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234 斬

^
  伏希也沒有想到,他會在這里,在生與死的一刻間,見到了楚云升的影子,還以為是自己在臨死前的錯覺。
  他以為自己是要死了,這艘收容他們的戰艦中的原種族異常地堅強,幾乎拼光了飛船中的所有一切,頑強地戰斗到最后“彈盡命絕”的地步。
  作為被收容者,左旋的同盟軍之一,伏希的同族們也幾乎死傷殆盡,周圍已經沒有同族的活口了,他也是準備死的,到了這個地步,還能活下來才是奇跡,因此他打算與敵人的兇悍生物同歸于盡,也算是為被緊急送往暗艦的最后種子盡自己最后一點力量,不管它們是否能夠成功突圍。
  帶著必死的念頭,他和這艘戰艦的一個原生命勇士,一起從兩個角度同時沖了上去,卻看到了畫面般的楚云升突然出現在眼前,薄薄地紙片般漂飛在血腥的空中,猶如二維平面的碎片世界,在三維的世界中“滑行”。
  假的,一定是假的!
  幻覺,一定是敵人造成的幻覺!
  他旁邊的戰艦原種族勇士早就殺紅了眼,他又何嘗不是?看著族人一個個死在自己的面前,看著敵人瘋狂地屠戮,看著希望被徹底毀滅崩塌,除了瘋狂地戰死,再無其他的想法。
  “《一》《本》《讀》小說ybdu我是楚……”
  他恍惚聽到了楚云升在變成“畫面”前,發出了一絲微弱的波動,但他毫不猶豫地狠狠地撞上去。嘴角上帶著臨死前的嘲笑:
  “還想騙我?去死吧!”
  他英勇地沖了上去了,帶著死亡的信念,帶著走到一生終點的念頭。帶著同歸于盡的決死……但卻從畫面中直接穿了過去,沒能與“楚云升”同歸于盡。
  從畫面中穿出的他,剎那間有些絕望,也有些灰寂,傷勢慘重的身體向前慣性地沖著,他閉上了眼睛,可惜手里已經沒有武器。所有的能量資源早被打光了,否則,也許……
  沒有也許。只有撞擊的沉重感。
  他撞上了從另外一個角度和他一起沖上來的那名戰艦原種族勇士,撞飛了這位勇士手中唯一的能量武器,看著那支或許可以殺掉“楚云升”的武器在天空飛舞翻轉,飛向角落。伏希恨不得掐死自己。
  他后悔。甚至是自責,但時間卻飛一般地流失,在他艱難轉身想要抓住“畫面”的那一刻,“楚云升”已經滑向了自己陣線的內部,而陣線是圓的。
  這里只是所有激烈無比的圓體球面戰線上,極其微小的一點上所發生的事情。
  如果把視角拉遠,在伏希伸手想要拽著“楚云升”的剎那定格,可以看到戰火連綿的球面上。有人正在死,有人正在沖。有人飛起來,有人倒下去,爆炸,撕裂,氣流,混亂……各樣的種族生命,各樣的死亡,各樣的廝殺,組成一幅立體的煉獄之圖,猶如恒星燃燒的表面。
  時間在此仿佛定格了一下,然后恢復正常,繼續迅速地流逝著,倒下的人倒下了,飛起的飛起了,爆炸的繼續爆炸,撕裂的繼續撕裂,燃燒的繼續燃燒。
  伏希卻看到“楚云升”的畫面突然從他的視線中消失了!
  他以為自己一定是瞎了,視覺系統被摧毀了,或者,更可能的是,他正在死亡,從這個世界消失的不是“楚云升”的畫面,而是他自己。
  時間無比強大地在往前挺進,他尚未與那位戰艦原種族生命勇士從相撞的狀態中來得及分開,灰寂的眼神中,便看到了一道道飛舞黑暗的能線,在虛空中,在楚云升畫面消失的地方,飛流逝光,纏繞閃動!
  接著,伏希飛了起來,戰艦原種族的力量比他大得多,時間的挺進像是一格格變化的世界畫面,他終于從相撞的狀態被時間“推開”,向著傾斜的上空被撞飛,戰艦的碎片在他身邊帶著戰火飛射。
  沒有死亡的痛苦,他只感覺自己靈魂正在飛出身體,飛向未知的世界,離開戰火沸騰的世界。
  他的視線也越來越高,能看到的地方越來越大,而身下的撕殺依舊慘烈無比。
  猛然間,他看到在碎片亂飛的艦內戰場上的另外一頭,也有一道道黑暗的能線,在虛空中,纏飛繞動,匯聚流光,如虹不可擋。
  接著,他又看到一個,緊接著,又是一個,像是星星之火一般,從他身下的那個點蔓延出去,順著球體圓戰面一點一點地亮起。
  一個即將戰死的左旋生命,眼神茫然地看著自己身前出現的黑暗纏繞能線,一個被逼入絕境的樞機,頭頂上出現同樣黑暗的纏繞流轉的能線,一艘身在前線爆炸中的飛船中,黑暗能線出現在它的身前。
  身處前線浴血奮戰的拔異,睥邁,海國大殿主……身處死亡絕地中的金甲源門,身處戰火中不斷陣亡的卓爾人,身處四面楚歌的安第魯艦隊……地球人,冷星人,左旋各種生命,卓爾人,甚至包括手持青色之劍陣殺的艾希爾,以及許許多多,無數無盡的陌生生命的身邊,每一個戰線上至關重要的點上,一道道黑暗的能線點點之火般地出現,亮起……
  伏希看不到這些,他再次撞上了艦壁,在失去重力的戰艦系統中,他和無數碎片一般被反彈回來,落向地面。
  一只極為兇悍的敵人古怪生物,只有一張巨口,從他身邊掠過,撕裂開的暗能幾乎到達了源門級別,沖向他身下的那一道道黑暗能線纏繞的地方。
  即便這樣,敵人似乎還嫌不夠,緊接著,他都還沒有落在地上,又有上百道影子沖了過去,沖向黑暗能線。
  這時候。他終于意識到什么,絕望灰死的眼神終于綻放出一抹回光返照般地光彩。
  依稀中,他仿佛看到了那些能線纏繞中。虛空中,出現一個幽暗的影子,手握冰寒的黑色之劍,熾烈的火能量在劍鋒上美麗的流淌燃燒著。
  他恍惚地聽到千萬道聲音在剎那間,冷冷齊聲道:
  “奉劍!”
  千萬聲地回蕩:
  “赫!”
  一冰冰寒劍,閃動著黑色的光芒,在成千上萬的球面點上豎起。蕭殺一片。
  敵人形狀各異兵器般的生物洶涌地沖向成千上萬的奉劍之影,相距不足咫尺。
  “斬!”“斬!”“斬!”“斬!”“斬!”“斬!”……“斬!”
  伏希聽到了一道連綿的戰音,千萬之音匯聚成一道:
  “斬!”
  燃燒著熾烈火能量的劍鋒。幾乎在同時,一道道地斬下。
  剎那間,精純的火元氣和時間一樣,形成一格格漸漸變長的劍影。以螺旋狀。依次展開,一道長過一道,越來越高,到了翻轉的時候,整個球面戰場上,仿佛投射出成千上萬的萬丈光芒。
  火元,從戰面內燃起,將黑暗中的球面裂開成無數道如巖漿般的溝壑。像是一個處在造地運動中的原始星球一般,接著。光芒透出,從球面的一塊塊黑面下破面而出,又像是即將爆炸的星球,正在爆發。
  一道一道,成千上萬道,火元撞擊戰場碎片塵埃激發出的紅芒,從球面中一道道地豎起,斬下!
  沖在最前面的那個巨口瞬間氣化,成為虛無。
  緊接著,一柄柄黑色之劍翻轉到盡頭,劍鋒上燃起的火元之芒一道道地筆直地豎起在球體戰面上,恢宏四射!
  瞬時間,球面猶如恒星,撕裂地面,斬開黑暗,猛烈的爆發。
  無數人,無數生命在剎那間失去視覺,一片的白芒。
  短暫而漫長的看不見任何東西的時間中,許多人,似乎聽到了一個冷峻的聲音:“……鎮殺!”
  它們聽到,聽懂,卻不知道什么意思。
  敵人的各種生物被瞬間斬殺一空,漣漪空間仿佛被浩大的一道道洪流沖得七零八落。
  白芒漸漸退去,伏希全身慘烈重傷地飄落到戰艦地面上,一個黑暗的高大影子來到他的跟前。
  他努力睜開眼睛,想要看清楚。
  淡淡的白芒中,他依稀只能看到一個輪廓,以及那雙正俯視著他,冰冷卻熟悉的眼睛。
  他看到它似乎像是要拉他起來,但他知道自己要不行了,根本沒一絲力量,連看都看不清了。
  他慘然地笑了笑:“你個騙子……”。
  然后含著淚光合上了眼睛,恍惚間,他看到了一道波動的符文,但他正在失去意識。
  于此同時,一道道聲音從球面戰場上的各個角落響起
  “楚先生!”
  “熾武!”
  “前儲大人!”
  “神儲!”
  ……
  “95827!?”
  但它們面前,奉劍的一個個幽暗冰冷的影子,卻在迅速地消散。
  有人驚喜中狂喜,有人驚喜中擔憂,有人驚喜中緊張。
  刺惡扶著重傷的海國大殿主,看著幾乎看不出人形的拔異,還有奄奄一息的睥邁,似乎在等他們說點什么,卻沒有人說話。
  安第魯緊張地看著自己面前正在消失的黑暗影子,心中涌起強烈的挫敗感,這個人,不是紀子,不是天命之人,卻只一劍,不,千萬劍,斬退了自己連影子到現在都沒能見到的強大敵人。
  他看了一眼不遠處持劍而立的艾希爾,還是那樣的冷俏,不知道她心里在想著什么?
  而小立方體中的卓爾人,似乎出現了一點分歧,一部分卓爾人正對著消失中的黑暗影子,行著卓爾人的軍禮。
  高大源門筋疲力盡地倒在金甲源門的旁邊,默默地看著黑色影子,它身后所有的源門,除了死掉的,都已經到了極限,沒人再能動彈。
  黑色影子終于消失,就像敵人的怪物消失一樣,似乎不存在過,接著,球面陣線內的所有還存活的戰艦以及飛船中,傳來戥那仿佛永不放棄的堅強聲音:
  “敵人只是暫時被擊退,戰爭才剛剛開始!”
  “我需要資源!”
  “我需要能量!”
  “我需要……”
  “我們只有一次反擊的機會!”
  “我命令!”
  ……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