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202 它一定會來

^
  目標,預計物資一百二十個單位左右,總量超過左旋聯軍艦隊接近一倍!
  這是主艦根據青蒙源門提供的情報測算出來的數字,擊敗它們,獲得它們的物資,便等于正式擁有了進入暗域大門的資格。
  艦隊隨即改航,謹慎前往青蒙源門發來的坐標附近。
  一路上有沖散的艦隊在收到信號后陸續前來匯合,但卻不再有源門出現,除了陣亡的一個,左旋聯軍總艦隊一共收攏了九個源門尊者,剩下的六個依然不知所蹤。
  這九個當中,重傷于死亡邊緣的一個已經失去戰斗力,剩下的個個帶傷,以最后逃回來的兩個源門傷勢為最重,正在恢復當中,下一戰也未必能夠再出戰。
  核心的源門戰力仍舊是金甲源門等六個,實力以網狀源門最強,這便是源門軍團的現狀,戰艦軍團相對較好一些,隨著物資的補充,大量損壞的戰艦部位被修復,在戥的協調下,整體性能提高不少。
  而樞機軍團,是三大軍事集團中,唯一沒有多少變化的一方,既沒有嚴重受傷的情況,也沒有在短時間內修煉突破到可以影響戰爭的境界,可歸于四平八穩的一類。
  楚云升想恢復了六元天境界秩序再過去,但時間來不及長-風-,艦隊要盡快趕到坐標附近,觀察敵人的情況,判斷情報的虛實,然后布置戰場,準備“伏擊”。一環接著一環,慢一步就步步慢。
  艦隊飛行中,還需要不停地校準空間位置。暗域比星系內部更加難以精準定位,否則烏怒人也不會掠命艦的膜定位技術極為敬佩。
  大約在十多天后,路過一處發生在外部時間數年前的戰斗遺跡邊緣,還能檢測到戰場中心的輻射在逐漸地下降,一次可以通過建立模型,還原出當時的場景。
  這些工作有主艦的智慧生物在做,主要是為了尋找是否有未曾打掃干凈的“物資”。以及判斷戰爭雙方的軍事實力,對左旋聯軍是否有威脅等等。
  在戰場之外約一光年左右的位置,主艦再一次捕捉到一道微弱的求救信號。信號沒有被干擾,很快便被編譯出來,投放到主控艙。
  楚云升從修煉艙被叫到了這里,因為投影中的求救者。已經被確認是左旋聯軍失散的一個源門尊者。
  這個源門楚云升也認識。外形比較獨特,看起來像是吹大的氣球,胖呼呼的模樣,在與烏怒人之戰時,曾被楚云升要求去詢問倒卷沖撞主艦的各戰區艦隊情況。
  “還活著?”楚云升似乎問了一句廢話。
  “生命體特征雖然微弱,但應該還活著。”主艦隊的分析人員確定地說道。
  投影中可以看到,黑暗中,它孤零零地漂流在虛空中。沒有飛船,沒有戰艦。靠著一點點源門的力量,朝著外面發出求救的信號。
  楚云升想了想道:“會不會是陷阱?”
  戥似乎已經已經明白了楚云升的意思,這時候的確不是節外生枝的時候,求救的“胖”源門沒被殺死,本身就很可疑,通過對戰場的還原,獲勝的一方有百分之七十是敵人一方,但卻沒有殺死它,讓它仍能在星空中求救,很像是一個誘餌。
  此刻,左旋主艦隊正在靜默航行中,需要完全隱蔽地潛伏到預定的坐標,如果現在暴露出來,一切計劃與心血就要完全廢棄。
  一邊是一百二十多個單位的物資,以及可以重創敵方兩個八元天源門的機會,一邊是暴露自己去救一個受傷極重的源門,正常的指揮官都知道如何選擇。
  他很配合地說道:“很有可能,從輻射軌跡上來開,對方有很大幾率就潛伏在周圍。”
  楚云升不管主艦是怎么想的,便說道:“安排一艘無人飛船潛伏在這里盯著,等我們打敗了11坐標點的敵人,再想辦法將它救回來。”
  戥立即道:“已經放了一艘。”
  主艦的那個分析生命,見他兩人一人一句就把事情定了下來,也就不敢再說什么,默默地走到了一邊。
  總聯軍精銳艦隊便如同驚鴻一般,在均速中高速掠過“胖”源門約一光年外的地方,沒有停留。
  此刻的它并知道自己人剛剛就出現在自己的附近,還在滿懷希望地等待著楚云升的救援……
  許久后,沒有人。
  三個月后,還是沒有人。
  一年后,仍舊沒有人。
  ……
  直到一天,它仍堅持地等待著,便聽到一個“驚喜”的聲音:“哎呀,運氣這么好,隨便走在路上居然也能撿到一個源次級生命。”
  另外一個似乎慢吞吞地聲音道:“可能是個陷阱。”
  這時候,第三個聲音緊張而期待地道:“我,我,讓我去吧……”
  ……
  經過近半個月的航行后,左旋聯軍艦隊出現在約定的坐標附近,潛伏著的同時,所有被動偵測器打開,搜索著星空中最微小的信號。
  楚云升對青蒙源門不是完全信任的,戥作為指揮官也需要考慮到各種可能出現的極端情況。
  另外一邊,黑暗的世界中,同樣也是靜默航行的一支龐大艦隊中,一個高大的源門生物,看著面前的青蒙源門,面無表情地說道:“你確定它們會來?”
  青蒙源門道:“確定,它們別無選擇。”
  高大源門盯著它看了一會,沉聲道:“它憑什么會相信你?”
  青蒙源門平靜道:“因為我和它都來自于地球,我了解它的性格,它一定會來。”
  高大源門旁邊的一個液態結構的源門尊者插話道:“沒想到神國廢儲,竟然是一個地球人,事成之后,你可以得到你想要的東西。”
  青蒙源門道:“謝謝,根據我給它們發射的信號坐標,現在它們應該已經到了附近潛伏著,我不方便露面,就留在這里吧。”
  高大源門看了一眼在身前的坐標圖道:“11.3987232,這個地方選的不錯,可以獎勵一下我們艦隊的指揮官。”
  液態結構的源門生命沒有說話,似乎是對那個指揮官有些不滿,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也沒有說出來。
  這時候,高大源門似乎想起了什么,與液態結構的源門私下道:“地球人?我們艦隊里好像有一只艦隊里面養著這種動物,它們是什么種族來著的?”
  液態結構的源門想了想,也避開青蒙源門道:“不記得了,要查一下嗎?”
  高大源門道:“不用了,等抓住那個廢儲之后再說吧。”
  液態結構的源門提醒道:“它有些異常,可以將源門之法打回去,這點不能不防。”
  高大源門道:“我看過你掃描下的記錄,做過評估,它對付一個二聚源門都很吃力,需要左旋六個一聚源門密切配合,但仍不能殺死浮余尊者,靠著那柄銀色長槍,以及潛伏的偷襲才能獲勝,我們兩位二聚源門一道,又謀算它在先,它只能俯首就擒。”
  液態結構的源門便不再說話,誕靈之路險中搏求,如今機會擺在眼前,青蒙源門又將它與那個廢儲的交談記錄一字不差地帶來回來,坐標也是它們看著發的,不會有疑。
  等到它們悄然逼近過去,等它們飛入無法再退走的位置,兩道八元天源門之法交替進攻,抓住那個廢儲簡單之極,基本沒有什么風險了。
  那廢儲現在還自以為能伏擊它們,忙著潛伏布置陷阱什么的吧?
  不知道被抓來后,會是什么神情。
  神國的功法,它是一定要的,那關乎誕靈啊!
  ……
  意意斯似乎有些迷失方向了,它在烏怒人的技術下,悄然航行到這里,卻沒有發現楚云升以及左旋艦隊的影子。
  它的內心是矛盾的,一方面擔心烏怒人讓它送回來的是一個“炸彈”,另外一方面,銀色軍團的那位陳參謀告訴它,烏怒人并不希望楚云升死在別人的手里。
  哪一種說法是對的,它很難判斷。
  所以,它既希望能早日回到左旋艦隊,也不想帶著危險回去,以免坑害楚云升。
  因此,雖然迷路了,但它卻并不十分的沮喪。
  作為烏怒人選定的“船長”,它雖然沒有飛船中的軍事掌控權,但卻有著對飛船的操控權。
  要朝那一邊飛呢?
  意意斯迷茫地看著探測器上的光跡,這里距離烏怒人老冷星艦隊已經很遠了,信號傳遞不過來,只能靠它自己判斷。
  “船長,發現一道信號。”一個地底小人在飛船掠過原左邊之后,突然匯報道:“似乎是一個小功率近范圍發射源。”
  這個地底小人幸運地被挑選上船,因此對意意斯的態度還算比較好,也承認它是船長。
  “什么內容?”意意斯緊張地問道,第一次做船長,而且還不是副職,有些手慌腳亂。
  旁邊的陳參謀就鎮定許多了,看了一眼飛船投射的數字,道:“像是一個坐標。”
  那個發現信號的地底小人確認道:“是的,船長,是一個坐標,11.3987232,我們要過去嗎?”
  意意斯一時沒了主張,求助地看向陳參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