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246 氣勢逼人

^
  電光火石之間,楚云升做了一個極其果斷的決定。
  他毫不遲疑地將這絲要么涉及到破鎮、要么涉及到誕靈的東西,以最快的速度牢牢記入正在重建的意識中,而在另外一端,同時將他此時此刻短暫的自我意識在這里留下一道印記。
  他很清楚自己干什么!
  在這么短的時間內,他不可能靠現在的自我意識,憑借這點誕靈或破鎮的啟發,馬上誕靈或破鎮。
  但如果放棄,讓這絲真正的啟發隨著他此時的自我意識消散,那么將來他幾乎不可能再有這種奇妙條件下才能產生的一抹機會,他重建的意識也就不會再回到這里,觸摸到這里,找回他自己,不到誕靈或破鎮的一天,將永遠地失去自己。
  因此他將觸摸到的這絲東西,留給了重建的意識,讓“他”毫不知情地情況下,拼命地靠著這絲東西,或誕靈,或破鎮!
  然后在那一刻,觸摸到他現在留下的印記,殺死“自己”……
  是的,他在自己算計自己,自己給自己下套!
  如果他95827的身份是真的,那么他現在做的事情,和他以97827身份曾做的事情,在本質上是一樣的,都是自己騙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一**本**讀**小說心寒最狠毒的“陰謀”。
  短短的瞬間,楚云升便做好了這兩件事,然后放棄抵抗,仍由那股將他拉回去的力量來走。失去此刻的自我,正在重建的意識……
  楚云升漸漸地陷入了黑暗,他從不善于深沉的謀算。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成功,但不管怎樣,他已經做了最大的努力。
  ……
  暗域中,烏怒人的艦隊里。
  靜靜的棺槨內,一片的安靜,不是不打了,而是都筋疲力盡了。
  “怎么樣了?”威嚴的聲音首先打破安靜。
  “應該活過來了吧?”稚嫩的聲音有些不太確定地回答道:“但它就是活了也回不來啊。除非這東西打開,真是煩神,討厭。”
  它指的是棺槨。這里每個“人”都知道。
  威壓的聲音道:“他要是還活著,就必定歸位,我只要他歸位了就好。”
  這時候,那么笨莫名其妙地插嘴道:“這里好悶。真是煩蟲!”
  它最近話很多。這里每一個生命的語速都能跟上它,它覺得很了不起了。
  威壓的聲音卻忍不住道:“你又不是蟲子,煩什么?”
  那么笨立即很不高興地道:“你怎么知道我不是蟲子?”
  威嚴的聲音終于說道:“本來就不是!你是我在……”
  它剛說到一半,就被滿心期待成為蟲子的那么笨十分生氣的打斷道:“對不起,我不想和你這種人說話!”
  威壓的聲音似乎被噎住了,半天沒說出話來,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議的事情,過了好大一會。才暗自驚訝地喃喃道:“怎么會這樣?明明形態還沒有變化,就是變化了。也不會這樣,怎么回事……”
  幼稚的聲音似乎在養神,完全沒聽到它們的對話一樣,但它也安寧不了片刻,就郁悶道:“小石頭,你動來動去的到底想干嘛?不要以為是你出自傳奇之艦,我就不敢打你!你再動我一下試試?哎呀,你真動啊,真是個大蠢石頭,你家新主子都死過一回了,你還抱著它那個幼稚命令找我干嘛啊?哎呀,不要亂鉆啊……”
  它的話音未落,就又聽到那么笨吃驚地道:“你這個壞蛋,打我干嘛?”
  棺槨中升起一雙終于沖出被壓制的冰冷眼睛,道:“原來你以為你是蟲子,它還真是可笑,你不是我的對手,讓開,它必須死!”
  說著便再次攻向多一維,它的攻擊之法,并不畏懼那么笨,甚至只要力量恢復了一些,就反過來克制住那么笨,就像之前的力量對比下,那么笨可以克制住它一樣。
  但它剛剛發動,還未碰到那么笨,便立即遭到威嚴的聲音同時出手的打擊:“它是我養的生命體!”
  棺槨中經過短短的平靜后,再一次大亂地大戰起來。
  而此時,烏奴艦隊中的人對此一無所知
  即便是烏怒人,也不知道里面的情況。
  電從融入數據流中分離出來,倦聲道:“它們退走了。”
  第三個烏怒人也隨之分離了出來,極為虛弱:“理論中的虛位技術,一旦實現,的確很厲害,不過我們除了以虛位避開攻擊,始終沒有能反擊損失它們,它們退走,可能另外有原因。”
  電的思維以極快的速度閃爍了幾下,驚聲道:“難道,它,它已經,已經被,被殺了?”
  第三個烏怒人沒有說話,似乎有些可惜。
  電明白它可惜的是什么,就是它,有時候也仍不住想要將楚云升的零維拿來研究一下,當然,它都是做夢般地想想研究時的激動,也沒有真的想怎樣。
  兩人正在最為虛弱的時候,便聽到一聲它們設置下的特殊警報,本就蒼白的臉色,頓時更加地難看起來,沒有了一絲血色!
  電的聲音中竟透出一絲的緊張:“2號,2號出來了!”
  第三個烏怒人倒是有些平靜,鎮定道:“2號一直在等這個機會吧……”
  ……
  小蟲子掃清了戰場的火蟲,將所有戰死的尸體都收集起來,它向來是不放過一個哪怕一個粒子的,總覺得典主會用到的。
  經過這一戰,雖然它元氣再度大傷,但它卻很高興,它終于幫上典主的忙了,不是那么沒用了,典主想來也一定會高心吧?
  可惜那么笨現在不在這里,要不然。典主一高興,說不定就原諒它了。
  它陸續收到兩道信號,一道來自戥。一道來自和戥一起撤離的線體樞機,都是在它們一邊撤退一邊發出的“路標”,它收到的都是過去的,后面還有更新的信號。
  在兩道信號核對無誤后,小蟲子“高高興興”地出發了,除了一邊注意搜刮著周圍星空的物質,希望還能撿到一兩個樞機源門什么的。便是在想著等見到典主了,自己一定要再好好表現。
  它最后看了那些即將熔鑄入它的星空之墳的火蟲尸骸,同情又驕傲地嘆息道:這些沒有典主的蟲子。果然都是可憐的蟲子啊,唉……
  相比起小蟲子,戥的這一邊,幾乎是慘淡一片。
  每一個種族。每一個生命的神情。都顯得極為的沉重壓抑。
  傷亡沒有去統計,那實在太多了,沒有了意義,只統計了存活著的數量,以及剩下的那點可用資源。
  全族都陣亡的比比皆是,如果不是楚云升當初集中了大家的種子庫,現在恐怕要絕種許多種族了。
  但現在還沒有絕種,只停留在理論上。如果資源一旦耗盡,那些種子庫也會被放棄。
  而資源。早就沒有了,有的只是一艘艘準備拆分的飛船。
  “大俊!”阿里帶著傷,走入暗艦的指揮艙,急道:“他們去把那個地球人艦隊圍住了!”
  戥不知道在干些什么,有些心不在焉地答道:“我知道,是我們艦隊中的老地球人帶得先,本來猶豫的其他種族,也就跟著去了。”
  “那你怎么不阻止啊,我執行任務的時候掠過那個艦隊一次,那艦隊太邪門了,怎么打都打不爛。”阿里著急道:“我們現在都成這樣了,就是空架子,要戰艦沒戰艦,要樞機沒一個站得起來的樞機,要源門都躺在地上了,那個艦隊卻好好的,一旦它暴起反擊,我們,我們……”
  戥分開一道心神,安慰他道:“你好好養傷,放心,那個船長膽子很小,只要前儲的消息”
  說到這里,它突然打住了,道:“消息走漏了?”
  阿里搖頭道:“我不知道,但我從地球人那里聽到另外一個消息,是我們這邊的地球人在那邊的內應傳遞出來的,那只艦隊的船長其實做不了主,和外面想的完全不同,還有一個女人才是真正做主的人。”
  戥急忙道:“是誰在那邊留的內應?”
  阿里想了想道:“好像是叫一個叫路燈者名號的人,名字我記不起來了。”
  戥的記憶很好,馬上道:“是克里斯的人!我馬上聯系他們。”
  他意識到自己犯了一個錯誤,這個錯誤是在楚云升出現異常的時候,他沒有來得及處理無數情報而造成的。
  克里斯的內應很快便打探到了新的消息:那邊已經知道楚先生出事了!
  而這時候,已經遲了,一道青色的影子從紀子艦隊中升起,手持青芒之劍,冰冷的眼睛從鎧甲中射出冷峻的光芒,冰冷地望著圍著紀子艦隊的生命和飛船。
  戥此時感到了危險,無奈之下,他只好用出自己最后的殺手锏,給艦隊中一角發出信號,隨后,便見到網格一般的源門出現在虛空之中。
  但它一出現,它一直潛伏著的任務對象,也隨之而出現,又是一道青色朦朧影子,以源門的力量漂浮在殘破的艦隊上空。
  無關的艦隊,沒有參與圍困地球人艦隊的種族,都紛紛退走,就連卓爾星人似乎也不想趟這個渾水,一個個小立方體紛紛合并,緩緩地離開即將成為戰場的區域。
  不到一會,便只剩下左旋原艦隊的孤零零的戰艦。
  而它們一頭一尾,全被堵住。
  后出現的那道青蒙源門,沒有去看前面的艾希爾,只想著戥所在的暗艦道:“楚雖然已死,但我也不想與你們為敵,我欠他的也兩清了,現在我只要自然源體,我就可以幫助你們。”
  金甲源門撐著重傷之體冷聲道:“不要臉的東西,大家拼死的時候,你在哪里?”
  青蒙源門淡淡道:“源門有好東西嗎?活著就是道理,你們不也一樣留著人?你們的自然源體不也是從其他人那里搶掠來的?”
  另外一邊的艾希爾,冷冷道:“我只要楚的尸體,他的火蟲馬上就會帶過來吧?”
  戥沒有說話,他知道自己此刻多半是在劫難逃了,如果不是因為艦隊中的老地球人前去“逼物資”,讓事情提前爆發,等小蟲子趕回來的時候,被伏擊的后果不堪設想。
  他快速地通過各個系統,看了看自己艦隊中殘兵傷員,嘆息一聲,然后毅然地向星空,向小蟲子發射一道“快走!不要過來”的警報。
  青蒙源門立即上前一步,道:“何必要這樣?這個世界本就弱肉強食,把自然源體給我,我替你們解決對面的那個女人,這還是一個交易,而且我也是人類。”
  艾希爾穿著青色的重甲,飛向左旋艦隊:“我相信它會來救你們的。”
  ……
  正在遠離的卓爾星人艦隊,這時候,突然又飛回來了,而且氣勢逼人!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