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228

^
  腐朽灰暗宛如地獄般的世界中,層層疊疊著無窮盡般地人類尸體。
  尸體的下方張開著一個個直徑巨大的黑暗洞口,不停地吞噬著流動的尸體流群,它們被吞入進去之后,便消失在如深淵般的黑洞之中。
  而另外一些地方,一座座隆起的尸體組成的“火山口”則源源不斷地向外噴發著新的尸體群。
  在尸體組成的地層下面,似乎有著一個巨大的循環系統,專門為這顆尸星而建造,至今仍在“工作”著。
  楚云升進不了更深的尸層,僅在地表層上,那股撕碎的力量便已十分的強大,再深入基本不可能。
  但就在這里,他竟看到一個“活人”!
  距離他不遠的一個尸體噴發口處,一次較大規模的噴發,龐大的尸群云被拋向天空,再紛紛墜落回來,他看到一個摔落在地面上的尸體,異常地蠕動了一下。
  地面上絕大部分尸體都在動,在流動,看起來像是一個尸群涌動的星球,但這些尸體的流動都有跡可循,都是受外力的作用,正常地運動。
  而楚云升看到的那一具,卻是非自然地蠕動,它似乎想是要爬起來,翻過身,望向天空,僅僅就是這么一個微小的動作,有別于其他`一`本`讀`小說`ybdu所有尸體的動作,便證明了它有活著的可能。
  但或許是因為被拋摔下來的傷勢過重,它微微抬起頭后。便悄無聲息,再無異常的動彈,隨著尸流而隨波涌起。很快又被噴發出來的新尸體疊蓋,找不到一絲的蹤跡。
  楚云升這時候還在繼續下降,撕碎的力量越來越強大,意識所在的空泡仿佛嘎吱吱作響,隨時都可能崩潰。
  在發覺空泡有可能被摧毀后,他便迅速地決定鋌而走險,利用這股撕碎的力量。將雪苑使主子陷阱他的空泡打破,讓自己可以返回本體,否則就是自殺成功了。得以逃脫這里,回到氣泡的世界,他也仍舊可能被困在空泡中,無法真正的返回。
  兇險是肯定的。一旦空泡被摧毀。他沒來得及逃脫的話,失去保護的意識將直面撕碎的力量,瞬間就可能被滅殺。
  楚云升從不怕兇險,就怕沒有一絲的機會,只要就機會,他都敢一搏。
  碎片鏡面繼續下降,剛才看到的那個活尸也失去了蹤跡,最近一處的新噴發出來的尸體都是真正的死尸。不再有異樣,仿佛之前的那一個是他的錯覺一般。
  隨著高度越來越低。他漸漸不再有精力去詳細觀察地面的尸體情況,全副身心都集中在空泡上,準備它隨時崩潰。
  一秒,兩秒,三秒……空泡零維中突然出現了一道空洞的裂紋,仿佛嘎嘣一聲龜裂開來。
  楚云升心中頓時一緊,關鍵時刻就要來了!
  這時候,他已經快要接近地面,憑著一絲黑氣的抵抗,在來自地面的撕碎力量下,他的意識仍然還在頑強地堅持著,和空泡比拼著誰先“死”。
  緊接著,又是一道空洞的裂紋出現,空泡零維空間仿佛正在肢解之中。
  楚云升默數著時間,他不能空等著空泡完全碎裂,那肯定來不及逃走,必須提前判斷,然后提前行動。
  他發現碎片鏡面的生命形式雖然沒有最終完成,屬于失敗品,但比起他的本體竟然還有“好用”,除了不能干涉多維空間,其他方面都十分的迅速與靈敏,尤其是在計數上,非常的細微與精確。
  第三道裂紋出現了,時間上比他預計更早一點,說明隨著下降,撕碎的力量非線性地急劇放大,他需要重新計算時間。
  如果是戥或者電,或許能夠快速地建立出力量變化模型,然后精確臨界時間,用數字戰勝力量,但他不行,他只能靠經驗與感覺,一遍遍地糾正。
  碎片鏡面的生命形式給了他快速的糾正反應,更高級別的反應時間,否則如果換做是他的本體,可能一次糾正還沒有完成,空泡就已經破滅了。
  第三次調整后,楚云升估計時間不多了,空泡恐怕撐不過四到五次,最多六次,而且之后的每一次龜裂間隔時間將越來越短。
  在他冷靜地等待著第四次龜裂的時候,地面上落下的尸雨中,突地又出現了一個活尸。
  活尸出現的方位就在他側下方,摔在地上后,很明顯地朝著天空抬頭看了一眼,然后努力向一個方向拼命地爬去。
  角度的原因,它沒有看到楚云升,但楚云升卻能夠看到它的一舉一動。
  果然是活的,之前的那個不是錯覺!
  楚云升此刻繃緊的心弦中,閃過一個念頭,難道尸地層下面還有活人?
  即使他無法像電一樣能夠計算出來這顆黑暗尸星到底存在了多久,但從周圍的環境以及一層層的尸體情況來看,這顆星球光是被廢棄都可能已經是無數年了,跟不要說本來存在時間了。
  如果里面還有活人的話,它們是怎么活下來的?一代代地在這個如地獄般的世界活了多久?地下的黑洞里,到底是什么樣的世界?
  沒人知道,如果不是靠著黑氣支持著下降到觸摸尸地層,他也無法看到這一幕,能看到的,都死了。
  第二個出現的那具活尸還在蠕動地爬行,它身上的骨頭估計都摔碎了,每爬一下都十分的艱難,仿佛要用上全部的生命。
  但它似乎十分的堅強,拖著一地的血跡,拼命地爬著。
  楚云升在鏡面中抬起頭,順著它爬行的方向望去,想要知道它想爬到什么地方去。
  這時候,第四道裂紋出現了。楚云升心神一震的劇蕩,破碎的鏡面瞬間再次破碎,變成更加小的一個個碎片。
  他不能再分心神去關注地面活尸的情況。馬上集中全部的注意力,進行第四次調整糾正,等待著可能是最后一次的裂紋出現的剎那。
  碎片鏡面還在下降,少刻,他的余光已經看不到那具活尸,估計已經死在路上了。
  撕碎的力量愈加強大,楚云升的意識漸漸地都要支撐不住了。出乎他的意料,空泡在四次龜裂之后,陡然間變得極為頑強起來。仿佛知道在和他比拼誰先死一般,遲遲就是不肯崩潰。
  楚云升一邊拼死抵抗撕碎力量,一邊再次調整糾正,計算著自己還能堅持的時間。如果到了時間而空泡不破的話。他也只能放棄了。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距離地面越來越近,透過昏暗的光線,幾乎都已經能夠看到地面上流動尸體的表情,兇險一觸即發。
  碎片鏡面仍在徐徐地下降,仿佛任何東西和事情都阻止不了一樣堅定。
  在掠過一個豎起的尸體堆積尖鋒后,楚云升又看到了一個活尸。
  這是第三具了,就是楚云升也能感覺出來。它們似乎變得急躁而緊迫起來,接二連三地出現。像是,再不出來,某種難得一次的“窗口”就要關閉一樣焦急。
  楚云升此時距離地面非常近了,這具活尸落下來后,距離他已經不遠,能夠大約地看出似乎是一個沒有衣服的女孩,年紀并不大,摔在尸體組成的地面上后,幾根明顯斷了個骨頭刺著肉突起,很是森然。
  她和之前的兩個活尸一樣,首先望向天空,大概是在用什么辦法確定方向,然后就會朝著一個位置用生命去爬行。
  但這一次,她看到了楚云升,就在她的上空不遠,緩緩地降臨著。
  從她的表情上來看,十分的吃驚,甚至是震驚!
  或許她從來沒有想過會有“人”在這片腐朽昏暗無數年的世界上空出現,或許她也從來沒見過楚云升這樣的碎片鏡面生命形態,更或許,她看到了鏡面中楚云升的人類模樣,從來沒有見過從外面來的“人”。
  震驚的表情凝固在她的臉上,竟讓她仿佛忘記了下一步爬行的“步驟”。
  楚云升只能看不能說,沒法與她交流,也沒精力與她交流,空泡隨時都有可能第四次龜裂,他的意識也隨時可能被撕碎。
  不過,利用碎片鏡面的生命形式,他可以在一片較大的碎片上展現出一副星空畫面太陽系的畫面。
  楚云升不知道她能不能看到,因為這屬于信息的傳遞,如果不能干涉到多維空間,那么信息就無法泄露出去;如果能看到,也不知道她能不能看懂,這顆黑暗尸星存在已經很久很久了。
  女孩的眼神中露出一絲茫然,不知道她究竟看到了什么?下一刻,她似乎恢復了清醒,恢復了自己的爬行目的,蠕動了一下,大概是想要朝著和前一個活尸爬的方向爬過去。
  但可能因為被楚云升的出現耽擱了時間,已經來不及了,她只蠕動了一下,就停了下來,放棄了。
  天空中,正在飛落新的尸體,很快就會將她淹沒。
  這時候,她突然朝著楚云升大喊:“救救我們!”
  新的尸體開始墜落,如雨點般地摔在她的周圍,越來越多,越來越密集。
  她用盡全部的力氣,朝著楚云升一遍遍地抓緊時間喊著:“救救我們,救救我們!”
  楚云升聽不懂她的語言,不知道她在喊什么,只看到她一遍遍地流著淚在尸雨中拼命地大喊,用力地大喊。
  落下的尸體越來越多,其中一具砸在了她的身上,她吐出了一口鮮血,奮力用斷了的手臂讓人看著就趕到疼痛地奮力將那具尸體推開,朝著楚云升努力地喊著:
  “救救我們!……”
  更加密集的尸群終于落了下來,瞬間她便被淹沒進去,隱約間回蕩著最后一聲不甘放棄的喊聲:“救救……”
  楚云升不知道她在喊什么,但利用碎片鏡面的生命形式優點,快速地記下了她發音的頻率,如果他能活著返回去,可以讓左旋艦隊去分析。
  這時候,他也到了下降的極限,再不能拖延了,必須迅速撤離,否則后歸不堪設想。
  空泡極其頑強地抵抗著第五次龜裂,展現出它曾能夠抵御自己撞擊的超強能力,楚云升沒有辦法,只好被逼臨時放棄,不管怎樣,它也裂開了四道,加上之前最早的一道,現在成了五道裂口,已經衰弱了很多,或許在氣泡的世界還有其他的辦法。
  這里已經不能再停留了,否則就不是冒險,而是送死了。
  他果斷地進行自殺,不再繼續下降。
  在他“死”前的瞬間,那三具活尸爬行的方向上,一道光芒快速地掠了過來,一閃而逝,沖入碎片的鏡面。
  楚云升不知道這是什么東西,豈敢讓它進來?馬上組織力量將它排斥出去。
  但它又迅速地進來,來回之間,他碎片鏡面的生命形態已漸漸消失在黑暗尸星的表面。
  一旦完成“死”,他就會返回氣泡的世界,這東西怕是也要跟進來,楚云升在極短的時間內想到了一個辦法,集中全部力量,將它踢向剛才那個活尸女孩的方向,她們想爬過去,估計就是為了這東西。
  下一刻,他消失在黑暗星球中,那道光芒在來回穿梭中,被分為兩半,一小半仍然鉆進了碎片鏡面,另外一半被楚云升的力量踢向了那個女孩。
  楚云升“死”了,卻沒有回到氣泡的世界,心中頓時一沉,黑暗中,他仿佛看到一個巨大的手掌,傾天而下!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