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192 致命的波動

^
  艦內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艦外的時間似光般地飛逝。
  深空打擊武器經過極其漫長的星空路途,終于達到左旋精銳聯軍跟前,物面上卻只有極少極少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的宇宙塵埃,依舊如新。
  這里是暗域,這里是暗域!
  任何物資,用一點少一點,但戰爭,永遠是消耗物資最快的一件事。
  左旋精銳聯軍是被“獵殺”的一方,武器的速度反而沒有對方那么快能夠達到,還在遙遠的空間中飛行。
  而且,戥為了節約物資,也沒有發射太多的武器,只是一些后續計劃中必要的驅散類武器。
  第一個出現的武器,竟然是三大聯軍與楚云升都熟悉的疑似的微型黑洞!
  但它卻沒有上一次那么好的運氣,在剛剛要形成的瞬間,便被戥控制著聯軍艦隊,以一個簡單的反引力裝置在它形成的初期精確摧毀。
  接著便是一道奇異的物質波,還不知道有什么破壞性,便被左旋艦隊迅速蒸發。
  跟著,就是暗能量能級快速下沉,重力反轉,粒子入射,大規模衰變共振,場作用傳播子湮滅……
  破空而至的各種奇特武器,一**速度快得眼花繚亂,左旋聯軍在戥的指揮下,應對的更是迅捷無比,戰爭的節奏在瞬間就直飚高、潮。
  許多打擊,楚云升根本沒有看清楚是什么,就已經消失,他還在思索怎么消失的時候,下一個打擊出現并又消失了,一個接著一個,快到思維短路。
  主艦中一片的“寂靜”,只有數不清的分析數據,以及各種命令在如海洋般地跳躍在影幕上,每一個控制艙中的生命。都在飛速地完成自己的任務。
  那個外星生命戥,從暗艦發出的指令,一道道幾乎如瀑布一般極速宣泄下來。
  楚云升第一次感覺自己似乎跟不上眼前戰爭的節奏了,以往。不論是什么戰斗,他首先搶得就是主動權,控制戰斗的節奏,只有節奏在自己手中,才有贏得可能。
  但現在節奏雖然仍然在他這邊,卻不在他的手里,他仿佛成了一個等待出戰的下一個“節奏”,而不是整個節奏的掌控者。
  這讓他十分的不習慣,是從來沒有過的,原因他也知道。他在眼前的戰爭中的位置,發生了變化……
  但他終究還是沒有說什么,默默地等待著自己的“節奏”上戰場。
  這種尷尬,身在弭婭戰艦中的戥是知道的,經過那場慘敗。經過冷星艦隊中的日子,他現在很注意楚云升的想法,如果楚云升不支持他,他什么也做不成。
  因此,只要有一點點縫隙的時間,他就會選擇一些看起來比較重要的決定,“咨詢”一下楚云升的意見。
  只是很可惜。楚云升很多時候都聽不懂它在說什么,于是干脆就不說話。
  雖然他沉默,但戥似乎也沒被打擊到,仍舊隔三差五,但也絕不頻繁,堅持發來信息。尋求楚云升的看法。
  他的確不熟悉楚云升,但有人熟悉,所以他選擇一個模仿的對象,正是還在平臺上趴著的拔異。
  但他終究不是拔異,有的東西是學不來的。或者這方面,他還是初學者,有些生疏,當戰爭越來越激烈,眼花繚亂已經不足以形容,快到許多深空偵測器都脫節,需要指揮官大量的提前預判,才能穩住局面。
  他特意為此還延長了一段間隔,才抽空向楚云升咨詢了一個問題,“忍無可忍”的楚云升終于出聲道:“你又不是拔異,怎么這么羅嗦?打好你的仗就行!”
  這一次,戥真是受到了打擊,不過也是一微秒不到的時間,接著,他便果然地閉嘴了,不再過來咨詢。
  很快許多重量級的武器開始出現,幾乎在同時,便將左旋聯軍前方的空間攪個天翻地覆,各種力場劇烈變化,各種物質沸騰,暗能量竟然也極度地混亂起來。
  戥派出了一個地球人老白制兵營,很輕松地便穿過了敵人認為絕對不可能穿過的暗能亂流,將它們提前在很遠距離上就安排好的順序計劃打亂。
  除了銀色軍團,地球人在星空戰爭中,這還是第一次亮相,以前基本都沒有戰爭地位,艦內地位都是由楚云升等人,甚至是阮家所帶來的。
  但在戥的手里,似乎沒有廢物,都是可以用的。
  星空的距離過場,敵人不像左旋聯軍,前方就頂著各種打擊,它們需要更多的預判與提前的安排。
  在它們的計劃中,此刻,左旋艦隊應該已經是焦頭爛額了,即便沒有那么嚴重,也應不暇接了。
  下一刻,戥的聲音忽然傳來:“前儲大人,要來了!”
  楚云升立即從主艦上升起,直飛艦隊之巔:“確定了?”
  第四劍式,只有在對方展開源門之法后,才會有效,否則劍式激發,卻沒有目標,等于空忙一場。
  戥馬上道:“沒有,預判!”
  楚云升略微猶豫了一下,然后迅速出劍!
  他有兩種選擇,一是一口氣殺出三次第四劍式,一是只能斬出一次四劍式連殺。
  之前和戥商議時,他這一點點的“自主權”,都被戥的“您看可以嗎?”,給剝奪了。
  他就像是一個人形兵器,飛到上空,按照預定好的模式,一口氣釋放四劍式一連殺。
  雖然,他本來也是計劃四劍式一連殺的。
  前三道劍式迅速在主艦上空鋪開,劍氣嘯動,第四道劍式出現的一瞬間,便相互形成鏈式反應,劇烈地向上攀升能級。
  第四劍式看不見軌跡,只能從它遇到敵人源門之法后,因為紫氣之劍的原因,偶爾閃動的紫芒而被觀察到。
  能級的急速攀升中,四道劍式相互激增,八元天敵人的源門之“擊”終于到了。
  它看起來并沒有多大的動靜,像是不起眼的火星,但它所蘊含的威力,卻足以抹殺掉整個左旋的聯軍艦隊。
  在暗域中,它的速度依舊極快,掠過許多后續的殺傷性武器,來到激烈的戰場邊緣,再往前一點,就是它的目標。
  然后,它便遇到的了正在尋找目標的第四劍式。
  瞬間,它便暗弱了一下,速度飛快地下降。
  但它仍然強橫地前飛,直沖向左旋聯軍艦隊。
  楚云升此刻暫時已經不能再連續使出第二次第四劍式,正在抓緊時間補充本體元氣,恢復戰力。
  第一次交鋒,沒有被攔住的它,穿過邊緣,立即“渲染”般鋪散開來,整個戰場周圍的世界,仿佛被染成了一種看不見的“火紅色”。
  幾乎在瞬間,幾艘技術沒有超過精銳艦隊平均水平,又被各種打擊沖亂陣型,沒有來得及按照指令返回的戰艦,其中的生命便化為了灰飛,連出聲的機會都沒有,只留下空殼的飛船。
  這還是被楚云升第四劍式擋了一下的源門之“擊”,如果是完好無缺的,現在整個艦隊,除了主艦和暗艦可能還能靠著自身的能力,以及兩個源門尊者的力量撐住一會,其他人肯定都成灰飛了。
  敵人那邊,似乎已經預料到了勝利,龐大的艦隊開始加速過來,準備接受“戰利品”。
  但下一刻,析蕩并沒有消失,仍在激發之中,這便是劍式一連殺帶來的持續效應。
  已經被削弱過一次的源門之法,立即被析蕩離析掃蕩一空!
  接著一股若有若無的劍意,在戰場上凌厲地升起,與第一劍式一起,跟著析蕩席卷的方向,襲殺而去。
  第三劍式大都被消耗在迎面而來的各種打擊武器上,而第二劍式則鎖死左旋聯軍的空間,提供了一道穩固的防御層。
  短暫的時間過后,左旋聯軍的前方已經一掃而空。
  通往敵軍的道路上,不再有阻擋,所有艦隊陡然再次加速,洶涌地殺向敵軍戰艦群。
  戰場的拐點已經出現,雖然還不知道敵人那個源門的情況,但是左旋艦隊發射的第一波驅散類武器,已經達到目的地。
  跟著便是兩道延伸過來的源門之法,束縛住敵人的阻攔與反抗!
  現在,敵人就像是被剝去了鎧甲,失去了八元天源門的保護,直面左旋艦隊的刺刀。
  其他兩個位置上的左旋源門尊者,正在快速地趕來。
  敵軍艦隊開始分散避讓左旋的源門之地,戥的作戰意圖漸漸清晰,勝負即將決出!
  星圖再次打開,就是敵人也會發現,左旋的七個源門被調開的劣勢迅速轉化為優勢,在更加遼闊分散的空間戰場上,逐步蠶食掉敵人不得不分散開的艦隊,八元天的源門不斷地被楚云升劍式壓制,無法及時救援。
  戰局似乎已定!
  剩下的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收攏物資,然后“逃跑”,迅速地再次潛伏在黑暗之中。
  但在這個時候,對方艦隊中,突然又出現了一個源門生命,它的境界并不高,也只是七元天的水平,對改變大局并無幫助,而且似乎受了傷,源空之地的效果很弱。
  但它卻只是靠著源空之地,發來一條致命的波動:
  “我知道你們是誰了,我也知道你是誰了,前神國儲君,這道信號,我們如果發出去,你覺得那艘銀色戰艦會在什么時候出現?”
  ***
  第二更。
  ^