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1210 反擊的時候終于到了

^
  這個圓盤是那么笨給它復制出來的信息器官,靠著這個圓盤器官,它才能聽到那么笨的說話。(頂)(點)小說
  但現在,卻成了殺身之禍!
  線體樞機雖然并不十分了解楚云升,但也知道楚云升極其果斷,殺伐迅速,一旦小蟲子來不及救它,它必成楚云升劍下亡魂。
  片刻之間,已不容它多想,楚云升正高速掠來,幽暗的戰甲在星光下顯得極為冰寒。
  “小蟲子!”
  它只來得及通過“圓盤”求救地喊了一聲,便見到楚云升從它身邊一掠而逝去。
  完了,完了,它一定被切成了幾段!
  線體樞機意識中一片的空白,它知道自己絕對打不過楚云升的,只能的你……等等,怎么沒有那種獨特的劍氣?
  它還活著?
  下一刻,它便立即清醒過來,意識到自己有些糊涂了,楚云升如果要殺它,對面就有一個金芒畢露的源門尊者,根本不需要飛過來,一個源門之法就能置它于死地。
  再回過身看去,楚云升已經飛臨它身后的艦隊,位置正處于小蟲子隱身的地方。
  果然它們已經聯系上了!
  線體樞機和懷疑自己的智商最近被那么笨拉低不少,竟然沒有判斷出來。
  “你過來,我有話問你。”
  這時候,楚云升的波動向它傳來,語氣中暫時聽不說是好事還是壞事,只好頂著大大的圓盤飛了過去。
  弱小艦隊中。楚云升飛臨在一艘運輸艦的上空,等著線體樞機。
  在他乘坐高速飛艦離開主艦隊,靠近這支弱小艦隊時。孵墳蟲便確認是他無疑,并給他發來了火蟲之間特有的信號。
  因此見到異樣的線體樞機后,楚云升也就沒有發起進攻,首先趕到孵墳蟲所在的位置,以最快的速度大致了解情況。
  線體樞機飛到時,楚云升已經簡單聽完孵墳蟲小心翼翼的“匯報”,便向線體樞機問道:“這么說。它現在還在那里等著你們?”
  之所謂要再問線體樞機,不是楚云升不相信孵墳蟲,他是擔心這兩個笨蛋說不定被多一維生物給騙了它背后極有可能就是雪苑使的主子!
  那是一個靈生命。手段根本不是普通生命能夠想象的。
  線體樞機不知道楚云升現在到底是個什么態度,試探著說道:“它其實也蠻可憐的……”
  楚云升眉頭微微皺了一下,線體樞機一直緊盯著他的神色,立即一百八十度地大轉彎道:“但是它來歷不明。身份不清。我們還是小心為上!”
  見楚云升神色略微緩和一點下來,線體樞機懸著的心才稍稍放下,暗暗松了一口氣,貝格麻麻的,這伺候神國前儲的活實在太累了,還是一個正常的生命能干得了的事情嗎?
  孵墳蟲更是不敢再說什么了,小心道:“我,我查過它的來歷。它其實……”
  線體樞機聽著聽著,忽然覺得哪里不對勁。但也說不出來,就聽到楚云升打斷小蟲子,帶著殺氣道:“你能殺掉它?”
  孵墳蟲頭地下腦袋,支支吾吾道:“應該,大概,能吧。”
  楚云升沉聲道:“到底是能,還是不能?”
  孵墳蟲被逼緊張道:“能,能吧。”
  接著似乎了又鼓足了勇氣抬起頭,可一看到楚云升冰冷神情,頓時又低下頭,結結巴巴小聲道:“但它,它,它的確智慧初開……”
  這時候,楚云升不再打斷它,讓它說完,而線體樞機終于漸漸意識到哪里不對勁了!
  小蟲子此時的語速連它都不如,竟然還能被楚云升打斷!!這貝格麻麻的是怎么回事?難道蟲子的典主比蟲子還低級?這個神國前儲難道真的是低等生命體?之前不是偽裝的,是真的?
  那怎么又是廢儲,又是小蟲子的典主呢?到底是什么生物啊?
  它“腦袋”暫時有點混亂,想不太明白,就聽到楚云升向小蟲子冷聲道:“你同情它?”
  小蟲子頓時不敢再說話了,低著腦袋看著它小小的黏觸,而那些黏觸微微地縮著,暴露它緊張的心理。
  但楚云升卻似乎仍不放過它,繼續嚴肅道:“你們知道它有多兇殘嗎?危害性有多大嗎?曾經冷星一個艦隊的人都差點死于它的入侵之下,而且它還曾計劃世代奴役器官,與我戰斗的時候,更是十分的狡猾!你們還覺得它是智慧初開?”
  小蟲子已經徹底不敢動彈了,黏觸都緊張地僵硬在那里,求救地看向線體樞機,但線體樞機此時哪里敢觸這個霉頭,裝作聚精會神地望著星星,思考神儲大人的“重要”之言……
  片刻后,楚云升的語氣緩和下來,道:“你可能還是被感染了。”
  如果沒有感染,即便是珉體乃至殤都不會說這么多,蟲典便是唯一準則。
  然而,此話一出,線體樞機都明顯地感覺到小蟲子大驚失色,渾身發抖,像是犯了什么大錯,極度的緊張,一絲的波動都不敢有。
  楚云升接著道:“如果你不愿意聽我的,我也不會用蟲典為難你,畢竟你是冥派來的。現在敵人就在我身后,還有更加強大的敵人尚未出現,我不想有巨大的隱患留在身側,在關鍵時刻葬送整個艦隊,所以……”
  線體樞機覺得自己應該離開一段距離了,話題明顯涉及到蟲子的內部敏感問題,它一個外“人”,再待著這里是不是有點不太合適?
  它其實很同情小蟲子,畢竟沒有小蟲子它也活不到現在,這時候,如果楚云升讓小蟲子在兩者中立即做出選擇。實在太殘酷了。
  移開的線體又拉了回來,它生平第一次沒有“逃跑”,頂著巨大的壓力。小心地為小蟲子說了一句:“儲君大人,那么笨,不,不是,那個多一維怪物,一直都在小蟲子的掌控之中……”
  當楚云升嚴厲的目光看向它的時候,線體樞機緊張的線條都在抽搐。聲音越來越小,但仍然咬著“牙堅”持說完:“……小蟲子其實挺聰明的,這一路上不但沒被任何人發現。還收繳了許多物資,要不,您就,就相信它一次?”
  說完它就趕緊閃到了一邊。替小蟲子和那么笨分辯了一句。它已經冒著巨大的風險了,和它的“保命哲學”也已背道而馳,雖然它覺得楚云升絕不可能因為這一句話就會殺它,但是還是躲開一點,繼續去“看”星星比較安全一些。
  楚云升看了看孵墳蟲,又看了看線體樞機,不知道它倆是不是“串通”好的,但他也沒有不相信小蟲子的話。更不可能因為線體樞機話才相信它,或者不相信它。那都搞反了,它倆當中,楚云升只會相信孵墳蟲,而不是線體樞機。
  不認同它倆的說法,只是楚云升不想在關鍵時刻,冒著背后被入侵的巨大風險,去與雪苑使主子開戰。
  小蟲子畢竟只是一個孵墳蟲,如果換做是冥,他絕對的放心。
  沉默片刻,楚云升繼續接著剛才的話說道:“所以,為了安全起見,你們和我都不要再去招惹它,就讓它在星空中等著好了,我們繞過去。”
  援兵已經等到,原路返回的意義也就達到了,沒有必要再往回走,尤其是多一維生物還在那里的情況下。
  線體樞機的擔心,楚云升聽得出來,但他問孵墳蟲能夠殺掉多一維生物,卻并不是要求孵墳蟲去殺它,而是要了解孵墳蟲對那只多一維生物的威懾力有多少?
  對他來說這是很重要的一個情報,如果孵墳蟲沒有把握,那么他現在就要主動對多一維生物發起攻擊,將隱患消滅在追兵達到之前,反正,如果孵墳蟲有殺死它的能力,就不需要現在就浪費戰力在被它倆認為應該不會有問題的多一維生物上這相當于用一個確定的戰力去換一個“可能”,而這個“可能”仍在孵墳蟲的可控之中,那就不劃算了。
  見楚云升沒有一定要殺死多一維生物的意思,雖然他神情還是比較冷肅,但小蟲子趕緊向線體樞機使了個“眼色”,獻寶一樣地將它一路上收集到的物資都以數據為總表展現出來。
  它密切地注意著楚云升的神色,如果眉頭展開,它就馬上想蹭到楚云升手邊,用肉嘟嘟的球形身體拱來拱去,討好地說道:“這個是我撿到的。”
  如果楚云升眉頭皺起來,它立即毫無義氣地低頭道:“這個是小線體撿的,我都讓它不要不要了……”
  一旁的線體樞機,此刻連腸子都悔青了當然它如果有腸子的話早知道自己就剛才不幫它說話了,竟然如此無恥!
  可想要否認,也不行了,一是暗地里它真打不過小蟲子,二是它要否認,就等于否認自己之前為小蟲子說的那些話,自己打自己的嘴巴。
  無奈之下,它只要全部承認,那些“垃圾”都是它這個沒有眼力的“低等生命”撿來當“寶貝”的……
  而實際上,它絕不知道,楚云升皺眉的原因十分的簡單那些“垃圾”物資的名字,他完全看不懂!
  于是,他也不再看下去,立即將列表傳輸給主艦,讓主艦的人去統計總量。
  但最后拿出來三個源門生命的時候,線體樞機靈機一動,反擊的時候終于到了!
  它利用小蟲子在楚云升面前說話語速比它還慢的漏洞,搶先道:“儲君大人,這三個快死的源門尊者,也是我撿到的!”
  孵墳蟲也被楚云升的“判斷標準”搞得有些糊涂,不過它始終認為典主是沒有錯的,錯的是它暫時還不能理解,于是對“撿到”三個重傷的源門生命,它也不能確定楚云升到底覺得好還是不好?
  隨即,楚云升一眼便到了氣球般鼓起的左旋源門,那瘦了一圈的胖源門也見到了楚云升,幾乎像是在黑暗中見到了光芒,都要“哭”出來了星空中孤寂的苦苦堅持,被抓起后的囚禁折磨,都終于熬到頭了……
  “救得不錯。”楚云升沒想那么多,當即向線體樞機道:“它是我們自己人。”
  線體樞機回頭看了小蟲子一眼,只見它很不開心地瞪著自己,線體樞機立即覺得自己很開心了這可都是按照我們當時商議來說的啊,不要瞪我啊,再瞪也沒有用。
  將三個源門生命帶回,楚云升立即讓主艦轉變方向,遠離原來的星際鏈路,朝著深空而去。
  一直在原地等待著的那么笨,看著艦隊發出的轉變航道的光跡,一下子傻了眼。
  這時候,一艘老冷星艦模樣的運輸飛船,正在朝著它所在位置努力加速飛行……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