們一定的物資補給,但我們的也不多,另外,神使要先見到“楚先生”。這里的附近星空因為自然源體能量泄露了出去,很危險,不宜久留,等會離開這里,隨后請與我們一起趕赴最近的一處神戰戰場。”
  兩道信號之后,便不再有動靜,又過了很長一段時間,卓爾人似乎確定了對方的距離,開始6續保持著警惕的陣型撤退。
  不過多久,小立方體群便漸漸消失在黑暗之中。
  它們其實也損失慘重,只是外表依然看起來美輪美奐,內部早已重創,資源更是稀缺到了頂點,也就是能和此時的左旋殘艦隊“玉石俱焚”罷了。
  各個小立方體中的清點工作仍在繼續,還活著的卓爾人正逐一深入艦內,統計還能利用的資源。
  其中一個損壞嚴重的小立方體中,一間儲存備用寄生生命體的船艙艙門被打開,里面一片的漆黑,損壞嚴重,時而有一道道失控的光芒如電般短促的閃過,將里面的慘狀清晰映入視覺系統。
  大量的儲存容器被毀壞,一具具可寄生生命體漂浮在空中,已經成了尸體,都“死亡”了。
  但它們的尸體還有作用,打開艙門的卓爾星人年紀不大,按照標準的操作流程,開始仔細地清理這里。
  它的工作很順利,很快便進行到了三分之一,在這里,它可以看到更深的船艙內部,那里更加的黑暗,閃過的火花般光芒,也不足以將這里全部亮起,十分的暗弱。
  年輕的卓爾星人打開了自己攜帶的探測器,準備掃描一下大致的情況。
  這時候,一道比較亮的火花光芒錯亂地閃入到里面,黑暗中,它猛地看到一個寄體背對著它站著,正在穿著漂浮在一側的戰衣裝備。
  年輕人的卓爾星人心中有些緊張,這是它第一次見到寄生移植的真實場景,以它的生命長度,還遠不到再度需要更換生命體的地步,這方面的知識都是來自于教育。
  不是卓爾星人是沒辦法用這些寄體的,所以它雖然緊張,但卻不害怕,主要是擔心自己做不好工作。
  它有些生疏地按照標準的流暢,向背對著它的那個寄體道:“很高興你還活著,現在清理工作正在進行,請告訴我你的序列,以便重建檔案。”
  那個漂浮在空中的“寄體”,似乎剛剛封好卓爾人美麗的戰衣,在黑暗與閃芒交替中,身體未動,冰冷地回過頭,英銳的眼睛有些冷沉地看著年輕的卓爾人,眼神中透著一抹精邃:
  “我明白了……印記,我還是太幼稚了……”
  ******
  下一卷,神戰!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